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54 我可是班頭啊

一輪紅日,緩緩地向西方的大地群山滑落。
  它的光,不在刺眼炫目,而是透著一種柔和明亮。
  西邊的天空,都被它染成一片通紅,晚霞連綿成一片,宛若妃子得到了賞賜,欣喜地簇擁著帝王,要一起晚睡。
  青茅山的一切,都籠罩在一片模糊的玫瑰色之中。
  一座座的高腳吊樓,也披上了一層金紗。
  學堂周圍栽種的樹林,仿佛抹上了一層淡淡的油。
  風徐徐地吹著,學員們懷揣著剛剛領到的元石補貼,走出學室,各個神清氣爽。
  “真不知道方源是怎么想的,居然放棄了班頭的位置!”
  “呵呵呵,他腦袋壞掉了,估計整天都在想著殺人,我們不要理會這種瘋子。”
  “說起來,那天他闖進學堂,我真的被嚇一跳。太恐怖了,那天回去之后,我就做了一晚上的噩夢。”
  學員們三三兩兩地,結伴而行。
  “班頭好。”
  “嗯。”
  “班頭好。”
  “嗯嗯。”
  古月漠北大搖大擺地走著,所到之處,學員們無不向他鞠躬致禮。
  他的臉色有著壓抑不住的興奮和陶醉。
  這就是權力的魅力。
  哪怕是一點點的區別待遇,都能讓人更加肯定自身的價值。
  此時落日西下,殘陽如血,漠北看著,心中歡喜地想到:“怎么以前就沒覺察過,這夕陽紅潤的真是可愛啊……”
  “哼,當了一個班頭就抖起來了,有什么了不起的。”古月赤城故意走在后面,就是不想向古月漠北行禮問好。
  “真不知道方源究竟在想什么,竟然放著好好的班頭不做。不過也幸好如此,否則第三的我,怎么能得到副班頭的位置?”古月赤城心中有不解,也有慶幸。
  “副班頭好。”這時一個普通學員走過他的身邊,立即向他鞠躬問好。
  “嘿嘿,你也好。”古月赤城頓時點點頭,臉上笑開了花。
  學員走了過去,他就自然而然地想到:“這副班頭的滋味不錯,想來班頭的滋味就更妙了。如果我不是副班頭,而是班頭,那該多好!”
  剛剛還為此慶幸的赤城,此時已經得隴望蜀,對班頭的位置產生了期待。
  家族的體制下,一層高過一層的權位,就像是一根比一根大的胡蘿卜,在前方深深誘惑住他。
  “雖然我只有丙等資質,但是我相信,一切都會變得越來越好的。”古月赤城對未來心懷希望。
  然而此刻,同為副班頭的古月方正,心情卻很糟糕,臉色也十分的難看。
  “哥哥,你!”他瞠目結舌地看著學堂的大門口,一個孤獨的身影就堵在那里。
  “老規矩,每人一塊元石。”方源抱臂站著,語氣平淡。
  方正張了張嘴,幾番努力后這才說道:“哥哥,我可是副班頭了!”
  “的確。”方源面無表情地點點頭,淡淡地看了方正一眼,“副班頭每次補貼多達五塊。那你就交三塊出來罷。”
  方正瞠目結舌,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。
  一群少年簇擁著古月漠北走了過來。
  看到方源堵在校門口,古月漠北大怒,手指向方源:“方源!你好大的膽子,居然還敢堵我們?!我現在已經是班頭,你這個普通學員見了我,首先要鞠躬問好!”
  回答他的是方源的拳頭。
  古月漠北猝不及防,被一拳打中,不禁倒退幾大步,一臉的難以置信:“你打我,你居然敢打我?我可是班頭啊!”
  再次回答他的,仍舊是方源的拳頭。
  砰砰砰。
  幾次攻防轉換之后,古月漠北被方源擊倒在地,昏迷過去。
  周圍的少年們,統統目瞪口地看著,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么反應才好。
  這一切都和他們想象的不一樣!
  門口的侍衛看著這一切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發生,不禁竊竊私語起來。
  “方源把新任的班頭,都給打倒了,我們怎么辦?”
  “涼拌!”
  “什么意思?”
  “就是看著唄,然后招呼其他人,收拾場子。”
  “可是……”
  “哼哼,方源是什么樣的人物,你也想去招惹?想想王大、吳二兩個人現在是什么的下場吧!”
  提問的侍衛頓時一個激靈,再也不說什么了。
  大門口的兩個侍衛,都把身軀挺得筆直。任由一場劫案在身邊發生,仿佛他們都是聾子和瞎子,什么也聽不見,什么都看不到。
  方源收拾了古月漠北,又收拾了方正和赤城。
  其他的少年們這才意識到,原來這一切都沒有改變。方源還是那個方源,搶劫還是會如期而至。
  “每人一塊元石,副班頭三塊,班頭八塊。”方源公布了新的規矩。
  少年們嘆著氣,乖乖地掏出元石。
  當他們走出學堂大門,忽然有人一拍腦袋,大叫起來:“我想到了,難怪方源不要班頭的職位,他是想繼續勒索我們呀!”
