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25 春光正明媚

“他是方源,還是方正?”有些學員在嘀咕,仍舊有人分辨不出方源和方正這兩個孿生兄弟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“是方正。方源總是一臉冷漠,臉上絕不會出現緊張的神情。”有人解答道。
  “哦,那就有看頭了。方正可是我們山寨三年唯一的甲等天才呢。”眾人紛紛投去目光。
  方正感受到了這些目光中蘊含的壓力,這讓他更加緊張。
  站在場上,他手指都在微微顫抖。
  他打出第一記月刃,原本是瞄準的草人胸膛,但是卻因為緊張的緣故,而打偏了。最終月刃印在草人傀儡的脖頸部位。
  少年們立即傳出一陣輕微的驚訝聲。
  他們以為這是方正有意為之,不打最容易命中的傀儡胸膛,而是那脖頸,這是對自己攻擊手法自信的表現。
  不由地,更加期待方正接下來的表現。
  古月漠北和古月赤城二人,亦是面色微沉
  能看出方正失誤的,場中只有學堂家老和方源二人。
  “好險!”看到這記月刃,方正心中驚呼一聲,暗暗覺得僥幸。
  他幾口深呼吸,強制鎮定下來,再發兩道月刃。這次他沒有再失誤,兩記月刃都打在草人傀儡的胸膛,準確命中。
  這個結果,讓學堂家老點點頭,漠北和赤城則鎮定下來。方正的這個成績,和他們不相伯仲,就看學堂家老怎么評分了。
  其他的學員們,則發出聲聲嘆息。方正之后的表現,并不出彩,讓他們有些微微的失望。
  接下來的幾組,就沒有什么看點了。再沒有人能表現得比漠北、赤城、方正他們三人更好。
  少年們開始竊竊私語起來。
  “這樣看來,今天考核的頭名應該在他們三人當中產生了。”
  “他們三人都擊中了草人傀儡,不知道家老大人會更看好誰。”
  “等等,到最后一組了,方源上場了。”
  “哦,就是那個丙等的‘冷酷天才’?呵呵。”
  直到最后一組,方源才施施然上場。
  “是那個方源……”古月漠北抬頭看了一眼方源,又垂下眼簾,不是很在意。
  “上次讓你走了狗屎運,意外選了一個意志薄弱的月光蠱,才讓你奪得第一。這次看你怎么表現!”古月赤城環抱雙臂,等著看方源的笑話。
  “哥哥……這次可不比上次了,我努力練習了那么久,一定能超越你。”人群中,古月方正抿著嘴唇,雙拳下意識地握緊。
  上次煉化本命蠱的考核,他以甲等資質卻屈居第二,自然并不服氣。
  尤其是當他了解到方源能夠獲勝的原因,竟然是因為運氣好,才奪得第一的。這讓他更加不甘心。
  對于古月方正來講,戰勝自己的哥哥方源,對他有著特殊的重大意義。
  不少視線集中在方源的身上,學堂家老的目光,也凝視向他。
  方源毫無動容,表情冷漠。
  他站定之后,真元涌入掌心中的月光蠱,手掌一切,發出第一記月刃。
  月刃飛得很高,不僅越過了草人傀儡的頭頂,還高出了竹墻。飛了將近十五米的距離,這才光芒黯淡下去,消失在空氣中。
  “噗嗤……”有人忍不住笑出聲來。
  “這也偏得太離譜了吧。”有人嘿然冷笑。
  “的確是天才呀,難怪得了煉蠱第一呢。”有人說著嘲諷的話。
  早些年,方源創作詩詞,展現出早智的時候,就引起了這些人的不滿。后來又靠著“運氣”得了煉蠱第一,更讓他們不滿的情緒中,又增添了一份嫉妒。
  很多人都等著看好戲,等著方源這個“天才”出丑,而方源這記月刃也沒有讓他們失望。
  人群中嗤笑聲連成一片。
  學堂家老微微搖頭,心中也笑自己,憑白無故關注方源做什么?他不過是個丙等,只是因為一時運氣奪了煉蠱頭名罷了。
  他在心中已經打定主意,雖然漠北、赤城、方正的成績都是一樣,但他會選方正為第一。
  古月漠北和古月赤城的爭斗,就是家族中兩大當權家老的政治斗爭的縮影。學堂家老一直是中間派,不想參合到政治漩渦中去。
  學堂家老更傾向于族長古月博,而方正正是族長一系的人。加之他是甲等資質,選他為第一,對他有些偏頗關懷,也能讓家族高層接受。
  一陣溫暖的春風吹來,花香陣陣,飄入演武場。
  陽光照在方源的身上,在地面上照射出一個孤零零的黑影。
  他表情仍舊冷漠,靜靜地望著十米開外的草人傀儡,手中心的月刃印記正幽幽地散發著水藍光輝。
  第一記月刃,當然是他有意打偏。現在他只剩下兩次出手機會,再考慮到學堂家老的立場,他要奪得第一,就必須在僅有的兩次攻擊中,制造出遠超眾人的攻擊效果。
  “僅剩下兩次出手機會,不可能了。哥哥,我終于贏你了。”古月方正雙眼一閃不閃,盯著方源。
  從小到大,哥哥帶給他的人生陰影,終于在此刻漸漸消褪。
  方正感受到勝利已經近在咫尺,他雙拳下意識地捏緊,全身都激動得微微顫抖起來。
  “哥哥,這一次贏你,只是一個開始。接下來,我會一次次的贏你,直到將我心中的陰影全部驅除。我要像族人們證明,甲等天才的優秀!”方正在心中對自己說道。
  然而就在這時,方源出手了。
  右掌如刀,虛空一劈。
  哧的一聲輕響,籠罩在手掌上的水藍光輝,便脫離而出,飛到空中,化為一彎藍光月刃,射向草人傀儡。
  僅僅是在下一秒中,方源的右掌上又再次亮起一層藍芒。
  他手掌一翻,便斜劈出去第三道月刃。
  他這兩次攻擊銜接得行云流水,恰到好處。
  兩道月刃接連飛出,在空中相距僅僅不到半米之遠。
  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,兩道月刃都準確級命中草人傀儡的脖頸。
  “這……”方正瞳孔猛縮,他的心中陡然涌現出一股不妙的感覺。
  在下一刻,學員們帶著驚訝的神色,緩緩地張大了嘴巴。
  他們看到草人的頭顱先是慢慢傾斜到一邊,然后從脖子上落下去,最后掉在地上,彈了一下,滾出兩三米的距離。
  方源斬落了頭顱!
  這樣的結果,出乎在場所有人的意料。
  “這是運氣還是實力?”學堂家老皺起眉頭。
  這樣的疑惑,同樣盤旋在其余學員們的心中。
  一時間,演武場上陷入了沉默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……”方正失聲喃喃,他呆呆地看著方源,心中的澎湃一下子落空,陷入了深深的低谷。
  方源瞇了瞇眼睛,似乎根本就沒有察覺到眾人落在他身上的目光。
  咕咕咕……
  藍天白云之下,一群彩雀鸚鵡忽然撲騰著翅膀,飛上半空中。它們拖著華美修長的雀尾,咕咕地叫著,在空中飛旋嘻戲。
  方源站在演武場的中央,仰頭望去。在燦爛的陽光下,鳥兒的七彩羽毛,顯然更加耀眼絢爛。
  他表情一片淡然,仿佛剛剛斬斷草人頭顱的,根本不是他一樣。
  “春天的陽光,還真是明媚啊……”他在心中嘆息一聲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