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50 中階

夜幕降臨下來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月亮如一塊銀盤,出現在云間。稀疏的星辰,點綴在周圍。
  古月漠北站在院子里,仰首看著月亮,雙目炯炯發亮。
  “小弟,聽說你今天受傷了。”身后忽然傳來姐姐古月漠顏的聲音。
  “姐姐,你是擔心我今天被打得吐血,會因此有了陰影嗎?”漠北轉身,嘴角一翹。
  漠顏看著弟弟笑著,心中頓時舒了一口氣。她雖然真的有這份擔憂,但是嘴上卻道:“哪里有,姐姐我最了解你的。好弟弟,你有百折不撓的斗志,是我們漠家未來的掌權人,怎么可能會被這樣的小傷勢嚇住?”
  “呵呵呵,就知道姐姐最疼愛我了。”漠北撓撓頭皮,嘻嘻笑著。
  “你知道嗎,姐姐。”明亮的月光下,這個十五歲的少年雙目綻放著明亮的光澤,“雖然我這次又失敗了,但是我卻在交戰中,聽到了方源那家伙的急促喘息。以前我都是三兩下就被他打趴下,而他總是氣定神閑的。他的喘息聲,已經透露出他的虛弱。他絕沒有大多數人想象的那般強大。總有一天,我會堂堂正正地擊敗他!”
  “好,不愧是我漠之一脈的好男兒!”漠顏朗笑一聲,摸摸弟弟的腦袋,臉上露出關切的神情,“不過你受了內傷,最近幾天就不要練拳腳了。”
  “姐姐,你別這么摸我頭,我已經長大了。”漠北搖晃了一下腦袋,用略帶不滿的語氣道,“你說的我都知道。我已經有了計劃,正好趁著這些天,來溫養空竅四壁,完成從初階到中階的晉升。先取得班頭的位置,把方源那家伙的風頭壓下去。讓他知道,蠱師修行真正注重的,還是資質!”
  “你這么想,姐姐我就放心了。姐姐以前也只是副班頭。弟弟你若當了班頭,也算是為姐姐彌補了遺憾。”
  “姐姐,你就放心吧。班頭的位置,我必取之!”
  幾乎同一時間,在赤家。
  密室里,只有一把火炬,插著青石墻壁的凹槽上。
  火熊熊地燃燒著,照亮這間不大的密室。
  兩大當權家老之一的古月赤練,正面對著他的親孫子古月赤城。兩人盤坐在蒲團上,影子投射在地上,隨著火焰的跳動而不斷搖曳。
  古月赤練伸出大手,用掌心緊貼赤城的小腹部位。一縷縷的白銀真元,順著老人的心念,倒灌進古月赤城的空竅當中。
  古月赤城滿臉的緊張,心神全部投入到自己的空竅當中,極力壓制著自己的元海波動。
  這個世界上,沒有兩片相同的樹葉。對于不同的蠱師來講,亦絕沒有完全相同的真元。
  異種真元一旦進入空竅,就會引發空竅中原有真元的自然反抗。
  古月赤城若不壓制,任由真元反抗的話,必定會引發真元對沖。對沖引發的劇烈波動,會對空竅造成損傷。
  空竅元海是蠱師修行的一切根基之地,重中之重。
  空竅一旦受傷,輕則修為下降,重則資質降低。一旦空竅完全破碎,蠱師就是直接死亡。
  過了好一會兒,古月赤練這才緩緩停下真元的灌注,慢慢地收回手。
  古月赤城頓時長長地舒了一口氣,緊張的身軀也放松下來:“謝謝爺爺,每隔三天都要給孫兒灌注真元,溫養空竅。讓您勞累了!”
  古月赤練滿頭的大汗,他嘆了一口氣,道:“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。你的資質只有丙等,若單靠你的力量,想要晉升中階,需要花費很長的時間。這個時間,常常是乙等的兩倍,甲等的四倍。這樣一來,你就會露餡。所以這個方法雖然兇險,也不得不用了。”
  “孫兒明白爺爺的良苦用心。”
  “你明白就好。”老人又嘆一口氣,“此法還有一個很大的后遺癥。就是竅壁是被我的白銀真元溫養的。白銀真元雖然效果卓越,但是對你來講,畢竟是異種真元。今后,就算是竅壁從光膜轉變成水膜,但也摻雜了我的氣息。異種氣息越來越多,空竅就不存,是對你的拔苗助長,會縮小你將來的發展空間。”
  古月赤城緊緊地抿著嘴:“爺爺,為了我赤家的將來,孫兒愿意犧牲個人的前景!”
  古月赤練頓時老懷大暢,點頭撫須道:“你能有這樣的心思,很好,很好。不過天機常留一線,你也不是毫無希望。若是將來能尋到凈水蠱,就能洗練你的竅壁,將空竅元海中的異種氣息都化去,將此等后遺癥消除。”
  “還有。爺爺已經托關系,讓人為你四處尋購酒蟲。此蟲能在一轉境界的修行中,幫助蠱師精煉真元,提升一層小境界。如此精煉出來的真元,是你的本身真元,而不是異種真元。用來溫養空竅的話,沒有絲毫的后遺癥,亦沒有風險,溫養的效果更佳!”
  古月赤練大喜:“謝謝爺爺!”
