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43 最后的第六塊紫金石

青銅元海中波濤生滅,潮起潮落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
  海面上空,酒蟲團成一團,散發出來的酒氣如飄渺之白霧。
  一股真元嘩的一聲,逆沖而上,直入酒霧當中。待落下時,已經少了一半,顏色更加深邃。從初階的翠綠,轉變成了中階的蒼綠之色。
  中階的真元落入元海,卻并不和初階真元相互混雜。仿佛更重一些,沉淀到下面去了。
  元海便形成了上半層是初階真元水,下半層是中階真元的格局。
  隨著時間的推移,空竅中酒霧繚繞不斷。在酒蟲的精煉之下,漸漸的,初階真元不斷減少,中階真元逐漸增多。
  可以明顯地看到,下半層的中階真元水位越來越高,上半層的初階水位,則不斷下降,又不斷上升。
  方源一邊精煉真元,一邊又在外汲取元石中的天然真元,快速地補充到體內的空竅里。
  最終,空竅中四成半的元海,再次全部精煉成中階真元。
  “多虧了中階真元,否則在賭石場中,我還無法連續解石五次。”趺坐在宿舍的床榻上,方源緩緩地睜開雙眼。
  此時已經深夜。
  他從賭石場出來后,就沒有再逛其他的鋪子,而是直接回到了學堂。
  雖然是在古月山寨周邊,但是作為一轉初階的蠱師,身懷五百三十八塊元石,還是太多了。
  這不僅是因為這些元石有些重,攜帶不方便。還有引人覬覦,會危機生命的另一層意思。
  若是有一轉高階,乃至二轉蠱師起了歹心,以方源目前之能,還不能招架。
  “錢財都是身外物,人因財而死,是可悲的。可笑這許多世人都看不破這點。利益之船裝了多少人,又沉了多少人。”方源嘴角勾勒出一絲冷笑,看了看手中握著的灰白元石。
  完整的元石,顆顆都有鴨蛋大小。但是他手中這顆,因為被汲取了一半真元,已經整整小了一圈。
  方源一點都不心疼。
  凡事有得必有失。他只是丙等資質,又要用酒蟲精煉真元,元石的消耗是同齡人的數倍。但也因此,他能克服資質上的不足,若算真正的修行進度,他能名列前三。
  方源將元石重新放入錢袋里,又取出那最后一塊紫金化石。
  他一共在賭場購買了六塊,當場解開五塊,還有一塊隨身帶回了這里。
  他雙眼精芒一閃,再次催動月光蠱,五指磨搓,進行解石。
  紫金化石在藍色的波光中,迅速削減,最終消磨成空,留下的只是床邊地上的一小攤的石粉。
  方源并不意外,賭石這事,十賭九輸。
  就算是他有五百年的經歷,頂多也只能做到十賭八輸。剩下的兩成贏面中,還分死蠱和活蠱。
  死蠱基本上沒有多少價值。活蠱的話,也未必是那種珍稀的蠱蟲。若真開出了價值巨大的活蠱,反而會惹來殺身大禍。
  方源現在這種修為,是很低微的,只是蠱師中的最底層。剛剛開出的癩土蛤蟆,若非是在古月山寨周邊,他說不定就被那賈金生搶了。
  賭博,從來都不是發家致富的途徑,反而為此傾家蕩產的居多。這并不是方源的發展路線。
  雖然最后一塊紫金化石,沒有開出蠱蟲。但是方源并不失望,反而看著地上的這攤石粉,漸漸露出了微笑。
  沒有錯,他進入賭場的最終目的,就在這攤石粉上。
  至于那只癩土蛤蟆不過是順手而為的事情。
  他私下解石,除了他之外,沒有人知道這個真實的結果。
  從今以后,他大可以托辭,就說酒蟲就是從這紫金化石中喚醒收服的。
  這主意很妙。
  首先,誰也無法確定化石中封印著什么樣的蠱蟲。誰敢說酒蟲不能沉眠在紫金化石當中呢?這完全有可能!
  其次,他有一些目擊證人,他開出癩土蛤蟆,勢必已經給賭場的蠱師們留下了深刻鮮明的印象。
  第三,就算是有人窮追不放,他也能將這一切都歸結在運氣上。運氣這種東西,是最難理解的。就算是有人懷疑這就是花酒行者的酒蟲,但是面對“運氣”這個借口也無從下手。
  黑暗的房間中,方源目光幽幽。
  一味的隱瞞,就像是用紙包住火,終有一天是會露餡的。
  要處理掉酒蟲這個隱患,就得主動出擊。這才是方源的風格。
  況且,他細心思量過,在接下來的修行過程中,他也需要暴露酒蟲。
  “酒蟲這種一轉蠱蟲,對于一轉蠱師來講,十分珍貴。但到了二轉,就不合用了。因此暴露出去,頂多會引發一些人的重視,無傷大局,并不要緊。它不像春秋蟬,若是春秋蟬暴露了,我說不定下一刻,就死無葬身之地了。”
  五百年的處世經驗,早就讓方源對人的心理洞如觀火,掌握得了如指掌。
  “花酒行者遺藏,還有癩土蛤蟆,記憶里也就這兩樣便宜,如今都被我撿了。接下來就只能靠我自身按部就班的修行。”
  方源嘆了一口氣,舒展身子,就感到一種疲累困乏。
  蠱師的元海修行,并不能取代睡眠。
  方源抽起被褥,躺在了床上,仍舊半睜著雙眼。
  雖然床頭就藏著那五百多塊的元石,床下又儲藏了許多壇的青竹酒,但是他卻感到一股隱隱的危機感。
  這五百多塊元石,已經是一種極限。盛極而衰,方源清楚今后元石的消耗會越來越大。
  而他的收入,絕大部分都來源于勒索同窗。
  他已經越來越感覺到,周圍同窗各自明顯的進步。尤其是在最近的幾次勒索中,古月漠北、赤城,還有弟弟古月方正這三人,拳腳功夫進步的程度很大。以前只要一兩招就能收拾,現在卻需要五六招。
  “再搶劫個三四次,他們的拳腳功夫就會被磨練出來。一個個向我挑戰,以我現在的體力,還不能承受那樣的車輪戰。五百多塊元石看起來多,但以我每天有四塊元石的劇烈消耗,其實也不算什么了。”
  “青茅山這邊已經沒有什么寶藏,倒是附近的白骨山,有一位正道的四轉蠱師秘密立下的力量傳承。但是要得到這個傳承,也很麻煩。其中有重要關卡,需要兩人同心協力才能通過。”
  “唉,主要還是花酒行者的遺藏太少了,只得了一個酒蟲。嗯……還有那個影壁呢。也許我可以賣給商隊中的某個商家……”
  方源思考著,眼皮子越來越沉重,直至沉睡過去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