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51 倒要看看你怎么解釋

(ps:上一節在最后稍作了修改,使劇情更加連貫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大家若覺得突兀,可以先看看上節的最后部分,然后再看這一節。)
  ……
  “方源今天居然沒來上課呀。你們看,他的位置一直空著。”
  “他膽子怎么這么大!今天早上是學堂家老的課,他居然也敢不來。”
  “不妙,家老大人臉色難看,看來方源要倒霉了。嘻嘻嘻。”
  學堂之上,少年們小聲地議論著。一些目光不斷地掃向方源的空座,還有學堂家老越來越黑的臉。
  方源自從搶劫勒索以來,就站在了所有人的對立面上。看他倒霉,是所有學員喜聞樂見的事情。
  學堂家老臉色鐵青,一邊講解著溫養空竅的竅門,一邊暗暗掃視著方源的座位。
  他在心中冷笑:“方源啊,方源。昨天還愁著抓不到你的把柄。今天你就主動送上門來。到底是十五歲的少年,我還是高估你了。”
  他此時難看的臉色,大半都是裝出來的。目的就是要趁機發難,整治方源,打消掉他越來越張揚的氣焰。
  不可否認,隨著時間的推移,方源的氣勢越來越盛,壓得其他學員都喘不過氣來。
  一家獨大不是學堂家老希望看到的事情,他希望的是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景象。
  “來人。”學堂家老屈起手指,輕輕地敲敲講桌。
  “大人,屬下在。”門外的兩個侍衛,當即推門而入。
  學堂家老當眾冷哼一聲:“這個方源太不像話了,居然懶散成這個樣子,在我眼皮子底下公然曠課。你們去宿舍把他給我提過來。”
  “是,大人。”侍衛轉身而去。
  看著侍衛們消失在門外,學堂中頓時爆發出一陣嘈雜之音。
  無數學員交頭接耳。
  “方源這下倒霉了。”有人雙眼發亮。
  “嘿嘿,待會有好戲看了。”有人幸災樂禍地笑著。
  “哥哥,你也太狂妄了。你這是在挑戰家老大人的權威啊。不管受到什么懲處,都是你自找的。”古月方正望了望座位,心中也嘆息一聲。
  砰砰砰!
  學堂家老一臉冷峻神情,用手連拍三下講桌:“都安靜,學堂上不可喧嘩!”
  他此時的氣場,就像是即將要爆發的火山,令人望而生畏。
  頓時,學堂中靜得針落可聞。
  學員們畏懼地都閉上了嘴,紛紛正襟危坐著。
  只是他們表面如此,內心的注意力早已經被此事牽扯過去。
  課程繼續,少年們都表現得有些心不在焉。
  一些座位靠著窗子的學員,還時不時地望向窗外。
  時間流逝,過了好一會兒,門口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。
  霎時間,許多學員耳朵動動,數十雙眼中陡然綻放出明亮的光彩。
  “來了……”學堂家老也聽到了腳步聲,他不由地瞇了瞇眼睛。
  他已經想好了怎么處置方源。就罰他站在門外三個時辰。
  懲罰雖然不重,但卻丟臉面。
  課上課下,學員們出門進門,不斷走動,就會看到罰站的方源。
  如此一來,就打破了方源的恐怖形象。當學員們意識到方源也不過如此的時候,方源帶給他們的威懾力就會大降,他們心中就會平添一股勇氣,激發出爭斗之心。
  更妙的是,對方源的懲罰來源于學堂。無形當中,又會讓學員對學堂更加敬畏。
  只有敬畏,才會有遵從。
  因此,別看這手段簡簡單單,其實背地里卻大有深意。
  腳步聲越來越近,終于來人停在了門外。
  咚咚咚。
  一陣敲門聲響起
  “呵呵,我來開門!”最靠近門邊坐著的一名學員,自告奮勇地站起來,走出座位,打開了門。
  學堂中不由自主地安靜下來,無數雙眼睛,盯著門扉。
  吱呀。
  門在那學員的手中,被輕輕地拉開了一條縫隙。
  陽光透著縫隙射進來,開門的那位學員身軀卻在這時,猛地一顫!
