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73 神秘的紅圈標記

“你說方源此次勒索學員,雖然打敗了方正、赤城還有漠北三人,但是卻放過了他們,沒有收取他們的元石?”聽到侍衛的稟告,學堂長老露出了微微詫異的表情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“不敢欺瞞大人,的確是這樣子的。”跪在地上的侍衛立即回答道。
  “嗯。”學堂長老不置可否,揮手道,“此事我知道了,你下去罷。”
  “屬下告退。”
  侍衛走過,學堂家老立即陷入了沉思。
  原本他關注此事,是擔心方正得了三十塊元石獎勵,卻被方源勒索過去。如果是這樣,學堂的元石獎勵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意義了,干脆全部頒發給方源好了。
  方源如果真這樣做,那是學堂方面絕不允許的,學堂家老已經做了嚴懲方源的準備。
  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,方源此次不僅沒有打這三十塊元石的主意,還主動放過了漠北、赤城還有方正三人。
  “方源有數百塊的元石在身,也許看不上這三十塊元石,這可以理解。但是主送放棄勒索漠北、赤城還有方正,這是什么緣由?”
  學堂家老思索著,皺起的眉頭漸漸舒展。
  他有些明白了。
  漠北、赤城、方正這三人,可以說代表著家族的三大勢力。方源放過這三人,意義不言而喻,是主動向這三大勢力示好。這亦可以理解為,方源心理的轉變,他想要對家族低頭的信號。
  “可以理解的。隨著不斷地修行,方源縱然有酒蟲,但也足以讓他更加清晰地認識到,丙等資質的不足。先前鬧騰了幾次,不滿不甘的情緒發泄了大半之后,現在的他估計也有許多的氣餒和抑郁吧。”
  “看來族長的話還是有道理的,方源畢竟只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,怎么能挑戰得動家族的體制?他現在已經初步地接受了現世,當他找到屬于自己的位置,融入家族就是必然的事情了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學堂家老舒緩了一口氣,心情不由地變得愉悅起來。
  三天的時間,一晃而過。
  很快,年中考核來到了。
  “快快快,野豬被我引來了!”一個少年一邊狂奔,一邊焦急地大吼。
  他的兩只小腿上,各纏繞著一圈淡綠色的旋風。就是這兩圈旋風,使得他年紀輕輕,就有了超越一般凡人的速度。
  不過,他身后沖上來的野豬,速度越來越快,和他的距離也越來越近。
  烈日透過樹林,照在野豬的身上,將它的兩顆獠牙照的雪亮。
  “野豬來了,把繩子拉緊了!”埋伏著的四位少年,猛地將隱藏在草叢中的粗麻繩拉起來,瞬間形成一道絆馬索。
  飛奔的少年,輕輕一個縱躍,跳過這道絆馬索,繼續朝前狂奔。
  但是隨后的野豬,卻被結結實實地絆了一跤,狠狠地摔倒在地上,劃出五六米的距離。
  “哎喲!”四位少年也被繩子拖著,跟著野豬一樣,摔倒在地上。
  “上啊!”在前面飛奔的少年已經回轉,大叫著。
  倒在地上的幾人,手忙腳亂地爬起來,紛紛向野豬圍去。
  ……
  咔嚓。
  一棵小樹苗,在野豬的沖撞下,直接樹干斷裂,樹冠一頭栽倒在地。
  “好險!”古月赤城擦了擦額頭的冷汗,心生余悸,“幸虧剛剛我及時地動用龍丸蛐蛐蠱,向左跳了三米遠,否則這棵小樹,就是我的下場啊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嗤嗤嗤!
  月刃在空中飛舞,射在野豬的身上,造成一個又一個的細長傷口。
  古月漠塵面色激動,雙目炯炯,心神完全沉浸在了這場戰斗當中。
  半個小時之后,野豬失血過多,終于倒下了。
  古月漠塵喘了粗氣,也一屁股坐倒在地上,渾身上下都是泥土或者青色的草屑,同時還有淋漓的大汗。
  “和活生生的野豬作戰,果然和木人傀儡、草人傀儡的練習戰完全不同。我花半個小時,才能殺一頭野豬,不曉得其他人的情況是什么?”
