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77 陰差陽錯

一只如同大象一般巨大的野豬,棲息在泥坑當中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它閉著雙眼,半跪半躺著,一對獠牙泥垢不沾,雪亮如刃。
  黃昏的光,映照著它的深黑毛皮。它巨大的肚子卻是白色的,一起一伏,隨著每一次呼吸,發出哼哼的響聲。
  野豬王!
  方源距離它足有數百米遠,但仍舊小心翼翼地在下風口行走。
  “我現在雖然能夠斬殺野豬,但是面對這頭野豬王,只有逃跑的份。就算是一般的二轉蠱師,也殺不了它。如果摸不清它身上的蠱蟲,興許還會陰溝翻船。”
  像這種獸群之王,一般身上都會寄居著蠱蟲。
  在野豬王的身上,一般都是豕蠱。粉豕蠱、花豕蠱居多。除了豕蠱之外,也會有獸皮蠱,或者是刺毛蟲。
  這個世界上,存在著各種各樣的蠱蟲。一些蠱蟲就棲息在強壯野獸的身上,和野獸之間是共生的關系。
  當野獸遭遇到襲擊之時,它身上的蠱蟲也會感到危機,從而幫助野獸對抗強敵。
  這頭野豬王體型巨大,力量遠超尋常山豬,方源單單對付它就絕對不是對手,更何況它身上還有一只或者多只神秘的蠱蟲。
  不過,方源此次冒險來到這里,主要目的并不是獵殺這頭野豬王。而是為了盡最大可能避開王大的仇殺。
  王大知道方源有獸皮地圖,方源站在他的角度,將計就計。什么地方也不走,偏偏就往這野豬王的紅叉標記地點。
  野豬王雖然危險,但畢竟是野獸,沒有人的智慧。王老漢作為一介凡人,能夠探知這里,安然而退,方源為什么就不可以?
  如此反其道而行,看似冒險,實際上生機暗藏。
  漸行漸遠,野豬王已經被方源拋在了身后。若在地圖上,他的路線就是一個大圈,繞過紅叉,形成一個飽滿的弧度,最終到達數位家老坐鎮的山坡,并在那里當場進行年中的考核評定。
  一個小時之后,一個滿身草屑,粗布衣衫被荊棘割出一條條的口子,滿腳都是泥漿的少年,背著一個袋子,跋涉到這處山坡。
  這個狼狽不堪的少年,正是方源。
  “終于安然回來了。到了這里,有家老坐鎮,安全就有了很大保障。但是也不能大意。”方源心中暗松了一口氣,慢慢走上山坡。
  山坡上搭著一個簡易的棚子,數十位學員都集中在棚子附近。學堂的侍衛們正在清點學員們袋子里的豬牙數量。原本坐鎮在這里的數位家老,只有學堂家老一位,其他人已經不知所蹤。
  “怎么氛圍有些不對?”方源輕輕地皺起眉頭,敏銳地感覺到似乎有什么重大的事情發生了。
  當他走近棚子,便聽到周圍學員們的議論聲。
  “聽說了嗎,剛剛發生了一起暗殺,一下子死了好幾個二轉蠱師呢。”
  “真的假的呀?”
  “真的,我來得早,親眼看到古月方正被幾位家老一起抬著,急匆匆地走了。”
  “古月方正也太倒霉了,在考核中碰到這種事情。”
  “嘿嘿,這你就不懂了吧。對方的目標正是古月方正,他可是甲等資質啊。”
  “不曉得他會不會死?”
  “就算不死,也要扒層皮。說不定受了傷后,資質就降下來了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方源的腳步不僅一緩,他心中明鏡似的,立即推測出了事情的大概真相。
  “王大要對我下手,報殺親之仇。但是我發現了樹屋之后,立即改變了路線,直沖野豬王而去。王大沒有料到這點,和我錯過,意外地找到了方正。他的情報來源只有那幾個獵戶,并不知道我有一個孿生弟弟。他把方正當做我,想要殺掉,但是卻被周圍保護的蠱師阻止。現在的問題是——王大有沒有死?”
  方源眉頭緊皺。王大成功逃脫,王大被俘虜,王大被擊殺,這三種情況都將影響到他接下來的計劃和安排。
  想了一想,方源還是決定,先按照原計劃行事。
  學堂家老的臉色很難看,方正居然遭到了暗殺。在沒有任何的線索情況下,他絕不會料到方正是替方源擋了災禍,而是直接聯想到了白家寨和熊家寨!
