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76 后悔嗎

“殺!”王大低吼一聲,猛地從樹梢上凌空飛撲而下。
  眼看著就要接近仇敵,忽然三道月刃飛驟然射而來,攔截在半路上。
  “怎么還有第四位蠱師?”王大心頭猛地一沉,在半空中強行扭轉身軀,險險地避過其中的兩道月刃,還剩下一道,實在避免不過,正中他的左腿。
  砰。
  王大砸落到地上,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左腿,左腿上一道傷口又深且長,已經是鮮血淋漓。
  “可惡……”王大咬牙切齒,心頭一動,“幽影隨行蠱!”
  瞬間,他就化為一團濃郁的黑影,速度暴漲,悄無聲息地向后退去。
  就在這時。
  一只蠱蟲凌空飛出,同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——
  “閃光蠱,爆。”
  蠱蟲陡然爆炸,形成一團刺眼的白光。
  白光讓人不可逼視想,驟然出現,將昏暗的樹林照的一片通明。
  “啊!”王大發出一聲慘嚎,身體所化的黑影在白光的照耀下,無所遁形,頓時又將他打回原狀。
  閃光蠱雖然只有一轉,同時是消耗型蠱蟲。但它正克王大的幽影隨行蠱,一旦黑影被白熾閃光照射消除,二轉的幽影隨行蠱必須要修養三個小時,才能繼續使用。
  大自然中萬物平衡,一物降一物。幽影隨行蠱雖然潛行能力很強,但是弱點也很大。
  王大被克制之后,頓時一顆心沉入了谷底。
  這第四個蠱師顯然老辣一籌,不曉得用了何種蠱蟲,一直隱蔽著,實在是一個勁敵。更關鍵是他王二暫時使用不了幽影隨行蠱,這等若是沒了退路。
  “老夫乃古月叟,小子,你若現在就束手就擒,興許我族還能饒你一命!”一個白發銀須的二轉蠱師,出現在王大的視野中。
  “繞我一命,哼,我先殺了你!”王大心知若被拖延,接下來必定會有更多的蠱師圍剿過來。他必須盡快解決掉這第四個蠱師。
  “我的真元只剩下兩成,不管是報仇還是保命,先得殺了這礙事老頭!”王大強振精神,撲向古月叟。
  古月叟冷哼一聲,渾身上下不管是頭發,還是汗毛,瞬間瘋長,糾纏,眨眼功夫就形成了一套針刺狀的白雪衣甲。
  王大看到這個變化,頓時臉色一變。這個經驗老道的蠱師,就像是一只刺猬,讓他王大有一種無從下手的感覺。
  他的二轉第一毒蠱愛生離,雖然毒性猛烈至極,鮮血封侯,但是卻沒有強攻的能力,只能作為偷襲使用。
  王大只有愛生離和幽影隨行蠱這兩只蠱蟲,若有一只防御性的蠱蟲,他剛剛也不會直接就中了月刃。
  “哼,你對付不了你,就先殺方源!”王大也不笨,三年來的生活,讓他狡黠又狠辣。
  他腳下飛奔,企圖繞過古月叟,直攻殺死他全家的兇手。
  “休想!”古月叟催動真元,一身的針刺發衣,頓時伸出兩個發髻尖錐,螺旋一般旋轉,頃刻之間,拉出五六米,向王大射去。
  王大身形一矮,與兩個雪白發刺險之又險地擦身而過。
  他的雙手上,十片指甲伸長得足有半個手掌,且紫得發黑,煙狀的淡紫毒氣繚繞著。
  “死吧!”王大已經戰到瘋狂,猙獰大笑,他迅速接近目標。
  在他的眼中,方源的臉上充滿了驚愕和恐慌。
  嗜血的殺機,已經充斥王大的腦海。他似乎都能聽到,自己刺中方源的皮膚,后者不甘心的咽氣聲。
  “休想!”
  眼看著就要成功,忽然一個身影閃現,擋在了王大前進的路上。
  第五個二轉蠱師,從不遠處趕來!
  “竟是愛別離?”這是個中年男子,面對這王大猛烈瘋狂的沖勢,面色堅毅不動。
  石皮蠱!
  中年男子渾身真元勃發,氤氳的赤鐵真元如煙霧蒸騰,他裸露在外面的雙臂,頃刻間由自然的黃色皮膚轉變成了灰白色。同時他的雙臂像充了氣的氣球一樣膨脹起來,成了一對粗大的石臂。
  雙方越沖越近,王大的神情瘋狂而扭曲,中年蠱師則一臉深沉,伸出雙臂,張開大手,向王大抓來。
  “這么慢也想抓住我?”王大不由地露出譏諷的神情。
  中年蠱師的雙臂,已經裹了一層十分厚實的石皮,就算是他王大的指甲也不能洞穿。但是這對石臂因為太沉重,速度太慢了。王大覺得自己完全可以輕松閃避開來。
  “是嗎?碧風輪!”中年蠱師猛地低喝一聲,忽然間一對碧綠色的旋風,好像是兩個臂環,在他的石臂上環繞顯現。
  石臂速度頓時激增!
