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90 不過是些許風霜罷了

廳堂中,燈火明亮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
  圓形的飯桌上,酒已冷,菜已涼。
  紅艷艷的燭火跳動著,將舅父舅母的影子照在墻壁上。
  兩人的影子連成一片,隨著燭光,陰沉地晃動著。
  在他們的面前,跪著沈嬤嬤。
  舅父打破沉寂:“不想這方源,真的是死心踏地地要和我作對啊。唉,原本是想好言相勸,想穩住他,讓他先住在家中,再找理由將他逐出家門。沒想到那小崽子居然不上當!他是鐵了心,居然一口拒絕我的邀請,一點商量的余地都沒有!連我這個門檻都不跨進一步!”
  舅母咬牙,神色有些驚慌失措:“這個養不熟的小狼崽子,如今已經十六歲了。要是他有要求家產,我們不能不給啊。當年我們得到的家產,筆筆都在內務堂都明確登記著,也不能賴賬。這可怎么辦?!”
  “你先下去罷。”舅父揮退沈嬤嬤后,冷笑起來,“你也不要著急。這一年來,我早就在思索謀劃了。首先要分家,就必須得有一轉中階的修為。這點方源早已經達到了,并且已經是巔峰修為,甚至還奪得了年末第一,真是叫人刮目相看。嘿嘿……”
  “但是,想要成功分得家產,絕非如此容易!一轉中階的修為,不過只是一個前提條件罷了。要分到家產,方源還要申請,內務堂審批下來,就會發布任務,考察他方源有無資格。這也是家族為了防止胡亂分割了家產,導致內耗過重,家族實力減弱的政策。”
  舅母恍然大悟:“這么說來,方源要完成這個任務,才能得到他雙親的遺產。”
  “不錯。”舅父陰笑道,“但是內務堂的任務,都是針對小組發布的。這個家產任務,也不例外。方源要完成它,就必須依靠小組的力量,單單靠他自己是不行的。家族如此做,也是千方百計地整合小組,促使組員們團結在一起,提高凝聚力。”
  舅母哈哈大笑:“老爺,您真是太英明了。讓角三將方源收入組內,這樣一來,方源要完成家產任務,就得需要他們的力量。但是角三是我們的人,方源一個人根本就完成不了這個任務的。”
  舅父眼中閃過一抹得意的光,道:“哼,就算是招不到他進組,我也有其他法子對付他。別說完成任務了,就算是他想申請分家,接到這個家產任務,也未必有可能!”
  ……
  夜幕降臨,雪停了下來。
  方源走在街道上,沿途的竹樓都覆蓋了一層白色霜雪。
  腳踩在雪面上,發出輕微的聲響。清冷的空氣呼吸入體,讓方源的腦海清醒無比。
  在拒絕了沈嬤嬤后,方源不顧角三等人的挽留,辭別了眾人,獨自行動。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”他邊走邊思索著,“舅父舅母是想卡著我,拖延我,讓我喪失奪回遺產的機會。”
  “過了年后,我就是十六歲,有資格分家。雙親已死,弟弟已經重新認了新父母,只要成功,遺產就都是我的。但是要拿回這遺產,這過程得分兩步,每一步都大有關隘。”
  “第一步,是在本身沒有任務的前提下,到內務堂進行申請。第二步,是完成內務堂發布下來的家產任務,這樣才有資格獲得家產。”
  “角三和舅父舅母都是一丘之貉,且不說第二步,單就第一步他就要卡住我。”
  家族規定,蠱師只能一次完成一件任務。這是防止蠱師濫接任務,造成家族內部的惡性競爭。
  角三連續接收任務,剛剛完成了采集腐泥凍土的任務后,就立即接了一個捕捉野鹿的新任務。
  家族的任務都是針對整個小組發布的,也就是說,按照族中規定,方源必須完成了這個捕捉野鹿的任務之后,才有權申請分家。
  “但到了那時,相信角三一定會再接任務吧。他身為組長,在交接任務上,總會比我快一步。我差一步,才能申請到家產任務,但是他就是卡在我的前面。”想到這里,方源眼中清冽的目光一閃。
  這些陰謀詭計,真是煩人,像是一個無形的繩索栓住方源前進的腳步。
  不過方源并不后悔進入這組。
  當時演武場的局面,讓他陷入兩難之中。角三的邀請,反倒為方源解圍。
  若不進這組,相信舅父舅母定有其他手段,防不勝防。如今身在組中,反而看清了他們的布局,就可從容反擊。
  “要解決這個麻煩,也不是沒有辦法。最簡單也是最直接的辦法,就是將角三直接鏟除,將舅父舅母直接暗殺,家產方面就沒人和我爭了。不過這個辦法,風險太大。他們都是二轉蠱師,我一轉的修為還是有些低。而且就算是殺了他們,也無法善后。除非有一個絕好的機會,可以趁勢而為……但是這種機會,往往可遇而不可求啊。”
