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62 蠱室再選蠱

朝陽冉冉升起,又是新的一天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
  學員們都排好了隊伍,一個個面色興奮,站在學堂蠱室之前。
  今天可是選擇第二蠱蟲的好日子!
  方源是第一個晉升中階,擁有優先選擇的權利,因此站在隊伍的第一位。
  在他的身后,依次是古月漠塵、古月方正,以及古月赤城。
  吱呀。
  蠱室的門,被侍衛們打開,方源第一個邁入其中。
  蠱室雖不大,卻內有乾坤。四周的墻壁都打出一個個的方形小洞,小洞有大有小,里面擺放著各種各樣的器皿。
  有石盆,有玉盤,有草編織的籠子,有燒制的紫砂陶壺。
  各種各樣的蠱蟲,全部都是一階,存放在這些器皿當中。學堂為了喂養這些蠱蟲,每天消耗的元石,都要上千塊。
  方源目光一掃,發現很多器皿中,已經空著,沒有蠱蟲了。
  蠱室中的蠱蟲,每一年才補充一次。先前選擇本命蠱,大多數的少年都選擇了月光蠱,現在的蠱室中沒有一只月光蠱。
  蠱室四周都沒有窗戶,只在屋頂開了一個小小的天窗。
  陽光順著天窗透射進來,在蠱室的地面上形成一塊長方形的金色光斑。
  第一次進入蠱室時,方源是有目標的,一進來就選了月光蠱。但現在,他心中只有幾個可以選擇的目標。
  但就這些目標,還要看蠱室中有沒有貨。
  方源順著左墻,一邊漫步前行,一邊細細瀏覽。
  五步之后,他腳步微微一頓。
  一個靠近他肩膀的方格內,擺著一個銅碗,銅碗中趴著一只蠱蟲。
  這蠱蟲形似臭蟲,又扁又寬,頭很小,身體呈現橢圓形狀。通體都黃橙橙的,散發著銅一樣的金屬光澤。
  這是一只銅皮蠱。近戰蠱師常常選擇的對象。學堂的拳腳教頭,就是養育了這么一只銅皮蠱,一旦催動,就是渾身泛黃,防御大增。
  方源眼界寬廣,當然看不上這樣的蠱蟲。他繼續朝前走,又看到一只石皮蠱。
  石皮蠱和銅皮蠱外形相似,只是身體灰撲撲的,像是石頭做的工藝品。
  連續的六只石皮蠱之后,就擺放著鐵皮蠱。
  鐵皮蠱和銅皮蠱的體型外貌也很相似,只在細微處有些不同。它在一個鐵碗中靜靜地呆著,一動不動。渾身散發著黑鐵似的冷峻的光。
  人類社會中有家族,蠱蟲當中也有家族。
  方源陸續看到的這三只蠱蟲,都是一個系列的。它們外表相似,功用也類似。
  “鐵皮蠱、銅皮蠱、石皮蠱、玉皮蠱……若有玉皮蠱的話,我此次不妨就選了它。”方源口中喃喃,心中升出一絲期待,繼續往前走。
  但他注定失望了,鐵皮蠱之后,就是一溜的獸皮蠱。
  玉皮蠱和獸皮蠱,同樣和銅皮蠱等,屬于一個系列。但是價值卻有很大分別,獸皮蠱最為普通,市價比石皮蠱還有低一些,但是晉升的路線很多,可以和很多其他蠱蟲合煉。
  玉皮蠱是此系列中,最為珍稀的蠱蟲了。市價僅次于酒蟲,有時候價格浮動,也會和酒蟲持平。
  方源看了一下,沒有發現玉皮蠱。他沒有失望,而是釋然一笑:“古月山寨不過是中型家族,學堂蠱室也只能算是中檔層次。要求這里有玉皮蠱,標準有些高了。”
  此時左邊的墻壁,已經查看完畢,方源就換了一面墻,繼續漫步。
  這面墻上,最多的就是天牛蠱。
  和皮蠱一樣,天牛蠱也是一轉蠱蟲中的大家族。
  它們外表相似,呈長圓筒形,背部略扁。大部分為黑色,散發著金屬光澤。一對觸角極長,超過身軀,強有力的下巴張合之間,發出咔嚓、咔嚓的聲音,像是鋸木頭一樣。所以一些地方的蠱師,也稱它們為“鋸樹郎”。
  首先映入方源眼簾的,是一只蠻力天牛蠱。
  它通體赤鐵顏色,一對觸角比尋常的天牛觸角都要粗一些,上面每隔一小段距離,就長著一個竹節。
  這個蠻力天牛蠱在市場上很暢銷,前段時間來到古月山寨的商隊中,就有人大量出售這種蠻力天牛蠱。
  蠻力天牛蠱能賦予蠱師臨時性的巨大力量。號稱一牛之力,維持五個呼吸的功夫。
  但它有個兩個缺點。
  一個就是每催動一次消耗的真元太多。一轉中階就需要一成真元,換算成初階,每次使用就得兩成真元。
  另一個則是有后遺癥。若是蠱師體質纖弱,過多使用這種蠱,就會導致肌肉拉傷,甚至肉筋斷裂。往往只有體格強壯的蠱師,才會使用它。方源這種小身板,是不用想了。
  方源也有自知之明,走過蠻力天牛蠱,繼續看下去。
