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84 狠狠地踩踏

最后一戰,古月方正對戰古月方源!
  “喲,有意思啊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”
  “想不到最終,竟然是兄弟對決。”
  “方正……”族長看到這里,嘴角的笑容收斂了一絲,“你心中最大的陰影,就是你的哥哥方源。擊敗他吧,你有赤鐵真元,同時還有玉皮蠱,攻防兼備,優勢很大。打碎這層陰影,你將引來真正的新生!”
  終于迎來了決勝戰。
  兄弟倆站在了同一個擂臺上,遙相對望。
  殘陽如血……
  黃昏的光,像是給擂臺鋪上了一層奢華的地毯。
  極為相似的面孔。
  弟弟戰意燃燒,哥哥目光深邃。
  “哥哥……”方正雙拳緊握,緊緊地盯著方源,語氣堅定,“你認輸吧!我已經二轉,赤鐵真元多達八成有余,而你的青銅真元不過是四成四罷了。你是沒有機會的。”
  方源淡淡地看著自己的這個弟弟:“我的真元你倒是知道得很清楚。不過這些廢話你還是不要說了。如果單憑真元多寡就能判定勝負,那還要戰斗干什么?”
  方正一愣,旋即騰的一下,眼中的斗志之火熊熊燃燒起來。
  事實上,在他的內心深處,他也不想方源認輸。但方源畢竟是他的哥哥,于情于理他都該說這么一句話。
  若是不說,就顯得太絕情了些。
  “既然哥哥你執意如此,那我就只好出手了!”話音未落,方正就沖向方源。
  “又是這招!”場下,漠北看著這情景,不禁咬牙切齒。他打定主意,回去之后一定要狠狠操練自己,將來把今日的這份屈辱十倍地送還給方正!
  “方源完了,他可沒有我的龍丸蛐蛐蠱。”赤城抱臂冷笑,幸災樂禍。
  方正狂奔而來,瞬間拉近和方源的距離。他的手中,亮起一團月光。
  方源神情如鐵,沒有一絲變化,他看著方正快速接近,靜立不動,只是右掌中同樣慢慢地蕩漾出如水般的藍色月華。
  忽然!
  方源腳下猛地一踏,連跨幾步,竟然不退反進,悍然反沖方正。
  “這!”方正沒有料到方源的沖擊,他心中忍不住一慌,連忙射出一記月刃。
  方源狂奔過來,身形一扭,月刃就和他擦肩而過。
  他一臉冷漠,沒有咆哮,沒有猙獰,但是在沉默中,卻醞釀出一股絕然冷酷的氣勢。
  方正下意識地連連后退,他的極限距離是六米,但現在方源距離他不足五米。這下子換做他要拉開距離了。
  嗤嗤嗤。
  方正一邊后退,一邊右掌連續翻轉,月刃不停地催發出來,企圖逼退方源。
  方源步步連環,緊湊無比,身形靈活至極,劇烈晃動,每一次都是差之毫厘地避開射來的月刃。
  “這個方源,膽子更大!”藥紅驚呼一聲。
  “如此戰斗,簡直是置生死于度外。”青書亦是失聲。
  “又一個戰斗瘋子!”漠顏咬牙,看了一眼不遠處的赤山。
  赤山仍舊面無表情,只是雙眼閃爍不定。
  人群中的噪雜停息下來,無不注視著擂臺上的戰斗。
  月刃和方源擦身而過,在方源的臉上,不時地映照著一抹藍華。他冷漠的表情一直都沒有變化,在每一次驚險而又從容的閃避中,他的戰斗天賦一覽無余!
  場外的族長、家老們都露出凝重的神色。
  赤城、漠北則張大了嘴巴,驚愕看著方源匪夷所思地躲過一發發的月刃。
  他究竟是怎么辦到的?無數的學員心中都繚繞著一個大大的問號。
  哼,擁有五百年戰斗經驗的方源,又豈是被一個四轉蠱師教導一年的方正所能媲美的?
  在方源的眼中,方正淺薄得就像一條清澈的溪流,不管溪流怎么流動,流向何方,在陡峭的山石間是何種轉折,他都能一目了然地看穿到水底。
  月刃的每一次攻擊,不是驟然發生的,都需要一個過程。方正必須要翻轉掌腕,這就是最好不過的征兆。
  在方源的眼中,方正的肩膀每一次抖動,手腕每一次翻轉,腳步每一次踩踏,都給了他大量的信息。方正每一次攻擊、撤退、閃躲的意圖,方源都能頃刻間看透,甚至就連方正現在腦子里想的什么,他也能猜中大概。
  方正此時的腦子里,已經蒙了!
