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45 洞心機已在甕中不自覺

“你好,這位年輕的蠱師,有什么問題嗎?”賈富走到人群中央,和顏悅色地問道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青年蠱師有些受寵若驚,又行了一禮。他看了一眼周圍的族人們,便壯著膽子,將整個事情和盤托出。
  “原來是這么一回事!”賈富聽了,點點頭。他又問一旁的賈金生,“弟弟,是有這么一回事嗎?”
  賈金生別過頭,冷哼一聲,不去看他。
  賈富沉吟起來。
  周圍人群靜悄悄的,不敢打擾他的思考,亦都在翹首以待他的判定。
  這件事情說起來,總體還是賈金生商業詐騙。但是這個青年蠱師也有過失,若不是被貪婪蒙蔽了心智,怎么可能會中招呢?
  賈富若是一心要維護自己的弟弟,憑借他四轉的修為,就算是古月族長也拿他沒有辦法。
  賈富沉吟半晌,終于開口:“此事我已明了,這件事完全錯在我弟,教這位小哥蒙受了損失,買了假貨,實在是對不住了!”說著,就向青年蠱師拱手一禮。
  “賈富大人!”青年蠱師大感意外,連忙謙讓道,“您可是四轉蠱師,我不過只是個二轉。這可使不得,使不得啊!”
  賈富擺手:“呵呵,這事和蠱師修為沒有關系,我向來只對事不對人。錯就是錯了,我代表商隊向小哥你道歉。至于賠償,這樣吧,小哥損失了兩百五十塊元石,我代表賈家雙倍賠償你。”
  他言出必行,立即身邊就有隨從,取出了五個錢袋子,當眾交到青年蠱師的手中。
  每個錢袋都是飽滿鼓囊,各裝有一百塊元石。
  青年蠱師接過錢袋子,頓時激動得什么話都說不出來。
  “但是小兄弟,老哥我也有一句話要勸你。”賈富又關照道,“黒豕蠱十分珍稀,能從根本上增加蠱師的力量。這種蠱雖然只有一轉,但是市面上難以尋找。只要在市場上一出現,往往第一時間就被人收購。價格都在六百塊元石左右。想要靠兩百多元石買一只黒豕蠱,并不太現實。”
  “晚輩受教了!”青年蠱師心悅誠服地對賈富一躬到底。
  人群中傳來一陣歡呼。
  “賈富大人英明!”
  “了不起,不愧是賈富大人!”
  “身為四轉蠱師,卻不恃強凌弱,賈富大人真乃是正道的楷模啊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哪里,哪里。”賈富笑瞇瞇地,向四方抱拳,謙和地道,“我們賈家經商,素來以誠信為本,童叟無欺。各位父老鄉親,我這弟弟只是年少無知,喜歡捉弄別人,其實心底還是善良的。希望大家能多多海涵,多多海涵啊。”
  周圍歡呼聲更加熱烈。
  “哼!”賈金生臉色鐵青,恨恨地一跺腳,直接轉身進了帳篷。然后穿過帳篷,從帳篷的后簾走了出去。
  方源冷眼旁觀,看到這里,心中大定:“看來花酒行者留下的那影壁,可以出手了。”
  花酒行者用留影存聲蠱,記錄下了古月一族四代族長的丑態。
  他在死之前,心懷不忿,將這留影存聲蠱用了,拍在石壁上,就形成了一塊影壁。
  影壁上畫面不斷循環,向世人展現出當時最真實的一幕。
  秉著利益最大化的原則,方源早就想販賣這塊影壁了。他確信青茅山上的另兩家:白家寨、熊家寨都會對這影壁很感興趣。
  但是要讓他親自販賣這塊影壁,很不妥當。他修為還是太弱了,帶著影壁到了其他寨子,很有可能就被人滅口。
  就算是交易成功,安然返回。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,一旦消息泄露到古月一族高層,他最輕也要被逐出家族。
  按照方源的計劃,他現在還需要利用古月一族。
  因此最保險的方法,就是賣給商隊中的某個商家。這些商家都是外人,不參與青茅山的勢力斗爭,是最理想不過的選擇。
  再過一日,這支商隊就會啟程,離開古月山寨,前往熊家寨,然后便是白家寨。
  賣給他們,方源就能將買賣中的風險將減至最小,是最安全穩妥的方法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再來一杯酒!”
