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66 人死如豬死

“滾?”方源聽了王二這話,頓時一聲冷笑,揮掌朝前一切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哧。
  一聲輕響,幽藍色的月刃,迅速射出。
  同時,他腳下一蹬,猛地向這四個獵手沖殺過去。
  “蠱師?!”獵手們看到這月刃,頓時就有人震驚地大叫一聲。
  月刃已經射來,他們連忙四散躲閃。
  噗。
  一人躲閃不及,右手小臂被月刃射中,頓時骨肉分離,手腕連著半個前臂被切得掉在地上。
  “啊啊啊!”
  他躺倒在地上,痛苦又惶恐地嘶吼起來。左手如鷹爪,下意識地緊緊地抓住右臂。
  右臂前端,不斷地噴涌出猩紅的鮮血。很快就染紅了地面。
  “饒我一命!”
  “我們無意冒犯啊!”
  另外兩個蠱師看到同伴這樣的慘狀,臉色頓時煞白,毫無一絲血色。他們連忙五體投地地跪下來,對著方源磕頭不止。
  “哼,一群沒用的東西,怕什么?不就是一個蠱師學員嗎!”唯有王二仍舊站著,方源二話不說就動殺手,這讓他又驚又怒,雙臂往后一展,腰部往后一揚一縮,也不知什么動作,就將背在身后的弓箭握在了手中。
  “停住,你再過來,我就一箭射穿你!”王二一邊后退,一邊彎弓搭箭,同時口中咆哮著。
  “嗯?”方源瞇起了雙眼,這個王二有些棘手。尋常凡人見到蠱師,哪個不心中畏懼,但他卻能保持鎮定,倒是有些膽量。
  哧。
  又一記月刃飛了出去,射向王二。
  “不識抬舉。”王二冷哼一聲,心中殺機頓起。
  他腳步微微一錯,就讓過了射來的月刃,同時射出一箭。
  箭支飛快,刷的一聲,就射到方源的面前。
  方源身形一矮,頭微微一低,就避過這箭,仍舊不斷前沖,很快就接近了王二。
  王二非常果敢,立即丟了手中的弓箭,掄起碗口大的拳頭,悍然迎上方源。
  他身材高大,狼背蜂腰,身高至少比方源多出半米。太陽光從他背后照射過來,方源沖向他,看著他的面目都籠罩著一層陰影。陰影中,他的一雙眼睛,如狼一般殺意騰騰!
  “不要啊!”
  “快住手!”
  那兩個獵手眼看著兩人就要狠狠地沖撞到一起,都驚恐地大叫起來。
  “死吧!”王二眼中兇芒四射,臉上橫肉扭動,既猙獰又瘋狂,像是一條嗜血的惡狼。
  他雙拳一左一右,搗向方源。
  呼啦。
  他的拳頭又快又重,都帶出了一股風聲!
  方源眼看著拳頭在瞳孔中越來越大,面色一動不動,忽然腳下一錯。
  唰。
  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,他避過拳頭,強行扭轉身軀,沖到王二的左手一側。
  王二獰笑一聲,揮拳橫掃,拳頭后發先至,立即就要追上方源的后背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一股耀眼的陽光,射進了他的瞳孔。
  他本來是背對著陽光,此時他猛地回首,刺眼的太陽光一照,頓時就讓他眼睛刺痛,感到視野一白。
  方源冷笑一聲,身體在空中一個側翻,讓過王二揮來的拳頭,同時右手一甩。
  哧!
  第三道月刃順著太陽光照射的方向,飛速射去。
  王二頓時全身汗毛一炸,感到了史無前例的危機。他慌忙把頭一歪,下一刻,幽藍色的月刃飛過。
  “王二哥小心啊!”
  “避開了嗎?”
  兩個跪在地上的獵手,這一刻也忘記了求饒,雙眼瞪圓了看著。
  刺眼的陽光,照在他們的臉上。
  這一刻,時間仿佛過的緩慢下來。
  四周的聲響,也好像消失了,世界一片沉寂。
  午后的烈日鋪成出一片白熾的大背景,在這背景下,王二的身形簡化成一個黑呼呼的影子,他后仰在空氣中,矯健的身軀揚起一個弧線,如張開的一把弓,充滿了男性力量的美感。
  他的頭慢慢地側過去,想要避讓月刃攻擊。
  月刃在空氣中,蝸牛般地飛行著。幽藍的光,在陽光的照射下,顯得若有如無。
  白色的背景,黑色的身影,幽藍的月刃,這三者構成了一個,將生死濃縮在瞬間的絢爛舞臺。
  月刃飛了過去。
  代表王二的黑影,也順著慣性,慢慢落下。
  他似乎安然無恙。
  “呼!”看到這里,一位年輕的獵手吐出了一口濁氣。
  “避過了!”另一個獵手已經在心中雀躍歡叫起來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!
