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99 是人不是神

嘩嘩嘩……
  真元海中波濤起伏,潮起潮落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
  放眼縱覽,一片淡紅之色,已經不是原先一轉的青銅海,而是赤鐵海。
  空竅四壁是一片光明的薄膜,正是二轉初階的氣象。
  整個赤鐵真元海,占據空竅的四成四。海上半空處,春秋蟬顯現出身形來。
  通過近一年的休養沉眠,它已經有了起色。
  原先它的軀干沒有一點的光澤,粗糙暗啞,如同枯朽的木柴。如今卻是沾了一點油光似的。
  原本它的雙翅,宛若在秋風中凋零漂落的枯葉,邊角亦多有殘缺。如今卻是微微泛出點綠色的新意,翅膀邊角也像是描了一道黑線,有了個完整的弧線,不再有缺口。
  “春秋蟬,春秋……原來如此,它要恢復,就得歷經春天和秋天。重生以來,過去一年,也就是一輪春秋,所以有了恢復。”
  方源盯著這只春秋蟬,心機不禁萌動,對春秋蟬的理解又加深了一層。
  蠱師煉蠱、養蠱、用蠱,其中的“用”,分門別類,包含萬千。方源和春秋蟬朝夕相處,對春秋蟬的理解在慢慢地積累中,不斷地加深。
  “不過春秋蟬仍舊還很虛弱,只是從瀕死的懸崖上往前爬了幾步遠。能利用的就是它的氣息,威壓蠱蟲,增強單煉之效果。至于合煉蠱蟲,它是幫不上忙的。”
  能提高合煉成功率的,另有其他神奇蠱蟲。術業有專攻,春秋蟬只是具有重生之能。
  除了春秋蟬之外,在海面上,肥嘟嘟的酒蟲縮成一個圓團,在海水中飄動,玩得不亦樂乎。
  如同一只瓢蟲般的白豕蠱,和翠玉樣兒的玉皮蠱相互環繞著飛行。
  方源緩緩地睜開雙眼,慢慢攤開自己的右手手掌。手掌中央,是一個月牙和兩顆五角晨星的印記。
  正是兩只小光蠱和月光蠱,棲息寄居著。
  方源盤坐在床榻上,視線挪向床榻上。
  床榻上放著三只錢袋子,兩只鼓鼓的,另一只癟了大半。除此之外,還有一只野豬王的雪白獠牙,好像是一顆象牙,靜靜地挨著方源的腿,躺在床單上。
  病蛇小組費盡全力,殺了野豬王之后,卻遇到了電狼群的襲擊,野豬王的大部分皮肉都被電狼啃噬掉了,只余下兩顆雪白獠牙是最有價值的戰利品。
  按照族中的規矩,方源作為殺死野豬王的成員之一,免費獲得了一顆野豬王的雪獠牙。
  方源望著面前的這些東西,神情帶著微微的凝重:“我的元石已經不多了,只夠一次合煉的消耗。這次合煉之后,不管成功與否,我的經濟都將崩潰。但是如果我不及時合煉的話,過了不了十幾天,我的元石不斷消耗,連合煉的機會都將喪失。”
  方源養了七只蠱蟲,經濟負擔有些大。又因為丙等資質,為了追求快速修行,而屢次動用酒蟲。因此元石的消耗比一般人都要高。
  最近,他也不再用元石來快速補充空竅的真元了。他現在體內的赤鐵海,都是他自我恢復的成果。
  方源早就開始掐著元石,計算著生活,元石不能隨意濫用。
  現在的情況,就相當于他已經快要跌入懸崖,就靠手中抓著的一叢野草,使得自己的身軀暫時保持在懸崖邊上。
  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,他手中的這叢野草也不斷地崩斷。如果不做任何冒險的努力,他用不了多久,就要跌入懸崖。
  他現在要做的,就是趁著手中還有這野草,借助這野草,奮力攀上懸崖。
  如果他成功,那他就能趁勢獲得家產,登上另一個臺階,一切都有新氣象。
  如果他失敗,那他就跌落下去,想要再攀爬到這個地步,就得重新耗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。
  “不管怎么樣,開始吧。”方源深吸一口氣,眼神一定。
  白豕蠱、玉皮蠱!
