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79 突破遺藏第六蠱

時間如白駒過隙,夏去秋來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
  甬道中,方源再一次站在堵路的巨石面前。
  因為天氣漸冷,他穿起了長袖的樸素衣衫。但他身材已經不再像幾個月前,那般的消瘦了。
  他的胸膛、雙臂、雙腿、腹部,都有了明顯的肌肉群。
  這些肌肉并不向石塊那樣凸出,而是呈現一種流線型,搭配方源漸漸長高的身軀,以及白皙的肌膚,讓人看了有一種青春的,充滿活力的感覺。
  “從三天前開始,白豕蠱已經再也不能增強我的力量了。也就是說,我已經有了一豬之力,算是達到了花酒行者的目標。今天,就再推推這塊圓石!”
  方源眼中精芒一閃,右腿往前一踏,左腿在后,就形成一個弓步。
  他雙手搭在圓石的表面,深吸了一口氣,猛地用力。
  巨石在他雙手的推動下,先是極緩慢地挪動,然后徐徐開動,最終漸漸地向前滾動。
  被巨石擋住的路,是一個斜向上的甬道。被花酒行者加工成圓球狀的圓石,最適合滾動。恐怕這也是他的用意,就是想要繼承者把圓石推動,并且滾上去。
  “十步、二十步、三十步……”方源一邊一步步向前推動,一邊在心中默默計算著,“我上個星期,推了四十五步,就體力不繼,只好放棄。這一次,不知道能推出多遠?”
  四十步、四十五步……
  片刻之后,方源突破了原來的記錄。但他也累得夠嗆。
  四十六步、四十七步……
  方源明顯地感覺到,到了這一步,自身的體力,已經所剩無幾了。
  四十八、四十九步……
  他奮起余力,又前行了兩步。終于走不動了,他渾身都是大汗。用肩膀和腿抵著圓石后,他狠狠地喘了幾口粗氣。
  “要不要放棄?”方源忍不住這樣想。這是個斜向上的甬道,他回去的途中,也得消耗不少體力。畢竟圓石還要滾下來,在這個過程中,他還要抵著。
  若直接放手飛奔,圓石會越滾越快,他可不想躲閃不及,被圓石壓成一灘肉泥。
  但想了想后,方源又覺得有些不甘心,再推幾步吧。
  第五十步。
  他忽然感到,來自巨石的壓力驟然一輕。原來巨石已經滾上了一個平面臺階。
  方源再推幾步,繞過巨石,他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密室。
  這個密室,和石縫秘洞差不多大小。方源暫且將其命名第二密室。
  密室中空無一物,四壁亦都是奇怪的赤紅泥土,發著昏暗紅光。在密室的另一邊,是一扇粗陋的灰色石門。應該是花酒行者倉促之下的作品。
  方源休息了一會兒,并沒有立即就推開石門,而是又有新發現。
  他發現石門前的一塊地面,看上去濕漉漉的。
  “難道說……”方源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一個念頭。他蹲下身子,伸出雙手,撥開松軟又潮濕的泥土。
  第二朵地藏花!
  方源朗聲一笑,小心翼翼地撥開花瓣,取出浸泡在黃金花液中的蠱蟲。
  真元一催,頃刻間就煉化了。
  這是一只玉皮蠱,它外形如臭蟲,又扁又寬,頭很小,淡綠的身體呈現橢圓形狀,散發著一層玉色光暈。
  “我得了白豕蠱后,還在琢磨,從哪里再弄一只玉皮蠱,這樣一來,才能合煉晉升成白玉蠱。想不到花酒行者已經為我準備好了。”方源心思電轉,思索著這只玉皮蠱帶來的影響。
  這已經是方源的第六只蠱蟲。
  先前他雖然有五只蠱蟲,但是沒有一只能用于防御。有了玉皮蠱,他總算填補了防御上的漏洞。
  有時候,防御往往又意味著進攻。
  這不難理解,就拿方源本身來講,他通過白豕蠱,力量上漲到一豬之力。按理說這樣的力量,能讓他一拳就搗碎質地較為松軟的石塊,但是方源從未有這么做過。
  因為他知道自己防御力不夠,一拳下去,石塊會碎,但他的拳頭也會血肉模糊。
  現在有了玉皮蠱的防御,他就能充分地發揮出力量上的長處。
  當然,影響有好的一面,也有糟糕的一面。
  玉皮蠱價值高,防御性能在一轉蠱蟲中屬于佼佼者,但它并不容易喂養,它每十天就要吞食二兩的玉石。
  玉石市價較為貴重,且不去談,關鍵是來源問題。
  方正也有一只玉皮蠱,但他有族長在背后支撐,供給他玉石。方源要獲取玉石,只有購買,但這太容易露出馬腳了。
  “本來喂養白豕蠱,需要我定時斬殺野豬,這已經比較麻煩了。如今有了這玉皮蠱,難道叫我到處去挖礦么?”方源苦笑一聲,一個新的問題擺在了他的面前。
  將玉皮蠱收好,暫時溫養在體內空竅當中,方源便緩緩地推開石門。
  石門沉重,方源若是沒有白豕蠱增強力量,必定推之不動。但是現在,在方源雙手輕推之下,這扇石門緩慢地打開來。
  門外的景象展現在方源的面前,他的視野陡然間一擴!
