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24 近戰蠱師

三天之后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“矮身閃躲,是克制擺拳的通常技法。當敵人進攻過來的時候,迅速下蹲,并且趁勢做出反擊,攻擊他的襠部和腹部。不要害怕擺拳,常常一上來就使擺拳的,都是些沒腦子,又沖動的人。”
  演武場上,學堂的拳腳教頭一邊說著,一邊做出動作進行示范。
  一個木人傀儡右拳橫掃過來,拳腳教習猛地下蹲,躲過攻擊,然后出拳擊打傀儡腹部,砰砰砰幾下,就將木人傀儡擊倒。
  學員們圍成一圈看著,但是大多提不起精神,顯得興趣缺缺。
  學堂中傳授多種課程,這節就是教授的基礎拳腳。動用拳腳賣力氣,可比又帥又酷的月刃攻擊遜色多了,少年們幾乎都有些心不在焉。
  “下節課就是月光蠱的使用考核了。你最近練得怎么樣?”
  “還好吧,三記月刃都能發出來,但很少能全中。一般能有兩記打在草人傀儡上。”
  “嗯,跟我差不多。這些天為了練習這個,特意買了一具草人傀儡呢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少年們竊竊私語著,心思早已經不在這里,都牽掛著下節課的考核。
  為了這次考核,他們可是在課下辛苦練習了很久,現在都卯足了勁,對考核十分期待。
  學員們議論的聲音傳入教頭耳中,拳腳教頭猛地回頭,大喝:“課堂上禁止講話,都給我閉嘴,好好看著!”
  他是二轉蠱師,渾身肌肉發達,**著雄健的上身,古銅色的皮膚上布滿了疤痕。一聲大喝,威風凜凜,頓時鎮住場中所有少年。
  演武場中一片寂靜。
  “基礎拳腳,是重中之重。尤其是在蠱師修行的前期,比其他的任何東西都要重要。都給我集中注意力!”
  訓斥了一番,拳腳教頭招來另一只木人傀儡。
  這只淡黃色的木人傀儡高達兩米,木頭大腳踩在青石地磚上,發出脆亮的聲響。它張開雙臂,笨拙地向教頭沖來。
  教頭閃過它的攻擊,然后猛地抱住他的腰,用力前推,將高大的木人傀儡推到在地。緊接著,他順勢騎在木人傀儡的腰上,掄起拳頭快速擊打木人腦袋。
  木人傀儡抵擋了片刻,就被教頭如雨般的拳頭打碎了腦袋,癱瘓在地上,一動不動。
  拳腳教頭站起身來,氣息仍舊平和悠長,對學員們講解道:“近身戰中面對高大的敵人,不要害怕。破壞對方的重心是一種制敵的明智戰術,就像我剛剛做的,抱住敵人的腰,控制對方的髖骨,然后用力前推。之后順勢騎在對方身上,施以猛烈拳擊,無防守意念的人都會瞬間崩潰。”
  學員們連連點頭,只是目光中大多流露出不以為然的神色。
  教頭將一切都看在眼里,心中苦笑。
  往屆都是這樣,年輕人的心性,自然容易被絢爛華麗的東西吸引過去。沒有切身的體會和經歷,少年們是難以理解基本拳腳的重要性的。
  事實上,尤其對前期蠱師來講,基本拳腳雖然看起來不起眼,卻比月刃攻擊更加重要。
  “……記住,在近身戰中,目光不要一味地注視敵人的眼睛,而是要留意對方的肩膀。敵人不論出拳,還是出腳,肩膀都會先動……”
  “……近身戰中速度很重要,這里的速度不是出手的速度,而是腳下移動的速度。……”
  “……距離是最好的防守……”
  “……腿要保持彈性,這樣才能更容易爆發出力量……”
  “……移動出拳的時候,要保持三角支撐。否則下盤失控,敵人沒有被擊倒,你反而倒下了……”
  拳腳教頭一邊演示,一邊耐心地解說著。這都是他長期作戰中,用血淚積累出來的寶貴經驗。
  可惜場外的學員們,卻沒有意識到這一點。
  他們又漸漸地交頭接耳起來,談論的焦點仍舊是下節課的月刃考核。
  “這個拳腳教習很務實啊,但是教法卻有問題。”方源在人群中靜靜地看著,點點頭又搖搖頭。
  這教頭教的毫無章法,純粹是興趣所致,想到哪里教到哪里。因此傳授出來的東西,雜亂無章,又多又繁,很多學員起初聽得很認真,但是漸漸地失去了興趣,將注意力轉移到其他方面去了。