  “怎么會……呃!”王大臉上一片驚愕,被石臂掃中,頓時橫飛出去。
  中年蠱師戰斗經驗十分豐富,若是剛開始就是用蜂蠱碧風輪,王大還不至于如此輕易地中招。
  王大被沉重的石臂掃飛,跌到地面上,摔得七葷八素。中招的胸口,一陣沉悶。
  噗。
  他勉強爬起來,忍不住就吐出一口鮮血。
  “還剩下半成真元,我要死了。”他又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空竅,不由地慘烈一笑。看到不遠處的方源,他的臉色又浮現出一抹瘋狂的絕然,“臨死也要拉著你陪葬!”
  啊啊啊啊啊!
  他不顧傷勢,猛地沖殺而出。
  “攔住他!”中年蠱師大急,他是純粹的近戰蠱師,沒有遠戰型的蠱蟲。一時間鞭長莫及。
  那老年蠱師已經趕來,渾身白發凝成一束束手指大小的螺旋尖針,尖針如靈蛇飛竄,延展五六米之遠,從后面趕上,刺穿王大的身軀。
  但王大不管不顧,仍舊直沖出去。
  “死吧!”他張狂地大叫著,十根指頭已經長得足有半米。
  中年蠱師急急趕上來,看到這一幕,臉色都變了,他已經來不及阻止。
  眼看著王大就要得手,不想對面忽然爆發出一陣藍玉之光。
  “玉皮蠱!”在生死存亡的刺激之下,方正發出一聲歇斯底里的大叫。
  頃刻之間,他渾身皮膚都化作了一片堅實的玉皮。
  王大十指如刀刃,向他刺來。愛別離雖然沒有強攻的能力,但玉皮蠱到底是一轉蠱蟲,還抵擋不住王大的指甲。
  吼!
  老年蠱師眼看著方正就要隕落,急得大叫,雙目爆睜,更多的雪發尖針噴射而出,將洞穿王大的身軀洞穿。
  然后發針如蛇,先從王大的身后穿射到前胸,又纏繞上他的脖頸,他的雙臂,他的雙腿。
  滾燙的鮮血,從王大的身軀中噴涌出來,頃刻之間,就將白發染紅。
  他渾身都纏繞了白發,就像是那頭落入陷阱,被青矛竹尖插住的野豬,沖勢頓止,舉步維艱。
  一股極其強烈的眩暈感襲來,王大慘笑一聲,他知道死亡即將來臨。
  真是不甘心啊!
  他的視野模糊一片,在死亡來臨的這一刻,記憶中最深刻的那印象,又浮現而出。
  “婉兒……”他情不自禁地叫出妻子的名字,一把刀執在他的手上,洞穿了妻子的身軀。
  “為什么?”他的妻子看著王大,嬌美的容顏上浮現出錯愕和不解,緊緊地凝視向王大的雙眼。
  王大雙眼通紅,渾身顫抖,從牙關中擠出三個字:“對不起。”
  妻子微微一笑,笑容中充滿了愛,沒有一點滴的恨。
  “我明白了。”她道。
  她想要伸出右手,在臨死之前,最后一次撫摸王大的臉龐。
  但是到了半途,她的手就落了下去。
  殺妻奪心,煉成愛別離,從此有了力量,踏上魔道!
  后悔嗎?
  自那以后,王大無數次的問自己。
  后悔啊!
  后悔得生不如死,所以他向自己發誓,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僅剩下的親人!!
  但是。
  但是……
  “如果一切重來,婉兒,我還會這么做的呀……”恣意的淚水在王大赤紅的雙眸中,噴涌而出。
  方正瞪著雙眼,看著。渾身都閃著玉光。
  從頭到尾,他都處在深深的迷惑和驚疑當中。
  一個陌生的蠱師瘋狂地向自己沖來,一副要把自己千刀萬剮的架勢。但偏偏方正一點都不認識他。
  濃郁的死亡氣息,刺激得方正渾身都動彈不得,腦海中一片空白,只能下意識地全力催動玉皮蠱。
  王大的十指刺穿了玉皮,深入一厘米,就再也不動了。
  他死了。
  死的時候,淚流滿面!
  “終于……結束了嗎?”方正一口口喘著粗氣,雙眼失去了聚焦點,顯得十分空洞。
  然后一陣強烈的眩暈感沖擊過來。
  撲通。
  他也倒在了地上。
  愛別離,二轉第一毒,雖然沒有刺穿所有的玉皮,但是毒素已入體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