  此處不再是狹小的甬道,或者是密洞,而是一片寬敞的地下石林。
  方源稍微目測,僅僅是初步估算,就得出這片地下石林的面積,至少有三十多畝!在地球上,一個標準的足球場,也不過十一畝。
  “我現在應該身處在青茅山山內,這處空間,應該是自然形成的。”方源仰望周圍石壁。
  這處空間的石壁均高十六米以上,頂上自然也是石壁。
  從頂壁上,往下垂下一根根巨大的暗紅石柱。每一根石柱都散發著微微的紅光,周圍的石壁也是如此,就如同甬道和秘洞一樣,空間中光線雖然暗淡,但足以讓方源看清一些東西。
  方源一眼望去,一根根的石柱,就像是倒長的大樹,剔除了分枝,只剩下孤獨的樹干。
  石柱的表面,并不光滑,充斥著一個又一個的黑色幽深的小洞。無數的石柱上大下小,垂下來,形成一片倒置的山內石林。
  大自然就是這樣的鬼斧神工。
  方源見多識廣,也不驚奇,只是雙目緊緊地盯著石柱上的這些黑洞,眉頭越皺越緊。
  他有一些明白花酒行者布置玉皮蠱的意圖了。
  “如果我所料沒錯的話……”方源右手一翻,射出一道月刃。
  幽藍的月刃,在空中劃出一道筆直的光線,精準無比地射入石柱上的一個黑洞當中。
  黑洞中頓時傳來尖銳而又惱怒的叫聲。
  嗖的一聲,一只灰色的猴子從洞中飛奔而出,驟然撲向方源。
  嗤嗤嗤。
  方源連射三道月刃。
  猴子在空中無法借力,但是尾巴靈活至極,連連甩動,竟然帶動身軀在半空中翻騰。避開了兩道月刃后,終于被第三道月刃擊中,撲通一聲,倒在地上,沒了氣息。
  它死了,竟不流一滴血。
  只見灰色的身軀忽然石化,在頃刻之間,就從血肉之軀變成了一個石猴雕像。
  雕像的姿勢,臉上的神情,一如猴子死之前,摔到在地上的模樣,惟妙惟肖。
  兩個呼吸之后,石猴表面發出咔崩的脆響,裂紋由內而外迅速布滿它的全身,然后跨啦一聲,從完整的形狀,碎裂成一塊塊的小石頭塊兒。
  “果然是地下獸群玉眼石猴。”方源走近蹲下,撥開碎石堆,從中取出兩個碧綠的圓珠。這兩顆圓珠,就是玉眼石猴的兩顆眼珠子。
  這種奇特的生物死后,渾身都會化為灰色碎石,只有一對眼珠子,會形成兩顆翠玉圓珠。每顆玉珠都十分沉重,至少重達一兩。
  這就意味著,只要斬殺玉眼石猴,玉皮蠱的食物問題就能得到解決。
  “但是我不僅需要喂養玉皮蠱,還需要繼續繼承花酒行者的傳承啊。花酒行者傳承的下一步線索,應該就在這石林的某處吧。”
  方源皺緊了眉頭,這事情麻煩。
  他嘗試著前進幾步,一對目光密切關注著石柱。
  走到第七步的時候,離他最近的一根石柱上,密密麻麻的石洞里頭,漸漸亮起了一對對綠瑩瑩的眼珠子。
  頓時,一滴冷汗從方源的額頭流下來。
  他趕緊縮回腳,小黑洞中無數綠瑩瑩的眼珠子,又暗淡了下去。
  很顯然,每一對眼珠子,就代表著一只玉眼石猴。
  玉眼石猴靈巧無比,方源斬殺了一頭,就先后用了四記月刃。
  一根石柱上,至少棲息著上百只的玉眼石猴。而整片石林,不知道有多少只這樣的猴子了。
  以方源目前的實力,遭到四只猴子的圍攻,就要飲恨身死。若是算上玉皮蠱的防御,方源獨自一人,最多能和十二頭玉眼石猴周旋。
  不過幸好這些猴子,平時都在黑洞中沉睡,餓了渴了就啃身邊的石頭。石柱既是它們的家,又是它們的食物。除非接近它們到十米以內,或者主動招惹,它們是不會出來的。
  用地球上的話講,就是一群宅猴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