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86 懷疑和試探

擂臺上,方正昏倒在地,再無動靜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而方源,仍舊一臉的冷漠,站在擂臺的中央。
  短暫的沉寂之后,全場一片嘩然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有人抱頭,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。
  “兩拳打碎玉皮蠱的防御,這,這,這……”有人看的瞠目結舌。
  “太兇殘了,玉光都被他狂暴地轟破,他就感覺不到疼痛嗎?”許多女蠱師都倒吸一口冷氣。
  “沒有用任何防御性的蠱蟲,直接用手轟擊玉光,這是貨真價實的自殘!”就算是男蠱師,看著方源重傷的雙手,都眼角抽搐,為方源的這股狠辣感到吃驚。
  對別人狠,容易。對自己狠,困難。
  方源徒手打碎玉皮蠱的防御,不僅是對親弟弟狠,更是對自己的狠辣!
  “我去看看。”學堂家老坐不住了,丟下這話,親自跳上擂臺。
  他先是蹲下,查看了一下昏迷過去的方正,輕輕地松了一口氣。方正并無大礙,只是頭部遭到重擊,陷入了昏迷。
  “難以想象,在玉皮蠱的防御下,竟然被人用赤手空拳,造成了這樣的重擊。”學堂家老暗暗心驚,他抬起頭,將視線轉向方源,眼中閃過一抹凌厲的光。
  “方源,我來給你治療一下。”學堂家老站起來,幾個大步就走到方源身邊,直接抓起方源的前臂。
  方源的雙手傷勢很嚴重,血肉模糊不說,甚至連白色的手骨都裸露出來。因為重擊的緣故,手指骨面上還出現了明顯的裂紋。
  “這該是多么的劇痛,但是方源竟然眉頭都不皺一下。”饒是學堂家老,見到這樣的傷勢,也是心頭一顫。
  他的語氣變得有些復雜,對方源道:“你忍著點,治療會很癢,也十分的痛。”
  說著,他右手五指如分張開來,散發出一陣藍色的月光。月光越來越亮,把學堂家老的右手都照得半透明。
  乍一眼看上去,學堂家老的整個右手,如同化作了一塊藍玉。里面的血管、骨頭都似乎玉化了。
  學堂家老輕輕地將右手,覆蓋到方源受傷的拳頭上。
  就好像是一塊冰冷的玉,接觸到血肉模糊的傷口上。方源感到了一股鉆心的劇痛,他咬了咬牙,沒有吭聲。
  學堂家老的手掌散發著溫潤的月光,月光滋養著方源的傷口。
  指骨上,裂紋在迅速愈合。綻開的皮肉也在快速地生長,痊愈。
  方源頓時感到奇癢無比,他狠狠地喘了幾口粗氣。
  學堂家老面色沉靜,趁著給方源療傷的機會,他分出一絲心神,順著方源的手臂,探入他的空竅。
  空竅中,墨綠色的青銅真元,蕩漾起陣陣波瀾。
  一只白晃晃的肥頭肥腦的酒蟲,在元海中恣意游耍。
  空竅的四壁,則是一片渾然一體的白色晶壁。這將方源一轉巔峰的修為展露無遺。
  學堂家老沒有撤回心神,而是掃蕩方源的全身。
  最后,他在方源的右掌掌心的皮膚上,發現了月光蠱和小光蠱。
  “沒有其他蠱蟲,難道方源真的是單憑自身的力氣,徒手將玉皮蠱的防御打破的?這樣的力氣,已經超越了成年凡人。他只不過是十五歲,力氣能有這樣大?”學堂家老雙眼中閃過一抹疑惑的光。
  “家老大人,感謝你的治療。”方源將手掌從家老的手中抽出來,活動了一下。
  雖然還有些疼痛,但是傷口已經愈合了。換做是地球,這樣的傷勢恐怕得修養大一兩年,還得留下嚴重的后遺癥。
  這就是這個世界的神奇之處。現在方源的雙手已經痊愈,只是雙手活動、虛抓的時候,十分軟弱無力。七八天后,這種無力的輕微后遺癥也會消失。
  但是,方源并不感激學堂家老。他這傷勢其他的治療蠱師同樣可以治好,他心知肚明:學堂家老的真正目的,是趁機檢查自己的空竅。
  方源早就料到這點,白豕蠱還有玉皮蠱都放在了第二秘洞當中。至于春秋蟬,高達六轉,一心隱藏,就算是四轉修為的古月博親自出手,也未必能檢查出來。
  學堂家老沒有檢查到什么,眉頭微微皺起。他雖然心中還有許多的懷疑,但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,他也不好直接問什么。
  “方源,你表現的不錯,好好努力。”最終學堂家老拍拍方源的肩膀,然后高聲宣布,“本屆年末考核,由方源獲得第一!”
  從學堂家老登上擂臺,臺下眾人都一直靜靜地看著。此時聽到家老宣布的結果,頓時又泛起一股聲浪。
  “想不到最終,居然是方源笑到了最后!”
