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52 我的解釋你只能接受

學堂中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方源的身上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
  這些目光中有震驚,有惶恐,有嘲諷,有冷酷。
  方源對這些目光視若無睹,他看著學堂家老,一手指著地上昏死過去的侍衛,神情嚴肅。
  “稟告家老,這兩個侍衛包藏禍心,其心可誅!他們在我沖擊中階最緊要的關頭,強行破門而入。眾所之知,蠱師修行不能受到干擾。尤其是沖擊更高境界,更是如此。稍有不慎,不僅沖擊失敗,空竅更會受到損傷。不過幸好學生我運氣不錯,在他們闖入的一剎那,僥幸踏上了中階。”
  “但是!”還沒等其他人反應過來,方源又緊接著道,“這兩個人還不承認他們剛剛犯下的錯誤,居然大言不慚地想要對我動手,甚至辱罵我族先祖,謊稱此次干擾晚輩修行的舉動,是家老大人你的意思。學生不信,激烈反抗。這兩人武藝高強,學生浴血奮戰,這才將這兩人擊敗。”
  “不過看在這兩人是學堂侍衛的身份,學生并沒有痛下殺手。只是一個被削斷了胳膊,一個被斬切了大腿而已。雖然失血有點多,但都還沒有死呢。這件事就是這樣,還請家老為學生主持公道啊!”說完,方源對著學堂家老一抱拳。
  他語氣急促,說了一大堆,其他人都沒有插嘴的份兒。
  說完之后,周圍的人這才慢慢地反應過來。
  “方源剛剛說什么,我好像沒聽清楚。”
  “他好像說他晉升中階了!”
  “怎么可能,他一個丙等資質的廢材,居然第一個晉升中階。”
  “一定是騙人的,他是害怕受到學堂的懲罰,所以撒了謊!”
  學員們都大聲地議論起來。
  相對于方源晉升中階這個事情,兩個侍衛的生死已經不重要了。
  他們又不姓古月,誰管這兩人死活?
  “你說你已經晉升到了一轉中階?”學堂家老聲音冰冷,目光中寒芒閃爍,“方源,這話可不能亂說。你要是現在承認錯誤,我還能念在你初犯,寬大處理你。但是你要再錯下去,企圖用謊言遮蓋掩飾,那么老夫現在就告訴你,謊言是最容易被戳穿的。”
  方源沒有任何的分辨,只是輕笑一聲,對學堂家老道:“請家老檢查。”
  不用他說,學堂家老已經走了過來。
  他把手貼到方源的小腹位置,分出一縷心思投入進去。頓時就看到方源的空竅景象。
  空竅里,空無一蠱。
  春秋蟬已經隱藏起來,六轉蠱蟲的層次遠遠高于三轉的學堂家老,有心隱藏,就不會被輕易發現。
  至于酒蟲,方源則臨時放進了宿舍的酒壇當中,并沒有隨身攜帶。
  學堂家老閉著雙目,就見一片青銅元海,波瀾不驚。
  點滴元水,都是中階真元才有的蒼青色。
  再看周圍竅壁,白色的竅壁波光泛濫,似乎全部是由水流組成。一股股的水流,都在急速的流動著。
  水膜!
  “真的晉升了中階,這怎么可能!?”學堂家老心中叫了一聲,眼皮子底下閃過一絲震驚的光。但他極力地掩飾住,面色沉凝如水。
  片刻后,他消化了這個事實,緩緩地抽回手,以低沉的聲音道:“的確是中階。”
  學員們早就屏息,在靜待結果。
  學堂家老此言一出,整個學堂像是炸開了鍋。
  學員們驚疑不定,各個臉上都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。
  方源只是丙等,卻第一個沖破中階,這是打破常識的事情!
  蠱師修行,沖擊境界,首要應該看資質才對。有沒有搞錯,丙等都能率先晉升?這讓那些甲等、乙等資質的人情何以堪!
