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60 壁破現甬道傳承豈易與

初夏的夜空是美麗的。
  天上沒有一朵浮云,晶瑩的星星閃爍著動容的光芒。
  檀香蟋蟀粉墨登場,取代了龍丸蛐蛐的位置,它們在草叢中、山溪邊、樹枝上唱著一曲曲抒情的歌。
  古月山寨中亮著點點的燈光,似乎在和星空遙相輝映。
  一座座碧綠的竹樓在夜風中挺立,星空之下別有一番祥和靜謐的悠然氛圍。
  方源此時卻不在山寨中,而是潛進了石縫秘洞。
  他半跪在地面上,右手都撫上影壁,掌心中散發著一團藍色的月光。
  影壁上,原先的畫面早已經消失,和周圍的石壁別無二致。若不是方源清楚地記得位置,誰會知道這影壁下藏有花酒行者的力量傳承呢?
  一個多月前的夜晚,影壁發生了異變,突然出現了花酒行者的密藏。影壁上先是現出了花酒行者渾身浴血,揚言要留下傳承的影像。然后是一行血字,提示后來人打破影壁,就會出現洞口。再之后血字消失不見,影壁上留影存聲蠱的力量完全耗散,影壁也就還原成了普通的山壁。
  雖然知道了花酒行者的傳承,但是方源一直沒有時間,對此進行探索。
  因為這個意外,他當場殺了賈金生,那天晚上就忙著處理現場。而后為了應對即將到來的審訊,精心設局,活動范圍一直局限在山寨之中。
  直到賈富離開,學堂家老撤銷暗中調查,如此過了十多天,風聲漸漸消停,方源這才秘密地潛回這里。
  空竅中的青銅海在緩緩地下降,方源調動著一股股的真元,不斷地涌入到右手掌心中的月光蠱中。
  月光蠱散發著一團柔和的月光,月光微微地閃爍不停,在它的作用下,石壁不斷被削減,大量的石粉灑落而下。
  這是方源對月光蠱的精微操控,當初他解石時就是用的這一手。
  相對于解石,這種手法還是顯得相當粗獷的。但是對于破開這厚厚的石壁,這手段又顯得太溫柔了些。
  這已經是方源連續第六天,動用月光蠱在碾磨這石壁了。
  在地上,已經堆了一堆厚厚的暗紅色石粉。
  按道理來講,青茅山的土都是青色的泥。但是這里的山土卻古怪地顯現出赤紅,還散發著暗光。
  不過也幸虧如此,有了這光源,方源才不用準備火把。
  為了盡最大可能不引起懷疑,方源沒有動用任何的工具。鐵錘和鐵鎬無疑更方便他破開石壁,但是這樣一來,破壁的聲音就會在夏夜中回蕩。
  不管從外面聽起來,這聲音微弱或是響亮,方源都要杜絕這些疑點的出現。
  細節往往決定成敗。
  對于方源來講,謹慎與其說是優點,倒不如說是習慣。
  前世他大大咧咧過,但很快就受到慘重的教訓。常常都說,人越老膽越小。其實不是膽子小,而是謹慎耐心。五百年的時光,更是將謹慎二字沉淀到他的骨子里了。
  “呼……”喘了一口粗氣,方源慢慢停止了真元的灌輸。
  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實在是有些累了。
  整片半人高的影壁,已經被他整整磨去了三寸的厚度。
  他擦了擦滿頭的汗,一邊活動肩膀,一邊舒展雙腿。因為長時間蹲著,此時一陣陣酥麻的感覺從他的腿上不斷傳來。
  咚咚咚。
  方源扣指,又敲了敲石壁。
  聽著這個聲音,他心中微微泛喜,知道這石壁越來越薄了。
  再閉目安神,感受了一下空竅中的情景。
  青銅元海還剩下兩成不到。
  “繼續努力!”方源咬咬牙,再度伸出右手,撫上石壁。
  水藍色的月光持續閃亮了一刻鐘,方源忽然動作一頓。他拿開右手,欣喜地發現石壁已經破開了一個小洞。
  他當即站起身來,用腳一踹。
