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44 猴兒酒酒蟲機緣不相讓

第二天中午,趁著吃午飯的功夫,方源又來到了山寨外的商鋪區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因為白天需要工作的緣故,此時帳篷地攤間的山民,并不太多。
  方源按照記憶,走到昨晚販賣知心草的地方。卻見一輛空空的板車,停在原地。拖著板車的,是一只駝雞。
  它驕傲地立足原地,體型大如鴕鳥,外形如雞,但是背部隆起,形成一個弧度。
  一對寬大的翅膀收攏在身側,七彩的羽毛鮮艷絢爛。
  雞頭高高地昂起,大紅的雞冠如瑪瑙王冠,在陽光的照耀下,閃著瑩潤的光。
  “看來終究是晚了一步,知心草已經被售賣一空了。可惜,若是買上幾斤的知心草,能節省不少的元石。”方源腳步頓了一頓,便離開這里,繼續朝里面走。
  “來啊,都來品嘗一下各個山寨的美酒吧。這里的美酒超過一百種,有上好的燈草酒,有后勁綿綿的九曲酒,清幽淡雅的古龍井,酸甜的花石大曲,入口生津的百泉老窖,酒香濃郁的醉三秋……”在一個藍色的圓桶狀的帳篷前,伙計在賣力地吆喝著。
  方源目光一閃,立即起了興趣。方向一轉,就進了這家酒鋪。
  酒鋪里的設施很有特色。
  在帳篷最里面,是一個長長的柜臺。一位蠱師鎮守著,他的背后有數十只栲栳大小的水晶瓢蟲,攀附在帳篷的布壁上。
  帳篷的地面,并沒有鋪上地毯,而是直接裸露出山石泥土。在土中生長出一群色彩絢爛的蘑菇。
  這些蘑菇五顏六色,圓潤潤的,有些可愛。有的大如桌面,有的小如矮凳。常常是一個桌面大的蘑菇周圍,圍繞生長著幾只矮凳般的小蘑菇。
  “這是天真蘑菇,被蠱師有意催生出來。具有吸收粉塵濁氣,凈化空氣的作用,是草蠱的一種。”方源一眼就認出了這些蘑菇的來歷。
  他選擇一個小蘑菇坐下。蘑菇的表面立即微微凹陷下去,讓方源有一種在地球上,坐沙發的錯覺。
  “這位公子,這是酒單。您看看需要什么酒?”一位伙計走了過來。
  方源看了一下酒單,發現這里的酒,比青竹酒都還要貴一些。
  “就來一杯猴兒酒。”方源放下酒單道。
  “一杯猴兒酒!”伙計轉頭,高聲叫道。
  柜臺處,那位一轉的蠱師聽見了,便立即彎腰,從柜臺里取出一個竹筒酒杯。
  然后他拿著酒杯,轉過身,面對身后的帳篷。帳篷的藍色帆布上,有數十只碩大的水晶瓢蟲,頭朝下,尾朝上,靜靜地攀附著。就好像是帳篷布壁上的掛飾。
  這些水晶瓢蟲也是一種蠱,肚內中空,常常被蠱師用來裝載珍貴液水。
  它們通體透明,仿佛是由水晶做的。從外面就可以看到瓢蟲圓滾滾的肚子里,裝著何種酒液。
  蠱師很快就從中,尋找到裝有猴兒酒的那只水晶瓢蟲。
  他將竹筒酒杯放在瓢蟲的口器之下,然后另一只手輕輕撫摸瓢蟲的水晶背甲。
  一絲極少量的真元涌入到水晶瓢蟲體內,隨后,瓢蟲就張開口,一股酒水就順流下來,倒入竹筒酒杯當中。
  酒水嘩嘩響了一陣,倏地停住。
  蠱師將裝滿了猴兒酒的竹筒酒杯放在了柜臺上,柜臺外的伙計早就等候多時,連忙小心翼翼地捧起來,快走幾步,端給了方源。
  方源只輕輕地抿了一口,猴兒酒類屬果酒,酒香清醇香甜,入口綿柔。
  他沒有再喝,而是心念一動,喚出了酒蟲。
  白白胖胖的酒蟲,化成一道白光,在空中劃出半個弧線,撲通一聲,投入到酒杯當中。
  酒水四濺,灑在蘑菇桌面上。
  酒蟲則在酒杯中歡快地打滾,猴兒酒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迅速下降。幾個呼吸的功夫,酒杯中就干涸見底,涓滴不剩了。
  “是酒蟲!”柜臺那邊的蠱師驚呼一聲,雙眼驟亮。他是一轉蠱師,資質只有丁等,跟隨商隊,在這家酒肆中做工。就是想一邊游歷,一邊尋找機緣。
  酒蟲能精煉真元,提升一個小境界。對一轉蠱師來講,可以說是極其珍貴的蠱蟲。這不正是他苦苦尋求的機緣嗎?