  方正是古月山寨三年來唯一的甲等天才,白家寨和熊家寨自然不會坐視他的成長。派來蠱師展開暗殺,提前將其扼殺在萌芽狀態,這十分正常。
  就算是古月山寨,也在做這樣的事情。秘密派遣蠱師,暗中打擊獵殺其他兩個山寨中的天才學員。
  “那暗殺者已經被當場擊殺,不知道方正的傷勢如何?”學堂家老心中記掛著。這時,侍衛奉上了一張紙。
  學堂家老接過紙張,心不在焉地宣讀道:“此次年中考核,成績如下……古月赤城十六顆野豬牙,古月漠北十四顆野豬牙……”
  周圍學員們的注意力這才被牽扯過來。
  成績一目了然。
  丁等學員們,雖然共同合作,但是也只能斬獲三四顆的野豬牙。丙等、乙等的學員,則大多是**顆。超過十顆豬牙,就是優秀的成績了。
  最好的是古月赤城,達到十六顆。其次就是古月漠北,至于方正,有十顆。
  古月赤城一臉得色,他這次走了運,碰到了兩只野豬對戰,因此漁翁得利。
  古月漠北則很是不忿,竟然讓古月赤城壓了一頭。
  學堂家老接著宣布道:“下面我宣布,此次考核第一就是……”
  “慢著!”方源這時越眾而出。
  “方源,你遲到了。考核已經結束了一個小時,按照規定,你所斬獲的野豬牙,將少計算四顆,作為懲罰。”古月赤城立即叫道。
  方源并不理他,將背后的袋子解開口,然后抓住袋子底部,當眾倒懸。
  嘩。
  數十顆白花花的野豬牙,很快就在他的腳邊堆成了一堆。
  “這!”赤城霎時間張大了嘴巴。
  漠北等人看得眼珠子都是一瞪。
  “怎么會有這么多?這也太多了!”學堂家老看向方源,神情帶著一絲驚疑,“方源,這都是你獵的?”
  方源抱拳,答道:“只親手獵了十多顆。但是意外發現了一個袋子,可能是獵戶藏起來的吧。里面有許多野豬牙。我想了一下,年中考核是讓我們在一天之內,盡可能多的獨自一人獲取野豬牙。并沒有明文規定必須斬殺野豬,所以就帶了來。”
  此言一出,全場頓時一片嘈雜。
  “怎么可以這樣?”
  “這運氣也太好了吧!”
  “這也太假了,會不會是漏題了,然后作弊?”
  學堂家老緊緊地盯著方源,看了好一會兒,這才宣布道:“此次考核,方源第一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家主閣中氣氛相當的凝重。
  古月博坐在主位上,其余十多位家老,則依次坐在兩排,他們的臉上都壓抑著憤怒。
  “古月藥姬,你是我們家族的第一治療蠱師,我問你方正的情況如何了?”族長古月博問向其中一個家老。
  古月藥姬是一個老太婆,佝僂著背,滿臉的皺紋如樹皮一般。
  她咳嗽了兩聲,緩緩地道:“啟稟族長,目前情況已經穩定。方正沒有性命之憂,只是還在昏睡當中。他的資質,也沒有因此下降。”
  “沒有下降就好。”古月博舒了一口長氣,又問左邊的刑堂家老,“刺客的情況查出來了嗎?”
  刑堂家老沒有古月藥姬的資格老,立即從座位上站起來,微微低頭道:“查出來了,三十五歲,男性,身份未知,疑為魔道蠱師,擁有兩只蠱蟲。一只幽影蟲,一只愛別離。”
  古月博點點頭:“看來是個刺客,愛別離……二轉第一毒啊。能殺了我族的三位蠱師,也不奇怪了。”
  “族長,這件事情還要查嗎!不是白家寨,就是熊家寨搞得鬼!”古月赤練大叫一聲,雙眼都似乎要噴火。
  “幽影蟲、愛別離……這不像白家寨、熊家寨秘密培養出來的暗子。也許是外來的魔道蠱師,想要依附山寨,受到指示之后,為表忠心,就來刺殺方正。不管如何,反正對這事,其他兩個山寨絕對脫不了干系。”古月漠塵冷聲接道。
  這兩個當權家老,雖然平時不和,但是一旦外敵出現,他們都會拋棄各自的成見,緊密地團結在一起。
  古月博點點頭,他自己也是這么認為的。
  王大消失了整整三年,音訊全無,在村民們心中早就死了,因此身份成迷。
  古月高層沒人知道這點,他們平時也不會關心一個農奴的死亡。所有人都將目光集中在了白家寨和熊家寨的身上。
  這時學堂家老,走了進來。
  “族長大人……”他帶著一臉憂色,剛剛開口,古月博就答道:“學堂家老,你無須擔心,方正并無大礙,資質仍舊是甲等。”
  學堂家老頓時臉色一松。
  “對了,其他學員都還安全么?此次考核他們的成績如何,方正是第幾?”古月博又順口問道。
  學堂家老如實回答,當他說到方源因為意外地撿到一袋野豬牙,而得了第一時,古月博目光一閃。
  堂中也是一靜,各個家老似有所覺,不動聲色地暗暗觀察周圍,原本緊張忿恨的氛圍也變得有些微妙起來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