  “他只是區區丙等,竟然戰勝了二轉的,擁有玉皮蠱的方正,他是不是作弊了?”
  “應該不會。剛剛學堂家老親自治療,實為檢測。他都沒有發現問題,方源應該沒有作弊。”
  “方源雙手重傷,這是應該的。但是十五歲的少年,這樣的力道,已經遠遠超越了成年人,這難道還不值得懷疑嗎?”
  “這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呢?天底下總有一些天賦異稟的怪胎。不是力氣大,就是早智,其實方源的力氣還不算恐怖,想想那個人吧。”說話的蠱師以目示意人群中傲立著的赤山。
  頓時有人恍然大悟:“這倒也是。赤山幾歲的時候,力氣就比成年人還大了。難道方源也是這樣的怪胎?”
  “錯不了。方源幼童的時候,就作詩了。那些詩詞曾經風傳了整個山寨。原本都以為是甲等,沒想到只是丙等。不過看來,老天爺另有用意。在力氣上給他了一些補償。”
  “不過他終究是個丙等罷了,若是乙等,恐怕就是另一個赤山了。哼,其實也沒有什么了不起的。蠱師修行,還是注重資質。將來若是得了一個黑豕蠱,就能把力氣養得比他還大。因此也算不了什么,只能一時囂張罷了。”有人聳肩,語氣很不以為意。
  方源走下擂臺,雙耳豎著,聽著眾人的議論聲,心中冷笑。
  酒蟲的來源,方源已經營造了一個完美借口,但玉皮蠱一旦暴露,方源實在解釋不了。因此必須秘密收藏起來,不能在眾目睽睽之下使用。
  至于眾人的這些想法和解釋,正是方源想要引導的輿論方向。退一步講,就算是家族高層仍舊懷疑,也只會懷疑到他的神秘后臺上去。
  “半年前,我冒著風險,利用野豬牙營造出來的第二層保護傘,已經開始發揮作用了。”方源的雙眸深幽如潭。
  古月族長沒有坐下,他一直站著,眉頭緊皺。
  這事情的發展的確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  方源奪得第一,他并不在乎。不過是一個年末考核的小小第一罷了,根本就不放在眼里。
  他擔心的是古月方正。
  毫無疑問,今天的打擊對于方正來講,實在是太重了些。
  若是方正一開始就被方源打得毫無還手之力,輸了這場戰斗,也就罷了。但偏偏是他奮起全力,希望大增的時候,被方源兩記拳頭狠狠地揍趴下。
  這樣的心理創傷,很有可能會影響到他的成長。
  “在我的指點和安排下,方正率先晉升高階,晉升巔峰,晉升二轉,不斷積累成功,豎立了自信。但是這些自信,恐怕經此一役,都要灰飛煙滅了。唉,我的一番苦心,化為了泡影。”古月博心中暗暗嘆息,自然而然地,他對方源也產生了一種淡淡的厭煩。
  若是方源敗在方正的手中,那一切就太完美了。
  偏偏方源竟然勝了,這實在是……有點可惡啊。
  不僅僅是族長,在座的其他家老的目光也十分深沉和復雜。
  “方源的力氣竟然這么大,難道他也和赤山一樣,是個怪胎嗎?”
  “說起來,方源本來就怪,不到十歲就能作詩。隨著他不斷長大,氣力大點,也不算什么。”
  “但也有一種可能,那就是人為。方源的背后有一個神秘后臺,興許就是這幕后之人幫助了他。”
  “那么他身后的這個后臺,到底是誰?”
  ……
  家老們的心中都是翻江倒海,但是面容上卻看不出絲毫的異樣。
  族長古月博沉默了片刻,忽然露出了一絲微笑,道:“方源,你以丙等資質奪得了第一,這是往屆前所未有的壯舉!成為第一,會有一百塊元石的獎勵,同時有蠱蟲優先選取權。現在,我當場要再獎勵你,你可以任選一個小組加入。不管是什么組,只要你想,當場說出來,你就能加入!”
  這話一說出口,在場的二轉蠱師和學員們都羨慕地看向方源。
  小組之間也有差別,加入到優秀的小組里,就意味著光明的前途。古月博的這個獎勵真的很豐厚。
  “這個獎勵雖然是我臨時做主,但是我相信諸位在座的家老們,也都會同意的。”古月博笑意更濃,看了一下身邊的幾位家老。
  以古月赤練、古月漠塵為首的家老們,各個面容深沉,最多是有人皺了下眉頭,但都沒有阻止。
  方源心頭一跳。
  麻煩來了。
  (ps:揉臉……昨天41章催更票,還都是1.2萬字的,看的俺眼淚汪汪啊,真心傷不起。揉臉……新書期,一天兩更是常態吶,童學們。再說也不是俺偷懶,實在是要保證質量。揉臉……乃們太壞了,弄得俺口水滴滴的……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