  “這!”古月方正面色陡白,他昨晚還信心十足,但是現在的事實擺在他的眼前,他不堪這樣的沖擊,一屁股坐了下去。
  古月漠北握緊雙拳,古月赤城狠狠地咬著牙關。
  學堂家老是不可能被蒙蔽的,他方源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
  一時間,所有少年都死死地盯著方源,他們的心中都泛起同一個疑問——憑他方源丙等資質,他晉升的怎么這么快?
  學堂家老的心中,同樣也充滿了疑惑。
  在這樣巨大的疑惑下,他將先前打壓方源的想法拋之腦后,他直接發問:“方源,我希望你能解釋一下,你究竟是如何晉升道中階的。”
  方源無聲微笑道:“天道酬勤,學生勤學苦練,日積月累,所以水到渠成。”
  “騙子!”
  “切,要是天道酬勤,我早就第一了!”
  “還勤學苦練?我前些時候,還看到他在商鋪里優哉游哉地閑逛呢。”
  學員們顯然不滿意這樣的答案。
  “是嗎?”學堂家老不置可否,目光冷冽,逼向方源。
  方源面色坦然,毫不畏懼地和家老對視。
  他渾身浴血,麻布衣衫凌亂,似乎是經歷過了一場激烈的搏斗。
  一雙眸子深幽如潭,透露出一種平靜,一種淡然,甚至似乎還藏著一絲戲謔。
  看到這樣的雙眸,學堂家老的內心,不禁動搖了。
  “這個方源不懼、不畏、不恐、不驚,怎么可能會被我當場逼問出來?以他丙等資質,率先晉升到中階,一定有著秘密。不過這個秘密他既然不想說,我身為學堂家老,也不能強行逼問,看來只能秘密調查了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學堂家老只好收回目光,冷峻嚴肅的臉色也緩和下來。
  方源卻沒有罷休:“學生惶恐,家老大人,不知道你怎么處理這兩個侍衛。這兩人失血過多,再不救治,可就要死了。”
  “就你還惶恐?”學堂家老心中不由地一聲冷哼。他的眉頭深深地皺起來。
  事情發展到這一步,他身為學堂的負責人,必須要站出來處理。
  “但是該如何處理呢?”學堂家老不由地感到有些棘手。
  他不禁沉吟起來。
  方源將學堂家老的神情變化,都盡收眼底。他心中暗笑,學堂家老此時一定很為難罷。
  這兩個侍衛,只是外姓奴仆,命賤如草。若在平常時期,死了也就算了,沒有誰在乎。
  但是現在這情形不同,這兩個人是學堂家老親自派遣出去的。要真死了,就是丟他家老的臉面!
  所以這兩個侍衛死不了,學堂家老會實施救治。
  真正讓學堂家老感到為難的,是對方源的處置。
  本來在他的計劃中,方源曠課在先,又打殺侍衛在后,可謂違逆師長,狂妄自大。按照族規,就要被關進家族的監牢,在牢房內反省認錯。
  但是這些過錯,再按上了方源晉升中階的這個大前提后,就陡然變得不一樣了。
  方源他是因為修行,才不得不曠課,才打殺侍衛。這就是情有可原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他成功地晉升中階,成為此屆第一人。這就占住了大義。
  究竟方源靠著什么,這么快晉升中階的,這個秘密且放在一邊。
  成王敗寇,世人都注重結果。沒有人會指責一個如此優秀的后生晚輩。
  學堂家老更不能對他有任何的懲處。
  你學堂是干什么的?就是為了培養優秀的蠱師,為家族注入新血。
  出現了如此優秀的少年,你學堂家老還要打壓,那就是你的失職!
  就好像是一個學生考出了好成績,作為師長就得去表揚鼓勵,而非懲罰批評。一個因為學生成績優異而去批評懲罰的老師,從來都不會被認可的。
  也許其他家老,或因為忌憚方源的發展前景,或因為恩怨情仇,對方源進行暗中的壓制。但惟獨你學堂家老不能!
  因為你負責學堂,你就得做到公平公正,至少是表面上的公平公正。
  這就是規矩!
  “難道就這樣放了他?好不容易才抓到他的一個把柄。”學堂家老感到很不甘心。他心知肚明,整個學堂中這些少年,都是局外人。
  局外人,只能看熱鬧,看不出其中的門道,體會不到這暗中的精彩!
