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88 下馬威刁難和打壓

雪地中,五人小組在奔跑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古月角三看了一下天空,便道:“天色不早了,此行任務要采集腐泥凍土,雖然簡單,但是耗時長久。我們必須加快速度,大家都跟緊我,盡量不要掉隊。方源,你若是堅持不住,就和我們說一聲,沒有關系的。你是新人,我們會照顧你的。”
  古月角三的笑容十分和善。
  方源點點頭,沒有說話。
  其他三個組員卻是相互交換了一下眼神,其實天色尚早,角三此舉毫無必要。實際上,就是想給方源一個下馬威。
  他們三人心知肚明,但都沒有揭破這事情。
  事實上,這種下馬威普遍存在。新人加入小組,老組員們都會多多少少地施展一些下馬威,打掉新人的氣焰,方便今后的命令和管理。
  “走。”角三輕喝一聲,腳步急踏,率先沖出。
  方源目光一閃,和其他三人同樣加快速度,緊隨其后。
  竹芒鞋踩踏在積雪上,印下一連串深深的腳印。
  山地多坎坷,本來就不好走。尤其是覆蓋了一層積雪之后,更容易滑倒。同時雪下難測,誰知道這積雪下面,是銳利的石子,還是凹坑?
  若是踩中了獵戶設下的陷阱,那就更加倒霉了。
  在這世界中生活艱辛,趕路看似輕巧,實際上在這方面大有學問。許多新人就因此栽了不少跟頭。
  唯有經過長期鍛煉,吃過不少苦頭之后,積累出經驗的蠱師,才能有效地避開這些障礙。
  冰冷的冬風撲面而來,方源在雪地中疾馳著。
  時而小躍,時而長跑,時而攀援,時而挪步,緊緊地跟在角三的身后。
  整個青茅山都裹了一層雪衣,許多樹木的枝干都是光禿禿的,沒有一片葉子。
  不時的有松鼠,或者野鹿,被這群人驚擾,急速地竄到遠處。
  半個小時之后,角三忽然停下了腳步,已經到達了目的地。
  他回過頭,看向方源,嘴角帶笑,交口稱贊道:“不錯!方源你不愧是本屆狀元,居然一直跟在我的身后沒有掉隊。”
  方源笑了笑,沒有說話。這種下馬威,他早已熟知。事實上,雪地奔行已經演變成了一個“傳統節目”。很多小組都是利用這個,打壓住新人的氣性。
  二人站在原地等了一會兒,其余的那三位組員才堪堪趕到。
  呼,呼,呼……
  他們大喘著粗氣,額頭滿是汗漬,都是臉皮漲紅,兩位彎腰支手,剩下一位直接癱坐到了雪地上。
  角三狠狠地瞪了這三人一眼,低喝道:“都給我站直了!你們丟臉不丟臉?看看人家方源,再看看你們自己。哼,此次任務完成之后,都回去好好反省反省。”
  三人連忙挺身直立,頭卻低著,被角三訓得不敢抬頭,也不敢反駁什么。
  只是他們看向方源的目光,都發生了一些變化。
  “真是怪了,這個方源怎么如此老道?至始至終都沒看到他摔過一跤!”
  “唉,我們的力氣都只是尋常,怎么能和這個怪胎相比?”