  只有方源一直在一絲不茍地聽著,別人是學習,他是復習。他的戰斗經驗比拳腳教頭豐富得多,但是聽別人講述,也是一種修行上的驗證。
  蠱師的戰斗方式,通常分為近戰和遠程。
  月刃攻擊,就是遠程類型,但嚴格上講,只能算是中遠程。因為它的攻擊有效距離,只有十米。
  近戰蠱師的話,這位拳腳教頭就是最好的例子。他們通常會選擇增幅自身的蠱蟲,進行修行。這些蠱蟲帶給他們超越常人的力量,敏捷,反應力,耐力等等。
  就像這位拳腳教頭,他渾身的皮膚都是古銅色。這當然不是他的肌膚本色,而是一種銅皮蠱的效果。
  銅皮蠱會讓蠱師的皮膚防御力大增,能讓蠱師承受更多的傷害。
  “一記月刃,就要耗費一成真元。一個蠱師在戰斗中能發幾次?次數少之又少,尤其是新手,根本就能形成有效打擊。只能作為一種殺手锏,威懾性要大于殺傷力。對于一轉蠱師來講,真正有用的還是拳腳功夫。因為拳腳攻擊更持久,更可靠。可惜這些道理,他們現在沒有切身體會,是不知道的。”
  方源用目光淡淡地掃視身邊的同齡人,嘴角不由地泛起一絲冷笑。
  基礎拳腳課程終于結束了,中途休息了片刻后,在少年們期盼的目光中,學堂家老姍姍來遲。
  他大手一擺,指著竹墻下的一排草人傀儡,直入主題:“好了,今天是檢查成果的日子。你們五人一組,依次上來,使用月刃進行三次攻擊。”
  刷刷刷。
  第一組學員走了上去,月刃在空中飛舞。
  三輪之后,只有九記月刃,打中了草人傀儡。
  學堂家老微微搖頭,有些不滿意。這命中率太低了,關鍵是五人中有兩人只成功發出了兩記月刃。
  “你們接下來要好好練習,尤其是你,還有你。”家老稍稍訓斥了一句,大手一揮,“下一組。”
  被訓斥的兩位垂頭喪氣地走下場。其中一位少女,眼眶都泛紅了,心中有些委屈。
  自己只有丙等資質,又舍不得用元石快速恢復真元,因此這三天的練習量很少,導致自己催發月刃并不熟練。
  蠱師煉蠱用錢,養蠱用錢,練習使用蠱蟲也得耗錢。但她哪里來的那么多錢?
  雖然有雙親在背后支持著,但是家家都有一筆難念的經。手頭拮據是蠱師常常面臨的困境。
  “反正自己爭奪第一也沒有希望,干脆放棄,省下元石,不是更好么。”想到這里,少女心中又坦然了。
  和少女一樣想法的人,并不在少數。
  因為練習量的缺乏,許多學員表現得差強人意。
  學堂家老的眉頭皺得越來越深。
  方源看在眼里,心中搖頭:“這些人真是可惜又可悲,為了些許元石,自己放棄了進取的機會。元石是拿來用的,像個守財奴積蓄元石,干嘛成為蠱師呢?”
  換句話講,往往鼠目寸光的人,才會錙銖必較,常常舍本逐末。而那些志存高遠之人,通常都能表現出一副寬容大方、能舍能棄的氣量。
  “終于輪到我了。”這時,古月漠北的馬臉上滿帶自信微笑,走上了場。
  他身材粗壯,透露出一股彪悍氣息。站定之后,揚手三記月刃,三記全中。其中兩記打在傀儡的胸膛上,一記印在傀儡的左臂,削飛了幾根青色的草屑。
  這樣的成績,自然引起了少年們的一陣贊嘆。
  “做的不錯。”家老的眉頭也為此微微舒展。
  又一組上來,其中就有古月赤城。
  古月赤城身材矮小,滿臉麻子,表情帶著微微緊張。
  他接連催發出三記月刃,都打在傀儡的胸口處,削出三記交錯的傷痕。傷痕由深變淺,幾個呼吸之后,因為草人傀儡的自愈,而恢復原貌。
  不過這樣的表現,已經和古月漠北持平,同樣得到了家老的表揚。
  赤城昂著頭走下場,途中挑釁地看了漠北一眼。
  “哼!”場下,古月漠北一聲冷哼,卻沒回瞪赤城,而是看向仍舊還未上場的古月方正。
  他心里清楚,真正有威脅的,只有古月赤城和古月方正。
  前者和他一樣,乙等資質,又有元石的不斷供應。后者是甲等資質,雖然元石可能沒有他們豐富,但是靠著本身資質帶來的真元恢復速度,也能在短時間內進行大量練習。
  現在古月赤城的成績已經出來了,和他漠北相平,只剩下古月方正了。
  到了最后幾組,古月方正終于上場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