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83 掃強敵方正展風采

方正和漠塵雙雙走上了擂臺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
  “方正,別以為你有二轉修為,我就會輸!今天我就要越級挑戰。”漠北咬著牙,臉色凝重,在心中默默地為自己打氣。面對二轉修為的方正,他的確感到了一股壓力。
  “來吧。”方正低喝一聲,猛地沖出。
  漠北心頭一跳,這方正不按套路出牌啊。一般都是先對射,再拳腳。他這一次,居然一出手就沖過來,是想比拼拳腳嗎?
  “他不怕在比斗拳腳的時候,被我的月刃射傷嗎?”漠北大為疑惑。
  他當然不是為方正擔心,而是知道自己如果和方正貼身戰斗,在那么近的距離下,方正若是射出月刃,他根本來不及躲避。
  漠北連忙后退,企圖拉開距離,同時手腕翻轉,切出一記月刃。
  方正臨危不亂,一個撲地打滾,閃過了月刃,繼續沖上去。同時他的手中,也浮出一團月華。
  漠北看著他掌中凝而不發的月光,心中不由地生出一股緊張情緒,連連后退。
  他雖然苦練基礎拳腳,也鍛煉過月刃,但終究比一直受到族長親自培養的方正,要稍遜一籌。
  漠北適應不了這樣的戰斗方式,頓時就陷入下風。
  “咦?那邊有點意思。”擂臺上的這場戰斗,吸引了不少人。
  “居然如此接近,這個方正膽子不小。”藥紅現在可以分辨出方源和方正。方源表情冷漠,散發著一種成熟陰郁的氣質。而方正則面容堅毅,透著陽光。
  “應該是族長調教的功勞吧。普通學員對決,雙方距離往往是十米。超過這個距離,月刃就會消散。少于這個距離,月刃射過來,學員們又來不及反應。”古月青書目光閃了閃,“方正現在的戰斗距離,已經被壓縮到了六米。躲閃月刃的工作,也是熟稔無比。看來不僅是族長重視方正,方正也下了苦功,吃了很多苦頭。”
  “小弟!”漠顏看著臺上漠北被方正逼入下風,她一臉的擔憂和焦急,真想上去幫忙,揍方正一頓。
  而赤山面無表情,只是看著,沒有說話,
  方正接近漠北,將距離壓縮到六米之后,就不再近身,而是使用月光蠱,進行對射。
  漠北倉促應付,手忙腳亂,有好幾次都差點被月刃掃中,險象環生。
  反觀方正,他卻有底氣。
  即便是躲閃不及,他還有玉皮蠱這個底牌。只要撐起翠綠玉光,就能防住月刃。
  看著漠北被自己如此壓著打,方正的腦海里不由地就浮現出往昔。
  月夜下,族長對諄諄教導,手把手地教導躲閃動作,毫無保留的傳授經驗。
  “族長大人,我不會讓您失望的。”方正雙目精芒閃爍,他越戰越勇!
  “方正你既有天資,又吃苦耐勞,勤學苦練。能有這樣的戰果,是你一滴滴的汗水積累而成的。這都是你努力的結果。就是這樣,方正,就是這股氣勢,去吧,去展現你的光彩!”棚子下,族長心湖蕩起微微漣漪,表面上他坐在那里,靜靜地觀看著,嘴角上露出一絲微笑。
  漠北雖然極力掙扎,頑強抵抗,但是一刻鐘后,他的身上已經增添了無數的傷口。涌出的血液,染紅了他的衣衫。
  場下主持局面的蠱師,看到此情景,開口宣布:“此場,古月方正勝。”
  “我還沒有輸!”漠北執拗地大叫著,他渾身浴血,搖搖晃晃。但掙扎了幾下后,還是被上臺的幾位蠱師強制帶下去治療了。
  “這種程度的戰斗,已經是畢業一年后的水準了。”
  “甲等天才,到底是天才。”
  “據說被族長大人親自教導的,能不厲害么?”
