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74 智窺迷霧現殺機

樹屋的空間并不大,里面的東西卻很多,一眼望去顯得雜亂無比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
  中央的地板上,鋪著一張暗黃色的厚實毛毯。
  屋內靠著墻壁,是一個燒木柴的鐵爐子,爐子上還架著一個銅水壺。爐子中有著黑色的灰,旁邊則是一小堆未燒的干柴。
  別看是夏天,在這山中的夜晚,照樣陰冷。鐵爐子雖然小,升上火,就能保持整個樹屋的溫暖。
  樹屋開著兩扇窗戶,兩三根麻繩繞著一側窗戶的外沿,橫穿樹屋,然后固定在另一側窗戶的外沿。
  麻繩上則擔著幾件破舊的衣服,衣服上打著補丁,明顯是成人的衣服,還帶著一些水氣,沒有徹底晾干。
  落日的余暉透過窗戶,映照在樹屋中。
  樹屋內光線昏暗,墻角邊上的鐵斧、獵刀的把柄上,都纏著獸皮。刀刃上還有暗紅的血跡。
  在另一處的墻上,貼著一張竹紙,一把匕首正插在中央。
  竹紙上畫著一個少年的臉,赫然就是方源的面目!
  這一切都在表明,在最近一段時間,有一個人來到這處隱蔽的小樹屋中,隱居生活著。這個人的目的,顯而易見,就是竹紙上畫著的方源。
  紙上插著的一把匕首,將他的險惡意圖,表達得淋漓盡致!
  這樣的場景,由不得當事人方源不動容。
  “這個人想要干什么,為什么針對我?不,也許不是我,而是方正。”方源腦海中思緒劇烈翻騰。
  方正是甲等資質,古月一族三年中唯一的一位甲等天才,是古月一族的希望。若真能培養出來,就是下一代的家族旗幟。
  但是培養總需要一個過程。
  在這個過程中,有天災,更有**。
  天災且不去談它,關鍵是**。眾所周知,青茅山不是只有古月山寨一家,而是還有著白家寨、熊家寨。這兩股勢力絕對不會樂意看到,傳統霸主古月一族中順利培養出一位甲等天才。
  因此,派遣刺客暗殺,是常有的事情。
  這個世界上,天才少,能順利成長的更是少之又少。
  甲等資質的蠱師,不是沒有。三年以前,古月一族就出現過。在更早的年代,也屢次涌現過。
  但是青茅山上三大山寨,在這些年加起來,甲等天才只培養出一位,那就是白家寨的白凝冰,如今已經是三轉修為。
  單單這個現象,就足以說明許多的東西了。
  “這個人,是白家寨,還是熊家寨的?現在就要開始抹殺古月方正了么?”方源皺起眉頭,盯著木墻上的肖像。
  “但為什么,王老漢的獸皮地圖上,會有這個樹屋的標記?難道王老漢是其他勢力私下發展出來的一條暗線?不對,這個人是針對我來的!”
  方源眼中猛地綻放出一抹厲芒。
  這一刻,他回想到了很多的畫面。
  第一次,在陷阱旁邊,他聽到那四位年輕獵手的對話——
  一個獵手說:“王二哥,要我說你過年也十九了,這么大也該娶個老婆生娃子了。”
  王二卻道:“哼,男子漢大丈夫,怎么能貪圖這點小小的美色!總有一天,我要走出這個青茅山,外出闖蕩,見識天下,才不愧是我這男人身!”
  第二次,是自己動手之后,王二的異常鎮定。他彎弓搭箭,直指方源。而其他三人則已經在求饒了。
  第三次,是方源問話。
  “我問你們,這王老漢的家中,還有其他人么?”
  有個獵手答道:“王獵頭原本有個婆娘,但是十多年前,就被闖入村中的野狼給殺了。他婆娘死之前,給王老頭生了兩男一女。但是大兒子王大,在三年前打獵,死在了山上。王家沒人了。”
  “我,我想起來了!王老漢其實還有一個媳婦,就是王大的老婆。但是王大失蹤之后,那婆娘也殉情死了,那一年,山寨上面還特意送下來一個貞潔牌坊呢。不過我聽說,其實王大的老婆想要改嫁,是被王老漢逼死的。大人您殺了王老漢,是除暴安良,為民造福啊。”
  另一個人趕忙附和道:“不錯,不錯。其實大人,我們也老早看這王老頭不順眼了。哼,有什么了不起的,不就是比我們會打獵么?明明都是凡人,搞的自己好像很特別似的,特意搬出村子,到這里來住。我們作為后輩,有時候想向他請教經驗,他直接將我們趕走,還不允許我們再出現在木屋附近!”
  王老漢一家,搬出村子,離群索居……
  大兒子王二,在三年前打獵,死在了山上……
  王大的媳婦,想要改嫁,被王老漢逼死,得了一個貞節牌坊……
  王老漢將向其請教狩獵經驗的年輕人都趕走……
  王老漢一心隱瞞獸皮地圖,在交給方源的竹紙上,根本就沒有畫這三個紅圈……
  王二年紀輕輕,面對蠱師卻很鎮定。同時不娶妻,心中有超越凡人層次的壯志……
  更關鍵的一點,獸皮地圖上標記的紅圈位置,是一個隱秘的棲息地。在這里明顯有人類活動的跡象。同時這個人對方源或者方正有強烈的惡意……
  這一條條的線索,若分割開來,不容易為人察覺。但是一旦聯系在一起,就蹊蹺了!
