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1)     

蠱真人41 解石

“我要購買一些石頭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”選擇好了目標,方源便對那位女蠱師道。
  “新手!”女蠱師心中頓時冒出一個詞。
  就算是再爛的賭徒,若想要購買,也得先掌眼。先仔細觀察,然后將石塊放在手中多摩挲,體會石皮的觸感和重量。
  這樣觀摩幾下后,若覺得感覺有些不對了,賭徒們就會放棄。不會一開口,就說買的。
  而像方源這種,一開口就要買的人,無疑都是第一次賭石的新手。
  不過女蠱師雖然這么想著,但是表面上臉色卻沒有什么變化,仍舊是笑魘如花,對方源輕聲問道:“那您要選哪一塊呢?”
  方源指了指:“這塊。”
  女蠱師立即就取了出來。
  方源又指:“這塊。”
  女蠱師感到微微詫異,她沒有想到這個少年一下子購買了兩塊。
  “看來這少年賭性是比較大的那一類人了。”她心中暗暗評價。
  但緊接著,方源又指:“還有這塊,那塊,我都買了。”
  女蠱師愣了一下,大感意外,她不禁重新打量了一下方源。
  “看來這個面目平凡的少年,家庭背影應該很好。否則尋常蠱師,哪有這樣的閑錢?”想到這里,女蠱師的笑容又溫柔和善了幾分。沒有想到眼前的少年,真是個顧客。
  這是意外之喜。
  然而方源又一次讓女蠱師意外了,他指向最遠處的紫金石頭:“對了,還有那邊的兩塊。”
  女蠱師心中不由地微微一驚:“這是古月山寨中哪家的闊少爺?看樣子似乎是家族支脈的接班人。若是能攀上他,我也許就不必在這里,辛辛苦苦地當一名店家的伙計了。”
  念及至此,女蠱師笑容不禁更加柔和了,甚至看向方源的目光中都增添了一份媚意。
  六塊石頭,擺放在方源的面前。
  方源當場掏出六十塊元石,毫不猶豫地遞給了女蠱師。
  他付賬的行動,立即引起了帳篷里其他蠱師的注意。
  “嗯?有人開始賭石了。”
  “我們看了有一個多小時,都不敢下手。現在有人試水,看看也好。”
  “是個學員啊,居然一下子就掏出六十塊元石,身家挺豐厚的嘛。看來是個實實在在的愣頭青,哼,賭石是這么好賭的么。今天要撞得頭破血流嘍。”
  蠱師們站在原地,輕聲地議論著,目光都投向了方源。
  “這位公子,想要當場解石么?本賭場免費為您開印解石。”女蠱師溫柔地建議著,眼中頻送秋波。
  方源用余光瞟了四周一下,嘴角勾勒出一絲莫名的笑意。他擺擺手,拒絕了女蠱師:“紫金是我的幸運色,我是第一次賭石,意義重大。我要親手解石!”
  女蠱師雙眼更亮三分,心道:這份豪氣,果然是個闊少爺。
  她絕不會想到,方源在古月山寨中可以說是無親無故,身如浮萍,沒有任何的跟腳后臺,凡事都只靠自己打拼。
  “切,有錢就了不起啊。”
  “又不知是哪個混小子,出來糟蹋父輩的血汗錢!”