  看到這樣的結果,擂臺下的蠱師們發出一陣陣的贊嘆聲。
  古月方正喘著氣,走下擂臺。三個蠱師也圍了上來,為他治療,同時免費提供元石,供他快速回復真元。
  休息了一段時間后,方正恢復到完全狀態,再次登上了擂臺。
  這一場,他要對戰古月赤城。
  赤城看著方正,干笑了兩聲道:“很好!方正,你敗了漠北那小子,現在我擊敗你,就一舉兩得了。”
  他似乎信心十足。
  方正抿著嘴,一言不發,繼續沖了過去。
  “龍丸蛐蛐蠱!”赤城意念一動,頓時雙腿上浮現出一層橙紅色的微光。他輕輕一蹦,瞬間就后撤十米之遠。
  方正剛剛接近的距離,頓時就被拉大了。
  “嘿嘿嘿。”赤城得意地笑起來,“方正,你沒有蠱蟲增速,單靠兩條腿,是追不上我的。這擂臺雖然不大,但足夠我騰挪的了。你的戰術對付漠北有用,對我來講,就失效了。”
  “是這樣子的嗎?”方正索性停住了腳步,站在原地,目光灼灼地盯著赤城。
  他的臉上現出笑容,雙眼流露出堅毅之色,大聲地道:“你盡管就這樣躲閃好了,你每使用一次龍丸蛐蛐蠱,你就要消耗一定的真元。你不過是一轉巔峰的青銅真元,我卻已經是二轉的赤鐵真元,比你耐用三倍。你的資質又不如我,最后沒有真元,輸的一定是你!”
  你!”赤城不禁動容,他只看到了自己的優勢,卻沒有看清自己的弱點。現在,他不得不承認方正說的有理,斗志立遭重挫。
  “什么,方正晉升二轉了?!”周圍蠱師一片嘩然,修為檢測的結果,昨天才剛剛得到,只在小范圍內流傳,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還不知道這事。
  “甲等天才到底是甲等,了不起。這個方正,搞不好真的是我族的希望之星啊。”
  “白家的那個天才白凝冰,真的是太強大了。如果方正能成長起來,興許就能對抗白凝冰。”
  “這個小子有點意思。在學堂就修煉到二轉,又有如此扎實的基本功夫,這情況真的比較少見。難怪族長傾注了這么多的心血。”藥紅口中呢喃。
  青書亦是感慨:“族長的培養只是一部分,你不要小看這個小子,自從他從暗殺中驚險生還,他就變得相當刻苦,修行十分努力。他是個好苗子,既有天賦,又十分踏實。若真的能成長起來……唉,我感覺到我的擔子越來越重了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族長古月博忍不住輕笑出聲。
  赤城的性格弱點,他曾經向方正剖析過。如今看到方正能實際運用,這讓古月博感到分外的欣慰。
  “看來方正,應該就是此屆第一了。”在族長的身邊,古月漠塵開口道。
  古月赤練冷哼了一聲,緊緊地盯著場中。他當然希望自己的孫子,能夠戰勝方正。這樣一來,就為赤家掙了臉面。
  但是事與愿違,擂臺上,赤城斗志受挫,和方正正式交手之后,他反而發揮不出原有的水準,失誤頻出。
  最終,赤城被方正抓住一個失誤,掃下來了擂臺。
  “古月方正勝!”蠱師叫道。
  古月赤練臉色鐵青。
  一時間,方正萬眾矚目。風頭無兩。
  “方正連續擊敗漠北、赤城,有勇有謀,看來此次第一非他莫屬了。”有人贊嘆著。
  “有道理,我也很看好他。可惜他是不可能加入我們小組的。”小組挑選學員,學員也在挑選小組。像方正這樣的優秀種子,早就被內定了。
  “方正是族長一系,漠北、赤城分別是漠脈、赤脈的未來掌權人。看來今后,古月一族將是族長一系力壓兩大家老了。”有人則看得更加深遠。
  另外的兩個擂臺上,戰斗仍舊繼續著。
  方正早早地走下擂臺,聽著周圍人的對自己贊嘆話語,他心潮澎湃,明顯地感到自己有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。
  不同了,和以前不一樣了。
  他的心中充滿了被認同的激動,被賞識的興奮,被肯定的開心。
  一股股冬風吹來,在冷冽的風中,他卻感到了春天般的溫暖。
  “最后一戰,古月方正對戰古月方源!”片刻之后,一位主持擂臺的蠱師喊道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