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75 魔道的覺悟

樹屋中方源念頭翻騰不定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
  憑借著前世經驗積累出來的智慧,方源察覺到了王大的存在,
  那么王大的實力是如何的呢?
  方源沒有見過這個王大一面,但是單憑眼前的這些東西,就足以讓他分析出很多情報來。
  “勇氣都是建立在實力的基礎上的,他收集了我的資料,仍舊要向我展開報復,如此有把握,看來他的修為必定超過一轉!”
  “他這三年都輾轉在這三處紅圈標記的地方,在三大山寨的夾縫中艱難生存,幾乎每天都要冒著被發現,被圍剿的危險,這說明他沒有能力獨自一人外出闖蕩。而獨自闖蕩需要的蠱師修為,至少得是三轉。”
  “這樣一來,初步估計,他的修為是二轉。”
  方源雙眼中閃爍著冷冽的光芒:“算算看,他三年前失蹤,如今修行到二轉,資質應該是丙等至乙等,空竅中的真元總量在四成至七成的范圍內。”
  “這三年來,他能夠在夾縫中生存。同時能在江鶴的眼皮子底下,住進家中,他擁有的蠱蟲中一定有潛行匿跡作用的。”
  蠱師對戰,最重要的就是情報。
  方源雖然沒有任何偵測類的蠱蟲,但是憑借自身的經驗和智慧,硬生生地將王大的修為和蠱蟲,都大致地分析了出來。
  很快,他在心中就勾勒出了一個魔道的二轉蠱師,懷著家人被殺的滔天仇恨,潛伏在某處想要獵殺自己的形象。
  “我能殺別人,別人自然也能殺我。這也沒有什么。”方源不禁輕笑出聲。
  這個世界上,誰都有權利活著,誰都有機會死去。
  殺人者,人恒殺之。
  既然自己殺了人,也就要有被殺的準備。
  若是就這樣被殺,那么死就死吧,沒有什么大不了的,也絕沒有后悔。這都是自己選擇的路。
  這點,方源早已有了至深的覺悟。
  這就是魔道的覺悟!
  “王大想要殺我,那么現在這次年中考核,絕對是一個大好良機。平常的時候,學員們都居住在山寨當中,憑他二轉修為,不可能潛入山寨,那是純粹找死。”
  “他也許分析到了,我會出來狩獵的可能。但是青茅山這么大,他一個人一邊要隱藏行跡,一邊要獨自一人搜索我的蹤跡,太困難了。現在的這個機會,他最有可能動手。”
  “他是二轉蠱師,而且是那種三年來都掙扎生存,過著朝不保夕的日子,鍛煉出來的魔道蠱師。以我目前的戰力,必然不是他的對手。但這并不代表,我沒有了一絲生機。”
  逃!
  方源瞬間決定了這個方向。
  為了生存沒有什么可恥的,既然不能力拼,那就逃。
  臨陣突破這種事情,對于蠱師來講,根本不可能發生。越級挑戰,倒是可以,但那也是建立在蠱師手中有特殊蠱蟲的基礎上的。
  方源手中有不少蠱蟲,但是春秋蟬瀕死沉睡,不能使用。酒蟲、白豕蠱、小光蠱、月光蠱,都不是能越級挑戰的底牌。
  明知道不敵,仍舊死戰,那是名為“熱血”的愚蠢。就算是勝了,也不過是命運的垂青。
  方源一生唯謹慎,哪怕是有底牌,只要是勝算小,他也會選擇盡量避免交戰。
  他喜歡掌控局面,用各種手段盡量將勝率放大到極限。他最喜歡打的,就是必勝的戰斗。
  只有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,他才會冒險激戰。
  因此他常做的事情,就是欺凌弱小,掠奪資源,不斷強大。強大到超越原來敵人的程度,再回來找回場子,也就是繼續欺凌弱小。
  這沒有什么可恥,那些為了證明自己勇敢,而去主動挑戰,冒著生命危險和強敵死磕的,才是真正的蠢貨。
  但偏偏這個價值觀一直得到宣揚表彰,這是因為任何的組織,都需要個體的不斷犧牲,來維護組織高層的利益。
  只要想想就知道,生存才是一切活動的前提。
  為了生存下來,實現心中的理想,才是一個人最大的勇敢。
  為理想而死,那是蠢貨。為理想而茍且偷生的活著,那才是勇士!
  地球上,韓信受胯下之辱,曹操被追殺的割須斷袍,越王勾踐為了活下去,給仇敵嘗大糞表忠心……
  所以,去他嘛的榮耀、名譽和面子!
