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47 賈金生其實我不想殺你的

雨嘩嘩地下著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
  天空中烏云蓋頂,遠方的群山綿延,融成一團墨色。
  雨簾將天地交織在一起。
  咔嚓!
  天空驟然一亮,一道閃電如銀蛇劃破天空,又驟然消失不見。
  要到夏天了,這番春末的大雨也似乎帶上了一絲夏天的熱烈。
  青茅山上,大片大片的碧色矛竹高昂挺立,對抗著風雨,竹身仍舊筆直如槍,竹尖直指蒼穹。
  古月山寨中,無數的高腳吊樓鱗次櫛比,埋著頭忍受著大雨的洗刷。山寨外,商隊已經重新啟程。
  “雨大了,注意路面。”
  “別掉隊,蠱師牽引好蠱蟲,尤其是肥甲蟲,別卡在山道上了!”
  “你們這些凡人武者,都被把招子放亮點,照看好貨物。丟了一件,就找你們算賬!”
  商隊中不斷有此起彼伏的吆喝聲。
  在古月山寨中停留了三天,這只商隊就離開此地,順著青茅山的山道,前往下一個目的地。
  大雨沖刷著天地,山寨周遭的道路上都鋪著鵝卵石,這還好些。但是出了五百米之外,就是一片泥濘狹窄的山道。
  驕傲的駝雞,此時把頭垂下,鮮艷的彩羽被雨水打濕,粘連成一片片,成了名符其實的落湯雞。
  肥甲蟲扭動著肥大的身軀,前進的十分緩慢。雨水打在它的黑色皮甲上,形成股股水流,滑落到兩邊地上。
  毛茸茸的山地大蜘蛛,也被淋濕了,青黑色的毛都黏在了一起。
  倒是那些蟾蠱歡快地大叫著,馱著貨物和蠱師,在山上蹦跳著前進。
  還有翼蛇,已經收起了雙翼。粗大的蛇身快活地在泥水中穿梭行走。
  為了保護貨物,避免被雨水淋濕,蠱師們此時亦各顯神通。
  在幾頭身軀龐大臃腫的肥甲蟲的身上,都有蠱師站立在中端。他們雙手高舉,距離手掌一寸的高度,各懸空漂浮著一只一氣金光蟲。
  青銅真元如水汽升騰,灌注到一氣金光蟲的體內。蠱蟲全身都閃著如金豆般的光,以此圓心,撐起一個龐大的淡金色氣罩。
  半球形的氣罩籠罩范圍頗大,將一頭肥甲蟲完全遮蓋外,還有綽綽有余的空間。
  而雨滴砸在氣罩上,就都被彈開來,好像是打在了雨傘上。
  不過這種一氣金光蟲,持續消耗真元,時間一長,一轉的蠱師就受不了了。
  果然不一會兒,就有一位蠱師喊道:“不行了,我真元快耗盡了。誰來接替我?”
  “我來!”幾乎是第一時間,就有一名蠱師趕了過來,接替了他的位置。
  一些拉著板車,或駕馭山地大蜘蛛的蠱師,則催動了體內的青絲蠱。
  在青絲蠱的力量下,蠱師的頭發瘋長起來。
  一個正常人的頭發,至少有十萬根。十萬根的發絲,根根都伸長成五六米。它們相互糾纏交織在一起,將蠱師的身軀,還有屁股下的坐騎蠱都包裹住,形成一件臨時的密不透水的黑發蓑衣。
  青絲蠱,是一轉蠱蟲,常被蠱師用來防御打擊。它使用起來,一次性消耗三成的青銅真元,不像一氣金光蟲那樣需要持續的真元輸出。
  這青絲蠱若是和一轉的黒豕蠱合并精煉,就會晉升成二轉的黑鬃蠱。
  黑鬃蠱催動起來,就不僅僅只是頭發,全身的汗毛都能變得又黑又粗,在幾個呼吸之內,在蠱師的身上生長成一片黑鬃護甲。
  黑鬃蠱若繼續晉升,就能成為三轉蠱蟲中大名鼎鼎的鋼鬃蠱。
  除了一氣金光蟲、青絲蠱之外,商隊中的許多蠱師選擇了水蛛蠱。可以看到,這些蠱師的身上,都覆蓋著一層薄薄的淡藍色水衣。
  水衣表面,水流不斷地汩汩流轉。雨滴打在水衣上,立即就和水衣融為一體。
