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46 殺人不要想太多

依照記憶,方源帶著賈金生,再次來到那處山壁石縫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
  兩人進了石縫,道路越來越窄,視野中一片黑暗,賈金生越走越驚疑,畢竟人生地不熟的。
  終于,他按捺不住:“我有一個疑問,賈富那廝向來以誠信示人,和善親切,有信譽。而我則是坑蒙拐騙,強買強賣。你為什么選我做這筆買賣,而不選他呢?”
  石縫中傳來方源的回答:“因為他修為太高了,若是看到了影壁,他可以選擇和我交易,也可以選擇放棄交易,將影壁送交給古月族長。我不喜歡把主動權交到別人的手上。況且,我從不相信什么誠信。所謂的信譽,都是狗屁,不過是利益小,打動不了內心罷了。”
  更主要的原因,則是賈金生地位特殊,修為薄弱,更方便操縱擺布。不過這點,方源自然是不會明說的。
  “呵呵。”賈金生干笑了兩聲,懷疑頓時釋去大半,“你最后一句話深得我心。”
  兩人終于擠進山體中的秘洞當中。
  賈金生在第一時間,就看到了那影壁,不由地開懷大笑起來:“哈哈,我賭對了,你沒有騙我!”
  方源站在他的身后,輕笑了一聲,沒有說話。
  賈金生看著影壁,山壁上畫面不斷變化,重現了當年花酒行者和四代族長的恩恩怨怨。
  他看了一遍之后,收回目光,側身看向方源,挪揄道:“看來你們那個四代祖先,也不怎么樣嘛。”
  方源便道:“這也沒有什么。古月一族需要一個英雄,所以四代就成了英雄。不久之后,白家寨需要一個卑劣小人,四代就會成為一個卑劣小人。英雄、小人不過都是他人的看法罷了。”
  “這話說得妙極了。”賈金生一邊撫掌大笑,一邊環視這秘洞。
  他的目光在花酒行者的枯骨上,停頓了一下,說道:“可惜了一個五轉強者。老弟,你應該從他身上撈到了不少的好處吧?”
  一位五轉蠱師的遺產,自然非同小可。賈金生一想到這里,不由地心動了,忍不住就向方源刺探情況。
  方源搖搖頭:“都過去了這么久,很多蠱都死了,我只得了一只酒蟲。”
  賈金生卻不信:“老弟,你不要騙我啦。這筆生意只要做成,我們都是同謀,我不會泄露出去的。你實話告訴我,究竟得了多少好處?”
  方源冷笑一聲,懶得回他,沒有再解釋。
  賈金生的這個反應,方源早就料到了。這也是他選擇賈金生,而非賈富的原因。
  賈金生仍自顧自地繼續道:“別的不說,我知道花酒行者手中有一頭著名的千里地狼蛛。這可是五轉坐騎蠱蟲,體型龐大,極為擅長鉆土地遁。花酒行者是魔道中人,能縱橫瀟灑,就是靠著這頭千里地狼蛛,使得他屢屢從正道人士的包圍網中地遁逃走。”
  “哦,有這回事?”方源微微皺起眉頭。花酒行者的情報,他還真沒聽說過多少。
  賈金生得意洋洋:“我去年來到你們山寨,聽了這個傳說,感覺很有意思,特意回家打聽了一下。千里地狼蛛和花酒行者幾乎形影不離,以我看,這山中秘洞就是千里地狼蛛開辟出來的。否則青茅山都是厚重粘綿的青土,怎么可能自然形成這種秘洞?老弟,你不要再遮掩了。花酒行者死在這里,肯定就有他的千里地狼蛛!”