  兩只蠱蟲隨著他的心念,從空竅當中鉆了出來,懸停在方源的面前。
  “合!”方源心中暗喝一聲,白豕蠱和玉皮蠱便驟然爆發出一陣刺眼的白光,相互直直地撞在了一起。
  這一撞,無聲無息,卻撞出了一片光團。
  白色的光,比先前更耀眼。
  這預示著方源的兩股意識,正在彼此融合。
  方源一邊用自身的意識維持著白色光團,另一邊則從袋子中取出元石,一塊塊地扔入光團。
  光團吞沒了元石,只剩下一蓬蓬的石粉,灑落在床榻上。每吞沒一塊,光團的邊緣就擴張一點距離。
  光團吸收了天然真元,越來越大。
  漸漸地,它從原先的臉盆大小,變為了石磨大小。
  “差不多了。”方源瞇著眼睛,將那顆野豬王的雪獠牙抓在手中,然后果斷地拋入光團當中。
  若是世人目睹這一幕,恐怕都得驚叫起來。因為白豕蠱搭配玉皮蠱,合煉成白玉蠱的秘方,已經眾所周知,流傳了上千年,但從未有人聽過,還要添加野豬王的雪獠牙。
  然而,過去沒有,并不代表將來沒有。
  在此后一百五十年后,有一位蠱師改善了這個秘方,他發現只要添加一顆野豬牙,就能大大地增添合煉的成功率。
  方源重生五百年前,自然知曉了這個竅門。
  雪獠牙一投入光團當中,頓時發生了奇妙的變化。
  原本刺眼的白光,在瞬間變得柔和起來。原先只是一味的向四周威射,但是現在卻有一種波光流轉,明暗轉換的自然妙韻。
  在方源的注視下,光團緩緩地收縮,最終徹底消散在空氣中。
  玉皮蠱和白豕蠱已經都不見了,一只全新的蠱蟲,靜靜地懸浮在方源的面前。
  它就像是一顆橢圓的鵝卵石,通體俱白,但這種白不是宣紙的蒼白,也不是牛奶的乳白,而是一種潤白,透著玉的光澤。
  這就是——二轉的白玉蠱!
  至此,方源才輕吐出一口濁氣,心石落地。
  別看這過程,似乎很簡單。其實不然。
  第一,意識融合,就得做到一心多用。
  尋常人一手畫圈,一手畫方,這就是一心兩用。很多人都難以做到,更何況更高難度的一心多用?
  非得是無數的積累,刻苦的修行,承受無數次的失敗和挫折,還得有一定的天份,才能做到一心多用。
  方源能做到駕輕就熟,都是五百年的濃重積淀,一絲一毫都造不得假。
  第二,就是對蠱蟲的理解和認知。
  蠱師對蠱蟲的理解越深刻,合煉的成功性就越大。
  這點,也是在將來,大約三百年后被廣泛認同的真知灼見。
  所以,往往使用越久的蠱蟲,合煉起來的成功率就越大。
  第三,是正確而且獨到的秘方。
  就例如這次,雪獠牙的添加,如同畫龍點睛,能將成功率驟然提升兩成。效果著實非凡。
  一些秘方在這個世界上廣泛流傳,但也有許多秘方,被人珍藏著,并不流傳。
  就比如古月山寨的月光蠱,煉制它的秘方,就只掌握在少數的幾位家老,以及歷代的族長手中。
  尤其是那些能五轉,和五轉以上的秘方,都是如此。被蠱師們秘藏著,珍惜若命。很多蠱師不到將死之時,是絕不會傳授出去的。
  但就算是有了這三點,也無法做到絕對的成功。哪怕是方源這樣的人物,有著前世五百年記憶,經驗豐富至極,對蠱蟲理解深刻,能一心多用,知曉許多的秘方。但他合煉蠱蟲,仍舊有失敗的可能。
  只能說,他的失敗率比較低罷了。
  蠱蟲合煉,可以說是生命的一種升華,一種創造。它把時間濃縮到極限,讓漫長的進化過程,在瞬間開花結果。
  在地球上,能做到這點的,只有神明。
  毫無疑問,這是一場生命的奇跡。蠱師以凡人展示神跡,怎么可能次次成功?
  若是每次都成功,那就不是人,而是神了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