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92 未來遙遙在望

“方源你堅持住,我們來幫你了!”角三一臉關切的神色,喊了一句后,大步跨入房間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
  然而下一刻,他就愣在當場。
  房間中空無一人,方源并不在這里。
  四人一陣沉默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,他人呢?”角三陡然打破沉寂,羞惱交加。
  他在門前表演了大半天,感情是獨角戲,方源根本就不在房間里。
  三人面面相覷,亦都沒有料到這種結果。
  “這事情有些奇怪,方源既然不在,那他為什么要在門口貼著那張紙條?”空井小心翼翼地說了一句。
  “還不快把房東叫過來!”角三抬起一腳,將房門踹飛。
  “你找我,哼,我還要找你呢。一到我樓里來,就大吵大鬧,還把我的房門給踢壞了。年輕人,你很有能耐嘛。”房東是個老漢,但是語氣很強勢。
  能在古月山寨有多余的房子,能夠租出去的,當然也是蠱師。
  蠱師的力量和地位,完全凌駕于凡人。凡人根本就不敢經營這種生意,事實上,他們也沒有房產。
  整個山寨的所有房產,都是古月一族的。居住在這里的凡人,都是豢養的農奴和家仆。
  “前輩,我們在找一個少年,他是我們的組員。”面對房東,角三收斂了脾氣。
  像房東這樣的老蠱師,雖然已經年邁,不再外面打拼了。但是他們還有著人脈,還有關系網絡,雖然退居二線,但是能量依舊不小。
  沒有一些底牌和人脈關系,怎么敢做生意?
  這個世界不是和平年代,充斥著武力和掠奪。
  房東搖搖頭,語氣生硬:“老夫可不關心房客的蹤跡,但是老夫知道,你踢壞了老夫的門,就得賠償。”
  “呵呵,這是我們造成的損失,賠償是應當的。”角三干笑了一聲,心中窩火,但仍舊捏著鼻子賠償了元石,甚至還多給了一些。
  房東的臉色頓時好看多了:“如果租這個房子的少年,就是你們要找的人,那么他已經一天沒有回來了。他繳納了一個月的房租,在昨天早上采辦了大量的東西,又問了我煤石哪里買比較便宜。我告訴他不用買,山寨外東頭有個山谷,那里的有個裸礦,可以直接挖掘。他謝了我一聲就去了,再之后,就沒有回來。”
  “是這樣啊。”角三望了望房間中的擺設。
  的確,床上的被褥都是嶄新的。一張方桌和椅子,則是淘來的舊貨,看起來挺結實的。
  火爐中空空如也,確實還沒有煤石。
  角三長吐出一口濁氣,頓時放下了心。
  “看來方源,可能因為挖掘煤石耽擱了。算了,我們明天再來吧。”他率先走出了房間。
  然而到了第三天,方源并沒有出現。
  角三四人站在房間里,有些遲疑。
  “挖掘煤石,根本不需要這么長的時間呀。方源要閉關,也許想要一次性挖多一點。但這時間也早過了。難道他在挖掘的過程中,出現了什么意外?”空井推測道。
  角三微不可察地點點頭,指著這些方源采辦的被褥和火爐道:“這小子很摳門,一下子交了一個月的元石,又辦置了這么多的東西,還特意在門上貼了紙條,應該就是想在這里閉關。可惜,他霉運當頭。這些天因為狼巢壯大的緣故,山寨周圍野獸的活動越加頻繁了。說不定就是遇到了什么野獸。”
  “組長高見!”兩位女組員異口同聲,拍了一記馬屁。
  角三仰頭大笑:“哈哈哈,正愁著找不到收拾他的法子。雖然有個捕捉野鹿的任務,但我們不要急著出去,萬一在野外碰上了這小子,總不能見死不救吧?”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其他三位組員不禁都笑起來。
  第四天。
  空竅中,一**的墨綠浪潮不斷地涌起,撞擊到晶膜竅壁上,連綿不絕。
  半透明的白色晶膜,已經布滿了深深的裂痕,縱橫交錯。
  這都是方源連續三天三夜,不眠不休的努力成果。最多也只是,在熬不住的情況下,快速地吃了一次飯,解決一下排泄問題。
  這些天來,方源一直故意壓制著沖擊浪潮,同時不斷地汲取元石中的天然真元。因此過了這么長時間,青銅元海也只是從四成四的極限,降低了兩成左右的水位。
  時間流逝著,當青銅海面只剩下一成三的水位時,晶膜終于支撐不住,達到了極限。
  咔嚓嚓……
  原本厚實堅固的晶膜都塌毀破碎,無數的晶體碎片,掉落下來,落在元海當中,濺起一朵朵的浪花。然后眨眼睛,就化為晶瑩的白點,徹底消散。
  取代晶膜的,是一片全新的白色光膜。
  這是二轉的光膜,雖然沒有多大改變,仍舊散發著白光,但是比一轉的光膜耀眼許多。
  同時,一絲淺紅色的真元,在元海中生成,摻雜在空竅底部,淺淺的墨綠元海當中。
  這是二轉初階才有的赤鐵真元!
