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87 態度就是心的面具

方源已經看出此舉的背后深意,這是來自族長的一次小小的試探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他掃視了演武場一圈,整個家族中最優秀的三支小組都在這里。分別是代表族長一系的青書組,代表赤脈的赤山組,代表漠脈的漠顏組。
  若是尋常學員,加入這三組中的任何一個,都意味著榜上了大靠山,前途一片光明。
  但是對于方源來講,卻恰恰相反。
  在家族高層的心目中,他已經被打上了一個勢力的標簽。冒然加入這三個組,麻煩就大了。
  比如他加入了赤山組,赤家自然明白自己沒有招攬過方源。首先的想法就是——方源明顯是別人家的棋子,加入自己的小組,有什么企圖?
  然后的想法則是——提前招攬方源的這個神秘勢力,已經壞了規矩。現在方源投入自己這邊,那么家老必會認為是自己提前招攬了方源。這樣自己一方豈不是背了黑鍋?不行,得把方源扣著,監視他,調查他!拿到確鑿的證據,揪出那個神秘的后臺。
  但真實的情況是,方源是沒有后臺的!
  “我一旦加入這三個小組中的一個,就等于是得罪了家族最大的三個勢力之一。絕對不行!唉,我原本是想低調地加入江鶴那一組。但是江鶴一組的背后,也有刑堂家老的影子。現在眾目睽睽之下,我冒然加入,也極為不妥啊。”方源不免猶豫了一下。
  族長古月博笑意更濃,繼續道:“方源啊,你不選的話,那我就給你指派了。”
  他身邊的家老們都靜靜地看著,面色神情一動不動,如一個個雕像。
  “哼,開始逼迫我了么。”方源目光一閃,立即猜出古月博下面的話——不是把方源塞到赤山組,就是塞到漠顏組。
  古月博自然心知肚明,自己沒有招攬方源。對他來講,此舉不僅能消除自己的嫌疑,還能削弱政敵,暴露神秘勢力,可謂一舉三得。一招禍水東引,看似簡單實則深沉,顯示出了他古月博爐火純青的政治手腕。
  “不行,絕不能讓古月博指派。看來,我只能選擇一個雜組了。”方源正要開口。
  就在這時,人群中一個聲音傳來:“不如就加入我們組罷。我們小組正缺一個進攻點呢。”
  是誰?
  一時間,眾人都側目,循聲望去。
  說話的人,不高不矮,暗黃的膚色使得他看起來一臉的病容。一雙三角眼睛,此時閃爍著精芒。
  “是病蛇古月角三啊。”有人道出了他的身份。
  “古月角三?不過是個雜組,沒有任何的背景!”族長和家老們眼中都露出了失望的神色。
  “角三……”方源的雙眼閃過一絲微不可察的暗芒。
  他和這個古月角三,根本素未平生,記憶中也記不清有無這個人物。
  角三為什么開口,主動邀請自己加入?難道是單單是因為自己奪得了考核第一的緣故么?
  怎么可能!
  只有幼稚如方正,才會有這種天真的想法罷。
  不過……
  既然是角三親自開口,主動邀請,那么對于現在的情形來講,不啻于是一個突破口。
  “家族的高層,應該很失望吧。呵呵。”方源想到這里,嘴角不禁浮現出淡淡的笑意,眼簾垂下掩蓋住眼中的精芒。
  “那我就加入你們組吧。”方源一口答應下來,堵住了古月博接下來的話。
  “這方源傻了嗎?”
  “放著那些優秀的小組不加入,偏偏要加入病蛇的小組!”
  “腦子有毛病吧,角三這個家伙的性格,呵呵……”
  場中的學員和蠱師們都議論起來,看向方源的目光就像看一個傻子。
  族長和家老們的臉色都不禁一沉。
  今天的試探,居然被一個古月角三攪了局!不……也許這角三也是局中的棋子也說不定。不管怎樣,要好好調查一下這個古月角三!
  三天后。
  雪已經下了一天,此時漸漸轉小,一片片潔白的雪花,隨著風,在空中飛舞。
  青茅山上下,都覆蓋了一層白色的衣衫。許多樹枝光禿禿的,唯有長青的松樹和青矛竹,不改本色,欺霜傲雪地屹立著。
  一組五人在雪地上奔馳。
  為首的一位,身材不高不矮,一臉枯黃的病容,正是古月角三。
  他一邊奔跑,一邊側臉望向身邊一直沉默著的方源,臉上浮現出一股溫和的笑意:“方源,你不必緊張。雖然這是你的第一次執行家族任務,但是任務內容是比較簡單的。你跟著我們邊學邊做就行了。”
  “好。”方源淡淡地應了聲,雙眼直視前方,面色沉靜。
  已經是冬天了。
  在雪地上奔馳,冰冷的冬風就顯得更加強烈。一口呼吸下來,就好像是吃了一口冰沙,胸腔中都是一片冰涼。
  方源的臉色本就白皙,此時被白雪映照著,更顯得蒼白。在奔跑的過程中,小雪不斷地落在他的黑色短發上,肩膀上,眉梢上。
  和以往不同的是,方源已經換了一身衣裳。
  這是一套深藍色的武服。
  上身長袖,下身長褲。小腿上有竹片綁腿,腳上是竹芒鞋。額頭上系著一條寶藍色的頭帶,頭帶末端隨著方源的奔跑,在空中飄飛。
  在他的腰間,則系著一條寬邊腰帶。
  腰帶是藏青色的,正面鑲著一塊銅片。銅片上刻著一個“一”,十分顯眼。
  這就是蠱師的服飾,顯示著方源一轉蠱師的身份。
  少年們在學堂學滿了一年,出來之后,才有資格如此穿戴。
  這身服飾意義非凡,一旦穿上,就代表著超越凡人階層,脫離了卑賤,步入了高貴,在整個人類社會中位居上流。盡管一轉蠱師只是這上流的末端,但是從今往后,任何凡人見了方源都要主動避退,恭敬行禮。
  古月角三的目光不由地閃了閃,這一套服裝穿在穿在方源的身上,配合他漠然的表情,頓時就顯現出一股冷酷干練的氣質。
  奔跑中,他繼續對方源道:“我們在外執行任務,常常要快速行進。奔跑是常態,方源你還習慣么?”
  “還好。”方源惜字如金,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這個古月角三。
  角三臉上溫和的笑容,不禁讓他想起關于人祖的神話。
  話說,人祖利用規矩二蠱,收了力量,走了智慧,只剩下三只蠱蟲,一只懷疑,一只相信,一只態度。
  人祖抓住了態度蠱。
  態度蠱依照賭約,降服在人祖的手上,告訴人祖:“人,你抓住我,我也只能自認倒霉了。從今以后,我就為你所用吧。你只要把我戴上,就能發揮我的作用了。”
  態度蠱外形就像是一張面具,人祖把態度蠱戴在臉上,結果怎么也戴不上,哪怕用繩子牢牢纏繞著,也總會脫落。
  “這是怎么一回事啊?”人祖很納悶。
  態度蠱就笑:“我知道了,人啊,原來你沒有心了。態度就是心的面具,你沒有心,怎么能戴得上我呢?”
  人祖這才恍然,他早已經把心交給了希望。
  他已經無心了。
  無心的人,是戴不上態度面具的。換句話講,有心的人,態度就是一張面具。
  “溫和的態度只是這個古月角三的戴上的面具,他的真正居心是什么呢?”方源心里思考著。
  這個人稱“病蛇”的角三在觀察方源的同時,方源也在暗暗地觀察他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