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55 要的就是你這番話

一輪圓月,在浮云中若隱若現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學堂家老匆匆過地走在路上,他的臉色也隨著若隱若現的月光,而明暗不清。
  這個世界生存艱難,蠱師失蹤是常有的事情。豐富的人生閱歷告訴學堂家老,一般而言,這種莫名的失蹤往往就意味著死亡。
  但誰都能死,惟獨他賈金生不能死!尤其是不能在古月山寨這里死。
  他身份特殊,父親是賈家族長,哥哥是賈富,四轉之蠱師。
  四轉蠱師,擁有黃金真元,戰力雄渾。整個古月一族,也只有族長才是四轉,可以與其匹敵。其他的家老都只有三轉。
  賈家族長的修為更高達五轉,在他的帶領下,這些年賈家興旺發達,已經是大型家族,占據一山的全部資源,族人眾多。與其相比,古月山寨不過是中型罷了。
  雙方一旦開戰,古月山寨必定會落入下風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這件事情若傳出去,古月一族的名譽也會跟著受損。許多其他的商隊,也會謹慎選擇路線。古月山寨若沒有商隊的貿易交流,過剩的本土資源得不到販賣,需求的外來資源也得不到購買,日子久了,勢必會衰落下去。
  “此事非同小可啊,處理不好,就是一場大禍!”學堂家老憂心忡忡,快步趕到了家主閣。
  一跨進家主閣的議事堂,學堂家老就感到了氣氛沉悶和凝重。
  主位上坐著當代的古月族長古月博。而又矮又胖的賈富,則帶著五六位隨從,站在大堂中央,一副興師問罪的架勢。
  在明亮的燈火照耀下,眾多家老都站在座椅的旁邊,沉重的臉色清晰可見。
  賈富是四轉蠱師,他都沒有坐下,這些家老只有三轉,自然也不敢坐。
  這就是四轉蠱師的威懾力。
  也是對力量的一種敬畏。
  “拜見……”學堂家老剛要行禮,就被族長古月博伸手止住。
  雙鬢斑白的古月博,此時正用手指揉捏著太陽穴,一臉苦惱的神色:“事情不多說了,家族的學堂一直都是你負責的,我問你,古月方源何在?”
  學堂家老心中一驚,暗忖這事怎么又和方源那小子扯上關系了?
  嘴上則恭聲回答道:“現在這個時辰,他應該是在學堂的宿舍里修行。”
  族長嘆了一口氣:“現在賈兄十分懷疑,他弟弟賈金生的失蹤就和古月方源有關。我命你立刻就去,務必將方源帶來。”
  學堂家老心中一凜:“是!”
  他心知此事嚴重,匆匆行了一禮,轉身就走。
  “賈兄,那方源馬上就能帶到,你坐吧。”古月博指著身邊的座位,對賈富道。
  賈富苦笑一聲,向古月博抱了抱拳:“向古月兄長告罪!賈某此時實在是心急如焚啊,如今已經是幾日都不見我那賢弟,恐怕是兇多吉少了。我真的是坐不住啊。”
  有些東西,往往只有失去了,才能看得明白。
  賈富也是這些天才反應過來,為什么他的父親要安排賈金生這個拖累,和他一塊帶領商隊。
  就是為了考察他的心性,看他在打壓的同時,能否注重親情,同時也照顧賈金生這個弟弟。
  如今賈金生要是死了,他的父親又該怎么看待他賈富呢?
  當他徹底意識到這點之后,他就立即在商隊展開了一番調查,很快就將目標鎖定到古月山寨。
  幾乎馬不停蹄地,他就趕了回來。
  如今他站在大堂中央不就坐,就是想營造出勢在必得,興師問罪的氣勢。這既是向古月一族施壓,也是將來回到賈家,對父親的一種交代。
  “稟告族長,已經將方源帶到。”很快,學堂家老就帶著方源,來到了大堂。
  “古月方源見過族長,見過賈富大人,見過諸位家老。”方源一臉淡漠,也跟著作揖。
  “是他嗎?”賈富冷眼打量了一下方源,同時問向身邊的一位女蠱師。
  這女蠱師,正是當初方源進入賭石場,向其購買紫金石的那位。
  “就是他!絕對沒有錯。”女蠱師目光灼灼地看著方源,肯定地道。
  賈富點點頭,剎那間他的目光就像是兩片劍刃,狠狠地剮向方源。但他沒有直接開口審問,這里是古月山寨,他必須給古月族長一個面子。
  于是他看向坐著的古月族長。
  古月族長的臉色十分凝重,他知道剛剛賈富故意和女蠱師大聲的對話,除了確定方源的身份外,還有向自己施壓的目的。
  潛臺詞就是告誡古月族長——你看我手中已經掌握了證據,我有相當的把握,所以你最好不要過分維護自己的族人。
  這多少讓古月族長有些不滿,心道:“你賈富丟了弟弟,原本就是你的失誤。現在來我們古月一族氣勢洶洶的興師問罪,難道我們古月一族就好欺負的嗎?我古月一族明是非、講道理,但千萬別誤以為這是軟弱!”
