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40 紫金石中蟾蠱眠

越往深處走,越是錦繡繁華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
  小地攤越來越少,大帳篷越來越多。
  只見紅藍黃綠各種大帳篷,有的搭成方形,有的是圓桶狀。有的在入口卷簾處,豎著兩根門柱子,有的則掛著大紅的燈籠。有的里面燈火輝煌,有的里面卻暗淡無光。
  方源邊走邊看,最終在一座灰色的帳篷處停住腳步。
  “是這里了。”他抬眼打量,只見這帳篷門口設著兩個立柱,立柱上用陰刻手法,刻著一副對聯。
  左邊:小施勇氣,得春夏秋冬祿。
  右邊:大展身手,獲東南西北財。
  中間還有一個橫批:時來運轉。
  沒錯,這是一家賭場。
  這賭場占地一畝,已經屬于大型的帳篷。
  方源走了進去。在帳篷里面依著邊,擺放著三排柜臺。柜臺上放著一塊塊的琥珀或者化石。小的只有巴掌大小,大的有臉盆之大。也有更大的,足有一人高。柜臺上自然擺不下,就直接立在地上。
  和其他帳篷商鋪的熱鬧不同,這里面卻是悄然寂靜。
  有三三兩兩的蠱師,站在柜臺前,有的細心端詳著柜臺上擺放的石頭,有的拿起化石在手掌中小心地搓動,感受手感,有的和同伴小聲討論,有的在和店家伙計商量價格。
  但是不管他們說什么話,都是輕聲細語,盡量不打擾其他人。
  這是一家賭石場。
  在這個蠱的世界里,有各種各樣,千奇百怪,數不勝數的蠱。蠱蟲有各自特定的食物,沒有食物,蠱蟲只能堅持一段時間,就會死亡。
  但是大自然,對于生命,是既冷酷又仁慈的。
  若是缺乏食物,蠱蟲也有一線之生機。那就是陷入沉睡,自我封印。
  例如月光蠱沒有了月蘭花瓣,可能就會封印自己。它會將力量盡量的收縮,類似于冬眠一般,陷入最深沉的睡眠當中。這個時候,它的身體不僅會藍芒消散,而且會從透明的水晶狀褪變成一塊灰石,籠罩上一層石殼。天長日久,石殼越來越厚重,就會形成一塊頑石。
  再例如酒蟲,若是它自我封印,就會結成一塊白色的蠶繭。它會蜷縮身軀,在蠶繭中沉睡。
  當然這種封印沉睡的情況,并不是在所有蠱蟲的身上都會發生。它發生的概率很小,正常情況下,蠱蟲都不會沉睡,而是被餓死。只有少數個別的蠱蟲,才會在特定的情況下,自我封印。
  一些蠱師意外地得到這些封印了蠱蟲的頑石或者蟲繭,喚醒其中沉睡的蠱蟲。有的因此小發了一筆橫財。有的飛黃騰達,生命軌跡迎來了轉折。這些情況,在蠱師世界屢屢發生,常常有或真或假的流言風語,引人遐想。
  這家賭石場中的頑石來源,就在于此。當然這些石頭,都是外形疑似。要開出來,才能確定里面是否真的藏有蠱蟲。
  “像這種小型賭石場,十塊石頭有**塊都是實心的,里面沒有蠱蟲。就算是有蠱蟲的石塊,也未必都是活蟲,十有**都是死蠱。不過一旦賭到了活蠱,大部分情況下,都能大賺一筆。如是蠱蟲極為珍稀,那么不是從此飛黃騰達,就是被殺人越貨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透亮,他對這里面的門道都很清楚。
  前世的時候,他也參加過商隊,在賭石場當過伙計。后來一段時間,他甚至經營過一家賭石場,比這場子還大,是中型的賭石場。坑過不少賭徒,也走過眼,幾次被其他人賭出價值珍貴的蠱蟲。
  方源在門口站了一會,目光掃視了一圈,這才慢慢走到左邊的柜臺。
  柜臺后,間隔幾米就站著一位店家的伙計,有男有女。他們腰間都系著青色腰帶,不是凡人,都是一轉蠱師。大多數是初階,有個別的是中階。
  見到方源來到柜臺前面,一個離著他最近的女蠱師便走過來,臉上浮現出笑容,輕聲地道:“這位公子您需要什么蠱蟲?這邊的柜臺每塊石頭都均售十塊元石。您要是首次嘗試,小賭怡情的話,不妨去右邊的柜臺,那里的石頭只賣五塊元石。若是您想要刺激,不妨去正前方的高等柜臺,那里的頑石一塊售價二十元石。”
  這是個有經驗的女蠱師,在賭石場做工已經不少時間了。
  她看到方源進來后,從他的外貌,年齡,身高等等方面,就推測出他是一名學員。
  來賭石的都是蠱師,不會有凡人。而學員只能算是預備蠱師,剛剛踏上修行,通常因為喂養蠱蟲而經濟拮據,哪里會有什么閑錢來賭石呢?
