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48 有些可愛

這場大雨連下了四天,這才停息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
  太陽高高地升上天空,掀開這雨簾,仿佛在為夏季揭幕。
  夏天的氣息,已經若有若無地傳來。
  天氣變得越加晴朗,一掃春天的纏綿悱惻的氣息,溫度也漸漸升高。
  春夜中,活躍的龍丸蛐蛐退場了,它們潛伏到地底深處進行產卵。青茅山上特有的青矛竹,則開始瘋長,幾乎每天都有明顯的增高。
  草木樹葉開始由翠綠色,往深綠色轉變。青山綿延,看起來更加郁郁蔥蔥。
  萬里晴空,藍如水晶。
  啪啪啪。
  學堂的演武場中,傳來一陣拳腳交擊的聲音。
  交手了十幾招后,古月漠北被方源一腳踢中腹部,踉蹌著倒退五六步,正好退出了地上畫著的圓圈。
  拳腳教頭站在場下,一直在主持著場面。看到此景,立即宣布:“古月漠北被擊出場外,古月方源連勝三十三場!”
  “哼,這次又輸給你了。”古月漠北咬咬牙,雙眼緊緊地盯著方源,“不過你不要囂張。終有一天,我會打敗你的。而我已經感覺到,這天已經越來越近了!”
  方源面無表情地看了他一眼,隨后垂下眼皮:“剛剛那一腳,已經把你踢出了內出血。你還是先把傷治好再說罷。”
  “這點小傷算什么?”古月漠北剛反駁了半句,忽然面色一變,喉嚨不禁一滾,嘔出一口鮮血。
  他面色陡白,這還是他首次受到這樣的傷!他的雙眼中不必避免地流露出驚恐之色。
  拳腳教頭連忙走了過來,安慰道:“不要緊,這點傷勢經過治療,靜靜地修養幾天就好了。只是這幾天要暫停練拳,不能再劇烈活動。”
  話音剛落,兩位待在場外的治療蠱師,就趕了過來,小心翼翼地將古月漠北攙扶了出去。
  古月漠塵不敢再說話,他深深地看了方源一眼,目光中充滿了惱怒、憤恨、遺憾,以及不甘心。
  “漠北雖然拳腳功夫很好,但還是打不過方源啊。”
  “方源太厲害了,根本就沒有人能打得過他!”
  “漠北居然被打得吐血,真是可怕呀。我可不想跟這個家伙打。”
  “唉,可是教頭說了,今天是實戰練習,打擂臺!每個人都必須上去打一遍的。”
  學員們站在場外,有的看著方源流露出驚懼之色,有的唉聲嘆氣,有的臉色蒼白,有的提心吊膽。
  這其中,還有一些人都受了傷。有的捂住鼻青臉腫的臉面,有些摁住胳膊,嘴里倒抽著冷氣。還有些直接躺在地上,揉捏著大腿。
  “下一位!”遲遲沒有人再上去,教頭喊叫一聲。
  但是沒人應答,平日里有勇氣挑戰方源的,只有古月漠北、古月赤城,還有古月方正三人。但是這三人,都已經被打了下去。
  學員們一片寂靜,有些人甚至微微地向后退縮。
  教頭看著學員們膽怯畏縮的表情,眉頭緊緊皺起來。
  他不由地想起學堂家老關照他的話:“這些天,方源的風頭太盛了,必須壓一壓。其他所有的學員都被他壓得抬不起頭來,長久下去,他們心中的勇氣也會被磨滅。我們學堂培養的是敢于對抗強敵的虎狼,而不是怯戰的羔羊。”
  “你們都怎么了?方源再強,也只是十五歲,是你們的同齡人!他和你們一樣的歲數,和你們吃著一樣的飯菜,喝著一樣的水。他沒有長三頭六臂,他又不是怪物!拿起你們的勇氣來,讓我看看你們心中埋藏著的古月一族的驕傲!”教頭咆哮著,極力鼓動場下的學員。
  “但是他真的太強了,我們根本就打不過他啊。”
  “和他交手的同窗,都好慘的。漠北甚至還被打得吐血了。”
  “方源出手越來越重了,教頭,我們不敢跟他對打啊。”
  學員們小聲地,懦弱地反駁道。
  教頭氣得差點跺腳。這幫無知的小兒!
  他在場下看得很清楚,方源三十三場車輪戰打下來,一點都沒有得到休息。雖然方源一直在調整著呼吸,但是體力已經所剩無幾了。
  方源下手越來越重,這更說明:他再也不像先前那樣的得心應手,他對場面已經逐漸失去了掌控。
  若再加一把勁,就能逼他露出疲態。再上幾個人,就能將他當場擊倒!
  一旦擊倒了方源,他的威懾力就會暴降,學員們的勇氣就會被激發出來,打壓方源的目的也就達到了。
  但是現在,學員們都被方源撐起來的虎皮給唬住了。
  有時候,擊敗自己的,不是強敵,而是自己的心。
  教頭心中焦急,又繼續鼓動。
  但他這個人并不善言辭,先前說的也是這番話,引發了少年們的熱血,激出了一些挑戰者。但是現在這話說得太多遍了,少年們都聽得麻木了。
  方源環抱雙臂,冷眼旁觀這一切。他雖然站在場地最中央,但是此時卻像是一個毫不相干的外人。
  教頭鼓動了半天,學員們仍舊面面相覷,沒有一個人動彈。
  拳腳教頭不禁既氣憤又無奈。他轉身面對方源,不滿地喝斥道:“方源,你也有錯。你出手越來越狠辣了,同窗之間切磋,應該溫和友愛一些,怎么下得了如此重手呢?接下來,你要多注意一些,小心出手。若再把同窗打得吐血,我就判定你輸,讓你下場!”
