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39 蛤蟆商隊

五月,是春和夏的過渡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
  花香彌漫,大山青青。陽光開始逐漸地綻放出它熱烈的一面。
  湛藍的晴空下,白云如棉絮般漂浮。
  青茅山上,青茅竹林仍舊是筆直如槍,遙指蒼穹。遍地都是野草在瘋長,在草叢中點綴著不知名的野花。微風一吹,野草起伏,濃郁的花粉和青草的氣息,就撲面而來。
  在山腰處,則是大量的梯田。一層層,一階階,嫩綠的麥苗栽種了下去,遠遠看去就像是一片青翠嫩綠的海。
  梯田里不少農人,在忙活著。有的在清理溝渠水道進行引水,有的卷起褲腳,站在田地里栽下秧苗。
  這些人自然都是外姓凡人,古月族人是不操持這等賤業的。
  叮鈴鈴……
  春風中隱隱傳來駝鈴的聲音。
  農人們都直起身子,轉頭往下山腳。
  只見一只商隊猶如一只色彩斑斕的長蟲,從山道那邊,緩緩地探出頭來。
  “是商隊啊!”
  “是了,如今已經是五月份,商隊也該來了。”
  大人們心中了然。頑童們則直接放棄了戲水,和手中的泥巴,蹦蹦跳跳地跑向商隊去。
  南疆有十萬大山,青茅山不過是其中之一。每座山上,棲息著一座座的山寨,人們以血脈親情維系著寨子。
  山與山之間,山林深幽,險石峻壁。環境復雜,棲息著大量的猛獸或者稀奇詭異的蠱蟲。
  凡人根本難以通過。單獨的個人,想要闖過這些艱難阻礙,也至少得有三轉蠱師的修為。
  因此經濟凋敝,貿易困難。最主要的貿易形式,就是商隊。
  只有組成商隊這種龐大的規模,才能成群結隊的蠱師,有能力互幫互助,克服途中艱難險阻,從一座山,行到另一座山。
  商隊的到來,像是一碗沸水,陡然倒進了平靜寧和的青茅山。
  “往年都是四月,今年到了五月,這商隊才來。不過總算是來了。”客棧的掌柜聽到這個消息后,著實舒了一口氣。客棧的生意在其他月份,都極其清淡。只有指望著商隊到來,能帶來支撐一年的收益。
  同時在他庫存里還有一些青竹酒,可以向商隊兜售了。
  不僅是客棧,酒肆的生意也會跟著紅火起來。
  商隊陸續開進了古月山寨,打頭的是一只寶氣黃銅蟾。這頭蟾高達兩米五,渾身橘黃色,蟾背寬厚,上面是疣粒疙瘩,如同古代城門上的那一顆顆碩大的銅鉚釘。
  寶氣黃銅蟾的背上,用根根粗麻繩索固定著一大堆的貨物。乍一眼看上去,就像是寶蟾背著一個碩大的包袱。
  一個中年人,長著一張圓餅麻子臉,頂著肥滾滾的肚子,盤坐在寶蟾的頭上。雙眼笑著瞇成了一條縫,抱拳向周遭的古月寨民打招呼。
  此人姓賈名富,有四轉修為,是此次商隊的領頭人。
  寶蟾微微蹦跳著前進,賈富坐在蟾頭,四平八穩。蹦的時候,他這高度能和二樓的窗口齊平。就算是落地,也要高過竹樓的第一層。
  原本寬敞的街道,此時忽然顯得有些狹窄。寶氣黃銅蟾像是一只怪獸,闖入了林立的竹樓當中。
  寶蟾過后,是一只大肥蟲。雙眼猶如彩色玻璃窗,色彩鮮艷斑斕。長達十五米,體型類似于蠶。但是表面上覆蓋著一層厚厚的黑釉皮甲。皮甲上同樣堆著一蓬蓬的貨物,用麻繩繞圈系著。貨物的間隙處,坐著一個個的蠱師,有年老的,也有年輕人。
  還有凡人,均是健壯的武者,在地上跟隨著黑皮肥甲蟲緩緩向前。
  肥甲蟲之后,又有彩羽斑斕的駝雞,毛茸茸的山地大蜘蛛,長著兩片羽翼的翼蛇等等。但這些只是少數,大多還是以蛤蟆為主。