  “這位公子,不知道您的酒蟲能不能割愛?”他激動地走過來,一臉誠懇地問道。
  方源搖搖頭,態度堅決地拒絕了他,隨后起身就走。
  他來此處的目的,就是主動暴露酒蟲,從沒想過要販賣它。
  “公子,公子,請留步。我是很有誠意的,也許我們可以坐下來慢慢商談。”蠱師不舍地跟隨方源來到帳篷入口,但是方源沒有任何的回應。
  最終他只能定定地站在原地,萬分遺憾地看著方源的背影轉入拐角,消失在視野當中。
  ……
  不知不覺間,太陽漸漸落下,月牙飛旋而上。
  夜色中,月光如水灑下,卻被無數商鋪的徹亮燈火給蒸發出去。
  今天晚上的商鋪,人群洶涌生意依舊火爆。方源被人群夾裹著前進,各種議論聲不可避免地傳入他的耳中。
  “商鋪一般會開設三天三夜。今夜已經是第二個晚上,到了后天早上,商隊就會重新啟程了。所以想要買點東西,我們就得趕緊了。”
  “昨天看上了一只金鐘蠱,唉,太貴了。和掌柜的砍了半天價格,都沒有便宜多少。今晚再去看看。”
  “你們聽說了嗎,就在昨晚。有一個少年,居然在賭石場開出了一只癩土蛤蟆,足足賺了五百塊元石!”
  ……
  方源細心地聽著,心中不免有些失望,他沒聽到任何關于酒蟲的消息。
  “酒蟲只是一轉蠱蟲,對于一轉蠱師意義重大,但是對于二轉三轉的蠱師,就不能精煉真元了。因此沒有人關注,也屬正常情況。不過主動暴露酒蟲這事,還不能急于一時,太過做作的話,反而會露餡。”方源一邊走,一邊在心中暗暗思忖。
  就在這時,前方人群一陣急速涌動。
  緊接著,方源便聽見有人高喊:“快來看啊,居然有黑心商鋪,向我們族人販賣假蠱!”
  人群中頓時有人義憤填膺。
  “嗯?居然有這樣的事情發生。”
  “快去看看,是哪家商鋪敢蒙騙我們的族人!”
  方源隨著人流,也跟了過去。
  只見一群人圍在一座大紅色的帳篷入口處,里三層,外三層地擁堵著。有的在好奇觀望,有的抱臂冷看,但大多數人的臉上都籠罩著一層薄薄的怒氣。
  帳篷的入口處站著兩個人。
  一個青年二轉蠱師,看其裝束,很明顯就是古月族人。
  另一人還是熟人,正是賭石場的掌柜老板賈金生。
  青年蠱師手中捏著一只黑黝黝的蠱蟲,高高地舉起,對著周圍人們高喊:“族人們,就是我面前的這個人,昨天賣給我一只假蠱。哄騙我說是黒豕蠱,賣了我兩百五十塊元石。沒想到買回去一煉化,結果當晚就發現這哪里是什么黑豕蠱,明明是最普通的臭屁肥蟲!”
  賈金生冷笑連連:“你不要血口噴人。我什么時候說這蠱是黒豕蠱的?你有什么證據?”
  青年蠱師見賈金生矢口否認,頓時大怒,一手抓住賈金生的胳膊:“你這奸商,還敢抵賴!居然敢在青茅山上,蒙騙你家古月大爺,是想找死么?!”
  “你放手!”賈金生也是怒了,一甩袖子,將青年蠱師的手揮打出去,“你想要鬧事,敲詐錢財,也不分清楚對象。我可不怕你!我哥哥就是賈富,四轉蠱師,你能奈我何?”
  “你!”青年蠱師怒目圓瞪,卻不敢再動手了。四轉蠱師的名頭已經嚇住了他。
  “啊呸!”賈金生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,他昂起頭,望著青年蠱師,發出一聲不屑的嗤笑,“是你自己想要貪小便宜,你也不動腦筋想想,黒豕蠱能從根本上增加蠱師的力量。是多么珍稀的一轉蠱蟲,市價比酒蟲還要貴,通常都要賣到六百塊元石。你以為兩百五十塊,就能買到黒豕蠱?做夢去吧你!”
  “混蛋……”青年蠱師將一口鋼牙咬得嘎吱作響,滿臉赤紅,渾身被氣得顫抖,胸中充滿了被羞辱的憤怒之火。
  人群嗡嗡作響,躁動不安,議論紛紛。卻沒有一個人敢出頭,賈富四轉蠱師的名頭就像是一座無形的大山,鎮住了場面。
  “這小子太可惡了,真是個奸商!”
  “難怪敢在青茅山這樣囂張啊,原來是賈富的弟弟。”
  “聽說是同父異母,本身只有一轉修為,但是仗著這層關系在商隊里作威作福慣了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這就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?”就在這時,一個洪亮的聲音響起來。
  “是賈富來了!”
  “頭領來處理糾紛了,大家讓讓。”
  議論聲頓時一滯,人群連忙分散開來,形成一條狹窄的過道。
  一個身材矮壯,盯著肥肥的大肚子的中年蠱師,順著過道,走了進來。他穿著一聲長袖黃袍,正是這支商隊的頭領賈富。
  “賈富大人,有禮了。”青年蠱師縱然有滿腔的怒火,也不敢發作,硬生生地忍耐住,主動向賈富抱拳行禮。
  賈金生卻僵立在原地,他似乎沒有料到哥哥的到來,臉色驟然蒼白,眼中閃過一絲驚怒。
  這個微小的神情變化,讓一直在遠處暗暗觀察的方源看在眼中,頓時若有所思起來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