  方源籠罩在他心中十多年的陰影,急劇擴散成黑暗,將他拽入了深淵。
  慌張的情緒,讓他想不起玉皮蠱。方源強勢的推進,讓他緊張,讓他喘不過氣來,讓他不能思考其他。
  這就是經驗的差距,這就是底蘊的區別!
  在方源的觀念中,自己的底蘊比春秋蟬還要重要的,自己最大的依仗。
  他可以不靠族長,不靠家老,不靠親人,不靠朋友,不靠蠱蟲。
  他從來都只靠自己!
  這個世界上,也從來只有自己才最靠得住!!
  什么同伴、戰友,不過是弱者掩飾無能,用來期待別人拯救的借口罷了。
  終于接近方正!
  砰。
  方源一拳隱蔽地搗出,正中方正的腹部。
  方正頓時弓下腰,拳頭的力量差點打得他要吐出來。他連忙雙臂護住頭部,身形一矮,后撤一大步,在危急關頭,體現出了他扎實的基本功。
  “哪里去了?”方正眼珠子瞪大,急速轉動,在雙臂的縫隙之間,尋找方源的身影。
  “在后面!”這個念頭剛剛泛起,方正就感覺到腰間受到猛力的打擊。
  他頓時重心不穩,一頭栽倒向地面。
  不過方正亦受過辛苦的訓練,順著這個動勢,他在地上翻了一個跟頭,同時手掌向后一翻,射出一記月刃。
  這個動作,就是族長傳授給他的作戰經驗。
  若是尋常人物,只怕緊跟在方正身后,反應不及,就被這記月刃射中了。即便不中,也必定被逼退。
  但方源是誰?就算是古月博和他比經驗,也絕對不夠看。
  方源安步當車,并未直接追擊。而是繞了一個環形,接近了方正。那記月刃毫無懸念地只射穿了空氣。
  方正卻以為已經拉開距離,他站了起來,正要重整旗鼓,但是就聽到呼的一聲。
  “這是拳風!”在這剎那的光景,方正之來得及冒出這個念頭。
  然后下一刻,他就被方源的拳頭狠狠地擊中耳朵。
  砰。
  他頓時感到雙眼一黑,一陣強烈的眩暈讓他失去了平衡,徹底栽倒在地上。
  他趴在地上足有兩個呼吸,這才緩過來,視野逐漸清晰后,方正便看到方源的兩只腳,正站在自己的面前。
  他頓時明白,自己的處境有多丑陋。他趴在地上,像是一條狗,而方源則高高地站著,俯瞰著自己。
  “可惡!”方正羞怒無比,想要爬起來。
  眾目睽睽之下,方源抬起右腳,狠狠踏下。
  砰。
  方正的頭被方源狠狠踩踏住,像個石球撞在擂臺上,發出響亮的聲響。
  “可惡!”方正狂怒,想要再次爬起。
  方源冷冷地看著,再踏一腳。
  砰。
  方正的頭劇烈地撞擊在擂臺上,頭皮被磕破了,血流不止。
  “可惡!可惡啊!”方正一口鋼牙都要咬碎,胸中的怒火幾乎將他的全身都燃燒起來。他再次昂起頭顱,想要站起來。
  砰。
  方源第三次踏下,這一次直接踩在他的頭上,沒有松腳。巨大的力量壓下來,將方正的臉頰狠狠地擠壓在擂臺上。
  方正的臉都要變形了,他狠狠地喘著粗氣,掙扎不得。他感到自己的頭上,就像是壓著一塊巨石,任憑他怎么掙扎巨石也紋絲不動。
  “對了,我怎么忘了,還有月光蠱啊!”絕境之下,方正靈光一動,忽然想到了月光蠱。
  他的右掌中頓時月光驟盛。
  但是方源怎么可能沒有察覺?
  哧的一聲輕響,他射出一道月刃,正中方正的右掌。
  啊!
  方正頓時發出一聲慘嚎,劇痛傳來,讓他的身軀像是觸電一般劇烈顫抖了一下。
  他的手掌幾乎被方源射穿,露出慘白的骨頭。掌心里面的月光蠱,也受到重大打擊,瀕臨死亡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