  這些蛤蟆類似寶氣黃銅蟾,只是個頭要小一些,有牛馬般體型。馱著貨物和人,鼓著肚子,一蹦一蹦地走著。
  商隊蜿蜿蜒蜒地深入山寨。
  一路上孩童們瞪大了雙眼,好奇地看著,歡叫著,驚嘆著。
  二樓的窗戶一個個接連打開,山民近距離地觀察。有的雙眼閃著忌憚的光,有的在揮手表示熱烈的歡迎。
  “賈老弟,今年來的有些遲啊,一路辛苦了。”古月博以族長的身份,親自歡迎了此次商隊的領袖。
  賈富是四轉蠱師的身份,若是讓三轉的家老負責接待,無疑是一種怠慢和輕視。
  賈富雙手抱拳,嘆了一口氣:“今年走的不大順,路上碰到了一群幽血蝙蝠,損失了不少好手。又在絕壁山,遇到了山霧,實在是不敢走啊。因此拖延了不少時間。教古月兄久等了。”
  言語間,十分客氣。
  古月山寨需要商隊每年都來貿易,而商隊也需要和氣生財。
  “呵呵呵,能來就好。請,族中已經備好就酒菜,讓我為老弟接風洗塵。”古月博伸手邀請道。
  “族長客氣了,太客氣了。”賈富作受寵若驚狀。
  商隊是早晨到的青茅山地界,中午駐扎進了古月山寨。到了傍晚時分,山寨周邊就形成了一片面積廣大的臨時商鋪。各種紅藍黃綠的高大帳篷搭建著,帳篷之間還見縫插針地塞著無數的小地攤。
  夜晚降臨了,但這里的卻一片燈火通明。
  絡繹不絕的行人,從寨子里涌進這里。有凡人,也有蠱師。小孩子們雀躍蹦跳著,大人們的臉上也涌現出過節一般的喜悅神色。
  方源隨著人流,獨自一人走進這里。
  人群熙熙攘攘,一堆堆地圍著地攤,或者在帳篷口不斷進出。
  周圍傳來彼起彼伏的叫賣聲。
  “來一來,看一看了啊。上等的藍海云茶磚,喝上這一口茶,快活似神仙哎!就算是人不喝,喂養茶蠱,也是物廉價美。一塊只需要五元石!”
  “蠻力天牛蠱,蠱師催動起來,能暴漲一牛之力。走過路過,不能錯過!”
  “知心草,上等的知心草,大家伙看看這成色,新鮮得像剛采摘下來的一樣。一斤兩塊元石,多便宜的價格啊……”
  方源聽到這里,腳步微微一頓,循聲看了過去。
  只見一只鴕雞拉著一個兩輪板車。板車上堆著一堆粉綠色的草。每根草都長達一米,很細長,平均只有指甲蓋的寬度。有些草的尖端還長著紅心狀的花蕾。
  知心草是蠱蟲的輔助食料之一,其價值在于它能和一些食物搭配起來,喂養蠱蟲。
  比方說,方源喂養月光蠱,每頓需要喂食兩片花瓣。若是摻和上一根知心草,月光蠱吃上一片月蘭花瓣就飽了。
  知心草一斤只有兩塊元石,月蘭花瓣每十片就得一塊元石。稍微算一下,就知道摻和知心草喂養蠱蟲更為劃算些。
  “半個月前,我殺了高碗,因為在學堂動用了月光蠱,罰款三十塊塊元石。不過后來漠家賠償了我三十塊,算不上損失。這些天,我搶劫了兩次,總計一百一十八塊元石。但是最近我不斷消耗精煉出的中階真元,溫養空竅四壁,每天都要消耗三塊元石。再加上蠱蟲的喂養費用,自己的生活費用,陸續不斷地購買青竹酒而投入的元石。現在手中還有九十八塊。”
  自從方源殺了人之后,兇殘冷酷的形象深入學員內心,一時間再無人敢向他挑戰。導致他搶劫變得大為容易。每次只有極少數的人敢于向他對抗。
  方源心中算計了一下,就轉移了視線,繼續向這臨時商鋪區的深處走去。
  知心草攤上,圍著一堆人。都是蠱師或者學員,手中拿著元石正在哄搶購買。
  方源不是沒有錢購買這知心草,而是沒有時間。
  “如果記得沒有錯,那只癩土蛤蟆,就在那個店鋪中吧。前世就有蠱師就在第一晚賭到了它,因此大賺了一筆。我可得趕緊,不能因小失大了。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