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32 戲耍

若是尋常人被這中年男子逼視著,恐怕已經心怯三分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但是方源看了他一眼后,就喪失了興趣,重新將注意力集中到桌上的飯菜,把身邊的這個中年男子當成了透明人。
  “那個人是誰啊?一身家奴裝扮,也不是蠱師,居然敢質問方源公子?”一位客棧伙計見勢不妙,縮在角落力,不解地問道。
  “哼,他這是狐假虎威。一看就是漠家的豪奴,仗著背后有靠山,這才敢向蠱師大人叫囂。若換做其他凡人,誰敢有這個膽子。”身旁有人不屑地嗤笑道。
  “雖說如此,但是單單一個凡人,就敢向蠱師大呼小叫的。嘖嘖,這樣的經歷,一定很爽啊。”
  “切,你也不要把蠱師看得有多厲害。方源公子不過是一轉初階,才剛剛煉化了本命蠱,真打起來,未必打得過這個體格雄健,身手了得的凡人呢。”
  “唉,但愿他們待會交手,別打壞我們客棧里的東西。”
  伙計們你一言,我一語,都不敢向前,只敢縮頭張望。
  “咦?你居然還有心思繼續吃喝。”見自己這番言語,沒有嚇住方源,高壯的中年男子眼中寒芒一陣閃爍,“你以為我是騙你的?現在已經有人通報大小姐去了,過不了片刻就能趕來。小子,你不要想跑。當然你也跑不了,我就是來看住你的。待會有你好受的。”
  方源充耳未聞,繼續吃著飯菜。
  中年家奴皺起了眉頭,他沒有看到方源臉上一絲一毫的驚懼或者慌亂。這讓他感到了一種自己被無視,尊嚴被冒犯的感覺。
  他在漠家當了十幾年的家奴,頗受主子們的信賴。接觸的時間長了,也知道蠱師的些許情況。
  一轉初階的蠱師,武斗大多還要依賴拳腳。在戰斗中,蠱蟲的威懾作用遠遠大于實際作用。
  尤其是他知道,像方源這樣的少年蠱師,才剛剛修行,本身力量遠遠不如自己這個正當壯年的人。若拼拳腳,自己長久鍛煉,完全能占據上風。
  同時方源只是煉化了月光蠱,最多能發出幾記月刃罷了。
  中年男子很早之前,就被充當陪練。他有切身體會,心中清楚:一轉初階真元催動的月刃,若真的印在人體,最多也只能割開巴掌長的血口子,殺傷力有限得很。
  再加上他背后有漠家撐腰,因此面對方源,他有恃無恐,一心想要積極表現,以討取主子們的恩賞和看重。
  “小子,你膽子很大嘛……”中年男子語氣越加不善,說著他擼起袖口,露出肌肉雄健的手臂。他的兩只手臂十分粗壯,上面布滿了傷疤。前臂上一根根青筋暴起蜿蜒,上臂比方源的大腿還要粗。
  客棧伙計們看得心中拔涼拔涼,有些食客早已經陸續起身,匆匆結賬,要遠離這個是非之地。
  “找到方源了?”就在這時,門口處傳來一個清亮高傲的女音。
  漠顏邁著大步,踏進客棧。身后跟著一群家中豪奴。
  她身材不錯,有些高挑,而且前凸后翹。但是一張馬臉,遺傳了漠之血脈的特征,使得她外貌的美麗大減,只能勉強算得上中等。
  不過她穿著藍色武服,腰間系著赤色寬邊腰帶,腰帶上嵌著方形鐵片。鐵片上刻著一個醒目的“二”字。
  并且她剛剛完成家族任務回來,一身還殘留著一些風霜之色。
  這些東西為她凝造了一絲精干逼人的氣場。
  因此一踏進客棧,她夾裹著的威風就讓整個客棧飯廳陷入了靜寂當中。
  “奴才高碗拜見大小姐!”中年男子見了漠顏,陡然間就換了一副臉面。
  他臉上堆起了諂媚的笑,彎下腰弓著背,連走幾個小步,然后就撲通一聲跪倒在地,向漠顏請安問好。
  客棧中的一干伙計,看著中年男子的這番轉變,都有些目瞪口呆。
  高碗身材高大又粗壯,卑躬屈膝的樣子有些不倫不類,有些可笑。但是客棧伙計們都笑不出來,這個中年家奴的表現,更凸顯出了漠顏的強勢。
  有些伙計不禁為方源暗捏一把汗。方源可是他們的大主顧,有什么三長兩短。將來沒法照顧客棧的生意,可就不好了。
  更多的人則在心中暗暗祈禱:希望方源最好束手就擒。真要開戰,打壞了客棧的東西,那就更加不妙。
  漠顏沒有看跪在地下的高碗一眼,她的雙眼緊緊地盯住方源,幾個大步走到桌前,語氣凌厲至極:“你就是方源?看來你吃的很香嗎。呵呵呵,不知道拳頭有沒有吃過?我讓嘗嘗其中的滋味,也許更香呢。”
  雖然這么說著,但是漠顏卻沒有立即動手。
  方源的行為舉止太鎮靜,太古怪了。莫非他背后還有什么隱藏人物撐腰?