  “小伙子不知道天高地厚啊。哪有靠幸運色選石的,唉,這種行徑,簡直是把元石往水面上扔,然后砸出水花兒看著玩兒。”
  帳篷中的蠱師目光不禁齊齊一黯,認定了方源是個敗家子后,他們本來就低的期望,頓時就已經所剩無幾。
  有些蠱師甚至直接收回了視線,轉過頭,重新觀察起柜臺上的化石。
  周遭的變化,沒能影響方源心境的一絲一毫。他面無表情,默默調動元海中的真元,投入到月光蠱中。
  下一刻,右手掌心中的月牙印記,就散發出一團如水般的淡藍光輝。
  方源就用這只右手,抓起一枚紫金石頭,托在掌心中。然后他五指收攏,慢慢地在化石表面揉捏摩擦。
  藍光不斷閃動,波光如水蕩漾間,紫金石頭越變越小,大量的粉狀石屑從方源的五指間細中,泄落到帳篷里的地毯上。
  “公子好手段!”女蠱師抓住機會,立即開口贊道。
  “這個少年,倒不是一無是處。有一手真功夫。”看到此情景的蠱師,眼中都閃過一絲復雜的光。對方源有些刮目相看起來。
  方源用藍光碾磨石頭表面,這是一種對月光蠱的精微運用。通常使用了月光蠱兩三年的蠱師,才可達到這種程度。
  以方源這個年齡,學員身份,能做到這點是很難得的。
  “你看,他用的是我們古月一族特有的月光蠱。”有些蠱師發現這點,頓時與有榮焉,看方源順眼了許多。
  “不過這個手法,用來解石還是太粗暴了。”一些老成持重的蠱師,則在搖頭。
  紫金石頭越來越小,剛開始一個巴掌還合不攏,過了片刻,就縮減成拳頭大小,被方源用手指包裹住。
  藍光越加強盛,化石變成彈珠大小。直至最終,只剩下一堆石粉,落在地毯上堆成一小攤。
  這完全就是個實心石頭,里面根本沒有蠱蟲。
  “果然是不靠譜。”蠱師們搖頭不已。
  “公子,還有五塊紫金石頭呢。”女蠱師溫養鼓勵道。
  方源面色平淡,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。他抓起第二塊紫金石,繼續碾磨。
  但是這一塊的結果,仍舊是實心石塊,里面沒有蠱蟲。
  換了第三塊,依舊如此。
  蠱師中有人不耐:“別看了,靠顏色選來的石頭,根本就沒有賭的必要。”
  “他要是能堵出好蠱,我把這地上的石粉都吃下去。”有人淺笑著挪揄。
  “公子不要灰心。不是還有三塊嗎,您才解開一半而已。”女蠱師吐氣如蘭,為方源打氣。
  方源抓起第四塊,磨到巴掌大小的時候,他動作忽然一頓。
  “咦?有料!”
  “石料變化了,不是紫金石材,而呈現出一種黑墨色。”
  “難道真要被他瞎貓逮住死耗子?”
  周圍蠱師爆發出一陣輕微的驚呼聲。
  “公子,接下來請小心解石了。千萬不要動作太大,沉睡的蠱蟲都極其脆弱。若是用力過猛,就會誤殺了里面的蠱蟲。”女蠱師也沒有料到真有這情況發生,她愣了愣,連忙小心翼翼地提醒道。
  方源動作慢了許多,手指搓動間,時而窸窸窣窣地掉落下來。斷斷續續,不再像之前那般連綿不斷。
  黑色石粉飄灑而下,石塊越來越小,方源的動作也更加緩慢柔和。
  地毯上的石粉越堆越高,方源手中的黑墨石心也最終被消磨耗盡。
  “唉,可惜,只是個石中石。”
  “白白浪費我的情緒,還以為真有蠱蟲呢。”
  “你們也太好騙了,賭石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嗎?十中**都是空的,要不然商鋪還賺不賺錢了?”
  “公子你的運氣其實也已經不錯了。第一次就能賭到個石中石,尋常人也做不到呢。”女蠱師換著法子安慰方源,同時也是為接下來的結果做心理鋪墊。
  賭石毫無所獲的事情,都是十之**的,這太常見了。在她看來,方源本來就是隨性而為,能選中有蠱化石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  方源笑了笑,沒有答話,而是繼續取出第五塊來。
  他細細碾磨,這一次只十個呼吸的功夫,表面的紫金石皮就被磨盡,露出一塊凹凸不平的黃色泥球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