  不管哪個世界的組織,都會宣揚這種價值觀。越是需要犧牲的地方,就越會宣揚這個。比如軍隊。
  “那么該往哪里走,才能將遭遇王大的可能減少到最小?”方源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張地圖。
  “王大已經知道我有了獸皮地圖,現在他應該潛伏在山林當中,按照地圖上野豬的分布,在四處尋找我。我不能去這些地方,只有反其道而行,才能搏出一線生機。”想到這里,一個略顯瘋狂的撤退路線,在方源的腦海中隱約成形。
  ……
  黃昏下的山林,樹影疊疊,野草茂盛。
  一雙猩紅的眼睛,隱藏在深深的陰影里。雙眼中蘊含的仇恨和憤怒,簡直滔滔江水都洗不凈,撲不滅。
  “方源,終于讓我找到你了……”王大咬著牙齒,在肚子里撕吞咀嚼這個名字。
  在他的目光注視之下,不遠處,一位身材瘦削,臉色蒼白的少年在山林中急速地奔行穿梭著。
  仇人近在眼前,但是王大卻沒有動手,而是將目光隱晦地轉向其他幾個位置。
  在這幾個位置,都隱藏著一位監考蠱師。
  為了防止作弊,第一時間救治傷亡等原因,附近這片區域,隱藏分散著數十位二轉蠱師。還有高達三轉的幾位家老,在遠處的山坡上坐鎮。
  王大小心翼翼地在這片山林中潛行穿梭,已經收集到了不少相關的情報。
  “我要殺了方源,就必須先將周圍的這三位蠱師都消滅掉。否則一旦現身,就會遭到阻擊。或許在第一時間,就可能殺死方源,但是我也會被隨后趕來的蠱師圍攻殺死。”
  “我是二轉中階的修為,體內的真元還有五成。要先發制人,先殺死這三位蠱師,很有難度。必須要在短時間之內,連續出手。否則一旦讓他們發覺同伴的死亡,警惕性大增,我的行蹤也就暴露了……”
  “幽影隨行蠱。”王大慢慢地閉起雙眼,心中默念一聲。
  旋即,他的身體很快就化為了一團濃郁的黑暗,在樹影中流淌穿行。
  一切都悄無聲息。
  一處茂密的草叢中,古月一族的一位二轉蠱師,蹲在里面,無聊地打了一聲哈切。
  “還真是無聊啊,陪著這群學弟,真像是保姆似的。”這位蠱師小聲嘟囔著,絲毫沒有察覺一團陰影已經籠罩住他。
  一雙瘦骨嶙峋的手,從黑暗中慢慢地伸了出來。
  這雙手蒼白無比,骨節寬大,十片指甲銳利地凸出,指甲片都染了一層暗紫色,微微散發出一股腥氣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味道?”古月族的蠱師抽動了一下鼻子,下意識地皺起眉頭。
  他剛要察看,但早已經晚了。
  王大如毒蛇撲食的瞬間,閃電般出手!
  一手捂住蠱師的鼻口。另一只手直接從背后陰狠一插。暗紫的指甲鋒銳如刃,他的五指輕松地沒入蠱師的身體內,抵擋他的心臟。
  指甲上的劇毒,在一剎那的時間里,就侵蝕了心臟。并通過血液,傳遍蠱師的全身。
  蠱師渾身一緊,就再也沒有了氣息。
  雖然同為二轉蠱師,但是一個偷襲,有心算無心,戰斗剛剛開始,就已經結束了。
  “總共用了一成真元,還剩下四成。”王大留神了一下空竅,沒有停留,再次融化為一團黑暗。
  片刻之后,隱蔽在山石后的第二位蠱師,也慘遭王大的毒手。他的瞳孔縮成針尖大小,倒在了地上。
  毒素在他的身體內肆虐,他很快就渾身泛紫,從鼻腔中蜿蜒流淌出兩道暗紫色的血液。
  “還剩三成真元。”王大默念一聲,身形又再次化為了一團黑暗。
  “什么人!”第三位蠱師隱蔽在一棵大樹的樹枝上,他在關鍵時刻察覺到了不對勁,在王大動手之時,猛地轉身,兩只手牢牢架住王大的兩只毒手。
  “該死!”王大獰笑一聲,十片指甲猛地瘋長起來,在瞬間伸長五厘米,插進蠱師的前臂,刺破他的皮膚。
  小臂上流淌出的鮮血,迅速地轉變成了暗紫色。
  “這是愛生離?!”第三位蠱師看到這個情形,頓時驚駭欲絕。巨毒的紫氣已經染上他的臉龐。
  他自知身上沒有抗毒的蠱蟲,此次必死無疑,猛地流露出絕然之色,猛地大吼:“那就一起死吧!”
  他張開嘴巴,猛地伸出舌頭。
  舌頭上有一個月牙的印記,正是寄居著的月光蠱。
  一道月刃閃出,正中王大的左肩,然而從他的后背穿射而出。
  血液飚濺。
  王大悶哼一聲,身體搖晃了幾下,而這蠱師卻已經雙眼翻白,再無一絲氣息。
  “沒錯,這就是愛生離……”王大在結實的樹枝上,搖晃地站起來,露出一絲慘笑。
  愛生離,號稱二轉蠱蟲第一毒!要煉成,須得需要一轉生息草、寡婦蛛、紅針蝎,還有一顆愛人之心。
  為了煉成這只蠱蟲,王大親手殺死了深愛自己的妻子,挖出了她的心!
  “一切為了生存,只好選擇力量……這就是我魔道的覺悟!”王大雙目赤紅,緊緊地盯著遠處的少年。
  “我放棄了愛情,只剩下親情,你卻將它剝奪!方源……”他低沉地嘶吼著,“我要讓你無比后悔你所做的事情!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