  蠱師不斷淋雨,身上的水衣越變越厚。每隔一段時間,蠱師就要催動水蛛蠱,將水衣中多余的水分排出去。這個時候,厚厚的水衣,就會削減成原來的薄薄一層。
  至于那些凡人武者,都在泥濘的道路上來回奔波著,照看著貨物。他們大多數都穿著蓑衣,但忙亂中蓑衣避雨的效果很是有限,他們都被雨水淋透了。
  “這鬼天氣!”武者們都在心中狠狠地咒罵著。
  雨天,山路更加難走。
  在這樣的天氣中,武者哪怕再強健,終究還是凡人之軀。渾身都被淋濕,又過度勞累的話,極容易就感染風寒,大病一場都是輕的,說不定就染上了后遺癥,甚至病重的,會直接被蠱師拋棄在路途中。
  若是在山道中遇到坍塌滑坡,或者是遭遇野獸、蠱蟲的侵襲,更有可能直接丟掉性命。
  商隊雖然規模龐大,有許多的蠱師。但是每次行商,都會有大量的減員。凡人武者死的最多,蠱師也會有傷亡。
  若是商隊不幸遇到一股大型獸群遷徙,全軍覆沒也有可能。
  事實上,除了這些天災,還有**。
  沿途的山寨,未必都歡迎商隊的到來。有一些山寨,就喜歡打劫外來人。
  “走了,來年再見!”一些蠱師坐在蠱蟲身上,側過身子,向古月山寨揮手告別。
  山寨外的大門口,不少人聚集在一起,目送著商隊離開。
  “來年一定要再來哦。”小孩子們依依不舍地大喊著。
  大人們的目光則復雜了許多。
  “前途未卜,世道艱難。明年能來山寨的,不知還能剩下多少的熟面孔?”
  “不管是行商,還是生活在寨子里,討個生活都是不易啊。”
  商隊越行越遠,眾人也漸漸散去。
  歡快熱鬧的集市氛圍,也隨之消失無蹤。原先搭建著帳篷,擺著地攤的地方,留下了一大片的狼藉。
  草皮被絡繹不絕的人群,踩踏出草根和泥土。雨水打在上面,立刻形成泥濘,還有無數坑坑洼洼的渾濁積水。
  此外,還有不少的生活垃圾殘留了下來。
  方源獨自一人,站在僻靜的山坡上,遙遙遠望著商隊。
  商隊就像一只肥胖的彩色花蟒,在灰色的大雨下,沿著狹窄的山道,緩緩鉆入茂密的山林。
  “真是天公作美啊……”方源輕嘆一聲。
  他撐著一把黃油紙傘,在雨中靜靜地立著。
  他身上穿著最普通的麻布衣衫,身型瘦削,皮膚帶著十五歲少年的那種蒼白,一頭干凈利落的黑色短發。末端的發梢隨著風在傘下微微顫動。
  別人詛咒這種鬼天氣,他卻感嘆這雨下的及時。
  他在昨晚殺了賈金生,處理了現場,但是事發突然,總有些不妥當的地方。尤其是血腥氣味,因為秘洞不通風,并不容易驅除。
  這大雨一下,沖刷天地,洗凈空氣,大大減弱了依靠氣味的偵測手段。石縫那邊必定又有小瀑布垂落下來,新鮮的水汽稀釋之后,短時間內幾乎就不可能暴露。
  當然,時間一長,暴露的可能就越大。
  這個世界上,存在著各種各樣的奇妙蠱蟲,偵察手段豐富多彩,就算是方源,也只是知道其中的一部分罷了。
  雨水打在黃油傘面之上,發出滴滴答答的聲音。然后順著傘骨,一股股水流垂落而下,又打在方源腳下的青石上,啪啪的,濺起一朵朵的水花。
  看著商隊轉過拐角,完全鉆入茂密的山林當中,方源卻沒有一絲喜色,反而眼光有些凝重。
  “賈金生修為雖然薄弱,資質低下,但是地位特殊。商隊中每個人均忙得焦頭爛額,因此短時間之內沒有察覺到他的失蹤。但是過不了多久,必定就有人發覺。到那時,賈富必回來調查,真正的挑戰才會到來。”
  “賈家家主刻意安排賈金生和賈富共領商隊,此舉大有深意。論修為,賈金生對賈富有天壤之別。論心智,前者更是被甩出了幾條大街。賈家家主如此安排,是就是要讓賈金生遭受打擊,讓他認清楚現實,今后安安分分過日子。同時也在考驗賈富的心性,若是打擊太過,連自己兄弟都不容,怎么可能把賈家族長之位給他呢?”
