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57 君子的謊言

賈富很糾結。塵×緣?文?學?網
  他現在心中已經排除了方源的嫌疑,幾乎確定賈貴就是幕后黑手了。
  “但我就算知道了真相,又能如何呢?”賈富的心頭涌起一股悲憤,“我手中沒有任何的證據,若是我空口無憑地到父親面前指證賈貴,恐怕父親還認為我要陷害他呢!”
  賈富很精明,他看向方源,雙眼中精芒一陣爆閃。
  賈金生是隨著他一起走南闖北,賈金生如今失蹤,他賈富自然就有照顧不周的責任!既然指證不了賈貴,那么他就必須給父親有個交代。
  而這個交代,就在眼前!
  “不錯,若把這個方源當做替罪羊,也算能勉強交代過去。只要過了這個坎兒,我就有可能再雙倍地討回來。”賈富心中惡念頓生。
  他猛地提高聲調,又對方源厲聲逼問:“方源,你怎么證明你沒有暗害賈金生?”
  眾家老不由地一愣,這事情明擺著是你賈家內斗,怎么還抓住我族人不放呢?
  唯有古月族長面色一沉,目光轉厲,緊緊地盯向賈富。
  “方源,你有什么證人,證明你不在場,沒有時間暗害賈金生?若沒有的話,你就是兇手!”賈富一手指向方源,怒目圓瞪,氣勢逼人。
  “他賈富這是要把我族的方源推出去,當做替罪羔羊啊。真是豈有此理!”這一會兒,眾家老也都反應過來了,各個臉色都變得不善。
  他們長期勾心斗角,稍稍一想,也就領會到了賈富的立場和打算。
  “證人?當然有!我早就安排好了。”方源暗自一聲冷笑,表面卻作出一副百口莫辯,張口欲言卻說不出話的逼真神情。
  “其他的都不用說,你只要告訴我有沒有!”賈富聲音再度拔高,逼壓方源。
  方源一副憤慨不平的模樣,最終似無奈地從牙縫中擠出兩個字:“沒有。”
  “哈哈。那你就是——”賈富剛要大聲宣判,就在這時。
  “慢!”學堂家老一個跨步,擋在了方源的面前,一臉肅容,“他當然有證人,我就是他的證人!”
  “你?”賈富驚疑。
  “不錯,就是老夫。”學堂家老面對四轉的賈富,語氣有點虛。但是看到族長古月博投來的鼓勵目光,他底氣頓足,把頭一昂,“這些天方源意外地率先晉升中階,我便差人暗中調查。他的每一天的行蹤都記錄在案,根本就沒有暗害賈金生的時間。”
  “對,就是這樣……”方源隱藏在學堂家老的背后,誰也沒有看到他此時的嘴角,微微勾勒出的一抹笑意。
  賈富臉色鐵青,他沒有料到學堂家老會忽然站出來,擔保方源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古月族長也沒有反對。這意義可就重大了,代表著古月一族要保這個方源。
  “我懂了!我一心想要讓方源當做替罪羊,只是從自身出發,卻沒有考慮到他們的感受。不錯,方源一被頂罪,古月一族就要承擔謀害賈家族人的惡名。今后就要面臨賈家的報復,名譽還會折損,未來商隊也不敢過來交易,那損失就太大了!”
  想到這點,賈富懊惱地恨不得拍打自己的腦門。
  古月高層,正是如此的想法。
  方源只是丙等,若真是他害了賈金生,把他交出去,也不算什么。但是關鍵是,現在他的嫌疑已經被洗凈了,若還把他交出來,古月一族豈不是要蒙受大量的,不必要的損失么?
