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28 無本生意

“為什么要阻止?”學堂家老眉頭揚起,笑了起來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他伸出手指,遙遙指著方源,又道,“此子已經掌控全局,下手極有分寸。你們看他砍人脖頸,都只劈砍左右側,從不砍人的后腦后頸。這是因為他也知道,砍左右側脖頸,能讓人當場昏厥。砍后腦后頸卻有致死的可能,所以就主動放棄了這樣的攻擊方式。”
  “你們看這些倒在地上的少年,哪一個是受了重傷的?沒有!就算有重傷,又怎么樣,憑借我們學堂中的治療蠱師,還不能治好這種跌打損傷么?”
  “可是家老大人,此子實在太囂張了。就堵在大門口,根本就不把我們這些侍衛放在眼里。我們被無視也就罷了,關鍵是族人會怎么看待我們學堂呢。竟然任由一名小小的丙等學員大鬧學堂,而不去阻攔。事情傳出去,對大人您的名譽恐怕也有影響。”侍衛瞇著眼睛,覲言道。
  “哼,是你們覺得被這小子無視,自身的尊嚴受到了冒犯了吧?”學堂家老不悅,冷笑一聲,犀利如刃的目光掃視下去,眾侍衛都紛紛低下了頭,齊道不敢。
  “斗毆有什么不好的?只要不出人命,更能激發出學員們的競爭思想,錘煉他們的戰斗意志。這樣的斗毆我們若要禁止,就是扼殺了學員們的戰斗激情!往屆難道就沒有斗毆嗎,每一屆都有,而且發生的很頻繁。只是以往都是在后半年,少年們都掌握了一些戰斗手段,有了力量就忍不住技癢,正好又是好斗的年齡。這些人你們以前為什么不阻止呢?”學堂家老寒聲質問。
  “可能是因為往屆的斗爭,都是單個對戰,很少有這樣大的規模吧。不過這個方源也實在太能鬧騰了!”侍衛頭目答道。
  “不不不。”學堂家老搖頭,“這是因為你們不敢阻止。因為后半年之后,蠱師就有了超越凡人的戰斗力量,你們區區凡人之軀,拿什么阻止?現在你們要阻止方源,可能是覺得他才剛剛修行,力量不足。又覺得他無視了你們,尊嚴被冒犯。可是你們要記住,這些學員姓的都是古月!是我古月一族的族人,是你們的主子!哪怕年齡再小,力量再薄弱,也是你們的主子!”
  家老語調陡然轉厲。
  “你們不姓古月,算什么東西?看你們忠心,所以給個侍衛的位置,獎勵你們一些甜頭。但實質上,你們還是奴仆。只是奴仆罷了!一個奴仆,也敢妄議主子,管主子的事情?”家老臉色陰沉如水。
  “屬下不是這個意思,不是這個意思啊!”
  “屬下不敢!屬下不敢!”
  侍衛們均嚇得面如土色,紛紛跪到地上,叩頭不止。
  學堂家老冷哼一聲,指著剛剛說方源太鬧騰的侍衛頭目:“你妄議主子,革去頭領之職。”
  頓了一頓,家老又對其他人道:“半個月后,重新考核新的頭領。”
  其他侍衛頓時雙眼發亮,心中陡然振奮。
  “侍衛頭目,每個月能多拿半塊元石!”
  “能當上頭目,就是人上之人吶。除了主子們,看其他人還敢給我臉色?”
  “我若是當上了這頭目,該有多風光啊……”
  “好了,都杵在這里干什么?還不滾下去,等斗毆完了,清掃場地去!”家老喝斥道。
  “是,是,是。”
  “屬下等告退!”
  侍衛們誠惶誠恐地下了樓。走在樓梯上,不知誰腳步一亂,跌倒了下去。頓時又牽連出一連串的跌撞倒地之聲。
  不過攝于學堂家老的威勢,侍衛們都憋紅了臉,辛苦地忍住,沒有發出一點其他的雜音。
  “哼,奴才就像是狗,每隔一段時間渾身骨頭就癢了,非得敲打一下,讓他們知道敬畏。再拋出些蠅頭小利的狗骨頭,讓他們狗咬狗,爭相給我族賣命。所謂一手大棒,一手蘿卜,這就是上位者的不二法門。”學堂家老聽著樓下的動靜,心中得意地冷笑一聲,又轉過頭,透過窗戶,看向學堂大門口。
  門口處的地上,又新添了十多個學員。
  方源昂首傲立著,對面有三位少女背靠著背,縮在一旁。
  “你,你,你別過來!”
  “再過來,我們就用月刃射你了!!”
  她們手中都浮現出一層水藍的光輝,看來被逼急了,居然調用真元催動了月光蠱。
  方源身軀仍舊是尋常的十五歲少年,若她們發出月刃攻擊,還真的不太好辦。
  不過他并不害怕,不屑地冷笑著,向少女們步步逼近:“你們膽子真大呀,忘記學堂的規矩了嗎?學堂內不允許使用蠱蟲進行打斗,否則就要被開除。你們要想被開除,就盡管出手吧。”
  “這……”少女們遲疑了。
  “的確有這條規定。”她們手中的藍光漸漸消散。
  方源眼中厲芒一閃,瞅準了這個破綻,猛地沖上前去,手掌揮舞,辣手摧花,砰砰砍昏兩個。
  還剩一個,斗志淪喪,雙膝一軟,就癱倒在地上。她哭得梨花帶雨,向方源哀求:“方源你不要過來,求求你放過我吧。”
  方源居高臨下,俯視著少女,冷酷的聲音傳來:“一塊元石。”
  少女嬌軀一顫,恍然大悟,連忙打開錢袋子,取出三四塊元石,捧在手心,舉向方源:“你不要打我,我都給你,我都給你!”