  “賈金生從未真正了解過其父的用心良苦。他雖然有些才智,可惜只練了一張外皮,真是可惜啊。可惜了這么好的一個棋子。”
  方源在心中暗暗感嘆。憑借五百年的經歷,他早已看破了表象,覺察出這事深層的本質。
  當他在昨晚的那場糾紛中,看出了賈金生和賈富的復雜關系時,當場他的心中就產生了一個模糊的計劃。
  在他這個計劃中,賈金生是個很合適的棋子。他修為薄弱,地位很高,雖然有些小聰明,但是閱歷太淺了,完全能掌握在手中。
  這個棋子,一旦掌控住,將很有用處。
  一來,在他身上就能建立起一個穩定的銷贓渠道,為將來殺人奪寶做準備。
  二來,方源隱居幕后,利用他和影壁,挑撥青茅山上三大山寨的矛盾,引發內戰,自己漁翁得利。
  三來,依靠他,來打入賈家內部。未來賈家家產糾紛,引發的斗蠱大會,是一個重大事件。好處多多,方源完全可以在其中,謀求到最大利益。
  “我現在的修為太低下了,做起事情來束手束腳。若是有個棋子為我所用,就可以干一些我不能出面的事情。不僅方便,而且風險大大的降低。若是將來暴露了,直接拋棄這棋子,自身仍舊逍遙。”
  “周圍的人都是知根知底,忠于家族,不好操縱。唯有像賈金生這樣的外人,才能更方便破局。可惜了,沒有料到花酒行者居然留下了力量傳承。”
  花酒行者是五轉蠱師,他的遺產自然比賈金生這個棋子更加珍貴。
  當然,若是兩者兼得,自然是最好。但是面對這樣的重寶,賈金生已經不受控制了,所以只能舍棄掉。
  “世間不如意之事,十之**啊。”方源搖頭嘆息。
  花酒行者的傳承出現,打破了方源的原計劃。而影壁異變之后,先前的畫面統統消失,只出現了一行血字,提示方源打破影壁,會出現一個洞口。沿著洞口走下去,就能得到力量的傳承。
  血字只出現了幾個呼吸的時間,就消失不見。影壁也還原成了最普通的山壁。
  方源昨天一夜都忙著處理殺人現場,根本就沒有時間打破影壁。
  “倉促之間殺了賈金生,這件事后遺癥頗多,只是暫時沒有顯露出來罷了。我雖然成功毀尸滅跡,但必定還有一番大麻煩。這樣一來,暴露酒蟲的方式,就要修改了。還有石縫秘洞暫時也不能去。近期都要縮在山寨之中,防備不久后的調查。”
  方源轉過身,撐著傘,在雨中向山寨走去。
  “不過這樣也好。最近這段時間,我大量消耗元石,精煉出中階真元。利用中階真元,溫養空竅,近期就能突破到中階。到了中階,我的實力就能增長一倍。到時候繼承花酒行者的傳承,也會更有把握。”
  魔道中人的傳承,可不像正道人士那么溫和,通常都會有驚險的考驗。若是考驗不通過,往往付出的就是生命的代價。
  “世事難料,不過也正是如此,才顯得有趣啊。”方源嘴角勾勒出一絲冷笑。
  大雨下的青山,延綿不絕,泛著灰色的綠,顯得壓抑而又沉重。
  一陣風吹來,雨點傾斜,打在方源的肩頭,一陣寒意襲來。
  他又想到了賈金生。
  心中一嘆:“賈金生,其實我……不想殺你的。”
  可惜了一個好棋子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