  知道這個矛盾已經不可調和,賈富咬了咬牙,決定堅持到底,他開口道:“既然如此,那不妨讓我動用一下足跡蠱。此蠱用了,便可在地面上顯示出最近三萬步的足跡。”
  學堂家老立即不悅地冷哼了一下。
  賈富說這話,明顯是不相信自己。但他也沒有阻攔的道理,于是側身讓過。
  “來測吧!”方源望著賈富冷笑,昂首走到他的面前。
  他自信十足,因為早就料到了這個因素。因此這些天,都縮在山寨中活動,石縫秘洞根本就沒有涉足。
  在古月高層的密切注視之下,賈富沒有耍弄花樣。
  足跡蠱形狀十分特別,就像是人的一只腳。它的材質就像是一塊半透明的凍乳,給人滑嫩的感覺,表面還泛著一層黃綠色的熒光。
  體型倒是不大,只有掌心大小。
  賈富拿在手中,真元噴涌而出,灌注到足跡蠱之中。
  足跡蠱越來越亮,忽然砰的一聲輕響,炸成了一大片黃綠熒粉。
  熒粉呼的一下,罩住方源,在他的身邊旋轉一圈,然后就飛出了議事堂的大門。
  在熒粉飛過的一路,地上頓時就顯現出一連串的腳印。
  這些腳印都散發著黃綠色的熒光,大小和方源的兩只腳一模一樣。正是他剛剛進來議事堂的足跡。
  足跡一直從家主閣延伸出去,到達學堂宿舍,然后就在學堂這塊繞圈圈。除此之外,就是到達山寨的客棧。
  黃綠熒粉越飛越少,最終在第三萬個足跡上,徹底消失。
  結果出來,眾人查看,頓知方源一片清白,毫無疑點。
  賈富深深地嘆了口氣,又從懷中取出一方小巧的玉盒。
  他把玉盒打開,玉盒中只存了一個玉片。
  玉片呈現半透明的翠綠色,里面則封印了一只蠱蟲。
  這是一只竹節蟲,它身軀纖細而又修長,如碧玉一般的顏色,整個身軀就像是一段圓溜溜的竹管。
  竹節蟲一般體長都要超過一個巴掌,但是這只卻不是,只有指甲蓋的長度。在它的表面,還微微散發著白色的光芒。
  “青玉為軀,白華覆體,這是竹君子啊!”當即,就有家老認出了這蠱蟲,驚嘆一聲。
  就連族長古月博都動容了,不禁勸道:“賈老弟,這竹君子乃是四轉蠱蟲,煉之不易。何必要浪費在此處呢?”
  賈富搖頭,看向方源:“這竹君子是我年少時,一次偶然解石而得。石頭只解了一半,沒有再解下去。眾所周知,這蠱蟲以真誠為食,天生就能測謊。只有從小到大都沒有說過一句謊言的至誠君子才能煉化、喂養這蠱。”
  “方源,你只要把石頭解開,將虛弱的竹君子收到空竅當中去。我問你什么,你就答什么。然后再把此蠱取出來,讓我們大家看看這蟲有無變色。只要變色了,就說明你在撒謊!”
  “毫無問題。”方源沒有一絲猶豫,當即解開玉片,按照賈富所說的做了。
  竹君子一出現在空竅之中,立即散發出微微的綠芒,照徹整個真元海。
  方源頓時感到,只要他說出一句謊話,這竹君子就能感應到,從而身軀由綠色變成其他顏色。
  但是他之所以應承下來,也是有底氣的。
  “春秋蟬!”他一個念頭,沉眠中的春秋蟬頓時蘇醒過來,散發出一縷氣息。
  這氣息恢弘無比,立即死死地鎮壓住竹君子。
  竹君子散發出的綠色光芒,頓時咻的一下縮回到體內。整個身軀都蜷縮起來,害怕得瑟瑟發抖。哪里還有余心余力能感應謊言?
  賈富開始發問,他的第一句話就直指中心:“方源,你有沒有害我的弟弟賈金生?”
  “沒有!”方源斬釘截鐵地答道。
  賈富又問:“你知不知其他關于他的消息?”
  方源搖頭:“不知。”
  賈富再問:“你剛剛對我們大家說的話,有無不實之處?”
  方源再搖頭:“沒有。”
  “好了,你可以把竹君子取出來了。”三句問完,賈富道。
  方源將竹君子取了出來,眾人望去,只見竹君子表面仍舊是一片碧綠之色,毫無變化。
  一干家老都松了口氣。
  賈富的面色也緩和下來,他收好竹君子,向古月博一拱手:“這次多有得罪了,古月兄。”
  “無妨,能讓真相大白,也是我們想要看到的。”古月博擺擺手,隨后又嘆息一聲,“只是可惜了這只竹君子。”
  竹君子有測謊之能,品階高達四轉,價值非常之大。但是喂養、煉化都十分不易。它必須是由至誠君子才能煉化。只要其他蠱師,說過一句謊話,煉化竹君子必定失敗,竹君子也會當場死亡。
  它的食物,就是真誠。至于寄居在至誠君子的空竅當中,食用君子的真誠才能生存。
  現在這竹君子被開出來,虛弱至極,但是卻沒有食物來恢復元氣。又經過方源剛剛這一使用,死亡已經是定局了。
  賈富卻搖搖頭,望著手中將死的竹君子,似乎并不可惜。
  他沉聲道:“此事我已經盡了全力調查,可惜力有未逮。這次回轉家族,我會重金聘用捕神鐵血冷,一定會將此事調查清楚!告辭了。”
  說完對古月博一拱手,轉身便走,干凈利落,倒也顯得有些風采。
  望著賈富一干人等離去的背影,古月博長長地舒了口氣:“你們也都可以走了。”
  他向眾家老揮揮手,仿佛想到什么,又道:“學堂家老留下。”
  沒有少一根汗毛,方源安然無恙地走出了家主閣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