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81 二轉初階

腳步聲越來越近,很快陡坡邊緣的深綠樹叢被強硬地分開,一個高大的大漢踏上陡坡,現身在方源的視野中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他一頭黑色短發,每一根頭發都剛勁筆直。**著上身,虎背熊腰,渾身肌膚都是赤紅色的。
  他身高近兩米,深秋寒意重,但是他給人的感覺,就像是一個移動的火爐,似乎他的每一次鼻息,都能將周圍的溫度提升。
  他的腰間掛著一群的野獸尸體。有狐貍,有野兔,有山雞,還有那只剛剛離去的老狼。
  看到方源,他微微愣了一下,隨即邁開大步,和方源擦肩而過。
  “古月赤山。”望著巨漢離去的背影,方源的心底浮現出一個名字。
  此人是赤之一脈的代表人物,二轉高階修為。說起來,他的經歷和方源還有一些相似呢。
  這人也是天賦異稟,小時候時力量就大,十歲那年失手將一個成年家奴打死,十二歲時能拿起沉重的石磨,當成飛盤玩耍。
  在當時,被族人普遍看好,以為是甲等資質。但是開竅大典之后,測出他資質只是乙等。
  他原本性情狂妄,目中無人,經歷此變故之后,心性轉變,變得沉穩有加。雖是乙等,但在他們那屆,是名副其實的第一學員。
  一年學滿之后,從學堂出來,不斷打拼,很快就嶄露頭角。數年之后的如今,他已成為家族二轉蠱師中的精英。
  幸福不能教給人生活的真理,往往只有痛苦才能。
  “在家族,少年在十五歲參加開竅大典,進入學堂。十六歲從學堂畢業,組成五人小組,完成家族任務。同時也有了繼承家產,分家獨立的資格。從十六歲開始打拼,修為不斷進步,任務的危險度不斷升級,地位不斷提高。有的人死了,有的人活著。有的人傷殘,修為下降,茍延殘喘。有的人經過打熬磨礪,成為三轉蠱師,晉升家老,成為高層。”
  方源目光閃爍著,聯想到了很多。
  蠱師越往后修行,越是困難,晉升的難度呈幾何倍數暴漲。加上艱難困苦的生存環境,能夠晉升三轉的,真是少之又少。
  “說起來,已經快要入冬。我在學堂中,已經快滿一年了。每屆學員都有兩項重大考核,第一項是年中考核,內容每屆不同。第二項是年末考核,內容不變,都是擂臺戰。擂臺戰之后,我就不能再居住在學堂宿舍,必須搬出來。”
  搬出來,住在哪里呢?
  方源不可能和舅父舅母住在一起,他們巴不得這樣呢。
  在這個世界,十六歲就是成年人,開始獨立的年齡。再加上方源自身秘密太多,也必須獨自生活。
  “前世從學堂出來,我剛剛一轉中階。今生的話,情況要好很多,到那時定然已經是一轉巔峰。不過能以丙等資質,取得如此成就,也不是沒有代價,這過程中消耗了大量的元石。”
  方源眉頭悄然皺起,他手頭中的元石,已經不多了。
  資質所限,他修行所耗費的元石,要遠比方正、赤城還有漠北要多得多。
  他一個人就養了六只蠱!
  除此之外,酒蟲精煉,溫養空竅,催動白豕蠱增添力量等等,都需要消耗真元。真元消耗之后,單憑丙等資質的恢復速度,必然滿足不了他的需求,只好動用元石,汲取其中的天然真元進行補充。
  幸好他有春秋蟬,又兩次從地藏花中取蠱,因此煉化蠱蟲不需要耗費大量元石。這才讓他稍微好過一些。
  但是接下來,他從學堂出來,至少得租房子,添置一些家用。
  巔峰之后,就是沖擊二轉。這個過程,會耗費大量元石。
  二轉之后,他還要合煉蠱蟲,每一次合煉都是一筆不菲的開銷。
  單單以上這些,他越加拮據的財政狀況,就已經負擔不了。更何況,就算是捱過這些,他還要繼續喂養蠱蟲,繼續修行。
  之前在年中考核,如果不是他用了野豬牙換了不少的元石,緩解了很大一部分壓力。否則他現在就已經支撐不住了。
  “元石、元石……花酒行者的傳承中,并沒有元石供給,這真是個遺憾。從同窗勒索過來的元石,是最主要的支持力。但是學員從學堂出來后,學堂補貼就會停止了,我也不能繼續再勒索下去。不過年末考核的第一,似乎可以獲得一百五十塊的元石獎勵。”方源在心中琢磨著。
  如果能得了第一,有了這一百五十塊元石,他那巨大的經濟壓力就能稍微緩解一下了。
  ……
  時間匆匆,秋去冬來。
  學堂的演武場上,三個擂臺都已經搭建好。
  在擂臺旁邊,靠著演武場的竹墻邊上,還搭建了棚子,擺放了長桌和靠椅。
  學堂家老、族長,以及其他幾位家老,此時都坐在棚子下。
  天空下著小雪。
  五十七位學員,筆直地站在場中。一個個的鼻子都凍得通紅,隨著呼吸,吐出一口口的熱氣。
  學堂家老大聲道:“轉眼間一年結束了,這一年里你們在學堂中受到訓練,已經初步具備了蠱師的素質。明天,就是年末擂臺考,將檢驗你們的學習成果!屆時,不僅族長和幾位家老大人都將親臨現場,同時還有你們的前輩,你們的學長旁觀考察,挑選出表現優異的人,吸納進不同的小組。”
  “明天你們的表現,將很大程度上影響著你們的前途。考核的第一名,不僅有一百五十塊元石之獎勵,而且還有挑選蠱蟲的優先選擇權!現在,開始你們在學堂中的,最后一次修為檢測!”