  “咦?這只蠱蟲不錯。”他腳步一緩。
  這是一只黃駱天牛蠱。
  體型比蠻力天牛蠱稍微有些瘦長,通體暗黃色,一對長長的觸角上沒有竹節,從根部是黃色,到末端時已經漸變成黑色。
  蠻力天牛蠱能臨時賦予蠱師強大的力氣,這種力氣是爆發性質的,只能維持五個呼吸。而黃駱天牛蠱的話,則能賜予蠱師耐力,讓蠱師體力消耗的速度大大降低,能維持一刻鐘。同時沒有后遺癥。
  在一轉蠱蟲中,黃駱天牛蠱的市價也頗高,和月光蠱相當,次于玉皮蠱,更次于酒蟲。
  方源掃視了一圈,果真這蠱室中只有這一只黃駱天牛蠱。
  “蠱蟲不錯,但和我的方向不符。”方源搖搖頭,放棄了這只蠱蟲。
  很快,他就走到了墻角。第二面墻壁他已經看完了,卻沒有滿意的。
  蠱室中的蠱蟲,也就是這種層次,想要撿漏或者有什么驚喜,那希望不大。
  方源轉到第三面墻壁,繼續查看。
  這面墻上,豕蠱最多。
  豕蠱也是蠱蟲的一個系列。
  有花豕蠱、粉豕蠱、黑豕蠱、白豕蠱。
  粉豕蠱價值最低,幾乎沒有蠱師選擇它。因為它的能力只有一個,就是增肥。蠱師灌注真元之后,粉豕蠱就會改良蠱師的身體,使得蠱師發胖。不管是多么瘦小,都能變成肥嘟嘟的大胖子。
  粉豕蠱在這蠱室中,只有兩三只,似乎是不屑于收集喂養。
  花豕蠱最多了,足足有數十只,排成一片。這些蠱蟲表面都是花斑,不是黑配白,就是黑配粉,或者白配粉,還有少數一些黑色、白色、粉色都有。
  花豕蠱的作用,和蠻力天牛蠱類似,都是臨時性增加蠱師的力氣。
  蠻力天牛號稱一牛之力,花豕蠱則是一豬之力。花豕蠱消耗的真元量和蠻力天牛蠱一樣多,但是它能維持十個呼吸,持續時間是蠻力天牛蠱的一倍。
  并且,因為蠱師爆發出的力量小了,后遺癥自然而然沒有蠻力天牛蠱那般嚴重。
  “花豕蠱是最大眾的蠱蟲,市面上也賣得最多。市價只是蠻力天牛蠱的一半,堪稱物廉價美。不過豕蠱家族中,剩下的那兩只蠱價值就高了,比玉皮蠱、酒蟲還要貴!”方源眼中閃過思索的光。
  一只黒豕蠱或者白豕蠱,在市面上售價高達六百塊元石,常常一出現,就被人立即出手收購去。
  黑、白豕蠱的能力,就是改造蠱師的身軀,從根本上增長蠱師的氣力。
  蠻力天牛蠱雖然能賦予蠱師一牛之力,但是只能維持五個呼吸,用多了力量加持太大,蠱師承受不住,還有強烈的后遺癥。
  黑、白豕蠱增加給蠱師的力量,雖然一點一滴,日積月累,但是只要擁有,就是蠱師自己的東西。哪怕黑、白豕蠱都死亡了,這力量還會仍舊留在蠱師的身上。
  正是因為如此,黑、白豕蠱的價格才會高于酒蟲。
  大眾普遍認為,酒蟲的價值還要略小于黑、白豕蠱。
  酒蟲只能精煉真元,在一場激烈的戰斗中,蠱師的真元極容易耗盡。剩下來的戰斗,蠱師就靠拳腳,就靠自身的力氣。這就是黑、白豕蠱體現出來的價值,它比酒蟲還要可靠。
  “如果能煉化一只黑豕蠱,或者白豕蠱,倒是不錯。”方源也只是想一想罷了,這種蠱室中連黃駱天牛蠱都只有一只,怎么可能會有黑、白豕蠱這樣珍稀的蠱蟲呢。
  他逛了一圈,所有的蠱蟲都看遍了,果真沒有他理想中的蠱蟲。
  最終,他在墻角處,拿取了一只小光蠱。
  小光蠱在蠱室中,總共有五只。
  這種蠱,形狀很奇特,像是五角星一樣,只有指甲蓋的一半大。
  此蠱主要是配合月光蠱使用,是月光蠱最常見的一種輔助蠱蟲。方源選取了這個,也算是馬馬虎虎,至少符合了他心中的發展方向。
  “方源出來了。”
  “好半天哪,終于出來了。”
  “不知道他選了什么蠱?”
  “他有了酒蟲,這已經是他的第三只蠱了,就怕他養不起啊,嘿嘿。”
  方源悠然走出蠱室,學員們站在門外好半天,有些躁動不定。
  “該我了!不知道方源是否選擇了那只蠱蟲?”古月漠塵看到方源出來,急忙邁出大步,跨進了蠱室。
  他查看一番,頓時發現了唯一的那只黃駱天牛蠱,不禁喜上眉梢,立即取走。
  隨后,方正也走了進去。
  “我有月光蠱可以進攻,缺少的是一只用來防御的蠱蟲。”古月方正考慮了良久,終于選擇了一只銅皮蠱。
  古月赤城第四個走進蠱室。
  “我需要躲閃的能力,將來戰斗,我能打到別人,別人卻打不到我。這樣一來,我就立于不敗之地了。”他左選右挑,最終選擇了一只龍丸蛐蛐蠱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