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61 草繩上的人生

耀眼的朝陽,照亮了青茅山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
  學堂中,家老在詳細講述著要點:“明天,我們就要選擇第二只蠱蟲進行煉化。大家都有煉化蠱蟲的成功經驗,這一次可以進行鞏固。對于第二頭蠱蟲的選擇,大家要仔細思考。結合這些天的修行心得,以及對自身的了解,進行綜合考慮。一般而言,最好是能和本命蠱搭配使用。”
  蠱師的第一只蠱蟲,稱之為本命蠱,一經選擇,無疑就確立了發展的基石。隨后的第二頭蠱蟲,第三頭蠱蟲等等,都是在這基石上確定蠱師修行的具體方向。
  聽了學堂家老的話,少年們都不由地沉思起來。唯有方源一人趴在桌上呼呼大睡。
  他昨天辛苦了半夜,回到宿舍后,仍舊進行蠱師修行,溫養空竅。天剛亮,這才開始入眠。
  學堂家老掃了方源一眼,微微皺起眉頭,卻沒有多說什么。
  自從族長古月博對他講了那番話后,他就對方源采取了聽之任之,放任不管的態度。
  “我該選擇什么蠱蟲呢?”許多學員思考的時候,都不由自主地看向方源。
  “說起來,方源早已經有了第二只蠱蟲了。”
  “是啊,那可是酒蟲啊,居然解石能解出酒蟲,這運氣真是太好了!”
  “要是我有酒蟲,也能率先晉升中階吧?”
  學員們心中的想法此起彼伏,羨慕者有之,嫉妒者更有之。
  自從那天,通過審訊之后,方源的酒蟲也順利曝光了。酒蟲的來歷,沒有引起懷疑。族人們釋然的同時,也對方源的運氣很是感慨。
  “我怎么就沒有這么好的運氣呢,唉!”實質同為丙等資質的古月赤城,心中嘆息著。
  很早之前,他的爺爺就四處托人,為他采購酒蟲。沒有想到,他身為一個分脈的繼承人都沒有得到,古月方源卻優先得到了。
  相比較赤城的哀嘆嫉妒,同為副班頭的方正卻精神奕奕。
  “哥哥,我一定會超越你的。”他看了一眼方源,在心中說了一句,就收回了視線。
  這些天他的眼睛都閃著光,對生活充滿了一種澎湃的激情。他的臉頰紅潤,額頭泛光,甚至走路的步伐都是輕快的。
  學堂家老把這些看在眼里,立即明白這是古月族長已經開始暗中教導方正。
  這種開小灶的事情,當然不能明說。
  學堂家老對此睜一只眼閉一只眼。
  又到了晚上。
  方源再次擠進了石縫秘洞。
  叮鈴鈴……
  在他的手中,一只野兔劇烈地掙扎著,在野兔的脖子上系著一只鈴鐺。
  這是方源在山上捕捉的野兔,鈴鐺自然也是他系上去的。
  經過一天,秘洞中的悶氣已經完全散去,空氣很清新。
  甬道的洞口敞開著,里面靜寂無聲。方源半蹲在地上,先是仔細地查看了一下地面。他昨晚在兩處地面都灑了石粉,這層薄薄的石粉,并不惹人矚目。
  “甬道入口處的石粉,保持原狀,看來我離開的這段時間,甬道中沒有爬出什么不干凈的東西。秘洞的石縫入口處,倒是有一個腳印,但這是我剛剛踩上去的。可見并沒有外人來過這里。”方源觀察了一下,就放下心來。
  他站起身,伸手用力,將墻壁上的枯藤死蔓扯下一把來,
  然后他坐在地上,用腿彎將野兔壓制住,空出雙掌搓動這些藤蔓。
  這活計一般的蠱師都不會,但方源有著太多豐富的人生經驗,前世有好幾次窮困潦倒的時候,連蠱蟲都喂養不起,紛紛餓死。
  有一段時間,他空有真元,毫無蠱蟲,跟凡人一般,連生活都困難。萬般無奈之下,就學會了搓草繩編織草鞋、草帽等等販賣,換取一些元石碎屑勉強糊口。
  此時搓起草繩,方源心中的記憶又浮現出來。
  那時的苦澀和煎熬,化為了此刻他嘴角無聲的笑。腿彎下野兔不時地掙扎,鈴鐺叮啷作響。
  一雙兩好纏綿久,萬轉千回繾綣多。
  細細的,慢慢地,經年累月,把歲月匯聚在一起,有曲折,有翻搓,有糾纏。
  搓草繩,不就是經歷人生嗎?