  “啊!!!”他楞了一下,忽然驚呼一聲,下意識地后退一大步。
  他的身體撞到課桌,頓時失去平衡,連課桌帶人都翻到在地上。
  他的臉色全白了,充滿驚恐之色,四肢抖顫,使不上氣力。倒在地上,手忙腳亂地想要爬起來,又再度栽倒下去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!”一時間,所有人都把心一提,深深地皺起眉頭。
  無數雙被激起好奇心的探究的目光,都向門扉射去。
  門被外面的人緩緩地推開來。
  學堂家老也下意識地停止了講課。
  首先映入眼簾的,是撐著門面的一只手。
  一只少年的左手。
  一只血淋淋的左手。
  一只血手!
  看到這只血手,不少的女學員都捂住嘴唇,發出一聲難以遏制的驚呼。
  門慢慢地,被完全推開。
  明亮的陽光照射進來,光線刺眼,眾人都不由地瞇起了眼皮。
  白熾的陽光成為了背景,一個漆黑的剪影,勾勒出一個身材瘦削的少年,呈現在眾人的視野當中。
  不知為何,學堂家老的心中,忽然涌起一股強烈的不妙之感。
  “是方源!”不知是誰,發出一聲充滿震驚的大叫。
  眾人也隨即適應了陽光,都看清楚了來人。
  只見方源渾身浴血,昂首立在門口,似乎是經歷了一場激戰。
  他推門的左手緩緩收回,他的右手上則拽著頭發,拖著一個人。
  這個人的左臂已經齊根而斷,一動不動,已經昏死過去。任由著左肩的傷口處咕咕地流淌出鮮血。
  “是去找方源的侍衛之一!”有人認出了此人的身份。
  “這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有人抓狂。
  “他又殺人了,這次殺了侍衛!”有人指著方源,惶恐大叫。似乎叫得越大聲,就能發泄出自己內心的驚惶和恐懼。
  一時間,學堂一片嘩然。
  許多學員都在這一刻忘記了紀律,驚得不由自主地從座位上站起身來。他們用充滿震驚和慌張的眼神,緊緊地盯著門口方源。
  在他們的想象中,方源將是被兩個侍衛一左一右押過來的。
  但擺在眼前的事實是——方源渾身浴血,神情冷酷,直如惡鬼臨門。兩個侍衛消失了一個,還有一個一動都不動,血液從他的體內緩緩地流淌而出,很快就在門口積蓄成一灘鮮紅的血泊。
  一股濃郁的血腥之氣,頓時在學堂中彌漫開來。
  學堂家老都愣住了,他從未料到會是這番景象!
  震驚之后,就是洶涌的怒火。
  這兩個侍衛都是外姓的武者,死了也就死了,學堂家老并不在乎。
  但關鍵是他們的身份。他們是學堂的侍衛,代表著學堂的威嚴,代表著他學堂家老的臉面。
  這方源簡直是膽大包天,殺了一個高碗也就算了,現在居然連學堂的侍衛都敢殺!
  不,何止是膽大包天,簡直是**裸的挑釁,挑釁家族學堂的權威。
  學堂家老怒發沖冠,指著方源,大喝道:“方源!你這是怎么回事?你必須給我解釋清楚,最好給我一個饒恕你的理由。否則單憑你濫殺侍衛,就要關入監牢,等候家法的處決!”
  全體學員噤若寒蟬。
  窗欞都在顫抖,滿堂都回蕩著學堂家老的咆哮聲。
  唯有方源面色平淡,他雙目深幽,一如平時,看不出一絲的波動。
  目光環視一周,方源松開右手,撲通一聲,侍衛的腦袋砸在地上的血泊,濺起一蓬血滴,沾染上方源的褲腳。
  他向學堂家老拱了拱手,寂靜的學堂中就響起了他平和的聲音:“學堂家老大人,晚輩的確有事稟告。”
  “你說。”學堂家老雙手背剪,昂首看著方源,目光如冰。
  心中亦在冷笑:“方源你一錯再錯,越錯越大。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解釋!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