  事實上,這是一次他學堂家老,和學子方源的一次交手!
  他首先抓住規矩不放,要整治方源,打掉他在其他少年心中的強勢形象。
  然后方源悍然反擊!他此舉看似莽撞,卻一針見血。借著晉升中階的名義,立即就找回了場子。
  至于那兩個倒霉的侍衛,不過是兩人斗爭中遭到無辜牽連,而犧牲的棋子。
  “這個方源,心機太深了!若是他真的殺了這兩個侍衛,我還能憑此理由來進行反擊。他資質雖然不怎么樣,但是這手段如此老辣和周到,真難以想象這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做出的事情。偏偏我還反擊不得。難怪早些年,族中就盛傳他的早智和詩才!”學堂家老忽然意識到,他已經敗了。
  他的失敗,就在于他的身份,他是負責學堂的家老。
  這是他的強勢之處,又是他的弱勢的地方。
  最強的一點,就是最弱的一點。
  方源早就窺破了這個道理!
  學堂家老的心中既無奈又惱火。
  他曾要方源解釋,方源解釋的話,其實漏洞百出,根本經不起推敲。
  這些侍衛都是學堂家老選拔的,心性不可能這么魯莽,更不會腦殘到辱罵古月先祖。
  方源的話,是故意這么說的,是**裸的誣蔑,是當著知情人的面在栽贓和陷害!
  學堂家老很清楚這點,但是他更清楚,自己不能追究這件事情。
  這是個陷阱。
  一旦追究,真相大白,他該怎么處理這件事情呢?
  如果他不懲罰方源,兩個侍衛如此蒙冤,他這個學堂家老處事不公,今后如何能服眾?
  如果他懲罰了方源,他就是打壓良才,嫉賢妒能!為了兩個外姓的奴仆,就打壓族中后輩,這事情傳出去將會引發族人的不滿。
  所以最好的處理方法就是,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把這兩個侍衛當做棄子。就認定這兩人犯下了大錯。同時對方源進行表彰。
  這樣一來,族人們會滿意,侍衛們在被蒙蔽的情況下,也會認為此舉公正。
  如此處置,無疑就符合學堂家老的最大利益。
  理智告訴學堂家老,就應該這么處理。但是感情上,學堂家老卻有些跨不過這個坎。
  這個方源太可惡了!
  學堂家老這次不僅沒有壓住方源的風頭,反而自己成了踏腳石,被方源踩了一腳,當眾丟了一次臉!
  方源絲毫不敬畏他,竟然敢當面,如此的針對他。這讓他堂堂的學堂家老,感到一種恥辱和羞惱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今后若這兩個侍衛覺得冤屈,想要揭露真相,他學堂家老為了維護形象和身份,就得第一個跳出來,把這兩個侍衛鎮壓下去!
  可這明明都是方源一手造成的!
  這是一種什么感覺呢?
  打個形象的比喻,就好像是方源在學堂家老的臉上拉了一泡屎,學堂家老還要表揚方源,同時反過來為他擦屁股。若是有外人想要指出來,說他學堂家老臉上有一泡屎,他就必須第一時間把這外人的嘴給堵住。
  這種憋屈和膩味,讓學堂家老幾乎不能忍受。
  心中有一股越來越強烈的沖動,想要直接動手去抽方源幾個大巴掌!
  但是最終,學堂家老只是將手伸出來,輕輕地拍拍方源的肩膀。
  “好小子。”學堂家老的臉色陰沉如水,從牙縫中擠出這句話。
  “都是有賴學堂的栽培。”方源的語氣淡淡。
  學堂家老的眼角頓時一抽搐。
  (ps:哎呀呀,三江被趕超的說……求票,急求三江票票。抹淚呀,昨天努力碼字一直到深夜的,但是這本書比較注重質量,因此速度仍舊有限。其實這章都有近四千字了。揉臉呀,決定了!若事不濟,周日仍舊會加一更的,也就是三更,也算是回報大家的三江票的支持了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