  說完這話,學堂家老就向一旁站著的蠱師點點頭。
  那中年女蠱師接到示意,便照著名單,念出第一個名字:“古月金珠!”
  一名少女帶著一臉的緊張越眾而出,走到蠱師面前。
  蠱師伸出手,撫摸在少女的腹部,閉眼感受了一番后,睜開雙眼宣布道:“古月金珠,一轉中階。下一個,古月鵬。”
  一個又一個的少年,上去檢測,又走下來,歸入隊伍。
  他們表情不一,或是失落,或是欣喜。
  最差的成績,自然是一轉初階。無一例外都是丁等資質的少年。
  大多數人的修為則是一轉中階,這些人中少數是丁等資質,大部分資質都是丙等。
  “古月赤城。”中年女蠱師叫出名字。
  在所有同齡人中,個子最矮的古月赤城挺著胸膛,走了出來。
  檢測了一番后,中年女蠱師睜開雙眼:“古月赤城,一轉巔峰!”
  檢測至今,這尚是第一個一轉巔峰的蠱師。
  在座的家老們都不由地輕輕頷首。
  有家老認出來,輕聲道:“這個是古月赤練的孫子,有乙等資質,也難怪了。”
  棚子外,少年們也在交頭接耳。
  “赤城是一轉巔峰了,不曉得漠北是不是?他們倆可是死對頭啊。”
  “能升到巔峰,都是乙等、甲等的人。唉,我們這些丁等、丙等的苦哈哈,是羨慕不來的。”
  “哼!”古月漠北冷哼一聲,看著赤城得意洋洋的樣子,他就感到不爽。
  古月方正則暗捏雙拳,雙唇抿著,似乎憋著一股氣。
  “古月漠北。”很快,檢測蠱師就叫道。
  長著一副馬臉的漠北,快步走出去。
  “古月漠北,一轉巔峰。”在這樣的聲音下,他又走了回來,在途中不甘示弱地瞟了古月赤城一眼。
  檢測繼續著,空中的雪越下越小,最終停止。
  空氣冰冷而又清新。
  “古月方源。”中年女蠱師這時叫道。
  方源面無表情,走了上去。
  片刻后,女蠱師睜開雙眼,有些意外地打量了方源一眼,大聲地道:“古月方源,一轉巔峰!”
  “一轉巔峰,有沒有聽錯啊?方源居然修到了這樣的程度?”少年們一陣驚奇。
  “唉,他走了狗屎運,有酒蟲幫助溫養空竅。雖然只是丙等,但和乙等、甲等比起來,仍舊不落下風。”一些少年嫉妒地道。
  尤其是一些同樣是丙等資質的少年,語氣酸溜溜的自我安慰著:“這也沒有什么。酒蟲不能精煉二轉的真元,方源以后就沒有這個優勢了。”
  “雖然是巔峰,但終究只是丙等資質,不足為慮。”漠北和赤城望了方源一眼,又很快轉移了視線,看向仍舊站在隊伍中的方正。
  在他們的心中,擁有甲等資質的方正,才是競爭對手。
  “哥哥,你真是讓我有些意外。不過接下來,你可看好了……”方正看著方源一步步走下來,雙眼炯炯發亮,流露出十分期待的神情。
  “古月方正。”女蠱師的聲音,姍姍來遲。
  “是那個甲等天才?”一時間,家老們都將目光集中在方正的身上。
  方正越眾而出,他能感受到這些目光傳達過來的壓力,這讓他不禁微微地緊張起來。
  不過,當他看到族長古月博在對他微笑的時候,他心中的緊張頓時冰消瓦解。
  他走到中年女蠱師的面前。
  女蠱師閉上雙眼,然后猛地睜開雙眼,用驚訝的口氣叫道:“古月方正,修為——二轉初階!”
  轟。
  少年們頓時爆發出一股嘈雜的音浪。
  “什么,竟然達到了二轉?!”
  “不愧是甲等資質的天才啊。”
  “了不起,這樣一來漠北、赤城、方源都被他甩下去了。”
  “這個方正!”一時間,漠北和赤城都震驚地望著方正。
  “呵呵呵,居然比前世還要高了一籌……”方源垂下眼簾,笑了笑。他并沒有太意外,剛剛他留意了一下方正的神色,就隱隱猜測出這個檢測結果了。
  “到底是甲等資質。”
  “我族的希望啊。”
  “還是族長大人培養之功……”
  家老們交口稱贊。
  一時間,方正成為了眾人矚目的焦點。
  半年前,古月博交給他一只玉皮蠱,讓他成為晉升二轉的第一人。他做到了!
  “族長大人,我沒有辜負您的期望,我做到了!從今以后,我還會做到更多,獲得諸位家老大人們更多的認同,獲得身邊人更多的認可。哥哥,你已經被我甩在了身后,你再也不是我心中的陰影了。我古月方正,已經不再是從前的那個古月方正了!”
  方正心中振奮地叫著,他的雙眸中閃灼著一種絢爛的光彩。
  這種光彩,就叫做自信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