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37 既是妥協又是威脅

而此時,在漠家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
  “我叮囑過你什么?看看你做的好事!”書房中,古月漠塵拍著桌面,在大發雷霆。
  漠顏就站在這個老人的對面,低著腦袋,眼眸中流露出既吃驚又憤怒的感情。她也是剛剛知道這個消息,高碗居然被方源殺了!
  那個十五歲的少年,居然有這樣的手段和心志。高碗可是我堂堂漠家的家奴,方源殺了他,簡直是不把漠家看在眼中!
  “爺爺,您不用發火。這高碗不過是個家奴,死了也就算了,反正他又不姓古月。倒是那個方源,膽子太大了,打狗也得看主人。他不僅打了我們漠家的狗,還一下子把狗打死了!”漠顏憤憤不平地道。
  古月漠塵怒喝起來:“你還好意思說!你是翅膀硬了,不把我說的話放在心上了,是不是?我告誡過你什么,你都忘了一干二凈了!”
  “孫女不敢。”漠顏悚然一驚,這才知道爺爺是真的發怒,連忙跪了下來。
  古月漠塵手指著窗外,訓斥道:“哼,那個什么家奴死了也就算了,但你現在還盯著方源不放,真是鼠目寸光,不知輕重!你知道你此舉的意義嗎?小輩爭斗,是他們的事情。我們做長輩的,不要去插手。這是規矩!現在你找方源的麻煩,就是壞了規矩。如今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外面,冷眼看我們漠家的笑話呢!”
  “爺爺請息怒,怒氣傷身。是漠顏不好,拖累了漠家。爺爺讓漠顏怎么做,漠顏就怎么做!只是孫女實在咽不下這口氣,那個方源實在太可惡了,太無恥了。他先是誆騙我,進入學堂。后來又躲在宿舍里,任憑我萬般叫罵,都不出來。我一走,他就殺了高碗。實在是陰險無恥至極!”漠顏稟告道。
  “哦,是這樣?”古月漠塵眉頭皺了一下,他還是首次聽到這個信息,眼中不禁閃過一抹精光。
  他深呼吸一口氣,壓下心中的怒火,撫須沉吟起來:“這個方源我也聽說過一些,早些年做過詩歌,有早智。不想資質卻是丙等,難堪大用,因此放棄了對他的招攬。現在看來,倒是有些意思。”
  頓了一頓,古月漠塵用手指敲敲桌面:“來人,把那個盒子拿過來。”
  門外自有人伺候著。很快就捧進來一個箱子。盒子不大不小,但有些沉,下人用兩只手捧著,站在了書桌旁。
  “爺爺,這是什么?”漠顏看到這木盒,疑惑地問道。
  “你何不打開看看?”古月漠塵瞇著雙眼,語氣有些復雜。
  漠顏站起來,掀開木蓋,往里面一看。
  頓時,她面色驟變,瞳孔猛地縮成針尖大小,忍不住倒退一大步,口中發出一聲難以抑制的驚呼。手中的木蓋也失手掉在了地上。
  沒有了木蓋,木盒子里裝的東西便呈現在眾人面前。
  竟是一堆血肉!
  這些血肉,顯然是被人削成一片片,一塊塊,裝在了盒子里。猩紅的血液積蓄在里面,有的是慘白的皮肉,有的是長條的肚腸,其中還夾雜著一兩塊骨頭,不是腿骨或者就是肋骨。周邊角落的血泊中,還浮著兩根手指頭,半根腳趾。
  嘔……
  漠顏花容失色,再倒退一大步,肚腹一陣沸騰,差點當場就吐出來。
  她雖然是二轉蠱師,歷練過一番,也殺過人,但還是首次看到如此惡心變態的一幕。
  這盒子里的血肉,顯然是人的尸體被切碎,然后塞進去的。
  一股沖天的血腥氣息,頓時彌漫開來,充斥整個書房。
  端著盒子的家奴,雙手都在抖,臉色一片慘白。雖然先前已經看過這個盒子,也吐過了,但是現在端著它,仍舊感到一陣陣的驚悸和惡心。
  書房中三人,唯有家老古月漠塵面色不變,他淡淡地掃了一眼這盒子的血肉,對漠顏緩緩地道:“這個盒子,就是方源今早擺放在我家的后門處。”
  “什么,真的是他?!”漠顏大為震驚,腦海中忍不住浮現出方源的形象。
  她第一次看到方源,是在客棧。
  那時候,方源坐在窗邊,靜靜地吃著飯菜。他面容普通,雙目黑沉,身型消瘦,膚色帶著一種少年特有的蒼白。
  明明是一個如此普通安靜的少年,竟然做出如此變態瘋狂的舉動!
