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1)     

蠱真人27 公然勒索

少年們頓時又驚又怒。
  “什么,我沒聽錯吧?”
  “方源,你腦袋燒糊涂了吧,竟然站在學堂大門口來勒索我們?!”
  “你是窮瘋了吧?誰給你的膽子,把主意都打在我們身上了。”
  “滾開,你區區一個丙等,也敢擋小爺我的路。再不滾,小爺我一腳踹飛你……呃!”
  方源突然出手。
  他右手成掌,狠狠一切。動作又準又快,手掌下沿劈中一人的脖頸左側。
  這不幸的少年,哪里料得到方源突然出手,嘴上正罵著,就猛地遭受重擊。他頓時雙眼一翻,當場昏倒下去。
  “草!你真敢動手!?”人群一炸,少年們紛紛下意識地后退一步。
  “古月北巨昏死過去了,怎么辦?”有人又驚又怕,惶恐地大叫。
  “還能怎么辦!我們這么多人,方源就一個人。一起沖過去,把他狠狠地揍一頓。”有人叫喊著,怒氣爆發。
  “不錯,他不知死活,敢獨自一人挑釁我們。簡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膽!大家伙一起上!!”
  然而他們還未動手,方源已經動手了。
  他腳下連跨幾步,先一步沖入了人群。
  他手掌斜劈,砍中一個少年脖頸。少年把白眼一翻,倒了。
  “啊——!”一個少年大聲喊著,掄起拳頭朝方源橫掃過去。
  方源矮身閃過,抬起一腳,踢在這人的褲襠上。
  啊嗷嗚——!
  少年的吶喊聲,原本高亢激昂,被這一擊后,頓時聲調猛地上揚,變得又尖又銳,充滿了一種凄慘和痛楚。
  撲通。
  他雙手捂住褲襠,膝蓋一軟跪倒在地,又滿地打滾,啊啊啊的大叫著,疼得渾身冷汗。
  方源掄起雙掌,如虎入羊群!
  他有五百年戰斗的經驗,而這些少年不過是一群新嫩,才剛剛修行罷了,怎么會是他的對手?
  眨眼功夫,這群少年就被方源統統放倒。一個個不是昏倒,就是躺在地上,痛得倒抽冷氣,疼得死去活來。
  “這是怎么回事?!”古月漠北后一步到達,驚呼一聲。他看到學堂大門口處,方源站在那里,而周圍卻倒著五六個學員。
  “方源他,他要勒索我們的元石!”一個倒在地上,捂著肚子的少年,憤怒地大叫起來。
  “還挺中氣十足的嘛。”方源面色平淡,對大叫的少年腹部猛踢一腳。
  哦嗚!
  少年立即痛得一聲慘叫,身體蜷縮如蝦。他臉色浮現出懼怕的神情,涕淚并流,再也不敢亂說話了。
  看到這一幕,趕來的少年們都感到了方源的兇殘,心中均是一悸。
  “好了,都乖乖地給我交出一塊元石。我就放你們走,否則的話,地上這些人就是你們的下場。”方源向前邁出一大步,聲音冷酷。
  “放你媽的屁!就憑你一個區區丙等,也想戰勝我堂堂乙等?”古月漠北勃然大怒,掄起拳頭,第一時間向方源沖去。
  方源腳腕微微一轉,輕輕側身,就讓過他的拳頭。
  然后伸出左手,并起食指和中指,往漠北鎖骨中央,喉嚨下部的那塊方位,準確一戳。
  漠北頓時兩眼一黑,撲通一聲,倒在地上,昏過去了。
  嘶……
  看到這一幕,還想沖上來的少年們,紛紛倒抽一口冷氣,沖勢頓止。
  方源的攻擊手段,在這些年輕人的眼中,陡然變得高深莫測起來。
  他們不重視基本拳腳,其實在課上都隱約有提到過。人體有很多脆弱的部分,方源攻擊的幾個部位,就是其中的一些。這些部位遭受攻擊,輕則讓人當場昏厥,重則會有生命危機。
  不過方源下手很有分寸。
  被他擊倒的人,不是昏倒,就是劇烈的疼痛,短時間之內喪失戰斗力。真正重傷的沒有一個。
  這就是五百年戰斗經驗的恐怖!
  “交,還是不交?”方源跨前一步,逼迫其他少年。
  少年們相互對視一眼,然后紛紛咬牙或者怒吼,向著方源一擁而上。
  方源一邊騰挪閃躲,一邊出手。他修為低微,但是境界猶在,心中冷靜如冰,動作又快又準。
  撲通撲通……
  幾個呼吸之后,地上又倒下一片。
  “太兇殘了!太可怕了!”
  “他們不會死了吧?”
  還有幾個少女,沒有沖上去。他們瞪圓了眼睛,看到這一幕的發生,身軀顫抖的幅度越來越大。
  方源目光掃向他們,她們花容失色,連忙擺手后退:“別,你別過來。我們交,我們交!”
  方源收了幾枚元石,便放過了她們。
  她們跌跌撞撞地走出學堂大門,陸續又有學員來到這里。
  要出學堂,這大門是必經之路。方源堵在這里,就能堵住所有的學員。
  “靠,發生了什么事情?!”少年們驚詫得瞪圓了眼睛。
  “那不是古月漠北么?”古月赤城看著地上昏迷過去的漠北,目瞪口呆。
  方源開口說話,少年們頓時憤怒了,攻擊了,然后倒下了。
  “家老大人,我們就一直看下去,不阻止他嗎?萬一要鬧出人命,可怎么收場呢?”侍衛們一臉的擔憂。
  而有的侍衛則很憤慨:“這個方源,膽子太大了。居然敢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,就在學堂大門口勒索同窗。簡直是目無法紀啊!只要大人一聲令下,屬下就拿了此子。”
  方源堵住學堂大門,公認勒索同窗的暴行,早在剛開始,就已經引起了注意。
  但是凡人侍衛們并沒有懲罰學員的權利,只有先來稟告學堂家老。
  學堂家老聽到這個消息,卻沒有立即下令阻止,而是登上樓閣,遠遠觀察。
  “看來此子,是有戰斗才情的。”學堂家老越看越感興趣。
  方源今天使用月刃的表現,就已經引起了家老的疑惑,現在看他以一人之力,敵全體學員,有一股縱橫沙場的風采。他心中的疑惑,就解開了。
  這個世界上,有一些人對戰斗特別敏銳,這是隱藏的天賦。他們善于戰斗,熱愛戰斗,在戰斗中,他們往往靈感勃發。常常創造出令人吃驚,甚至匪夷所思的戰績。
  “此子是天生的戰斗蠱師啊。可惜,資質只有丙等,到底是差了一籌。”學堂家老喟然一嘆。
  “大人,您不打算阻止這場鬧劇嗎?任由他這樣胡鬧下去的話,恐怕影響不太好吧。”身邊的侍衛們的臉上都帶著憂急之色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