  像這樣的學員,往往只是進來看一看,開開眼界,圖個新奇。絕大多數都是只看不買,有個別少數家境不錯的,也許會買個嘗試一下。不過通常也只買最便宜的化石。
  因此,對于方源能購買多少石頭,女蠱師并不期待。
  “我先看看。”方源面無表情地向她點點頭,然后埋頭觀看。
  記憶中,應該就是這家賭石場的這邊柜臺。
  但五百年,真的太久了。很多東西都模糊無比,尤其是五百年的記憶實在是個龐大的儲量。老實講方源記得不是很清晰。
  只是隱約記得,就是在這一年,商隊到來的第一晚,有一個幸運兒花了十塊元石買了一塊石皮上泛著紫金色澤的化石。
  他當場解石之后,得到了一只癩土蛤蟆。而后這只蟾蠱被人收購,他因此賺了不少的元石。
  方源看了一會兒,眉頭微微皺起。
  這柜臺上,外表泛著紫金光彩的化石,有二十多枚。究竟在哪一塊里面,藏有癩土蛤蟆呢?
  這邊的每塊石頭,均售價十塊元石。方源如今身上有九十八塊元石,按這樣估算最多能購買九塊。
  但是實際上并不能這樣算。
  任何的冒險和賭博,都得考慮后果。
  方源早就不是那種愣頭青,亦不是自命不凡的賭徒。以為自己被命運垂青的人,通常都折在命運的捉弄之下。
  “我獨自一人,沒有親朋好友的資助。必須留下一些元石支撐生活,以及購買食料喂養蠱蟲。”他稍稍算了一下,在基本保障之后,他最多能購買七塊化石。
  “這塊石頭,紫金如星點綴,但是扁平如餅,里面是不會藏有癩土蛤蟆的。”
  “這塊紫金耀眼,但是只有拳頭大小。若真藏有癩土蛤蟆,應該至少比它還要大上三成。”
  “這塊紫金化石,大是大了,但是表面光滑至極,而癩土蛤蟆的石皮都是坑坑洼洼。顯然不是……”
  方源不斷打量觀察,排除篩選。
  蠱蟲封印沉眠之后,形成的化石渾然一體,本身杜絕世間大多數的探測手段。剩下的一些探測方法幾乎都強硬蠻橫,一旦用了,就會直接殺死里面奄奄一息的蠱蟲。
  因此蠱師來選石,只能靠猜測,靠經驗,靠運氣,靠偶爾間的靈光一閃。
  若非如此,這里也不會叫做賭場了。
  當然這大千世界,無奇不有,也不排除有極個別的溫和的探測手段,能讓蠱師事先知曉石頭中是否藏有蠱蟲。
  方源前世就聽說過一些風聲,但是后來經過驗證,發現都是謠傳。
  方源私下設想:若真有這種手段存在,也必定是秘密傳承,只會掌握在極少數的神秘人手中。對整個賭業大局是沒有影響的。
  在青茅山這一帶還好些,越往東,賭場就越盛行。到了白頭山區域,每家山寨都設有賭場。有些大型山寨中,還有大型賭場林立。在以賭石遠見聞名的三大山寨:磐石寨、古墓寨、蒼鯨寨中,更有超大型的賭石場。
  這三家超大型的賭石場,每一家都有上千年的歷史。如今仍舊生意紅火,賭徒絡繹不絕。從未發生過什么被人掃場的事情。
  如今方源所在的這間帳篷,充其量只能勉強算是小型賭場。
  但若是其他十五歲的少年來這里,必定會被這些化石繚亂了雙眼,就算是挑選化石也是純粹瞎蒙亂指。
  但是方源不同。
  首先,他事先就已經知道一部分的答案,因此選擇范圍就驟然縮小到三十塊以下。
  當然從這二十多塊化石中,挑選出唯一的那塊,也極不容易。
  但是方源卻有五百年的經驗打底,靠著這樣雄厚的底蘊,他觀察了片刻,篩選出最符合標準的六塊紫金化石。
  他有八成的把握可以肯定——癩土蛤蟆就在其中的一塊紫金化石中沉眠著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