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56 洗盡嫌疑

“開出來的?”古月博深深地皺起眉頭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
  “不錯,事到如今,我也不隱瞞了!”方源像是豁出去了,語氣急促,“我在賭石場買了六塊紫金石,因為真元不夠,當場只解開了五塊。還剩下一塊,帶到宿舍,解開之后,發現是只酒蟲。我大喜過望,因為之前查過資料,知道酒蟲是能彌補我資質短板的珍稀蠱蟲。于是就立即煉化了它。”
  “等等,你說你賭石,買了六塊。一塊賭出了癩土蛤蟆,另一塊還開出了酒蟲?”家老中一人聽到這里,忍耐不住,帶著難以置信的語氣,反問道。
  “這又怎么了?”方源理所當然地反問了一句,然后一指女蠱師,大聲道,“她可以給我作證!”
  場中眾人都是一愣,齊齊看向女蠱師。
  女蠱師感受到目光中傳來的壓迫力,她不敢撒謊,便實話實說:“的確是這樣,方源買了六塊,然后第五塊開出了癩土蛤蟆。第六塊也的確帶走了,不過開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  “就買了六塊紫金石,連續開出兩只蠱蟲,這運氣也太好了吧?”家老中不少人嘀咕起來。
  “這有什么不可理解的?運氣嘛,誰也說不好。嘿,想當年我賭石那會……”
  “等一等,蠱蟲難煉,怎么聽方源這話,一下子就把蠱蟲煉化了?”有家老疑惑地道。
  “你是老糊涂了吧。不知道蠱蟲解開來,都是極其虛弱,瀕臨死亡的么?就算是越級煉化也有可能。他煉化了酒蟲有什么稀奇的?”身旁立即就有人答道。
  方源又繼續說道:“我煉了酒蟲,第二天就又到商鋪去。的確是在中午到了一家酒鋪,買了一杯猴兒酒。晚上時分又去,正巧看到一場欺詐糾紛,賈金生將臭屁肥蟲冒充成黒豕蠱,賣給了我族的一名蠱師。后來賈富大人出現,解決了這個糾紛。”
  “我再到酒鋪去,沒有想到正好碰上賈金生在那里喝悶酒。我剛剛得了酒蟲,心中歡喜的不得了,就想問問看這酒蟲能賣多少元石。哪知賈金生得知我有酒蟲,就想強買。我當然不愿意了,我根本就不想賣酒蟲的,只是想明確酒蟲的價值而已。要賣也至少得到我二轉之后,所以當場我就走了。”
  方源這一席話,將賈富和賈金生的矛盾公布了出來,這讓家老們看向賈富的目光,都變得有些意味深長。
  在這些目光的壓力下,賈富咳嗽一聲,雙眼精芒一陣閃爍,問向方源:“那我弟弟賈金生,之后有沒有再去追你?”
  方源點點頭,半真半假地道:“他不僅追了過來,還加了五十塊元石。但我根本就不想賣,他很憤怒,揚言說古月一族算什么,叫我今后小心一些。說完狠話,他就走了。我就再也沒有見過他了。”
  賈富暗暗點頭,以他對賈金生的性格了解,肯定會追上去。放狠話也是賈金生的一貫作風。
  若是方源說賈金生沒有追出來,他就料到這必是假話。
  但方源既然如此說了,這就讓賈富有些為難。他調查的結果,就止步在此。賈金生是不是真的就沒有再找方源?也許賈金生后來又找到了方源,雙方談不攏,結果被方源所殺——這完全是有可能的。
  “說,賈金生是不是你殺的!”想到這里,賈富厲色逼問,企圖以氣勢壓迫方源。
  方源則矢口否認,一口咬定從此就再也沒有見過賈金生。
  賈富再沒有其他的證據,一方逼問,一方否定。事情到了這里,便陷入了僵局。
  古月博聽著聽著,臉色有些不快了,這個賈金生居然敢在青茅山,如此威脅古月一族的人。這明顯是不把古月一族放在眼里!現在賈富又當著古月高層的面,如此逼問古月族人。要是有確鑿證據也就罷了,現在明顯是沒有關鍵證據,這事要傳出去,自己的臉面往哪里擱?
  “賈老弟,不是老哥多嘴啊。”族長打斷了賈富的逼問,道,“賈金生失蹤這么多天,恐怕已經兇多吉少了。兇手造成這場血案,那必定就會有蛛絲馬跡。不知道老弟你還查到什么沒有?”