  “但是不應該啊,我來之前,就已經調查過了。這個方源是標準的舅舅不疼姥姥不愛,雙親去世得早,還被舅父舅母趕出了家。再加上他資質只有丙等,一個柔弱少年能有什么背景?”漠顏心中忍不住嘀咕起來。
  但不管怎么說,反常則妖。這事古怪,得刺探一下。
  方源呵呵一笑,斜看了漠顏一眼:“誰告訴你我是古月方源的?”
  漠顏頓時一愣,旋即就扭頭看向高碗。
  高碗剛剛站起來,頓時又跪下去,額頭冷汗涔涔,結結巴巴不知道怎么答話:“主子,奴才,奴才……”
  他們有方源的畫像,但也都知道方源和方正是孿生兄弟,相貌極為接近。
  “難怪這個少年有恃無恐的樣子,原來他是方正,而不是方源啊。”一時間,漠顏身邊的家奴們都有了這樣的猜測。
  “方正可不是方源能夠比的。后者不過區區丙等,孤身一人,毫無靠山。前者卻是甲等天才,在開竅大典就被族長納入一系,只要成長起來,前途無量!”漠顏沒有得到高碗肯定的回答,心中更加猶豫。
  此時知道方源身份的,只有客棧角落里的一群伙計。
  但是任何一方,他們都得罪不起。因此都閉緊了嘴巴。
  方源吃飽了,他緩緩站了起來,淡淡地看了漠顏一眼:“你不是想找方源么?跟我來吧,我帶你去學堂宿舍找他。”
  “如果眼前這人是方正,我不想得罪他。如果是方源,我一路緊跟著他,也不怕他冒充。”霎時間,漠顏心中思緒翻轉,就下了決定。
  “好,我跟你去學堂。請!”漠顏側身讓過一條道,伸平手掌,雙目精光閃爍,示意方源。
  方源灑然一笑,昂首邁步而去。
  漠顏緊跟其后,身后一群家奴也接著魚貫而出。
  “好險。”
  “終于走了。”
  “就算是打起來,也不關我們客棧的事情了。”
  留下一群客棧伙計,大多都拍著胸口,慶幸不已。
  一群人來到學堂門口。
  “來人止步!”
  “站住,家族學堂只允許本族蠱師自由出入。”門口處兩位侍衛,攔下方源、漠顏一群人。
  “放肆!連我都不認識了?居然敢攔我。”漠顏目光橫掃二人,張口喝斥。
  “不敢。”侍衛連忙抱拳。
  “漠顏大小姐,小的們都把您印在心里呢。但是族規是實實在在的,這樣吧,大小姐,可以允許你帶進一個家奴。這是我們最大的讓步了。”一位老成的侍衛恭謹地答道。
  漠顏冷哼一聲,雖然有些不情愿,但在族規面前,她也不敢公然違背。
  漠家是強盛,但是也因此樹大招風。別忘了漠家之外,還有赤家與之分庭抗禮。赤家之外,還有族長一系等著抓漠家的把柄。
  “你們都留下,高碗跟著我。”想了想,漠顏便下了命令。
  高碗頓時昂首挺胸,一臉歡喜之色:“多謝大小姐賞識!”
  “走吧,學弟。”漠顏意味深長地向方源一笑。
  方源面色仍舊平淡,帶頭就走。
  他來到宿舍門口,打開鎖扣,推開了門。
  他邁出一步走進房里,就停下了腳步。
  房門洞開,房間里一覽無余,里面陳設簡單樸素,根本沒有其他人。
  漠顏站在門口,看了里面一眼,臉色微沉:“學弟,你最好解釋清楚,房間里可沒人!”
  方源微微一笑:“我不就是人么?”
  漠顏盯住方源,目光一閃,似有所悟:“我要找的可是古、月、方、源!”
  方源呵呵輕笑:“我可從沒說,我不是古月方源啊。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