  黑影的頭部分出了一小塊,血紅的液體,隨著黑影的分離,四散飛濺。
  幽藍的月刃漸漸消散在空中。
  而那個黑色的身影,像是被拉斷了弓,蘊含的力量在一瞬間轟然消散,在頃刻間,化為了一片凄美的落葉,悄無聲息似的飄零在地上。
  兩個獵手的瞳孔猛地縮成了針尖大小!
  他們嘴巴則微微地張大,越張越大,直至張大到自身的極限。
  啪嗒。
  鮮紅的液體,濺落到兩人的臉上。
  兩人用手一摸——
  是血!
  他們頓時驚醒!
  在他們的感覺中,時間又陡然間恢復了正常,耳中再次傳來吵鬧的聲音。
  有鳥鳴聲,有潺潺的流水聲,還有同伴抓住斷臂,大聲嘶吼的慘叫。
  “王二哥——?”一個獵戶叫起來,聲音充滿了驚惶。一直以來,王二都是他們的頭領。
  “死了!”另一個獵手則哀叫一聲,臉色在剎那間灰暗到了極致。
  “王二哥是我們最強的獵手,前一刻他還和我們談笑風生,想不到下一刻,他就死了!”
  “就不應該觸怒蠱師大人啊,我們凡人怎么是蠱師的對手!”
  兩個獵手心中既震驚又恐懼,一時間就像兩個雕塑一樣,死死地跪在地面上。
  方源從地面上爬起來。
  剛剛他為了躲避王二的揮拳,在空中側翻,因此就失去了平衡。射出了一記月刃后,就倒在了地上。
  不過這個側翻倒地是值得的,若是中了王二那樣的拳頭,估計當場就要嘔血。畢竟方源沒有防御性的蠱蟲,身軀還是十五歲的少年。
  現在他站起來,除了肩膀因為著地,稍微有些痛楚之外,其他的什么屁事也沒有。
  “這個王二,很強,比那個漠家豪奴高碗還要強!若是尋常的學員碰到他,必敗無疑。甚至就算是一轉高階的蠱師,也會因為大意栽在他的手中。”方源深深地看了王二的尸體一眼。
  蠱師在一轉期間,優異的凡人武者仍舊是個威脅。
  這個王二,的確是個好手。
  他的箭射得又快又穩,單靠這點,就能媲美月刃。甚至月刃攻擊還有些不如,沒有他的弓箭覆蓋范圍大。
  他的拳腳也達到了凡人的巔峰,筋骨強壯,又狠又辣。以方源目前的小身板,根本就不能硬接。
  這要換任何一個學員,都是必輸無疑。不過王二不幸的地方在于,他碰到了方源。
  他一出現,方源就觀察到了他背后的弓,立即就推算出,不能和他拼遠程。
  月刃的攻擊距離,只有十米。弓箭的攻擊距離,比月刃要遠多了。
  所以方源放棄遠戰,快速接近,做出一副近身搏斗的架勢。
  王二不得不棄掉弓箭,想和方源肉搏。
  但是方源亦沒有想和王二貼身近戰,他巧妙地利用角度和陽光,造成王二的破綻,然后射出第三道月刃。
  他如今已經晉升中階,用了酒蟲精煉真元,月刃就達到了高階蠱師才有的攻擊程度。如此近的距離,再加上王二視線模糊,擊中王二是必然的事情。
  “不過這個王二,也著實精悍。我原本是想將他梟首,但是危急關頭,他靠著感覺和反應力,居然硬生生避讓大半,導致我的月刃只削了他的半個腦殼。”
  “生死存亡就是自然的主旋律。萬物平等,萬物都有生存的權利,萬物都有被殺的可能。在生存中,可能分高貴低賤。但是在死面前,一個人的死和一頭豬的死,有什么區別?都是死罷了。”
  方源最后看了一眼王二的尸體,在心中嘆了一口氣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