  “教頭,你錯了。”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目光毫不示弱,對上拳腳教頭,“切磋打斗,自然要全力以赴,否則怎么能起到鍛煉的作用呢?難道將來作戰的時候,我們也能要求敵人溫和友愛么?”
  拳腳教頭大怒:“哼,你出手歹毒,傷害同窗,還敢強詞奪理!”
  “教頭,你又錯了。”
  方源冷笑著:“是你安排了這場切磋,又將頭名獎勵拔高到二十塊元石的地步。沒有你的鼓動,這些人能受傷嗎?”
  “混蛋!”拳腳教頭并不善言辭,指著方源,咆哮起來,“你還想不想要頭名獎勵了?你再狡辯的話,即便得了第一,我也會判你輸!你如此不團結友愛,又擅自頂撞師長,怎么能有資格得到二十塊元石獎勵!”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:“不過一場輸贏,二十塊元石而已,你以為我稀罕?”
  說著,轉身就走,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中,走出了中央的場地。
  雖然影壁沒有賣出去,但是方源手中卻有數百多塊元石。況且他此次上場,也不是為了元石而來。
  “你!”看到方源真的走下臺,教頭不禁當場瞠目,流露出吃驚和迷茫的神色。
  十五歲的少年,不應該都是血氣方剛,好斗爭勇的么?
  方源有如此戰斗才情,性情更應該如此才對啊。怎么就直接退場了呢?
  而且,這方源沒有資助,元石應該很吃緊才對。怎么這二十塊元石,都吸引不了他?
  一時間,拳腳教頭愣在原地,不知道怎么辦才好。
  方源不入甕,直接就下了場。
  教頭忽然發現:還真拿方源沒有辦法。以他身份,總不能明目張膽的找茬,強逼方源上場吧?
  周圍的學員紛紛后退,跟方源保持距離。方源站在場下,身邊沒有一人。以他為圓心,周圍五步之間,呈現出一片圓形的空白地帶。
  可惜。
  若是他們站在方源的身邊,就會聽到方源盡全力壓制的喘息聲。
  “體力不夠用了。”方源在心中嘆息。表面上他一副精力充沛的樣子,其實在衣服覆蓋下的身軀,都在微微顫抖。
  他的身體到底只是十五歲,又沒有相關蠱蟲的輔助。連續對戰三十三場,已經接近了極限。
  雖然有前世豐富的戰斗經驗,但是這段時間內,其他少年們的拳腳功夫,都有很大進步。從他們身上,方源已經感到了一股越來越強的壓迫力。
  這種壓力直接體現在方源的出手。他出手越來越重,漸漸收不住手了。以前比斗,學員們太弱,因此他得心應手,少年們頂多也只是跌打損傷。但是現在,他對場面的掌控程度越來越弱,必須下重手,才能穩住場面。
  “經驗到底不是萬能的。任何思想中的力量,都需要物質的基礎,才有發揮的介質。”方源瞇著眼睛。其實拳腳教頭的心思,他早就看破了。
  他并不意外,亦早就料到,會有來自學堂方面的打壓。
  自從他殺了高碗之后,敢向他挑戰的人,就越來越少。勒索的時候,更多的人,都迫于他的威壓,不敢反抗,乖乖地貢獻了元石。
  長期以往下去,方源不可戰勝的形象,就會確立。給其他少年心中留下陰影,讓他們從最初就對自己的拳腳功夫不自信。這是學堂家老絕不想看到的事情。他需要方源來促進學員們進步,但他不想方源徹底磨滅了學員們的戰斗激情。
  他想看到方源的失敗。
  方源一旦失敗,他在前期樹立起來的不可戰勝的形象,就崩塌毀滅了。
  與此同時,就喚醒了其他學員們的戰斗激情。并且挫折之后,更能塑造他們百折不饒的戰斗意志。
  但是對方源來講,他需要這樣的威懾,才能讓勒索元石的行動更方便。
  若是他敗了,少年們意識到他的虛弱,就會群起而攻。方源雖然手頭上元石頗多,但是搶劫勒索,是他元石的主要來源。失去了這個源頭,他就會成為無源之水。
  所以方源上場,連戰三十三場。真正的目的,并不是那二十塊元石的獎勵,而是維持威懾力。
  若一開始就避戰,只會讓人看出他的虛弱。但若是一直戰下去,恐怕就露餡了。
  “都愣著干什么,還有誰沒上擂臺的,繼續上。第一名可是二十塊元石的獎勵,你們不想要了?”拳腳教頭楞了半晌,這才大吼出聲。
  剩下的學員們頓時踴躍起來。
  方源已經下了場,他們的心中就像搬開了一塊無形的巨石。
  “我上!”
  “我來!”
  兩個少年爭先恐后,跳入場地,砰砰砰地交上了手。
  “唉,早知道如此,我也等等,不用急著上場,也不至于被方源轟下臺來。”
  “真是可惜,沒想到方源下場了。”
  “他真敢啊,你們看連教頭都拿他沒辦法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教頭聽到身后的竊竊私語,頓時感到自己的威信在不斷下降。他心中煩躁得很,真想狠狠地懲治方源一番。但方源根本就沒有犯錯,主動下場是被允許的行為。
  教頭郁悶又無奈,最終他看向方源,狠狠地瞪了后者一眼。
  方源的嘴角微微翹起一個角度,心想:“如此粗淺手段,這個教頭還真有些可愛。”
  (ps:三江票每天下午14點,就可以領。本書每天14點第二更,一般大家看完第二更,就可以領票投了。三江票只有一天的有效期,到了明天14點,就得再領了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