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94 忽然收力

“左前方發現病蛇小組,正在和一頭大型野獸進行僵持戰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”僅隔半秒,赤舌又說了一遍,這次內容更加詳細。
  “什么情況?”赤山皺起眉頭。
  “沒有錯。”赤舌嘴中的蛇信不斷伸縮,“角三的那頭紅巖蟒,只此一家別無分店。正在和一頭……是野豬王!”
  眾人臉色頓時微微動容。
  “野豬王,我要合練蠱蟲,就需要野豬獠牙。無疑,野豬王的獠牙最合適了。”方源心中一動,事實上他亦早有了斬殺野豬王的意向。
  “就是那頭野豬王?”水藍長發的女蠱師揚起眉頭。
  “除了那頭,這附近也沒有第二頭了。不過依病蛇小組的實力,想要吞下這頭野豬王,胃口也太大了。”老蠱師不屑地冷哼一聲。
  王老漢都能摸清楚這山中的地形,這些活躍在青茅山上的二轉蠱師,自然更加清楚。之所以不提前剿除這頭野豬王,當然是另有緣由。
  赤山沉吟了一下,道:“去支援。”
  “嘿嘿,就怕他們不領情啊。”老蠱師冷笑。
  “就算不去支援,也得把某人送過去吧!”赤城瞟了一眼身旁的方源,很不爽的語氣。
  隊伍方向微微一折,向左前方移動過去。
  雖然赤山等人平時從來就看不起,也看不慣古月角三。但是身為親族,面對外敵,就算是平日有仇怨,也會聯合起來。
  這就是這個世界的家族凝聚力。
  也正是靠著這樣的凝聚力,才有一個個經久不衰的百年家族,甚至千年家族。
  眾人在黑暗中,穿過一片樹林,來到一塊洼地。
  病蛇小組的四位蠱師,正圍著野豬王,展開激戰。
  最中央的戰團,如象一般巨大的野豬王,正和一條海碗粗細的紅色蟒蛇糾纏在一起。
  這條紅色巨蟒,全身都是暗紅色的石塊,溫度很高。像是一條粗壯的鏈條,纏在野豬王的身上。
  野豬王憤怒地嚎叫著,不斷在地上打滾,雪白色的獠牙刺穿黑夜,在空中劃出一道道的寒光。
  它的身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傷口,尾巴已經斷了。有些翻開來的,露出鮮紅皮肉的傷口,正貼著紅巖蟒的身體,已經被高溫的蟒身烤焦了。
  赤山小組不再接近,站在遠處觀望。
  看了幾眼后,老蠱師恍然大悟:“我說呢,病蛇怎么有這個膽量。原來這頭野豬王早就受了傷,切,被他這個小人撿了一個便宜。”
  “你們說,這頭野豬王的身上,會不會有黒豕蠱?”赤城興奮地雙眼發光。
  方源面色不動,沉靜地看著。
  這時,角三四人也發覺了這邊的情況,立即,最外圍的后勤蠱師古月空井,就脫離了戰圈,跑了過來。
  “原來是赤山大人。這邊已經無礙,我們可以解決。前方戰線的獸群較多,需要諸位的支援。”空井對眾人說道。
  “哼,什么可以解決?睜眼說瞎話,我看這只紅巖蟒已經快支撐不住了。”老蠱師眼光毒辣,說話一針見血。
  “不過是怕我們出手后,分薄了戰利品罷了。”水藍長發的女蠱師更是直接道破了角三四人的想法。
  “這頭野豬王是你們的。”赤山說著,看向老蠱師。
  老蠱師哼了一聲,但仍舊彎腰一嘔,吐出一塊白色粘力蛛網。
  蛛網在空中一擴,鋪張開來,將野豬王一下罩住。
  野豬王在蛛網中劇烈掙扎,崩斷了一根根的蛛絲網線,但一時間脫困不得。
  趁著這個功夫,病蛇角三連忙將紅巖蟒撤回。然后和小組中的治療女蠱師,一齊對紅巖蟒進行戰場緊急治療。
  紅巖蟒的石頭身軀,在剛剛激戰中,已經出現了許多裂痕。在治療之下,裂痕不斷地縮小,減少,直至消失。
