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95 豬的隊友

女蠱師的身軀像是一個玩偶,從腰部這邊折斷,她的上身趴在地上,下身和上身折成一個角度,臀部貼著地面,雙腳腳尖朝著天空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而遠處,方源也從半空中落了下來。
  先是砸在樹冠上,折斷了許多枝葉后,落到雪地。
  他敏捷地翻了一個身,從雪地上站起來,因為剛剛催動了玉皮蠱,除了背部隱隱作疼之外,他毫發無損。
  那邊的戰場上,沉默了一下,然后就傳來角三憤怒的咆哮聲:“方源,你不是說還能支撐的嘛!”
  方源暗中冷笑一聲,忽然身體一歪,險些摔倒,用手扶住樹干,保持了身體的平衡。
  他裝出一副崴腳,不能行走的樣子,目光卻在掃視周圍,看看有無其他蠱師。
  面對著獸潮中,蠱師們都在竭力作戰,根本不能獨善其身,更無閑情雅致來這里觀察他方源。雖然剛剛一直在暗中觀察,沒有在周圍發現其他蠱師,但即便如此,方源仍舊謹慎地選擇了偽裝。
  從那邊,又傳來激烈的戰斗聲。
  顯然野豬王已經脫困了,又和紅巖蟒廝殺在一起。
  方源一步步挪過去,一臉焦急,好幾次栽倒在地上,地上的泥土、草屑和殘雪都沾在身上,一副狼狽不堪的樣子。
  終于他又回到了戰場邊緣。
  戰場中,三人一豬正在糾纏。
  紅巖蟒身軀緊緊地纏繞在野豬王的身軀上,以及后者的兩條后腿。
  野豬王兩條后腿只能胡亂撲騰,這使得它時而翻滾在地上,時而又掙扎起來,兩條前腿帶動下,胡亂沖撞。
  它身上傷口更多了,滾燙的豬血已經染紅了地面。
  看到方源來了,最外圍的古月空井頓時叫道:“方源,你個混蛋,是你害死了華欣啊!”
  “我,我不是有意的。但我實在是支撐不住了。”方源叫道。
  “草,支撐不住,那你剛剛還保證得信誓旦旦!不行就是不行,你這樣亂說,會害死人的。!”古月空井張口怒目,要不是正在戰斗,他真想在就上去,直接抽方源兩個巴掌。
  “對,對不起。我再也不會了。”方源連忙叫道。
  “方源回頭再跟你算賬!”那邊病蛇角三咆哮起來,感到壓力巨大。瀕死的野豬王陷入了瘋狂當中,紅巖蟒身上到處都是裂紋。
  “空井,不要搭理方源了。快取出刀鱗網!”角三看到紅巖蟒快支撐不住的樣子,額頭滿是冷汗,慌忙叫道。
  “是!”空井連忙取出大肚蛙,催動真元,吐出一張鐵絲網。
  這鐵絲網上,綴滿了銳利的尖刺和明晃晃的刀片。
  “方源,你抓住另一頭,和我一起沖上去,將野豬王罩住。”空井叫道。
  “可是我腳崴了,走不動了!”方源帶著焦急的神色,一瘸一拐地趕了過來。
  “沒用的東西!”空井無奈之下,只得自己動手,雙手拖著刀鱗網,甩向野豬王。
  野豬王被刀鱗網罩住,頓時慘嚎一大聲,鮮血狂涌。
  它已經預感到死亡的來臨,掙扎得更加猛烈了。然而隨著越加劇烈的掙扎,刀鱗網也就越纏越緊,傷勢更重。
  而紅巖蟒因為石頭身軀,在這刀鱗網中受到的傷害倒是不大。
  “可惜了這身皮毛!”角三眼中閃過一絲痛惜的光。
  “終于搞定了。”空井長吐一口濁氣。
  就在這時,方源叫道:“我來幫你們!”
  嗤嗤嗤嗤嗤。
  數道月刃飛了出來,射在刀鱗網上,將鐵絲割破。在野豬王的劇烈掙扎中,破口瞬間就被拉大,刀鱗網成了幾張碎片,野豬王脫困而出。
  一時間!
  空井瞪圓了雙眼,呆呆地望著。
  “我,我靠……”另一位女蠱師再也不顧及淑女形象,大聲地爆了一句粗口。
  “我,似乎闖禍了。我是想幫你們的!”方源叫道,聲音很真誠很無辜。
  角三閃過野豬王的沖撞,他滾在地上,還為爬起來,就吼道:“方源——!你個蠢貨,看看你干了些什么!你簡直就是豬的隊友!!!”
  “組長,你要相信我,我真不是故意的。”方源辯解道。
  “你給我閉嘴,接下來不準出手,給我待一邊去!”角三大叫著,又翻滾了一下,躲過野豬王的蹄踏。
  方源暗中冷笑,但卻依言后退了幾十步。
  “你們都退后!”角三大聲一哼,開始展露真正底牌,從鼻孔中哼出兩絲黃色的毒氣。
  毒氣不斷地從鼻孔中涌現出來,越來越多,漸漸地匯聚成一片黃色的毒云。
  野豬王和角三的身影,在毒云外隱約可見。
  空井、方源三人都退到黃云外觀戰。
  方源對剩下的女蠱師道:“給我治療一下腳傷吧。我的腳崴了!”