  賈富狠狠地瞪了方源一眼,仰頭長嘆一聲:“老哥的話,我又豈會不知!若是有蛛絲馬跡,賈某人就不會到老哥你這兒對質來了。那兇手顯然是個慣犯,手段毒辣又周密。不瞞老哥,所有線索都斷了,我們離去那天,又下著大雨,就算是有血腥氣也被洗刷了。”
  古月博淡淡一笑:“賈老弟,我聽說你們賈家有一種追蹤蠱蟲冥路蝶,能散發魂香,種在蠱蟲上。此香無色無味,歷久彌新。你們賈家族人的蠱蟲上,都沾染了一絲魂香。只要利用冥路蝶,循著這縷魂香,就能找到蠱蟲,從而找到族人。”
  賈富臉色陰沉:“冥路蝶我早就用過了,根本沒有效果。想必古月老哥也聽說過,只要蠱蟲一死,魂香就散了。顯然那兇手已經把我弟弟身上的蠱蟲,都一一滅殺了!”
  古月博話鋒頓時一轉:“這就奇了。那兇手害了你的弟弟,一不要他的蠱蟲,二沒有遞來綁票,勒索元石。那兇手殺他一個小小的一轉蠱師,是圖什么呢?”
  是啊,圖什么呢?
  不管賈金生有沒有死,害他的兇手總得有動機吧。
  一不為蠱蟲,二不為元石,難道是情殺?
  但若是情殺,總得有個時間的積累過程,他賈富就不應該找上門來。商隊中人和賈金生朝夕相處,才更有嫌疑啊。
  一時間,議事堂中陷入了沉默。
  方源不著痕跡地掃視眾人一眼,忽然對賈富道:“也許賈金生就是你干掉的呢。我早就聽說,你們賈家要分家產,死了一個兄弟,你分到的家產不就多了嗎?”
  “住嘴!”
  “空口無憑,不得隨意指責賈富大人。”
  立即就有家老低喝出聲。
  方源立即住口不說,他目光隱晦地閃了閃,其實他已經達到目的了。
  他剛剛的一句話,就像是一個小石子,投在家老們思維的湖泊當中,蕩漾起一圈圈的漣漪。
  家老們順著這層漣漪,思維不由地發散開來:“賈富是不可能殺死賈金生的,這對他來講,損失要大于收益。等等,他不做,未必其他人不會做……”
  “賈家內斗!”不知是哪位家老靈光一閃,輕聲地道。
  他聲音不大,但是在寂靜的大堂中卻很是清晰。
  一時間,眾多家老的目光都驟亮起來。
  “終于想到這方面了。”方源撇撇嘴,眼簾垂下,掩蓋住眼里的一抹冷光。
  賈家族長要分家產,傳族長之位,因此幾個兒女都展開了激烈的競爭。尤其是賈富和賈貴兩位,皆是四轉蠱師修為,身邊都擁有一批擁護者。
  這些年,賈家這些情報許多山寨都多少知道一些。
  賈金生遇害,這事情太蹊蹺了。目前沒有任何直接的證據,證明方源就是殺人兇手。單單為了酒蟲殺人,動機明顯不足。同時兇手手段也不會這么機密嚴謹。
  但如果是賈貴暗中出手,那就可以解釋了。
  在場的幾乎都是高層人物,但凡身居高位者,必有過人之處。至少對于政治陰謀,有這敏銳的嗅覺和洞察力。
  賈家內斗這四個字,無疑給聯想豐富的眾人插上了一對想象的翅膀。
  賈家族長安排賈金生加入商隊,其中一個用意就是為了考察賈富的性情,是否仁愛厚道,只打壓而不欺壓兄弟。
  賈金生出事了,賈富也會受到牽連,真正受益者是誰?
  明顯是和賈富的最大競爭對手——賈貴!
  在加上兇手行事如此老辣,所有的線索都幾乎被掐斷了,可見兇手經驗之豐富。怎么可能是方源這個十五歲的少年做的呢?
  所以一切的答案,就呼之欲出了!
  議事堂仍舊被沉默籠罩著,但是在場的家老都相互交換著飽含深意的眼神。
  “讓人從內心深處相信某個可能,不是靠說服,而是引導啊。”方源敏銳地察覺到這些眼神,心中冷笑一聲,臉上則仍舊呈現出一副不甘忍受冤屈的倔強神色。
  賈富的面色陰沉得能滴下水來。
  “賈家內斗”四字一出,他瞬間就想到了賈貴。
  在那個剎那,他的整個靈魂都開始顫抖!
  還有誰,比賈貴更有動手的可能?
  沒有了!
  “我看明白了。一切都明白了。”學堂家老站在方源的身后,看著方源,眼中精芒一閃,“方源既幸運又倒霉,碰巧在最后的時間遇到了賈金生。就憑他還剛剛上學堂的年紀,怎么可能把線索都掐滅掉?若是他有這份深沉周密的心機,怎么可能表現的如此桀驁倔強呢。他剛剛矢口否認,無非是想掩藏酒蟲的存在罷了。”
  一時間,所有人對方源的懷疑都已盡去!
  “洗凈嫌疑只是第二步,下面才是關鍵的時刻了。”方源運籌帷幄,事態發展皆在胸中,不出所料。他在心中一嘆,看向賈富。
  賈富也望著他,眼中的不善已經越來越明顯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