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72 任何組織都需要忠誠

夏日炎炎,山風透著熱烈,青茅山熱氣蒸騰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
  轉眼間,已經到了六月末期。
  “古月方正!”學堂中,家老叫著名字。
  古月方正便從座位上走了出來,來到學堂家老的面前。
  在周圍同齡人羨慕的視線注視下,方正接過一袋子沉沉的元石。
  “方正,你是第一個晉升高階的,這都是你的獎勵,做的不錯,繼續努力吧。”學堂家老欣慰地笑著,拍拍方正的肩膀。
  方正嗯了一聲,滿臉都是興奮之色。
  他懷著激動的,接過錢袋,走回座位。
  “我終于做到了。第一個晉升高階,哥哥你看到了嗎,我終于戰勝你一次了!”
  他雙目都泛著亮光,視線掃向方源。
  方源仍舊伏在桌上,呼呼大睡。昨天晚上他又獵殺了一頭野豬,然后回到宿舍后,用白豕蠱映照身軀,又吸收元石中的天然真元,再用酒蟲精煉。最后還利用高階真元,溫養竅壁。一直忙到天亮。
  他匆匆忙忙地吃了早飯,一上課就趴在桌上睡起來。他實在太累了,蠱師的修行并不能取代睡眠。
  “哼,即使你不承認,在這裝睡,這也是事實。哥哥,我終于超越你了!這是第一次,接下來還會有第二次,第三次的!”
  方正握緊雙拳,這一次的成功,對他來講意義重大。他終于將長久以來,方源籠罩在他心中的濃重陰霾,撕開了一道口子,透露出了一道光線。
  雖然這道光線,很小很細,但是卻給了方正無限的希望和鼓舞!
  “哼,居然是輸給方正了。”古月漠北坐在位置上,抱著雙臂,有些不甘心。
  “這就是甲等的優勢嗎,可惡……”古月赤城陰沉著臉,隨著修行,他深切地感受到資質優異的好處。就算是他背后有爺爺古月赤練支撐著他,他也萬分努力了,但仍舊被方正甩在了后面。
  “要是我有了一只酒蟲,再加上爺爺出手幫助,未必不能贏了方正!可惡的方家兄弟!弟弟是甲等,壓我們一頭。哥哥雖然是丙等,但卻有酒蟲。這世界上的好事,怎么都讓他們倆占盡了?”古月赤城心中很是忿忿不平。
  “這次是方正率先突破到高階了。”
  “這是應該的,誰叫他是甲等資質呢。”
  “是啊,連漠北、赤城還有方源,都敗給了方正。方正這下子獨領風騷了。”
  “方源空有酒蟲,也太不爭氣了。整天這么頹廢,上課都在睡覺,還不如把他的酒蟲給我呢。”
  周圍學員紛紛議論著,表達著心中的不甘、無奈或者羨慕。
  學堂家老一個個地叫著名字,不斷地有學員走上前去,接了元石補貼,然后回到座位上。
  “大家都安靜。”當補貼發放完之后,學堂家老用手拍拍講桌。霎時間,整個學堂都安靜下來。
  “一晃之下,你們都已經掌握了第二頭蠱蟲,甚至突破到了高階。在之前的半年里,你們勤學苦練,如今已經有了一定的根基,是該到野外錘煉一下了。真正的戰斗,不是草人傀儡、木人傀儡這樣干巴巴的對象。”
  “接下來是年中考核通知,三天之后,舉行年中考核,全體學員都必須參加!考核的內容,是獵殺野豬。以收集到的野豬獠牙作為成績記錄下來,收集到的野豬牙越多,成績就越好。考核結束后,每一顆野豬牙能換取十塊元石。另外,允許團隊狩獵。”
  學堂家老這話一出,整個學堂頓時像炸開了鍋一般。
  “終于到年中考核的時候了!”
  “每屆學員在學堂中學習一年,都有一次年中考核,和一次年末考核。算算時間,也該是年中考核了。”
  “每屆考核的內容都不一樣,想不到我們這屆的年中考核,居然是獵取野豬牙。”
  “這可如何是好?我的資質只是丁等,本命蠱也不是月光蠱這樣的攻擊蠱蟲,如何能獵殺山豬呢?”