  “不錯。他每次勒索我們都有五十九塊元石,現在則增長到六十八塊。他要是班頭,頂多就只有十塊而已。”不少人跟著恍然大悟。
  “太陰險了,太狡詐了,太狠毒了!”有人拍著大腿,憤恨不平。
  “唉,這樣一來,班頭、副班頭也沒有什么了不起的。他們照樣被搶,剩下的元石仍舊只有兩塊,和我們完全一樣呢。”
  不知誰說的這句話,少年們聽了,都不由地沉默了下來。
  砰!
  學堂家老狠狠地一拍桌子,勃然大怒。
  “這個方源太過分了,他想干什么?居然還敢搶,搶了班頭八塊元石,副班頭三塊元石。這樣一來,班頭、副班頭和其他普通學員有什么區別?!”學堂家老努力壓低聲音,他的話語中充滿了憤怒的情緒。
  方源拒絕班頭職位,就是拒絕將自己納入家族的體制。說的嚴重點,就是對家族的一種背叛。
  這就已經讓學堂家老十分生氣了。
  緊接著,方源又搶劫同窗。他的手伸得越來越長了,已經超出了學堂家老的底線。
  被這么一勒索,班頭、副班頭的權勢地位就被徹底地削弱下去。
  久而久之,普通學員們也會對這兩個職位失去敬畏和興趣。
  方源此舉,看似微小,意義卻重大。
  這已經是在以一己之力,挑戰家族的體制!
  這是學堂家老絕不愿意看到的情景。他培養的是家族的新希望,而不是家族的背叛者。
  然而盡管方源此舉挑戰了他的底線,但是學堂家老卻知道,自己并不能出手處理此事。
  若他真的這樣做了,第一個繞不過他的就是族長。第二個第三個對他有意見的,就是古月赤練和古月漠塵。
  族長寄希望于古月方正,方正畢竟是三年來唯一的甲等天才。族長需要一個頑強自立的天才,不需要一個被照顧關懷的嬌嫩花朵。
  同時對赤練和漠塵來講,他們也希望各自的孫子,能夠在這種挫折中成長。
  要是學堂家老出手,替學員們懲處了方源。這話傳出去,就是“漠家、赤家的未來接班人,打不過方源,只好讓長輩幫忙。”
  多難聽啊。
  這對漠家、赤家的名譽,必將是一次重大的打擊。
  學堂家老當然不怕一個小小的方源,但他卻擔心一旦插手此事,將引來族長、漠脈、赤脈的三重壓力,這就幾乎是整個古月高層了。他一個小小的家老哪里能承受得起?
  “這事情的根源,還是在于方源的那個秘密。他究竟是依靠什么,率性晉升到中階的呢?”學堂家老按捺住心中的火氣,又將目光集中在書桌上的三份調查報告上。
  第一份報告上,是方源的詳細家庭背景。
  方源此次根正苗紅,身份沒有蹊蹺,身世也一清二白。雙親亡故,被舅父舅母收留。但是并不和睦,上了學堂之后方源就一直住在學堂宿舍。
  第二份報告上,是方源的生平過往的記錄。
  他年少便有早智,被族人看好,認為可能是甲等資質。但是開竅大典之后,卻測出丙等,令族人大為失望。
  第三方報告上,是方源近期的蹤跡。
  他的起居生活非常之簡單,幾乎是三點一線。白天他都在學堂上課,晚上都在宿舍睡眠。他修行十分刻苦,每天晚上都要進行蠱師修行,溫養空竅。有時候會出去一趟,到山寨中唯一的一家客棧改善伙食,買酒喝。
  他對酒情有獨鐘,喜歡喝青竹酒。他的宿舍床下,就擺放了數十壇的青竹酒。
  學堂家老又詳細看了這三份報告,心中對于方源的印象又深刻生動了一分。
  “雙親早死,又和舅父舅母不和……難怪方源這個小子,對家族沒有歸屬感。他被族人親手冠上天才之名,又親手摘取下來,從高空摔到地上……他難怪桀驁不馴,又怪癖冷漠。他生活如此簡單,修行刻苦,就是憋著一口氣,不服輸,想向族人證明他能行!所以我打壓他的時候,他才如此激烈的反擊吧……”
  學堂家老思考到這里,不禁輕輕地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越了解方源,他就越理解方源。
  當然,理解并不代表原諒。方源頂撞他,觸犯了他的尊威,又拒絕擔任班頭,還大肆搶劫同窗,這都是他不能容忍的。
  抖了抖手中的這些資料,學堂家老又皺起眉頭:“這些資料雖然詳細,但是卻對方源的晉升秘密毫無涉及。這都幾天了,這幫人也太不像話了!”
  咚咚咚。
  就在這時,敲門聲響起。
  “進來。”學堂家老道。
  門開了。
  卻是族長古月博的親衛:“族長有命,請家老大人速去家主閣,有要事商議。”
  “哦,是什么要事?”學堂家老從座位上站起身來,他從親衛的語氣和神態中感受到了此事的重大。
  “是四轉蠱師賈富大人又回來了,他的弟弟賈金生行蹤不明!”親衛答道。
  “嘶……”學堂家老頓時倒抽一口冷氣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