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35 你叫吧

方源短暫的上風,并不會持久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拳腳糾纏往來間,他已經氣喘吁吁。反觀高碗,氣息仍舊綿長悠深,雙方的體力存在著很大的差距。
  同時,高碗活動開來,身體漸熱,出拳速度越來越快,已經逐步掃去寒冷帶來的麻木和遲緩,開始真正展現出他苦練數十年的實力。
  “小子,你打不過我的。族規中有規定,在學堂這塊,你不能動用月光蠱。你已經完蛋了,今天注定要成為我的階下囚!”高碗猙獰大笑,他戰斗經驗豐富,企圖用言語來打擊方源的斗志。
  “我現在到底還是個少年,身體還沒有長成,素質不如這豪奴。”方源心境如冰,五百年磨礪之下,他的斗志怎么可能被動搖。
  “月光蠱!”他心中一動,一邊催動真元,一邊后躍一步,和高碗拉開距離。
  高碗想要追擊,忽然看到方源手心上冒著一層藍水光輝。
  他面色頓時一沉,叫道:“小子,你在學堂里動用蠱蟲戰斗,就是違反族規!”
  “違反了又如何?”方源冷笑一聲。他學習族規,精通族規,從來都不是為了遵守族規。
  當即,手掌對著高碗虛空一切。
  哧的一聲輕響,藍色的月刃,只朝著高碗的臉面,飛射而出。
  高碗一咬牙關,舉起雙臂合攏在臉前,組成了一道臂盾。同時他腳步不停,沖向方源,打算硬抗,速戰速決。
  月刃射中他的胳膊,頓時噗的一聲,血肉在月色下飛濺,一陣極其強烈的劇痛傳達到高碗的神經,高碗猝不及防,疼得險些昏死過去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!”他沖勢頓止,心驚膽寒地發現自己的兩條前臂,已經被橫向切開一道深深的口子。傷口處鮮血不住地流淌出來,能從側面看到血糊糊的筋肉。甚至連慘白的斷裂的臂骨都看到了。
  高碗當即心頭震駭不已:“這不可能!一轉初階的月刃,頂多能傷我的血肉。怎么能切斷我的骨頭?這個只有一轉中階才能做到啊!!”
  他當然不知道,方源雖然只是一轉初階的蠱師。但是因為酒蟲的提煉,卻有了一轉中階的真元。
  月光蠱在中階真元的催動下,發射出來的月刃,自然威力強盛,超過初階。
  “不好,這小子古怪!!”高碗猝不及防,頓遭重創。他斗志全消,當機立斷,就想退走。
  “你走得了么?”方源冷笑一聲,展開追擊,手中月刃接連頻發。
  “救命!!”高碗大呼小叫,一路奔逃,聲音在寂靜的學堂中傳出很遠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有人叫救命呢!”聲音驚動了附近的學堂侍衛。
  “是漠家漠顏大小姐留下的家奴。”侍衛趕來,看到了追殺情景,又都停止了腳步。
  “這只是個家奴,犯不著維護他!”
  “把他留下,就已經是給漠家面子了。”
  “還是要小心一些,防止他狗急跳墻,傷害那方源。”
  緊張的侍衛們都圍了上來,卻不出手,而是旁觀。
  這個叫高碗的家奴,死了也就死了,跟他們沒關系。但若是方源死亡,或者受傷,那就是他們的責任。
  看到此景,高碗心徹底涼了,他凄厲的呼喊著:“我們都是外姓人,你們不能見死不救啊。”
  他失血越來越多,速度漸慢。
  方源從后面趕到,聲音冷酷如冰,宣判了高碗的死刑:“你叫吧,叫得再大聲也沒用。”
  說著,手刀翻轉,連續兩片月刃飛射出去。
  刷刷兩聲,正中高碗的脖頸。
  高碗只感覺心頭一涼,似乎是一腳跌進深淵的感覺。
  下一刻,他就感到視野陡然一陣天旋地轉,他竟然看到了自己的雙腳,胸膛,后背……還有那被割斷的脖子。
  隨后,他迎來了徹底的黑暗。
  高碗死了。
  被方源兩記月刃斬首,頭飛了出去,身子奔了十米遠后,才跌倒下去。脖頸出鮮紅的血液如噴泉般狂涌,把周圍的花草都染成血紅。
  “殺人了!”
  “方源殺人了!!”
  侍衛們忍不住輕聲驚呼。他們親眼目睹整個過程的發生,都渾身一顫,感到一種驚懼和恐怖。
  方源不過是個十五歲的文弱少年,但是卻面無表情地殺了一個強壯的成年人。這就是蠱師的力量!
  戰局已定。
  方源放緩了腳步,慢慢踱步過去。
  他面色平淡,好像剛剛做了件吃飯喝水一樣的小事。這個表情,更讓侍衛們的心頭涌起一股寒意。
  高碗的頭顱躺在地上,雙眼圓瞪著,死不瞑目。
  方源目無表情,抬起一腳,就將這頭顱踢飛。
  眾侍衛看得眼角都是一抽。
  方源接近高碗的身軀,發現這身軀還在顫抖著,血液很快就流淌了一地,形成一灘小小的血泊。
  他端詳著高碗身上的傷口,臉色有些陰沉。這些傷口很深,足以暴露他擁有中階真元的秘密。
  這個秘密一旦暴露,很快就能牽連出他的酒蟲來。酒蟲一現,家族高層自然就會聯想到花酒行者。
  所以,方源他必須守住這個秘密。
  “可是看到的人,又太多了。”方源掃視了一下附近圍觀的侍衛,足有十多人。他現在真元只剩下一成不到,不可能將他們全部殺死。
  想了一下,方源彎下腰,提起高碗的腳踝,將這具尸體倒拖著往回走。
  “方源公子,這里交給我們處理就好了。”侍衛們耐住心中的寒意,走向前來,方源恭敬地道。
  這種恭敬中,還夾雜著一份明顯的恐懼。
  方源靜靜地掃了眾人一眼,侍衛們下意識地屏住呼吸,頭也紛紛地低下去。
  “刀給我。”他伸手,淡淡地道。
  命令式的語氣中,有一種不容置疑的威勢。
  離他最近的那個侍衛,不由自主地將腰間的刀,遞了出來。
  方源接過刀,便繼續走。
  留下十多名侍衛,呆呆地站在原地,看著方源的背影。
  朝陽從東方朔升起,第一縷曙光透過山巒的邊,照在學堂里。
  十五歲的方源,身軀有著少年的瘦弱,膚色透著一種蒼白。
  在曙光下,他不緊不慢地走著。
  他的左手,提著一柄明晃晃的刀。
  他的右手,倒拖著一具無頭尸體。
  他走一路,鮮紅的血跡就在青黑的石磚上拖出一路。
  侍衛們在后面看得一陣發怔,一股寒意讓他們渾身僵硬。
  清晨的陽光照在他們身上,他們卻感覺不到一絲的溫暖和光明。
  咕咚。
  不知是誰,喉結滾動,咽下一口唾沫。
  (ps:一本書寫了,有人喜歡,也會有人不喜歡。不喜歡的同學們,不用糾結,換本書看就是了。喜歡的朋友們,請用力支持這本書!在新年第一天,呼喚推薦,呼喚收藏!!世界末日之后,請同道中人都展現出自己的力量,萬千道力量聚齊成沖天的魔焰,讓世人看看我們魔道中人的偉力!在新的一年,鎮守魔道最后的領地,讓魔道復興,讓魔道雄起!!)
  (ps:新年第一天,今天三更,下午14點還有一更!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