  “你剛剛沒聽到么,家老大人說了,允許團隊狩獵。我們資質不行的,或者蠱蟲不成的,就可以相互幫助,一起合作!到時候獵取到的豬牙,大家分一分,就可以了。”
  “每一顆野豬獠牙就能換取十塊元石,這是學堂方面鼓勵我們多殺野豬,而設置的獎勵啊。真正按照市價,一塊元石能買二十顆野豬獠牙呢。”
  學員們表情各異,有人歡喜有人愁,有人蓄勢待發,有人呼朋引伴。甚至就連方源都隱隱動容。
  “改變了!我明明記得,前世年中考核的內容,是采集野生蜂蜜。想不到現在卻改成了獵取野豬獠牙。這就是蝴蝶效應嗎?”
  蝴蝶振動一下雙翅,就能在大洋彼岸,引發一場風暴。微小的變量,能夠通過層層的影響,最終醞釀成一個巨大的變化。
  重生以來,方源做出了很多的改變,他現在自身的情形和前世已然不同。前世他早已經被方正等人甩出幾條街去,今生他卻頑強地站在學員的第一梯隊當中。
  前世他沒有殺死賈金生,甚至連賈金生的面都沒有見過。但是今生,他不僅殺了賈金生,還因此挖掘出花酒行者遺藏的更深層秘密。
  這些改變,就像是蝴蝶振了一下翅膀,間接地開始影響周圍。年中考核內容的變化,只是第一個顯露出來的明顯征兆罷了。
  “我這樣影響下去,會不會接下來將要發生的歷史,都將變得面目全非?這樣一來,我重生的優勢將會受到巨大的削弱啊。”
  方源表面沉靜,心中卻暗嘆一口氣。
  無奈感和緊迫感同時籠罩他的心頭,但他很快就調整恢復過來。
  “不管如何,事情既然已經在發生,就無法阻止。我需要積極地改變自己,哪怕最終所有的事情都變得面目全非,也不會因為顧忌這些,而放緩自己成長的腳步!”
  “前世我面對一無所知的未來,難道今生我就缺乏勇氣了么?呵呵,縱世間荊棘一片,我亦要披荊斬棘,開出一道血路!”
  “每顆獠牙就能換取十塊元石,這價格真的很高啊。我是不是應該,將秘洞中的那堆野豬獠牙出手?若是取出那堆野豬獠牙,會不會引來懷疑?不,也許按照如今古月一族的政治格局,我公然拋出這些獠牙,興許還能火中取栗。”
  方源暗自搖頭,此事風險有些大了。若真的拋出這些野獸獠牙,他又能得到什么呢?
  一百多塊的元石?
  “等等,元石并不重要。也許我可以借此機會,再營造一下我的形象。”方源想到這里,眼中不由地一陣精芒閃爍。
  他需要的是悶聲發大財,低調再低調。若是被發現了花酒行者的傳承之秘,他甚至可能連性命都不保。
  但是他現在的位置,有些尷尬。
  他處在全體同窗的對立面,亦游離在體制之外,在高層的心中,他是一個桀驁不馴的,不滿不甘的,早智冰冷的丙等少年。
  這個印象可不好,等于就是打上了不忠誠的標簽。但家族需要忠誠,事實上,任何的組織都需要忠誠。
  不論哪個世界,忠誠都是大張旗鼓宣揚的價值觀之一。對家族忠誠,對國家忠誠,對領導忠誠,對愛情忠誠,對友誼忠誠等等。
  隨著方源修為越來越高,高層會越來越關注,同時在必要的時刻,家族針對方源也會采取強硬的手段。到那個時候,方源就真的被動了。
  方源不喜歡被動,他喜歡凡事都將主動權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里。
  因為先前一系列的事情,方源也只能是周游運作,借力打力,營造出這個印象,也是針對時事的自保之作。
  現在自保已經沒有問題,方源需要自強!
  所以,他需要轉變這個印象,讓高層認為自己已經低頭,加入了家族體制。但這個轉變也不能太突兀,讓高層疑心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這個加入體制,不過是個表象,方源不可能真正加入,受人操控和限制。他的身上有太多的秘密。
  他需要大量的自由空間,因此實際情況是自己仍舊是獨行俠。
  而現在的年中考核這件事情,就是一個契機。
  “看來需要運作一番啊,首先就從待會兒的搶劫勒索開始吧。”方源眸光一定,一切都在他的謀劃之中。
  (ps:奇怪,我明明設置好了定時更新的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