  嘩啦一聲,洞口頓時擴大,形成竹籃一般大小。
  方源謹慎地后退幾步,感覺到一股沉悶的郁氣,漸漸從洞口中散發出來,然后彌漫到這秘洞當中。
  秘洞的通風效果并不好,方源想了想,便選擇鉆出石縫,回到了外界。
  過了好一陣子,他這才回轉。
  秘洞中氣悶的感覺,比先前舒緩了許多。方源繼續擴寬洞口,時而用月光蠱,時而用手扒拉,時而用腳踹。片刻后,他終于將洞口擴寬到自己能從容進入的尺寸。
  從洞口望去,里面是個斜向下的筆直甬道。
  甬道初始時不寬,但是越往下越是寬敞。人剛剛鉆入涌動,必須彎腰低頭,但是走到后半段就能直起身子,大跨步地走了。
  這洞口四壁也是古怪的赤土,散著一層略顯昏暗的紅光。這使得甬道中的景象清晰可見。
  但甬道很長,延展到視野之外,因為角度的原因,方源也看不到甬道的盡頭是什么。
  他立足在洞口,沒有立即就跨進去,而是雙目瞇著,站在原地。
  力量傳承,不同于遺藏。
  遺藏是指一名蠱師死了,遺留下來的東西。發現遺藏者,往往一下子就得到了尸體上所有的東西。
  力量傳承,則是蠱師將死之前,不想自己的流派滅絕,或者福澤后人,或者想在世界留個最后的印記等等原因,主動設下關卡,考驗后來之人。
  拿花酒行者來講,他之所以設立這個傳承,目的很明確,就是為了培養一名復仇者,替他想古月一族復仇!
  后來之人若能通過這些考驗,就能獲得種種好處。通過了最終考驗的人,就意味著他(她)獲得了完整的力量傳承。
  按照力量傳承者的陣營劃分,力量傳承自然就分為正道傳承和魔道傳承。
  正道傳承通常設計精巧,考驗后來人的心性品德。中途失敗的人,也不會有性命之憂。
  魔道傳承就復雜了。
  魔道中人,往往瘋癲執著,或者冷酷無情,或者殺人如麻,不能以常理判斷。
  有的魔道傳承,設計得極考驗心智。謎題重重,很多人一生都陷在其中,苦苦思索不得結果。
  有的魔道傳承,簡單至極,就是一間密室,里面直接擺放著蠱蟲和元石。
  有的魔道傳承,關卡殘酷至極,中途失敗往往就意味著死亡。
  更有甚者,一些魔君魔頭的傳承根本是個謊言,本身就是個巨大的陷阱。他們遵循著損人不利己的行事原則,臨死之前都要奮力設計,坑別人一把。
  “花酒行者的這道傳承,會是哪一種呢?”方源思索著。
  他有前世的記憶,未來很多著名的魔道傳承,他都一清二楚。但是偏偏這道傳承,前世并沒有人發掘,他對此毫無所知。
  “按照道理來說,陷阱的可能性并不大。否則花酒行者也不用設計這道影壁了。不過是否會有機關呢?”
  方源拾起一塊扒拉出來的石頭,朝著洞中扔去。
  石頭在甬道中磕磕碰碰,很快就滾出了方源的視野,只聽到一陣一連串的聲音,在通道里回響。
  方源若有所思。投石問路的結果,看來是安全的。
  但是他仍舊沒有進入甬道,而是取出石粉,均勻地灑在剛剛開出的甬道洞口附近。同時在秘洞的石縫入口處,也灑了薄薄的一層。
  然后他鉆出入口處的狹窄石縫,離開了這里。
  在距離河灘數百米外的一處極隱蔽的草叢中,他找到了此次隨時攜帶來的青竹酒。他拍開酒壇,狠狠地灌了一口,又故意灑出些酒液,沾濕衣裳,弄得一身酒氣。
  拎著酒壇,他回到山寨,到了宿舍,剛剛好是午夜時分。
  常常一夜不歸的話,是會惹人懷疑的。這樣就很好,上半夜外出,下半夜歸來。
  在尋找酒蟲那會兒,方源就已經這么做了,有了前科,如今這種行為倒也不算突兀。
  星消日出,一夜無話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