  “酒,酒呢?”
  “快給我端上來,還怕公子我付不起錢?”
  賈金生大力拍著蘑菇桌面,口中咆哮著。
  “賈公子,您的酒!”伙計連忙將酒端了上來。
  賈金生第一時間抓住竹筒酒杯,仰起脖子,一飲而盡。
  “好酒!”他大笑一聲,聲音蒼涼又嘶啞。
  砰的一聲,他將酒杯頓在桌面上,又大吼起來:“再給爺來一杯,不,有多少來多少!”
  酒鋪中的伙計自然不敢得罪他,只得照辦。
  所幸這酒肆中,已經人滿為患。不僅是蘑菇桌凳上圍坐了一圈。就連周圍的過道,都是人擠人。賈金生發著酒瘋,大吼大叫,在這人聲鼎沸的帳篷里,也并不是很突出。
  賈金生一杯接著一杯,想要借酒消愁。他背對著眾人,誰也沒有發現他喝著喝著,就流下了兩行清淚。
  誰能知他的苦,誰能知他的愁?
  可憐之處必有可恨之人,反之亦然。
  每個人都有自己背后的故事。
  兄弟幾個當中,他年齡最小,長得最英俊,和父親最像,因此受到父親的寵愛。但是偏偏上天的捉弄,讓他只有區區丁等的天賦。
  從小到大,他就活在幾位哥哥的壓迫擠兌當中。他不甘心,他想要反抗,但是礙于資質,他做不到。
  父親感到大限將至,想要分割家產。讓一干兄弟,每兩人領一只商隊。許諾依照各自的成績,分割家產。
  賈金生想要依靠自己的方式,來獲取家產,以及家族的承認。但是沒有想到,他再一次成了哥哥賈富的踏腳石。
  在賈富出現的那一刻,他就知道自己又中計了。這事情從頭到尾就是個陰謀。但是他又能怎樣?自從進入這商隊,他就一直被賈富牢牢地壓在底下。四轉和一轉的巨大差距,更讓他無力斗爭。
  “賈富!”他從牙縫中擠出這個名字,眼中燃燒著仇恨的火焰,真是不甘心啊!
  “想要對付你的哥哥嗎?我可以幫你。”一個聲音恰在這時,傳入他的耳中。
  賈金生楞了一下,轉頭一看,發現不知什么時候起,自己的身邊坐著一個人。
  他搖晃了幾下腦袋,眨眨眼睛,終于看清此人。
  不是方源,又是何人?
  “是你!”他瞪向方源,有些惱怒,“我記得你!好運的小子,居然從給我的賭場里開出了一只癩土蛤蟆!你是想來戲耍我嗎?”
  方源看著賈富,目光冷冽如水:“我有一筆大生意。你若想取得更好的成績,分到更多的家產,不妨聽聽看。”
  賈金生的臉上頓時流露出驚疑之色,他背部一挺,坐直了:“你怎么知道家產的事情?”