  方源面無表情,慢慢地探出右手,伸出食指和拇指,從少女的手中輕輕地捏出一塊元石。
  少女嬌軀顫抖不止,方源的手帶著少年特有的蒼白纖細,但是在她眼中,卻如魔爪般猙獰可怖。
  “我早就說過,只取一塊元石。”方源頓了一頓,平淡地道,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  少女怔怔地看了方源好一會兒,這才想起身,但是她四肢發軟,站都站不起來。
  她的心中已經充滿了對方源的恐懼,害怕得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。
  學堂家老看到這一幕,不禁搖搖頭。
  借此良機發現學員們各自的戰斗天賦,也是他觀察的目的之一。
  這個癱倒在地的少女雖然有丙等資質,但是這樣的心性,只能作為后勤蠱師,在家族里從事生產,別指望她上戰場了。
  “倒是這個方源……”學堂家老摩挲著下巴,雙眼瞇著,閃過精光。
  他覺得這個方源真有意思,不僅有戰斗才情,更知道分寸。只勒索一塊元石,并未超出他心中的底線。但若是方源要勒索兩塊,那就過分了,他就得出面干涉。
  學堂中的補貼,本來就只有三塊。被勒索一塊,無傷大雅。但是要勒索去兩塊,那還發什么補貼呢?干脆直接都送給方源好了。
  很快,最后一批學員也到了。他們只有五人,其中就有方源的孿生弟弟。
  “哥哥,你怎么能這樣?!你膽子也太大了,竟然直接在大門口毆打同窗,勒索他們的元石!”古月方正看得目瞪口呆,他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,“我勸你快快向學堂家老主動認錯,否則你鬧出這么大的事情,可不是開玩笑的,說不定就要被開除!”
  方源笑了笑:“你說的很有道理。”
  方正舒了一口氣,看樣子哥哥還不是徹底瘋了,能聽得了勸說就好。
  但很快他就聽到方源又道:“每人一塊元石。”
  “什么?”方正詫異地張大了嘴,“就連我也要交嗎?”
  “我親愛的弟弟,你當然可以不交。”方源語氣很溫和,“但是下場就會和他們一樣。”
  方源指了指倒在地上的,或是昏迷,或是呻吟的少年們。
  “連親弟弟都不放過啊!”
  “這個方源瘋了,太兇殘了……”
  “我們打不過他,好漢不吃眼前虧,還是先交了渡過眼前難關。”
  “沒錯,先交了元石,反正只交一塊,回去后匯報給師長,有他好受的!”
  有前車之鑒的情況下,剩下的少年們都帶著不忿的眼神,乖乖地接受了方源的勒索。
  “等一等。”他們正要離開,卻被方源叫住。
  “方源,你難道想出爾反爾嗎?”少年們頓時緊張起來。
  方源對著一地的少年們,,輕輕地嘆息一聲:“難道你們會覺得,我會蹲下來一個個搜他們的身嗎?”
  少年們楞了一下,這才紛紛恍然,一個個漲紅了臉,猶猶豫豫地站在原地。
  方源盯著他們,瞇起了眼睛。
  眼縫中寒光一閃,五位少年頓時一陣心悸,同時感到頭皮發麻。
  “好了,方源,我們懂你的意思了。”
  “幫你這一次就是了。”
  迫于方源的淫威,他們只好一個個低下頭,搜出地上少年們的錢袋,并從中取出一塊元石。然后匯集到一起,交給方源。
  全班共有五十七人,每人被勒索搶劫一塊元石,方源的手中就有了五十六塊。
  他之前原本有二十塊,但是花了十塊,買了幾壇青竹酒。再加上他自己的補貼和獎勵,如今手頭上,就有七十九塊元石。
  “搶劫勒索這種無本生意,才是最賺錢的啊。”方源將陡然暴漲的錢袋子揣進懷中,大搖大擺地走了。
  留下一地的少年們,在地上挺尸。
  還有幾位少年,方正就夾雜在其中,呆呆地看著方源漸漸離去的背影。
  “快上。”
  “都速度點,把小主子們都妥善安排好了。”
  “治療蠱師呢,在哪里,快請過來!”
  侍衛們大呼小叫,一擁而上,爭相表現著。為了一個小小的頭目之位,他們干勁十足。
  (ps:昨天排版出了問題,現在已經修改,十分對不起,給大家的閱讀增添了障礙。新書榮登新書榜,嗯,很開心呀,這都得歸功于新老朋友們的鼎力支持!我也看見了大家伙的力量,人氣也在逐步提升。本書風格特殊,希望同道中人能多多支持。這本書會寫下去,穩定的更新下去,本人的書都是完本,這方面的節操是滿滿滴!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