  秘洞中,赤光晦暗,年輕和滄桑交錯在方源的臉上。
  時間也仿佛在此駐足,靜靜地欣賞著少年搓草繩。
  叮鈴鈴……
  半個時辰之后,野兔快速地竄進了甬道之中,脖子上的鈴鐺叮當作響,幾個呼吸就出了方源的視野。
  方源手中臨時編制的草繩,一端系在野兔的后腿上,此刻被野兔拖拽著,急速地向外游走。
  過了一會兒,草繩停止了游動。
  但這并不意味著野兔到達了甬道的盡頭,有可能被陷阱所殺,有可能只是中途駐足。
  方源開始往回收繩,繩子漸漸收緊,他用力一拽。
  草繩那端,立即傳來一股力量。接著草繩又接著向外游走。
  顯然是那邊的野兔,忽然受到拖拽的力量,在驚惶之下,又開始向里面急竄。
  如此三番五次,野兔似乎終于走到了甬道的盡頭,不管方源再拽草繩,草繩也只是松了又緊,緊了又松。
  也許是野兔竄到了甬道的盡頭,也有可能是野兔落到了什么陷阱機關當中,被困住了。
  要驗證這當中的答案,也十分簡單。
  方源開始收繩,他的力量野兔子哪里抵得過,最終他用草繩把野兔硬生生地拽出來。
  野兔在草繩那端不斷地奮力掙扎,但是草繩取材酒囊花蠱和飯袋草蠱,雖然枯死多年,但仍舊堅韌,不是尋常的稻草可比。
  野兔再次活蹦亂跳地落到方源的手中,方源細細地檢查了一番野兔,見它的身上并沒有傷口,這才吐出一口濁氣。
  “目前看來,這段甬道應該是安全的。”
  得到這個結果,野兔也就失去了作用,方源一把捏死,隨手拋尸在地上。
  不能放生這野兔,動物也是有記憶的,萬一它再回來這里,像是酒蟲一樣,引來外人,那就糟糕了。
  他深吸一口氣,經過幾番試探,他這才小心翼翼地踏入甬道。
  盡管有野兔探路,但是很多陷阱機關,專門針對人類。野兔這種小巧的動物,反而觸發不了。因此方源不得不防。
  甬道呈直線,斜向著地底延伸出去。并且越往下,甬道就越寬敞。
  方源剛剛進入甬道,得彎腰低頭,走出五十多步之后,就能昂首挺胸。再走到一百步左右,能甩開膀子左右揮舞。
  甬道其實并不長,只有三百米左右,但是方源卻足足花費了一個時辰,才探到了甬道的盡頭。
  這一路上,他都是小心謹慎,一步一探。走到盡頭時,他已經累得渾身大汗。
  “沒有用來偵測的蠱蟲,就是麻煩。”方源擦了擦額頭的冷汗,確認安全之后,這才定下心來,仔細打量甬道盡頭。
  這一觀察,他就楞住了。
  甬道盡頭處,堵著一塊巨大的石頭。石頭表面光滑,向方源的方向凸出來,如同賈富那圓滾滾的肚皮。
  就是這塊巨石,擋住了方源繼續前進的腳步。
  除了這塊巨石之外,方源身邊空無一物。
  “難道因為意外,甬道中段塌方,導致了堵塞?”方源目光一凝,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。
  花酒行者在臨死之前,急切間創立這個力量傳承。他利用千里地狼蛛,倉促地做出了一條山體甬道。甬道通往山體深處,引導著繼承者前行。
  然而數百年過去了,這條甬道經不起時間的侵蝕,在某一刻,其中的一段甬道年久失修,塌方了。
  生命中總會有各種意外發生。
  “若真是這樣,我豈不是要止步于此了?”他走上前摸了摸石頭,這阻擋住他前進的巨石,單單露出的面積,就和門一樣大。可以想象它整個形體的厚度。
  方源可以用月光蠱磨掉石壁,但是要磨掉這樣的巨石,非得有一兩年的苦功不可。
  “看來必須動用工具,利用鐵鎬和鐵鍬,將巨石破開。只是這樣一來,難免就暴露了許多痕跡。一些敲打的聲音,也會傳出去。”想到這里,方源深深地皺起眉頭。他在考慮其中的風險和收益。
  若是風險太大,他寧愿放棄這個力量傳承。
  畢竟若是被其他人發現這里的秘密,他先前做出一番布局和苦功,都要破費不說,自己都可能有生命的危險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