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30 方源你又來搶

幾乎與此同時,在另一邊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“父親母親大人,事情基本就是這樣子的。”方正站在筆直,口中恭謹地道。
  堂中,方源的舅父古月凍土,以及舅母坐在寬背大椅上,均皺著眉頭。
  舅母咬牙切齒,一邊為方正抱打不平,一邊又有些幸災樂禍:“方源這個小兔崽子,他勒索其他人也就罷了,想不到他連親弟弟都不放過。竟然如此絕情絕義!不過他這次放下如此大錯,估計不久后就要被學堂開除了。”
  “好了,你少說幾句吧。”舅父嘆了一口氣,又對方正道,“你失了元石,不過也只是一塊,不要緊。下去到賬房那里再領一枚,這里沒有你的事,你下去好好修行。以你的甲等資質,成為第一個中階蠱師,極有可能。你不要浪費你的天資,我和母親都期待著你成為第一呢。”
  “是,父親母親,孩兒告退了。”方正滿懷心事地退了下去。
  他暗暗思考:“哥哥今天堵住學堂大門,搶了所有學員。造成了如此惡劣的影響,恐怕真的要被開除了。到那個時候,我該不該為他求情呢?”
  他腦海中有兩個聲音在對峙。
  一個聲音說道:“不用求情,他連你這個親弟弟的元石都要搶。就算被開除,也是他咎由自取。天作孽尤可活,自作孽不可活啊!”
  另一個聲音則道:“他可是你的親哥哥,長著相似的臉,血濃于水啊。好吧,即便是你不認他,也得求情。你若不求情,外人會怎么看你呢,恐怕會覺得你無情無義吧。”
  看著方正離開了廳堂,舅母忍耐不住,高興地道:“老爺,我們斷了方源的生活費。這個小兔崽子忍耐不住,這次犯下了大錯了!居然敢堵在學堂大門當眾斗毆,還勒索,這是挑釁學堂家老啊。我看他被開除,是**不離十的事情了。”
  舅父卻搖頭:“你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。方源不會被開除的,甚至可能任何懲罰都沒有。”
  “為什么?”舅母大為不解。
  舅父冷笑一聲:“斗毆打架是受到鼓勵的,只要不出嚴重后果。這次斗毆,有學員死了嗎?沒有。”
  舅母有些不服“老爺怎么知道就沒有?打斗這種事情,總是有意外發生的。”
  舅父閉上雙眼,倚在靠背上:“你這婆娘,就是天真。你真當學堂家老是擺設么?侍衛什么時候出動的?他們在最后出動,這就說明場面一直在控制之下。若是有人重傷,他們早就沖出來了,不會等到最后的。”
  “你不是蠱師,不會明白,學堂里并不禁止學員之間的爭斗,甚至保持鼓勵態度。打斗越多,對戰斗就越有幫助。有的學員,甚至還能打出鐵交情。長輩們也不會追究這個事情。這已經是慣例了。若誰要護犢子出頭,誰就壞了這規矩。”
  舅母聽得傻眼,不甘心地道:“那方源搶了這么一大筆元石,什么屁事都沒有?就這樣放過他了?有了這么一大筆元石,對他的修行幫助太大了。”
  舅父睜開雙眼,滿臉的陰霾:“還能怎么辦?難道你讓我過去親手把他的元石搶過來嗎?不過此事也不是不可以利用。方源連弟弟方正都搶劫勒索,這就是他的敗筆。方正是甲等資質,總有一天會比他強大,我們就利用這件事情,分化挑撥方正。讓方正徹底遠離方源,為我們所用!”
  就這樣,過去了三天。
  方源搶劫勒索的風波,沒有擴散,沒有鬧大,反而有了漸漸平息的趨勢。
  沒有什么長輩破壞規矩,來親自找方源的麻煩,學堂家老自然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。
  雖然這期間,有過兩三個少年,不忿元石被強搶的結果,重新挑戰了方源。
  但在方源輕而易舉地將他們打趴下后,所有人都意識,自己若是不勤學苦練拳腳,是贏不了方源的。
  在這些少年中,刮起了一陣苦練拳腳基本功的熱潮。
  拳腳教頭樂壞了,他從未見過有這么一屆的學員,對基本拳腳有如此的熱情和執著。以前他教導的時候,學員們無不是興趣缺缺,哈欠連天。如今卻是炯炯有神,不斷求教。
  學堂家老特意來詢問他這邊的情況。
  拳腳教頭帶著興奮的語氣,稟告道:“學員們表現出了出人意料的熱情,轉變太大了。只是其中有一個叫做方源的,還是和以前一樣的懶散。”
  學堂家老笑起來,拍拍他的肩膀道:“你所說的這個學員,就是導致其他人轉變的源頭啊。”
  拳腳教頭詫異不解。
  當然變化遠不止這些。
  經此一事,方源毫無疑問地成了全體學員的公敵,被所有人敵視和孤立。
  再沒有人跟他講一句話,沒有人和他打一聲招呼。
  少年們無不卯足了勁,私底下勤學苦練基礎拳腳。在身后長輩們的鼓勵和授意下,他們已經決定,務必要親手把場子找回來。
  平靜的表面下,暗流在洶涌。
  又四天過去。
  學堂家老再次分發元石補貼,方源也到了再次動手的時候。
  “方源,你搶一次不夠,還想搶我們的元石?!”學員們被方源又堵在門口,驚怒交加。
  方源站在大門中央,束手在背后,表情冷酷,語氣平淡:“每人一塊元石,就可免受皮肉之苦。”
  “方源,你欺人太甚。我要向你挑戰!”古月漠北怒吼一聲,率先戰了出來。
  “哦?”方源眉角微微揚起。
  漠北舉起雙拳沖了過去,幾個回合后,他昏倒在地。
  “漠北你太沒用了,看我的!”古月赤城大吼一聲,沖向方源。
  攻防轉換了一下,他就步入了漠北的后塵。
  方源的戰斗經驗是他們的千萬倍還不止,雖然剛剛修行,但每一份力量均是用得恰到好處。
  這群少年才剛剛起步,若一擁而上,還可能帶給他點小小的麻煩。但是這樣一個個上來挑戰,比第一次搶劫還要輕松。
  一刻鐘之后,他帶著一個鼓鼓囊囊的錢袋子,悠然而去。留下一地的少年,有的昏迷一動不動,有的抱著肚子或者捂著褲襠,在呻吟嚎叫。
  “兄弟們,快來收拾場子了。”侍衛們呼喊著,紛紛涌了上去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