  “成功了,終于突破到了二轉!”方源猛地睜開雙眼,昏暗的房間中頓時亮起一道電芒。
  但是旋即,一股強烈的眩暈感傳來。
  “連續四天三夜不停的修煉,強度很大,身體有些承受不住了。”方源苦笑了一下,緩緩地躺倒下來,“修行過程中沒有受到干擾,看來在租房布置的那套,已經起了作用。花的這筆錢還是值得的。接下來好好休息一夜,明天就回山寨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強烈的睡意已經襲來。
  方源強行撐著眼皮,靠著頑強的意志力,將床頭的棉被蓋在身上。
  當他合上眼皮之后,僅僅是幾個呼吸的時間,他就沉沉地睡去了。
  之前的修煉,已經耗去了他大量的精神。
  這一覺,足足睡到第二天的下午。
  方源睜開雙眼時,感到精神恢復了大半,但是骨子里似乎仍舊有些虛弱之感。
  他推開房門,五天來,第一次走出這個房間。
  這動靜立即引來一人。
  此人雙眼細長,身形瘦削,正是江牙的哥哥江鶴。
  看到形容枯槁的方源后,他吐出一口濁氣,道:“你終于出來了,呼,再過幾天不出來,我可真得破門進去。畢竟你要是死在我這里,我的責任可就大了。”
  方源笑了笑,沒有說話。
  冬日的陽光透過窗戶,照著他的身上臉上,更顯出一股蒼白虛弱之感。
  早在五天前,他故意問了房東,給角三等人留下了煤石的線索之后,他就出了山寨,直接來到山腳下的村莊。
  因為之前王老漢一家的關系,江鶴成了他的半個盟友。正是利用了這層關系,方源這幾天來住在村里,沒有受到干擾,成功沖擊到了二轉。
  當然,石縫秘洞比江鶴這里,無疑更加隱秘,但是卻不安全。方源還得考慮到,若是角三等人執意尋找自己,萬一查到石縫秘洞的可能性。
  雖然這種可能性很小,但是一旦花酒行者的遺藏被查出來,方源就有性命之憂了。
  方源行事謹慎,自然不會冒這個風險。
  同時,江鶴這邊,也比較安全。雖然有一個共同的秘密,但是江鶴也不會因此殺自己滅口。
  殺一個蠱師的麻煩和風險,真的太大了。利益不足,也構成不了江鶴行兇的動機。反而因為要保守秘密,江鶴會更擔心方源的安危。
  一旦方源死亡,家族刑堂查探下來,說不定王老漢一家的秘密就會被發掘出來。
  見方源安然出來,江鶴真的是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不過很快,他感受到方源身上的氣息,面色不禁微微一變:“想不到你真的成功,一舉突破到了二轉!”
  他心中十分驚奇,五天前方源忽然找上門來,闡明來意時,他心中其實有些不屑。
  要一邊吸收元石中的天然真元,一邊沖擊二轉,這種方式心神兩用,極為損耗精力。一般而言,蠱師必須要有極強的意志力,耐心,還有至少數年的修行經驗。
  有了這些修行經驗,才能讓蠱師把汲取元石中的真元,當做一種本能。同時熟練地操縱元海浪潮,將沖擊力壓制到一定的程度。而這種程度,又必須恰到好處。既能抵制竅壁的自我恢復,又能不過快損耗,配合真元恢復,進行及時的補充。
  在江鶴看來,方源成功的幾率幾乎沒有,但想不到,他居然一舉成功了。
  方源不以為意地笑了笑:“僥幸而已。我打算今天就回山寨去,不過在此之前,能吃上一頓飯,那就最好不過了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,方源老弟,你既然到了我這里,自然管吃管喝。”江鶴拍拍胸脯,態度更加和善。
  雖然他并不看好方源的前途,但方源如今成功晉升二轉,等若闖過一條難關,已經有和他平起平坐的資格。
  一場豐盛的宴席之后,江鶴親自將方源送到村口。
  “方源老弟,此行小心啊。最近狼巢那邊鬧得有點兇,導致山寨周圍野獸活動越加頻繁。咦,又下雪了。”江鶴頓了一頓,又繼續道,“照我說,就別走了,住一晚又如何?”
  自從方源晉升到了二轉,他就更加熱情了。
  方源卻執意要走,辭別了江鶴。
  雪一點點地下著,靜靜地,好像是潔白的絨毛,在緩緩飄落。
  夕陽之光,將這雪染成金黃。
  點點的雪落在方源的頭上,肩膀上。
  遠處,古月山寨靜靜地矗立在山腰上,遙遙在望。
  (ps:55555……發誓再也不相信點點的定時發布了……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