  方源眉頭皺得更深,他隱隱感到一種不妥,目光幽幽地道:“不錯,這里又沒有其他洞口出去。千里地狼蛛體型龐大,若走我們進來的那個石縫,根本擠不出去。不過,也有可能,這頭千里地狼蛛事先就被四代算計困殺了。你看那影壁中,花酒行者在激斗中,一直都沒有召喚出千里地狼蛛。”
  “那這事就更蹊蹺了。這秘洞不可能自然形成,定是花酒行者臨時開辟出來的。沒有千里地狼蛛,難道他有其他別的手段?”賈金生十分懷疑地看著方源。
  方源的眉頭幾乎擰成了一個疙瘩,他感到越來越不妥。剛剛從賈金生那里得到的新情報,讓他隱約發現:似乎有什么關節他漏掉了。
  他不禁陷入了沉思。
  賈金生也在思考,影壁已經滿足不了他的胃口了。當他確信這件事情是真實的之后,他極想從方源的身上,挖出花酒行者的遺藏。
  兩人誰也沒有想到,就在這個時候,異變忽然發生!
  那原先一直循環往復的影壁,在陡然間,畫面一閃。
  一位身受重傷,面色極其慘白的光頭蠱師,取代了原先的影像,出現在影壁上。
  他無力地癱倒在地上,背靠著山壁。他的胸膛,四肢都布滿深深的傷口,但詭異的是,這些傷口皮肉外翻,卻不流血。好像他全身的血液都已經被抽光了一樣。
  “我就是花酒行者。”光頭蠱師嘿嘿一笑,臉色猙獰可怖,“后來人,不管你是誰,能讓我這影壁不斷回放近百天,足以證明你對古月一族沒有好感。很好,你就是我的繼承者了!!我的遺產都留給你,但是有一個條件,你必須給我覆滅古月一族,屠滅山寨,雞犬不留!”
  賈金生呆立在原地,滿臉的震驚。
  “五轉強者花酒行者的傳承!”
  他驚呆了,一時間腦袋里嗡嗡作響,思緒翻滾。
  “天吶!五轉強者,這是什么概念?三轉就是家老,四轉就能成一寨之主。而五轉蠱師,就是山主,能雄霸一山,作威作福!想不到這個小小的地方,居然有五轉蠱師的力量傳承。”
  “等一等,花酒行者是魔道中人,我若繼承他的力量,是不是有些不妥?不,力量無關善惡正邪。花酒行者要繼承人屠滅古月一族,難道我會照辦不誤嗎?他已經死了,我只要繼承他的遺產,不管這些就可以了。”
  “這可是天大的機緣啊。我雖然只有丁等資質,但是繼承了花酒行者的遺藏,說不定就能改變自己的資質。那些提升資質的罕見蠱蟲,說不定這遺藏中就有呢。我繼承了這筆財富,成為四轉、五轉的蠱師,就能和賈富相抗衡了!”
  “等一等!我差點忘了,還有一個外人呢。怎么辦?”
  “難道要讓我和他平分了這遺產?不,殺了他!只有殺了他,才能保住這個秘密。對,先穩住他,就說平分這遺藏誆騙他,讓他去了戒備之心,然后我再突襲施展殺手,他把殺死在這里。這地方隱秘,真是好啊,就算殺了他,也是人不知鬼不覺。”
  雖然想了這么多,但時間不過只是短短的一瞬間。
  主意打定,賈金生雙眼瞇起來,臉上浮現出虛假的笑容。
  他慢慢轉過身,面向方源,剛要開口,就看到兩片幽藍的月刃直朝自己射來!
  他瞳孔驟然縮成針尖大小,距離太短,他根本來不及反應!
  “你……”他的聲音戛然而止。
  月刃準確地命中他的脖頸。霎時間,他的頭顱沖天而起,鮮血如泉噴涌而出。
  停頓了一兩秒,他的身軀才撲通一聲倒在地上。
  滾燙的鮮血噴灑在山壁上,將枯萎死去的藤蔓染紅一片。
  “殺人就殺人,還想那么多。”方源淡淡地看了地上的尸體一眼,旋即目光就轉到那面影壁上。
  “想不到,居然還有這樣的轉折。真是有趣。”他口中喃喃,雙眸閃著幽幽的光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