  ……
  一個隱蔽的小山崗上,臨時搭了一個棚子。棚子頂著烈日的照射,頑強地投下一片陰涼的影子。
  在棚子下,擺著幾張座椅,學堂家老就端坐在主位上。在他的身邊,坐著的都是家老。還有幾位蠱師,站在他們的身后。
  在棚子的周圍的樹林中,也隱蔽著一些蠱師。
  這時,前方的樹林忽然一陣異常的騷動。
  嗖。
  一位蠱師身形如影,從林中破出,快速奔來,然后跪倒在棚子外。
  “情況如何了?”學堂家老問他。
  “啟稟家老大人,目前為止,學員們還沒有任何的傷亡。”蠱師連忙答道。
  “不錯,不錯。”
  “年中考核已經過了一個上午,居然還沒有人受傷。這情形在往年并不多見。”
  “看來,還是學堂家老你教導有方啊。”
  其他的幾位家老聽到這話,都滿意地點點頭,交口稱贊。
  學堂家老微微搖了搖頭,他知道原因。這都是方源橫空登場,勒索同窗,使得這屆學員都苦練過基礎拳腳,因此才有如今的現象。
  他看著跪在地上的這名蠱師,繼續問道:“那么到如今為止,哪幾位的成績比較不錯的?”
  那蠱師立即答道:“稟告大人,目前為止,古月方源、方正、漠北、赤城這四人名列前茅。其中赤城已經殺了三頭野豬,方正、漠北斬了五頭,方源最多,已經有八頭的斬獲。”
  “哦?想不到是這方源暫時領先!”
  “歷屆以來,甲等乙等學員,居然被一個丙等壓著,這樣的情況還是極少見的。”
  “他不是有酒蟲嗎,也就是說他有達到高階的青銅真元,能有這樣的成績,也可以理解。”
  “我相信接下來,方正、漠北、赤城這三人定會超過他。雖然他有酒蟲,但是真元的恢復速度,還遠遠不是甲等、乙等學員的對手。”
  其他家老們議論起來。
  “你下去罷。”學堂家老則對跪在地上的蠱師揮手,“叮囑其他人,一定要做好防護工作。尤其是方正、赤城、漠北這三人的安全,需要嚴格的注意!”
  “是,大人。”蠱師退了下去。
  這種野外戰斗,對于大多數學員們來講,真的是第一次。因此具有風險,家族中自然早有安排。數十位二階蠱師,此刻都隱藏在山林之中,監控著整個考核的安全進行。同時幾位三轉修為的家老,也都坐鎮在這里,隨時準備應對突發情況。
  火熱的太陽從最高空,緩緩地落下,此時已經接近西北的群山。
  晚霞是一片片燃燒著的云朵,這是太陽最后流淌出來的熱情。
  余暉照在山林當中,又一頭野豬倒在了地上。
  “第二十三頭了。”方源心中算計著,然后蹲下身,動作熟稔地將一對獠牙剝離到手。
  他的背后背著一個袋子,袋中已經裝了不少的野豬牙。
  同時,他還有另一個袋子,裝著前些時候自己暗自殺豬得到的獠牙。這些獠牙原本存儲在石縫秘洞當中,被方源在前天晚上秘密取出,裝在袋子里,埋藏在一處隱蔽的地方。
  “我熟知地形和山豬的分布情況,同時有高階真元催動月光蠱,還搭配了小光蠱。其他人獵豬的效率,一定沒有我高。單憑我背后的這個袋子,我就能穩獲第一。不知道待會,我再拿出另一個袋子,其他人會是一副怎樣的表情呢?呵呵。”
  方源抬頭望了一眼天色,是該去將另一個袋子取出來了。
  想到這里,他的腦海中,頓時浮現出一張地圖。
  這些天,他已經將獸皮地圖都記在了腦子里。方源十分清楚自己現在的位置,只要往左拐,順著一道山溪行進一刻鐘,就能到達埋藏袋子的地點。
  但是他剛剛要動身,忽然猶豫了一下。
  “依我現在的位置,距離最近的一個紅圈標志,只有五六百米遠。機會難得,我是不是該去那里看看?”
  此念一動,就一發不可收拾。
  反正已經贏定了,方源還有一段比較充裕的時間。
  “那張獸皮地圖有三個紅圈的標記,這三個地方對王老漢來講,非常重要。也是我唯一猜測不到含義的地圖標記,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看看去!”
  方源自然知道,考核當中會有蠱師在暗中監控,但是他正需要如此的證人。
  當即,他就裝作一副要繼續獵殺山豬的樣子,向山林深處行去。
  半刻鐘后,他到達了地圖上紅圈標注的地點。
  一座樹屋,隱蔽在一棵巨樹的繁盛枝葉中,若不仔細觀察,還真察覺不出來。
  “這是王老漢狩獵時的臨時居住點么?”方源皺起眉頭,心中不由地升騰起一股疑慮。
  他爬進了樹屋。
  當他看到樹屋中的景象時,他臉色驟變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