  方源越是思索,越是覺得眼前籠罩著的層層迷霧,越來越稀薄。
  落日的余暉,透過窗戶,映照在他的臉上,濃重得仿佛是一抹血色。
  周圍似乎陷入了一種死寂,背后是不是有人一直在偷窺著自己?
  忽然間,方源雙眼驟亮,視線仿佛穿透了時光,他看到了真相!
  “王大,并沒有死。”
  這一刻,他的眼中精芒四射!
  “不僅沒有死,他還機緣巧合,成了一名魔道蠱師!”
  凡人并不是沒有修行資質,而是家族體制一直將蠱師的修行方法,嚴密地掌控在手中。
  但世間的事情,從未有絕對。
  凡人也能有修成蠱師的例子,比如在野外意外遭遇希望蠱,開了空竅。比如繼承了某個力量傳承,又比如得到了某個家族中人的私相傳授等等。
  但這樣的蠱師,向來都不被家族所容,最多只能成為家族外圍的打手。于是,并不甘心的他們,就成了獨來獨往的蠱師,修行條件艱辛無比,久而久之,為了爭奪資源,就得燒殺搶掠,這就步入了魔道。
  “因為某種機緣,可能性最大的是在某個蠱師尸體上,得到了一筆遺產,王大在三年前成了一名蠱師。為了掩人耳目,他放出死亡的假消息,實際上根本沒有人見到過他的尸體。王老漢一家知道這件事情之后,就搬出了村子,冒著被野獸侵襲的風險而離群索居,為的就是繼續掩蓋這個真相。”
  “但是其中出現了一些分歧,王大的妻子不同意,也許是想要上報古月山寨。王家就只好將這妻子殺害,又故意放出一些似真似假的小道消息。什么想要改嫁,什么逼死之類的,將真相牢牢地掩蓋在這些流言蜚語之下。”
  “王大每隔一段時間,會回家居住。王老漢就趕走那些上門求教經驗的年輕人。王二和哥哥王大相處之后,對蠱師的懼怕之情漸漸消除,自然而然地生出了自己也要成為蠱師,外出闖蕩的雄心壯志!”
  “因為擔心王大的行跡泄露出去,王二這么大的年紀,都沒有冒然娶妻。王大并不能總在家中居住,所以王老漢在獸皮地圖上畫著三個紅圈,這三個地方,應該都是這樣的隱秘居所。狡兔三窟,王大就在這些住處輪流居住,生活在三大山寨的勢力夾縫之中。”
  這三個紅圈的意義,終于到此刻明了了!
  紅色往往代表著醒目,重要,對于王老漢來講,這是他大兒子的居所。所以方源要王老漢畫地圖,他沒有在竹紙上畫這三個紅圈,為的是保護大兒子。同樣也少畫了一些紅叉,想要報殺子之仇。
  “也許每年的固定時間,王大都要回家居住一段時間。他回來之后,看到家人都死了。秘密打聽之后,就查出了我,所以墻上用匕首釘著我的畫像,就是為了找我報仇!”
  憑借前世的經歷,方源幾乎可以確信,這就是真相了。
  若是其他勢力,想要暗殺方正,完全可以更隱秘一些。也不必發展王老漢這樣的凡人暗線。畢竟王老漢是住在山腳下,而不是古月山寨子里。
  “想不到我為了一張獸皮地圖,惹來了一個魔道的殺手。這世間之事,真是奇妙啊。”方源情不自禁地冷笑起來。
  他先殺王二,后殺王老漢、王家妹子,是為了更直接的得到獸皮地圖。王老漢是附近村莊中第一的獵人,他的獸皮地圖當然最有價值。
  當時想著:三條凡人的性命罷了,有什么了不起的,順手殺了就殺了。
  這個世界上,誰都有權利活下去,誰都可以死。
  現在沒想到,居然蹦出來一個魔道蠱師!
  對此,方源沒有絲毫的后悔,反而感到慶幸。
  如果他當時心慈手軟,想要獲得王家的獸皮地圖,王二、王老漢、王家妹子都將是巨大的阻力。他們為了保護王大的秘密,絕對不會掏出真品。
  王二的戰力,已經能滅殺一般的一轉高階蠱師。王老漢更是老而彌辣,真正廝殺的話,比王二的威脅還要更大。
  就算是得了真品,王老漢將詳情告知王大,王大會立即得知方源的準確信息。不管他怎么處理,他在暗方源在明,主動權都牢牢地掌握在他的手中。
  “幸虧自己一動手就殺人!不管如何,一直將局面掌控在了自己手中。這樣一來,哪怕最終得不到真品,自己也沒有損失,還可以再搶其他獵戶的。而且干脆利落地殺了王老漢和那丫頭,讓這王大耗費時間搜集自己的情報。不用說了,那活下來的兩個年輕獵戶,一定已經被他殺人滅口了。”方源心中一片了然。
  知情者只有幾個,王大不會對江鶴動手,江鶴一死,族內就會派遣人手調查。而那兩個獵戶在山上失蹤的話,就很好操作。江鶴為了族內關于自己的評價,也不會暴露這種事情,反而會替王大遮掩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