  “不過,酒蟲難尋啊。一轉蠱蟲當中,酒蟲、豕蠱、書蟲等等這些,都是最珍稀的蠱。一旦在市面上出現,幾乎第一時間就被人購走了。當然,這個世界上還有一些蠱蟲,傳說能改變蠱師的資質。但是爺爺這大半輩子,也只是隱約聽見過風聲,從未有親眼見過。”老人語氣悠悠。
  夜風徐徐,從窗戶中吹進了房間。
  古月方正趺坐在床榻之上,雙目緊閉,兩手各握緊一塊元石。
  青銅元海無風生潮,一**沖刷著白色的竅壁。
  他有甲等資質,真元海占據整個空竅八成以上。本身真元的恢復速度,整整是方源的兩倍!
  這種得天獨厚的優勢,使得他已經接近一轉中階。
  呼。
  良久之后,古月方正吐出一口濁氣,緩緩地睜開雙眼。
  窗外月明星稀,碧青的竹樓排開而去。
  一片安靜和祥和。
  “修行的時候,時間總是過的非常快。轉眼間,就到了深夜。”方正口中翕動,輕聲喃喃。他慢慢地松開雙手,頓時就有兩捧灰白色的石粉,從手中灑落到床前的地板上。
  元石中的天然真元一旦被完全汲取,就會化為一堆石粉。
  看著石粉灑落,方正微微皺起了眉頭。
  他從懷中掏出錢袋,錢袋早已經干癟。
  打開袋口,看到袋子里只剩下三塊元石。
  方正每七天都會從學堂領取三塊元石的補貼,但是要被方源搶去一塊,因此落到他手中的,只有兩塊。
  舅父舅母會給他生活補貼,同樣是七天三塊元石。
  就這些元石,哪里能夠用?
  方正一心想要超越哥哥方源,因此數次主動找上舅父舅母,求了一些元石。
  次數多了,舅母就找他談心,告訴他現在家境困窘,支出困難,沒有閑錢。
  方正也就不好意思求了。
  “父親母親為了我的修行,已經盡了全力來資質我。我不能再為難他們,向他們索要元石了。只剩下三塊元石,那我就更得節省著用。每天使用一塊。這樣就能使用三天。”
  “我有一種感覺,三四天之后,我必定能晉升中階!就是不知道哥哥那里,是什么進度?”想到這里,方正就下意識地望向窗外,看著學堂宿舍的方向。
  “我有甲等資質,哥哥只是丙等,他的進展一定沒有我快。哥哥此次絕不會是我的對手!哥哥,我要讓你知道,甲等資質的厲害!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正不禁握緊了雙拳。
  學堂宿舍。
  方源的房門,關的緊緊的。
  黑暗中,他并沒有睡下,而是盤坐在床上。
  蠱師的修行,并不能取代睡眠。以往這個時候,方源已經躺下入眠了。
  但是今天在剛剛的修行中,他感覺到只差一絲,就能踏入中階。
  “索性今晚就不睡了,直接沖刺中階!”他的眼中閃過一抹堅定的光。
  隨后,他閉上雙眼,心神投入到空竅當中。
  四成四的青銅元海,都在剛剛,被酒蟲精煉成蒼綠色的中階真元。
  “起。”方源念頭一動,平靜的青銅元海頓時蕩漾起一**的漣漪。
  漣漪越來越多,越來越大,形成一**的浪潮。
  嘩嘩嘩……
  浪潮前仆后繼,向四周的竅壁沖撞過去。
  就像是撞在了礁石上,大部分的真元碎成了翠綠的浪花,高高飛濺,然后又融入海中。
  少部分的真元則消耗掉,化為一絲絲奇妙的無形力量,滲透到白色的光膜竅壁當中。
  “再起。”方源心神鼓動,蒼綠的波濤規模越來越大。先前的浪潮,頂多是狗兔奔逐,現在卻像是一支支的馬群,朝著空竅光膜撞去。
  馬如龍,浪飛天!
  真元發生劇烈的消耗,水面不斷地下降。
  嘩嘩嘩!
  浪潮波濤連綿不絕,終于量變引發了質變。
  那白色的光膜忽然一陣顫動,原本柔和的白光,驟然間綻放出咄咄逼人的光亮。
  見此情景,方源心中大喜,知道是關鍵時刻,連忙鼓動真元,繼續沖刷不停。
  白光越來越亮,光線發生扭曲,糾纏在一起,給人越來越濃稠的感覺。
  十幾個呼吸的功夫,在光膜之上出現了一條條的光帶。光帶好似一股股水流不斷流轉,不斷相撞。
  在撞擊的過程中,它們不斷地合并壯大,形成白色的光流。
  終于,光流連成一片,完全覆蓋了光膜。
  白光黯淡下去,原先空竅周壁的白色光膜已經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層球形的白色水膜。
  光膜表面一片光滑,毫無雜質。而水膜明顯比光膜更厚,上面波光流轉,明滅不定。
  真元海面恢復了平靜,空竅中還剩下兩成海水。
  “晉升中階了!”方源朗聲一笑,睜開雙眼。
  明亮的陽光透過窗戶的縫隙,鉆了進來。
  不知不覺,一夜過去,已經是上午了。
  砰!
  忽然,宿舍的門被人猛地踹開,走進兩個侍衛。
  “方源,你無故曠課,學堂家老要找你。跟我們走一趟吧!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