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42 竟然真的開出了蠱

“咦?”
  “不會又是石中石吧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”
  “看樣子應該是的。不過有些奇怪,這黃土被堅硬的紫金石皮包裹在里面,應該被擠壓的圓滑,怎么表面凹凸不平呢?”圍觀的蠱師們疑惑不解。
  看到手中的黃泥土球,方源表情不變,心中卻微微一動。
  他繼續磨搓,藍色光輝如水,泥土成粉落下。粉狀的泥土中,還夾雜著了不少的土疙瘩,接連掉落在他腳邊的石粉堆上。
  “不會真有料吧?!”一些蠱師看到這里,都驚奇地瞪大了雙眼。
  “難說得很。”一些人語氣不太確定了。
  “我感覺是有,好像真的有。”有人小聲地叫著。
  黃球泥土漸漸被磨小,快要接近巴掌大小的時候。一個人忽然闖進了帳篷:“小子,悠著點。這土球我賈金生買了!”
  方源手中動作頓止,一時間,帳篷中的蠱師都將目光集中到此人身上。
  此人外貌年輕,大約有二十歲至二十五歲之間。身穿一件金色長袍,腰間系著絲綢腰帶,腰帶中間鑲著方形玉片。玉片中有著一條橫狀的玉紋,形成罕見的“一”字。
  很顯然這是位一轉蠱師。
  二十多歲了,還是一轉蠱師,看來資質并不怎么樣。
  但是此人地位卻有些特殊。見到此人,帳篷中的蠱師都躬身行禮,齊聲道:“屬下見過二公子。”
  “二公子?”
  “他剛剛又自稱賈金生,莫非就是商隊領袖賈富的那個同父異母的弟弟……”
  “這么說,這家賭石場應該就是他開的了。不過他現在冒然出來干涉,似乎是壞了賭場的規矩啊。”
  蠱師小聲地議論起來。
  “不錯,我就是這家商鋪的掌柜。小弟弟,這么小年紀就出來賭石啊。不怕你家里人追究責罵嗎?我現在出四十塊元石,買你手中的土球。你看怎么樣?四十塊元石已經不少了,里面未必會有蠱蟲,只是本公子今天心情好,念你第一次賭石,不想你血本無歸,算是給你回點本錢。”賈金生快步到方源的面前道。
  “四十塊元石?”方源微微揚起眉頭,斜看了賈金生一眼,冷笑道,“看來你想要強買我手中的泥球化石了?強買是要壞賭場規矩的。而且還是在青茅山上,你是想當眾欺負我這個姓古月的?”
  “嗯?”聽到方源最后這話,在場的其他蠱師站不住了,不禁都升起同仇敵愾的心意,紛紛向方源的地方擁來。看向賈金生的目光也變得不善。
  賈金生原以為方源這樣的十五歲少年,比較容易對付,三言兩語就能撬動他的心。沒有料到方源手段這般了得,一句話舉輕若重,就將他陷入到不利的局面下!
  看到蠱師們紛紛擁上來的架勢,賈金生頓時臉色一變,改了口風,急忙擺手道:“小兄弟,你誤會了!我是賭石場的掌柜,怎么能自己拆自己的臺子,壞自己的規矩呢?那我以后還做不做生意了?呵呵呵。只是看你的土球有趣,想買下來罷了。你要是不賣,那就算了。不過待會要是沒有料,可不要怪我事先沒有提醒你。”
  方源不再理他,轉過頭,又專心地摩挲手中的泥球。
  他的動作很緩慢,很細致。常常片刻之后,才有一絲絲一縷縷的干燥泥粉灑落下來。
  隨著他的動作,一只沉眠的蠱蟲逐步展現在眾人的眼前。
  “我的老天,真有蠱蟲啊!”
  “真開了一只蠱!!”
  “有沒有搞錯,這樣賭石都能行?”