  “哼,好戲沒看成,反而害得我們成了犧牲品。這個家伙……”
  “好了,都打起精神來。”角三手指向前方,“這個小型山谷就是我們的目的地。里面有大量的腐泥凍土可以采集。我們就此分開,采集凍土,一個小時之后在這里集合。空井,現在分發工具。”
  角三話音剛落,叫做古月空井的男組員便站了出來。
  他手掌平伸開來,一道黃色的光便從他腹部空竅射出,倏地懸停在他的手掌中央。
  黃光消散,露出真容,是一只金背蛙。
  這只金蛙肥嘟嘟的,雪白的肚皮極其的大,鼓起來,使得它的整個身軀看上去仿佛是個圓球。蛤蟆的嘴巴,眼睛,都被這肚皮頂到了頭頂,壓縮到了一塊去。
  方源目光一閃,瞬間認出這只蠱蟲。
  這是二轉蠱蟲——大肚蛙。
  隨后,空井的手上涌出絲絲的赤鐵真元,被大肚蛙吸收。
  呱。
  大肚蛙響亮地叫了一聲,張口一吐,吐出一個微型小鐵鍬。
  鐵鍬飛在空中,很快變大,眨眼功夫,落在地面上,成了一個半人高的大鐵鍬。
  呱呱呱……
  它連續叫了幾聲,每次都吐出一件工具。
  最終,眾人面前的雪地上,堆了五只鐵鍬,五個木盒。木盒上都穿著兩根麻繩背帶。
  蠱師喂養蠱蟲,負擔很大,因此蠱蟲數量有限。蠱師在前期,很難獨自面對復雜的環境,以及層出不窮的各種麻煩,因此常常以小組形式行動。
  在一個小組中,有人偵察,有人進攻,有人防守,有人治療,還有一人就是后勤。
  這個站出來的男蠱師空井,顯然就是后勤蠱師。他掌握的這只大肚蛙,就是典型的后勤蠱蟲,肚子里另有寬敞空間,具有存儲的功用。
  當然,每只蠱蟲都有長處和短處。
  大肚蛙的缺陷,除了存儲空間有限之外,每次吐出事物,都要叫一聲,這點實在討厭。尤其是當蠱師在戰場上潛伏時,處理不好,就會因此暴露自己的位置。
  還有就是,大肚蛙不能存儲蠱蟲,同時不免疫毒素,有毒的物品不能存儲。
  分發了工具之后,小組五人每人手中都有了一把鐵鍬,一個木盒。
  “出發。”角三揮了揮手,率先步入山谷。
  方源提著鐵鍬,背著木盒,選擇了另一個方向。
  “到底是新人,興沖沖地去了呢。呵呵。”
  “腐泥凍土豈是這么好采集的?不仔細分辨,很有可能就采集到普通的凍土,憑白做了無用功。”
  “事實上,分辨也很困難。腐泥凍土的顏色,和尋常凍土的差距不大。尤其是在積雪的覆蓋下,新人往往只能靠運氣挖掘出來。”
  三位組員看著方源離去的背影,都在暗暗冷笑。
  然而一個小時之后,當他們看到方源滿載而歸,盛滿了整整一盒子的腐泥凍土時,都傻眼了。
  包括角三在內,他們的木盒當中,最多也不過半盒的腐泥凍土。
  看到方源的木盒,他們甚至都羞于展示自己的成果。
  “全是腐泥凍土!”一位組員仔細查看了一下,更加吃驚。
  “方源,你怎么會采集到這么多的凍土?”一位女組員耐不住心中的疑惑和好奇。
  方源微微挑起眉頭,雪光映照著他的眸子,顯得清冽而又透徹。
  他淡淡地笑著:“學堂家老講過的。腐泥凍土,是冰雪凍結了泥沼之后,才會產生的一種常見資源。它在黑中透出一絲紫,氣味其實很臭,只是被冰雪凍住,暫時聞不到。它是臭屁肥蟲的食物,同時它十分肥沃,常常混雜在泥土中,用來栽培麥苗、蔬果。家族方面發布這個任務,應該是用在地下溶洞,給月蘭花施肥吧。”
  一席話將四人說得楞在原地。
  “這些理論,學堂上自然會傳授。但是理論和實際之間要聯系起來,也有相當大的難度。這個方源難道以前親手采集過腐泥凍土?”三位組員不禁面面相覷。
  古月角三的目光閃了閃,笑道:“方源,做的不錯。”
  他贊美著,只是臉上一直以來的溫和笑容,此時也有些僵硬了。
  角三轉過頭,繼續對眾人道:“這樣一來,我們的任務應該是完成了。大家將鐵鍬和木盒都交給空井,我們回去吧。”
  回到山寨,已經是下午。
  五人從內務堂出來,角三將任務所得的六塊元石都分發出去。他自己得兩塊,其余人各得一塊。
  元石得的如此容易,一些組員的嘴角都帶著笑意。
  方源默默地收起元石,不動聲色。
  只在心中思索:“新人加入小組,家族都會相應地加大任務報酬,算是扶持新人的補貼。采集腐泥凍土的任務報酬,最多只有兩塊元石。因為我的緣故,多了兩倍。按照道理,應該多多照顧我才是。如果雪地奔行算是下馬威,故意單獨采集凍土是刁難,那么這樣子分發元石,就是打壓了。”
  一兩塊元石罷了,方源還并不放在心上。他只是奇怪,自己和古月角三素未平生,他為什么打壓自己?
  “難道說……”一道靈光在方源的心頭閃過。
  (ps:靠……誰能告訴我為什么,明明已經定時發布的章節。上一次也是這樣,定時發布沒有成功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