  “方源,你該回歸了。還想賴在我們組中不成?”赤城沒好氣地道。
  方源緩緩地踏出一步,從赤山的身后走了出來。
  古月空井剛剛被赤山高大的身形擋住,沒有發現方源,此時看到他,臉色頓時有些古怪。
  而那邊角三回首,看到方源,頓時大喜:“方源,你終于來了!快,蛛網快崩斷了,你力氣大,上去壓住野豬王,拖延時間。我們需要時間來治療紅巖蟒。”
  沒有防御蠱蟲,以一轉修為,冒然接近野豬王,無疑是要冒險的。
  赤山看了方源一眼:“走。”
  說著,就率先邁開大步,離開這里。
  他說到做到,雖然野豬王價值不小,但是卻毫無猶豫,轉身就走。
  看到赤山小組離開,角三等人都著實暗松了一口氣。至始至終,他們都沒有說一個謝字。
  角三繼續大叫道:“方源,快,野豬王的力氣很大,蛛網快支撐不住了。你這次好好表現,我就不追究你擅自脫離小組的舉動。”
  “好。”方源答應下來,快步來到野豬王的面前,伸手準確一探,頓時抓住野豬王兩根巨大的獠牙。
  他奮力一壓,野豬王頓時被鎮壓,掙扎的幅度驟然縮減。
  “好樣的!”角三夸獎一句,三角眼中卻閃著寒光。
  這方源來的正好啊,這次的小型獸潮是個絕佳的機會!
  角三并未想過要殺害方源,方源是他的組員,方源一死,家族對他的評價就會降低。這并不符合他的利益。
  他只是答應了舅父古月凍土,要拖延方源的成長。只要拖過十六歲,就能獲得古月凍土承諾的一筆錢財。
  事實上,盡管他小氣陰險,但他從未想過要殺了方源。這不僅是因為蠱師的死亡,會惹來刑堂的徹底調查,風險太大,最重要的一點還是家族的理念——血濃于水,親情第一的價值觀念已經深入人心。除非殺父奪妻之仇,否則幾乎沒有同室操戈的現象。
  就像古月族長曾經教育學堂家老的話,維系家族的除了制度規矩之外,還有濃濃的親情。
  任何一個組織的存在,都必須有制度和價值觀這兩項基礎。
  “趁著這個良機,讓方源受傷,回到山寨躺在床上。看他還能沖擊二轉不!當然,我也不能親自出手,被查出來,可就糟糕了。反正獸潮中野獸這么多,就借這些外力吧。”
  古月角三心中冷笑,嘴上則問道:“方源,你還能堅持多久?”
  “還能支撐一會兒,組長放心。”方源回答得強勁有力。
  “很好,華欣,快去種植腐血草蠱。”角三一邊治療著紅巖蟒,一邊大聲地命令道。
  “是!”一位女蠱師走了上去。
  她來到野豬王的身邊,她伸出雙手,單單豎起兩根小拇指。小拇指的指甲上,各有一棵纏繞的紫色藤蔓的淡淡印記。
  淡紅色的赤鐵真元浮現出來,繚繞在她可愛白皙的小拇指上,然后盡數沒入到藤蔓印記當中。
  藤蔓頓時活躍起來,從指甲上延伸生長出一根纖弱的觸須。
  觸須如蛇般游走,蔓延到野豬王的嘴角,然后順著它的牙齒,漸漸深入到它的腹部。
  “呵呵呵……”方源掩蓋在夜色中的嘴角,忽然翹起一個陰險的弧度。
  別人會顧及親情,不會輕易地向自家族人動殺機,這是對傳統價值觀的巨大違背。但他卻絲毫都沒有把這價值觀放在心上。
  施加在野豬王獠牙上的力量,忽然一收。
  野豬王怒嚎一聲,力量統統爆發出來,獠牙狠狠一上挑,方源雙手撐著兩顆獠牙,順著這股巨大的力道,被高高地拋飛出去。
  野豬王再猛地甩頭,修長的獠牙橫掃而過,那女蠱師正在身邊,猝不及防這種劇變,被獠牙掃到,頓時呀的一聲慘烈的尖叫。
  然后窈窕的身軀,被野豬獠牙兇狠一撞,咔嚓一聲,折成兩段。
  女蠱師橫飛出去,像是一個破麻袋,被掃上高空,又撲通落下。
  她落在地上,秀目爆瞪,當場慘死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