  這事情秘而不宣,外人不可能得知。偏偏方源卻一語道破。
  “賈家寨的這些破事,又不是什么機密,怎么瞞不住這世上的有心人?”方源冷笑一聲,不禁想起記憶中的前世之事。
  賈家家主是個傳奇人物,白手起家,以商隊發跡,振興了賈家寨。他垂垂老朽,感到大限將至,就讓幾個兒女每兩人領一只商隊,依照他們的成績,來分割龐大的家產。成績越好,自然分到的家產就越多。
  但他的大兒子賈富,二兒子賈貴,都極為優秀。一直比拼六七年,不分上下,直到賈家家主老死,都沒有分出勝負。
  賈家家主死后,留下一筆極為龐大的家產。賈富和賈貴為了爭奪家產,兄弟鬩墻,內斗升級,引進外援。激發了一場大規模的斗蠱大會,最終雙雙同歸于盡。賈家寨強盛一時,很快又敗落下去,讓世人唏噓不已。
  賈金生瞇起雙眼,對方源的解釋不置可否。他暗暗尋思:去年父親宣布了分割家產的規矩,現在已經是第二年。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,此事泄露出去,也不奇怪。
  他真正擔心的是,這是否會是賈富的又一個陷阱呢?但不管如何,先聽聽看也無妨。
  方源卻沒有立即開口,他環顧周圍,這酒鋪正是他中午時分進來的那個。酒鋪的掌柜經營獨到,晚上的生意幾乎爆棚,帳篷中聲音嘈雜,人滿為患。
  在這里談話,反而比僻靜的地方更安全,能避免一些蠱蟲的竊聽。
  他向賈金生勾勾手指:“你且附耳過來。”
  賈金生不悅地冷哼一聲,但是上身還是傾斜過來。
  他聽了方源的敘述之后,眉頭頓時皺緊,看向方源的目光中閃著寒芒:“這生意牽涉到青茅山的三大山寨,我們做商人最忌諱摻和到地方勢力的內斗里去。哼,你是賈富派來陷害我的吧?”
  方源早料到他有此懷疑,他絲毫不做解釋,起身就走:“呵呵,既然如此,那我就找你哥談好了。”
  賈金生瞇著雙眼,一直盯著方源。直到方源快要走出酒鋪時,他終于坐不住了。起身追出,到了帳篷外面趕上方源:“別走啊,我們可以再談一談。”
  方源把雙手放在背后,斜看了他一眼,冷冰冰地道:“我知道你對我有所懷疑,但是現在的你被你哥壓得死死的,已經快輸的一干二凈了。你若相信我還有一絲希望,若不信什么希望都沒有了。就看你敢不敢賭這一把。”
  賈金生面色一變,糾正道:“賈富不過是年齡大點,我從來未承諾過他是我哥!不過你說的不錯,這把我賭了。”
  方源肅容道:“兩千塊元石,不二價。”
  賈金生苦笑起來:“這價格太高了,這買賣可是冒風險的。”
  “風險越高,收益越高。”方源搖搖頭,態度堅決,“你若販到那兩家山寨,保管賺得更多。”
  賈金生點點頭,臉色浮現出一絲認真之色:“這點我倒是相信。這些年白家寨實力膨脹的很快,又出了一個甲等天才,叫做白凝冰,大有前景。青茅山的勢力格局,已經在逐漸的改變了。你們古月山寨的霸主地位已經動搖。我若賣給白家,相信至少能賺一倍!”
  聽到賈金生對青茅山的局勢掌握得如此透徹,方源不禁重新打量了一下他,心道:“這個賈金生,到底是有出生背景,受到家庭熏陶,不是那種一無是處的紈绔。”
  賈金生嘆了一口氣:“不管這次是不是一個坑,我都跳了。我答應你,兩千塊元石成交!不過,我先要看看貨。”
  “應該的,跟我來吧。”方源笑了一聲,當即轉身帶路。賈金生已入甕中,一切都盡在他的掌握當中。
  (ps:感謝大家的支持,老早就新書榜前三了。同期成績貌似比上本《御妖至尊》還要好一些。魔道不孤啊,諸位同道只是稍試牛刀,就能如此厲害,壯栽壯栽!有你們的支持,我可以預見未來的成績會更好!
  因為是新書期的關系,一般都是每天穩定兩更。所以請大家不要投催更票了呀,含淚打滾呀。投了我也吃不到呀。等上了架,我會加快更新速度的。這本書至少會每天兩更!
  之所以敢這樣擔保,是因為我感覺自己越寫越爽了!
  大家可以看看本書的序,里面已經說了緣由。我似乎又找到了當初的感動,越寫手腳就越舒展,心里就越爽。小說是作者寫的,作者爽了,小說能不爽嗎?
  請諸位相信我,后面將越來越爽,會越來越精彩!
  當然,諸君若看得不爽,那就算了。若看得爽,請多多收藏,多多投推薦票。新書需要諸位的鼎力支持!真的太需要了!
  最后,感謝最近一段時間,打賞的,收藏的,每天都投推薦票的,投滿分評價票的,積極評論的,指正錯誤的同學們。謝謝你們!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