  想到這里,他也沒有直接審問方源,而是對那位女蠱師厲聲道:“你可看清楚了。不怕實話告訴你,這方源有一個孿生弟弟,和他相貌極其相似。你確定真是他?”
  女蠱師不過一轉修為,在古月博的氣勢下,頓時顯現出猶豫和緊張的神色。
  賈富皺了皺眉頭,跨上一步,替她擋住古月博的視線。拱手道:“古月兄,我賈某人向來是很敬重古月一族的。尤其是古月一族的一代和四代族長,這兩位先賢都是五轉強者。一位白手起家,披荊斬棘,開創了古月山寨的百年基業。一位仁慈英雄,為保衛家園,犧牲自我,值得敬重。古月兄身為族長,我十分相信你會秉公執政,還請古月兄審問這個方源吧。”
  見他語氣柔和下來,古月博這才點點,其實他心中已打定主意。
  要是這事是方源做的,那就把他交出去。反正一個區區丙等,交出去也不心疼。只要能夠消弭這場矛盾就好。
  若萬一是方正做的,那也必須認定是這方源。方正是甲等的天才,三年來唯一的一個。家族高層還指望大力培養起他,好抗衡那白家寨的白凝冰呢。
  “方源,你不要緊張。”古月族長露出慈祥的笑容,以溫和的語氣對方源道,“我問你,你可知道那個賈金生的消息么?”
  “賈金生是誰?”方源一掀眼皮,聲音平靜。
  “他撒謊!”方源話音剛落,那賭場的女蠱師就尖聲一叫。
  議事堂的眾人,聽著這尖銳的叫聲,都不由地皺了一下眉頭,齊齊地看向她。
  女蠱師手指著方源,神情很激動:“就是他,就是他!在我們賭場賭石,買了六塊紫金石頭,在第五塊石頭中開出了癩土蛤蟆。賈公子看到了,就用了五百塊元石向他收購。這事給我的印象太深刻了,就算是一兩年之后都不會忘。而且這事不止我,在賭場的其他蠱師都看到了。”
  “是這樣子的嗎……”族長古月博臉上的笑容驟然消失了,板著臉,拖長了音調看向方源。
  方源這才點點頭,臉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一絲緊張,又作恍然狀,道:“原來是他。好吧,如果他就是賈金生,我的確認識他。不過呢,我自從賭場那次,就再也沒有見過他了。”
  “他又在撒謊!”這次不是那個女蠱師,而是一位男性蠱師,當場叫出聲來。
  方源凝神看向他,好似剛認出他一樣,頓時臉色浮現出一抹驚異之色,旋即又竭力隱藏下去。
  他的這些神情變化,都映入到在場眾人的眼里。
  眾人頓時若有所思起來。
  “諸位大人,小的在酒鋪工作。”男蠱師先向諸人抱拳行禮,然后猛地伸手指向方源,“那天晚上我在酒鋪中清楚地看到,就是他和賈金生公子坐在一起,兩人密談了許久!”
  此話一出,大堂中頓時泛起小聲的議論。
  學堂家老用寒冷如冰的目光,注視著方源。
  而族長古月博則身子微微后仰,慢慢地靠在了寬大的椅背上。
  “怎么可能!”方源臉上浮現出明顯的緊張的神色,急忙道,“酒鋪中人那么多,你怎么可能就單單認出我來?你自己認錯了也說不定!”
  “哈哈,我絕不會認錯的。”男蠱師仰頭一笑,目光灼灼地盯著方源,這一刻他覺得自己氣勢十足極了。
  “且不說賈金生公子來到我們酒鋪,我們就得時刻小心照料著。就算不是賈金生公子,我也會認得你。因為你給我的印象太深刻了!”
  說到這里,他揚起眉毛,充滿了得意的神情:“你還記得么,你在那天上午就來過我們的酒鋪,你要了一杯猴兒酒,卻只喝了一口。然后你放出了酒蟲,把剩下的猴兒酒都喂給了它。我看到酒蟲,十分激動,向你收購,你卻不賣,轉身就走了!”
  “好,要的就是你這番話。”方源心中冷笑,臉上卻顯現出驚容,,忍不住倒退一步。
  “酒蟲!”方源身后站著的學堂家老頓時眼中一亮。
  但他很快又皺起眉頭,忍不住問道:“方源,你這酒蟲是從哪里來的?”
  方源握緊雙拳,咬著牙,沒有回答。
  周圍的家老頓時大怒,紛紛低喝起來。
  “方源,你可知道你闖了大禍了!”
  “說吧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  “把你所知道的,統統都招出來。這只酒蟲,是不是賈金生的?”
  “怎么可能是他的?這酒蟲明明就是我開出來的!”方源猛地昂首,神情激動,似乎是忍受不了這樣的冤屈,帶著不忿地情緒,大聲地叫出來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