  驚恐之后就是狂怒,漠顏大叫道:“這個方源太猖狂了,吃了雄心豹子膽了!居然敢如此做,這是對我們漠家的挑釁啊!我這就過去,把他押過來問罪!!”說著就要往外走。
  “混賬東西,你給我站住!”古月漠塵比她更怒,隨手抓住書桌上的一塊硯臺,就甩手扔了出去。
  堅硬沉重的硯臺打在漠顏的肩膀上,又砰的一聲,掉在地上。
  “爺爺!”漠顏捂住肩膀,驚呼一聲。
  古月漠塵站起來,手指著自家孫女,語氣很激動:“看來這些年你是白白歷練了,你真是令我失望!對付一個小小的一轉初階的蠱師,你勞師動眾不說,還一直被對方牽著鼻子走。現在又被憤怒沖昏了頭腦,到現在你還明白方源此舉的含義嗎?”
  “什么含義?”漠顏大惑不解。
  古月漠塵哼了一聲:“方源若是一心想要挑釁,把此事鬧大,何不將這箱子放在人來人往的正門,反而放在了人跡罕至的后門?”
  “難道他是想要和解?不對,既然和解,當面賠罪不是更好,為什么要送這個箱子的碎尸。這根本就是挑釁!”漠顏道。
  古月漠塵搖搖頭,又點點頭:“他是想和解,又的確在挑釁。他將木盒放在后門,是想和解。在木盒中裝了碎尸,是在挑釁。”
  “你看。”老人指著盒子,“這個木盒并不大,裝不了一具完整的尸體。所以里面只是一部分碎尸。他是想告訴我們,他不愿意鬧大此事,想要息事寧人。但是若我們漠家還要抓住這事不放,他就會將剩下的碎尸拋灑在正門,徹底鬧大此事。到那時,就是兩敗俱傷。全族都會知道,我們漠家先破壞了規矩,我們漠家未來的掌權人,居然孱弱到需要長輩如此的溺愛和維護。”
  漠顏聽了這番話,一時間都有些目瞪口呆。她從未料到,方源此舉竟然有如此深意。
  “這手段真是高明啊。”古月漠塵感慨道,“只是一個舉動,就剛柔并濟,進退有據。這個簡簡單單的木盒子,既表示了方源的妥協之意,又是他針對我們漠家的威脅。偏偏我們漠家,還真的被他捏住了軟肋。漠家的名譽若是因此受損,緊接而來的,就是赤家的發難,族長一脈的打擊。”
  漠顏不信邪地道:“爺爺,你是否太高看他了?就憑他,他不過才十五歲而已。”
  “高看?”漠塵不悅地看了孫女一眼,“看來你這些年順風順水慣了,養成了自大的毛病,有些看不清現實。這方源先是臨危不亂,誆騙你進入學堂。而后急中生智,在宿舍避禍。接著任你辱罵卻不逞強,這是隱忍冷靜。你走后他立刻殺了高碗,是堅毅勇敢。現在又送來這箱子,分明是智計謀算。你說我是不是高看他?”
  漠顏聽得目瞪口呆,她實在沒有料到爺爺居然如此欣賞方源,當即不服氣地道:“爺爺,他不過只是個丙等罷了。”
  古月漠塵撫須長嘆:“是啊,他只是個丙等。擁有如此心智,卻只是丙等資質,實在是可惜。只要資質再高一層,是個乙等,他必將是我古月一族未來的風云弄潮兒。可惜是丙等啊。”
  老人的嘆息中,充滿了感慨。似在遺憾,又似在慶幸。
  漠顏沉默不語,她的腦海中不禁再次浮現出方源的形象。在她的心理作用下,方源那原先文弱的面孔,此時卻籠罩了一層詭秘兇險的陰影。
  “這件事情,是你一手造成的。你覺得怎么處理?”古月漠塵忽然打破沉默,開始考較漠顏。
  漠顏沉思了一會兒,方才帶著冷漠的語氣道:“高碗一個奴才,死了就算了。方源不過是個丙等,也只是小事。關鍵是要維護我漠家的名譽。為了平息此事,不妨將高碗全家老小都殺了,向全族表明我們維護規矩的態度。”
  “嗯,你能以大局出發,暫時拋開個人感情,維護家族的利益,這點很好。不過這個處理手段還是欠妥。”古月漠塵撫須點評道。
  “還請爺爺訓下。”漠顏行禮。
  古月漠塵沉吟道:“此事由你而起,爺爺就罰你禁閉七天,從此以后不要再找方源的麻煩。高碗以下犯上,一介奴仆冒犯主子,該死,其罪當誅!因為他是漠家的家奴,漠家也有管教不嚴的責任,就賠償那方源三十塊元石吧。至于高碗的家人,給予他們五十塊元石的補貼,再把他們都逐出府去。”
  頓了一頓,他又道:“七天之內,你好好在家休息,不要出去了。同時也好好想想,爺爺如此處置的深意。”
  “是,爺爺。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