  女蠱師勃然大怒:“我的好姐妹死了,而你卻僅僅是腳崴了!你怎么不去死?!”
  方源委屈地道:“這我也不想的呀。”
  眼底深處卻閃過一絲銳芒。
  該不該動手,鏟除了這幾人呢?
  現在動手,無疑是個機會。在他們的潛意識里,絕不會料到我會動殺機。
  病蛇小組若是被鏟除的話,對我的牽制也就減少了一些。
  但是……
  若這個過程被其他蠱師看到,我就將萬劫不復了。殺害族人的罪名,是這個世界最不可饒恕的重罪,不僅要被處死,而且還是當眾用各種酷刑折磨七天七夜。
  死當然不怕,但是為了這么一個小組,冒這個風險可不值得。要殺他們,必須借助獸潮,自己也要干干凈凈的。
  可惜,野豬王要死了,經此一戰,病蛇小組傷亡慘重,戰力削弱到了極點,必定要脫離戰場。可惜了,這么好的一個機會……
  方源心中一陣遺憾。
  但他已經做了最大的極限,再超過這個程度,陷害的味道就濃重了。其他人也不是蠢貨,必定會察覺,興許也會被周圍的其他蠱師看到,風險就大了。
  五分鐘之后,野豬王撲通一聲,倒在了地上。
  黃色的云霧消散,角三氣喘吁吁地站著,臉色蒼白。他使用了壓箱底的手段,如今真元所剩無幾。
  “你們都來剖尸,速度點,帶上戰利品我們就撤退!”角三叫道。
  方源幾人圍上野豬王,立即開始剖尸解體。
  野豬王的血液滾燙,血腥氣息濃郁得很。周圍是黑黢黢的山林,傳來連續不斷的野獸吼叫,以及激烈戰斗的聲音。
  但卻沒有其他野獸,在這片小戰場上出沒。
  這是獸王的威儀。
  野獸中也有規矩。
  野豬王的濃厚氣息,讓普通的野獸都心驚膽戰,獸潮行進到此,都會分開岔流。當然,若是更強的獸群或者獸王出現的話,自然不會顧忌野豬王的氣息了。
  然而就在這時,周圍的黑暗中忽然浮現出一對對藍色的眸子。
  其他地方陡然傳來蠱師們的慘叫聲,驚嚎聲。
  “是狼,狼群!”
  “電狼群竟然出現了!”
  “該死的,怎么會有狼群出現,現在還不是狼潮爆發的時候啊?!”
  “撤,別管野豬王了,我們也速度撤退!”角三叫著,周圍人的臉色,也倏地煞白。
  單個的電狼,并不可怕。但是電狼一旦形成群體,就算是野豬王也得躲避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電狼耐力持久,奔馳速度很快,最擅長追殺。
  在這樣危急的時候,角三也顧不得其他了,舍了其他三人,慌忙向后逃竄。
  “組長大人,等等我。”空井驚懼地叫著,連忙跟上。
  “我沒有蠱蟲增強速度,是逃不掉的。角三他們真元所剩無幾,就算是有蠱蟲增速,也逃不過電狼的追殺!”死亡的危機下,方源心頭如雪般冷靜。
  他當機立斷,一記手刀,砍在身邊的那位呆立著的女蠱師的脖頸上,將其切昏。
  然后拖著她,鉆入野豬王剖開來的肚腹中。
  野豬王的肚皮,已經被割開一條深長的口子。
  方源擠進血淋淋的野豬體內,同時拽著女蠱師,用她的身軀堵住外面,遮住自己的身形。
  狼群涌來,大部分向角三和空井等等撤退的蠱師追去,留下的一部分,則圍著野豬王的尸體開始啃吃。
  方源在野豬的體內,能清晰地聽到電狼咀嚼吞咽的聲音,以及撕咬的時候,帶來的晃動。
  “竟然第一次獸潮中就出現了電狼群,這屬于一種意外,家族方面一定會派遣援兵。野豬王身軀巨大,電狼要吞吃到內部,還需要一段時間。我只要能堅持一段時間,就能幸免。”
  方源沉思著。
  角三、空井若無意外,已經必死了。他們真元所剩無多,又都不擅長速度,這樣短的距離,肯定會被狼群獵殺。
  人慌張之下,都會做出愚蠢的選擇。在死亡的壓力下,能向方源如此清醒,瞬間選擇了最佳的應對措施的人,真是少之又少。
  就算是野豬王的皮肉都被吃光,露出藏身里面的方源。
  那方源面對的電狼數目,也絕對沒有其他人多。按照他的經驗估算,最多也就五頭,還有一搏之力。生存的希望,比其他人大多了。
  電狼撕咬的響動聲,不斷傳來,且越來越接近。
  野豬王大部分的皮肉都已經入了電狼的口腹。
  若是普通人處于這樣的處境,必會感覺度秒如年。但方源反而閉上了雙眼,取出備用元石握在手心,開始爭分奪秒地恢復真元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