  方源可以殺死家奴高碗,可以處死王老漢一家。那是因為他們都是凡人,奴仆,性命卑賤如草,殺死他們就相當于殺死一條狗,折斷一根草,無所謂。
  但是要暗殺蠱師,那麻煩就大了。
  蠱師都是姓古月,都是族人。不管死了哪個,都會引來家族刑堂的徹查。方源評估了一下自己的實力,現在殺人風險太大,說不定就被反殺。就算是殺掉了,刑堂的調查將是個更大的麻煩。自己今后行動受到監視不說,甚至還可能被調查出花酒行者的遺藏。
  “為了鏟除一個小麻煩,而引來一個麻煩百倍的大麻煩,這實非智者所為。嗯?到了。”方源口中輕聲自語,停在一棟破舊的竹樓前。
  這棟竹樓已經破爛不堪,就像是行將就木的老人,在寒冷的冬風中彎著腰,茍延殘喘。
  看著這棟竹樓,方源的臉色不由地浮現出一絲追憶之色。
  這就是他前世租的房子。
  前世他被舅父舅母逐出家門時,手頭的元石不足十五塊。在睡了幾天的大街之后,他找到了這里。
  這里的房間太破舊了,因此租金比其他地方,要低得多。而且其他地方都是按月結算,按季度結算,惟獨這里是按天數結算。
  “我不知道其他的地方,是否有舅父舅母的布置。但前世的記憶告訴我,至少這里沒有。”方源扣響了門扉。
  半個小時,他定了租房協議,被房東帶到二樓的一間房里。
  老舊的地板,踩在腳下,發出令人擔憂的聲音。
  房間中設施簡單,只有一張床,一張棉被。棉被上打了許多補丁,仍舊還有破洞,露出里面泛黃的棉絮。
  床頭有一盞油燈,房東點亮之后,就離開了。
  方源并沒有睡下,而是盤坐在床榻上,開始修行。
  空竅中元海潮起潮落,波濤生滅。每一滴元水都是墨綠。
  空竅四壁都是堅固的白色晶膜,半透明狀。
  正是一轉巔峰的景象。
  忽然間,青銅元海開始掀起巨大的波瀾。就好像是一頭頭野獸,陡然間狂暴了,向著四周的竅壁發起自殺式的沖擊。
  轟轟轟……
  巨浪掀起,狠狠地沖撞在竅壁上,飛濺的浪花碎成點點綠色的晶瑩,然后徹底消散。
  短短片刻功夫,四成四的真元海面迅速降低,大量的真元劇烈消耗。
  厚實堅固的晶膜上,也出現了一道道裂紋。
  但僅僅是裂紋,這還遠遠不夠。
  方源要突破一轉巔峰,晉升到二轉,就必須將這晶膜徹底沖垮,破而后立!
  墨綠真元不斷沖擊晶膜,晶膜上的裂紋也越來越多,漸漸地連成了一整片。有的地方,裂紋加深,形成了更加明顯的裂痕。
  但是隨著元海徹底消耗,沒有真元繼續沖擊之后,晶膜上的這些裂痕開始愈合,裂紋開始消失。
  方源并不意外,收回心神,睜開雙眼。
  油燈已經滅了,本來燈油就不多。
  房間中一片黑暗,只有窗戶那邊的縫隙,透進來一些微弱的雪光。
  房間里沒有火爐,并不溫暖。方源盤坐在床上,久未活動,已經感到了身上的寒意在漸漸加重。
  他的黑眸與黑暗融為一體。
  “其實要突破角三的封鎖,還有一個比殺人更簡單更安全的方法。那就是晉升二轉!一轉蠱師沒有放棄任務的權利,二轉蠱師卻每年都有一次。若我晉升二轉,直接放棄身上的任務,就可以申請分家。”
  “但是突破二轉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”想到這里,方源幽幽一嘆。從床上下來,在狹小的房間內慢慢踱步。
  從初階晉升中階,從中階晉升高階,這是晉升小境界。從一轉巔峰晉升二轉初階,這是突破大境界。兩者之間,難度不可同日而語。
  簡單來講,要沖破晶膜,就得需要爆發力,在短時間內形成足夠強的沖擊力量,將晶膜沖碎。
  但是方源只有丙等資質,元海中的真元只有四成四的量。若是爆發全力,沖擊晶膜,不到片刻之后,真元就消耗殆盡了。
  就像剛剛那樣,真元消耗光之后,再沒有余力繼續沖擊。而晶膜具有自我恢復的能力,過不了多久,就能痊愈。方源之前做的努力,就成了無用功。
  “要沖破晶膜,達到二轉,不算特殊情況,一般至少需要五成五的墨綠真元。而我資質有限,最多只有四成四。所以人們常說,資質是蠱師修行第二重點!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慢慢地停下腳步。
  不知不覺間,他已經走到窗邊,于是信手推開了窗戶。
  隔牖風驚竹,開窗雪滿山。
  月光下,雪如白玉,鋪得眼前世界如水晶宮殿,纖塵不染。
  雪光映照在方源年輕的臉上,他面色沉靜,雙眉舒展,一對眸子好似月下幽泉。
  寒風撲面而來,少年忽的一笑:“不過是些許風霜罷了。”
  (ps:怒了,明明定時了八點就能發布,但就是不起作用啊。昨天也是這樣,已經連續三次了。有誰知道的告訴我一聲哈!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