  “這少年運氣要爆了,居然真被他硬生生用運氣撞出一只蠱來。”
  一時間,蠱師中驚嘆聲迭傳。
  女蠱師下意識地捂著嘴,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。
  她成為店員,一路輾轉了許多山寨,遇到過形形色色的人,許許多多的顧客,但從來沒有見過這么戲劇性的一幕。
  “果然真有蠱蟲!”賈金生雙眼閃過一抹寒光,心中暗恨不已。他心胸狹窄,善嫉好妒。最喜歡干的事,是討別人便宜。最痛恨討厭的事,是被人占便宜。
  他開了這家賭石場,在里面布置了嚴密的眼線。一旦有客人似乎要開出蠱蟲,他得到消息就會出現,一般都會強買下來。
  現在方源就在他的賭場中,在他的眼皮子底下,開出一頭蠱蟲。賈金生感到自己的心在滴血。
  開出來的,是一只蟾蠱。
  它渾身黃不拉幾,肚皮淡黃,背部褐黃,疙疙瘩瘩,長滿了蟾蜍特有的疣粒。乍一眼看上去,有些滲人。
  它并不大,只有巴掌大小。托在掌心中,如同托著兩三顆雞蛋。
  方源在各種驚嘆、羨慕、嫉妒的目光中,面色平靜,小心調動真元,注入到蛤蟆的體內。
  頓時,這只蛤蟆就被他煉化。
  解開化石得到的蠱蟲,都是極其衰弱的。不僅全身的力量所剩無幾,而且意志也混混沌沌,沒有反抗能力,能被蠱師輕松的煉化。
  蟾蠱被方源從沉睡中喚醒,它慢騰騰地睜開雙眼,肚皮微微一鼓,輕輕地叫了一聲。
  呱。
  這聲音雖然輕微虛弱,但是卻讓在場的其他人的臉色神情,陡然間變得十分精彩。
  一只活蠱和一只死蠱之間的價值差距,是相當巨大的。
  “是活蠱,開出了活蠱了!!”有人揉擦著眼睛,不敢相信。
  “這是癩土蛤蟆啊,該死的,真是癩土蛤蟆啊。”有人認出了蟾蠱的身份,激動地吼叫起來。
  “這少年撞大運了。我怎么就沒這運氣!”有人嘆氣,情緒復雜,包含著羨慕嫉妒恨。
  “公子,真是太恭喜你了。這,這,這是我至今為止,看到的最珍貴的蠱蟲了!”女蠱師激動得有些語文倫次,雙眼熠熠生輝。
  “竟然是癩土蛤蟆!這可是稀有的二轉蠱蟲,足足價值五百塊元石啊。該死的,該死的。竟然在我的店鋪中,被人開出了這樣的蠱蟲。我虧大了,虧大了!”賈金生面色蒼白,死死地瞪著蛤蟆,心中涌起一股強烈的沖動,想要把它搶過來。
  但是他知道不能,若真這樣做了,那就是自找死路。
  這可不是本家的寨子,而是外地,古月一族的地盤。
  “也許我應該多出幾十塊元石,興許就能讓他轉讓給我。不錯,他不過只是個學員。我出到一百塊元石,不怕他不心動。我怎么就沒有這么做呢?”賈金生胸中充滿了懊惱。
  “不,也許這小子并不識貨。雖然開出了這只癩土蛤蟆,但我應該能壓住價格,收購下來!”賈金生心中浮現出一絲新的希望。
  但是下一刻,這絲希望就被方源的一席話,給無情的擊碎了。
  方源淡然凝望著手中托著的癩土蛤蟆,不管旁人如何驚呼艷羨。
  他以一種平靜地語氣,對賈金生道:“癩土蛤蟆,二轉蠱蟲,每頓食用一斤黃泥,黃泥越肥沃越佳。它數量稀少,是煉成寶氣黃銅蟾的必須主蠱。市價五百塊元石。賈金生,你要收購么?”
  “你,竟然知道的這么清楚……”賈金生嘴皮子哆嗦著,被這樣一打擊,一時間差點說不出話來。
  方源輕笑一聲,繼續道:“你若不愿意,那就算了。我賣給其他人好了,相信會有人買的。
  “慢著,慢著。我收購的,收購的。只是這價錢能不能便宜點?”賈金生的臉上浮現出苦澀的笑容。
  方源轉身就走。
  賈金生連忙追上去:“別!別走啊。我買,我買了!”
  方源并沒有計劃培養這只癩土蛤蟆。
  它是二轉蠱蟲,目前方源才只是一轉初階。雖是吃的黃泥,但是青茅山上到處都是青土,弄到食物很是麻煩。
  再者,若是不賣這只蟾蠱,方源就得以一人之力同時喂養三只蠱蟲。元石消耗增大不說,他目前手中的元石,也根本就不夠喂養。
  所以方源的目標,一直就是出售癩土蛤蟆,得到五百塊元石,賺上一筆。
  五百塊元石,對于方源這樣的一轉初階的蠱師來講,已經算得上一大筆款子了。
  交易很快就完成,方源當眾將癩土蛤蟆轉給賈金生,同時收下五個沉甸甸的錢袋。每個錢袋里面都裝有整整一百塊的元石。
  方源原先財產是九十八塊,賭石耗費了六十塊,剩下三十八塊。這樣一來,財產瞬間翻了幾番,擁有五百三十八塊元石!
  許多蠱師親眼看著這一幕的發生,雙眼都紅了。
  方源將五個錢袋都揣入懷中,拿起最后一塊紫金化石,悠然走出了帳篷。
  “公子,您這塊元石不解了嗎?”女蠱師連連眨眼,望著方源的背影,大聲提醒道。
  方源充耳不聞,頭也不回地離開了賭石場。
  留下一眾錯愕的蠱師,相視默然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