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103 野心一大世界就小

(ps:唉,因為傾注的東西太多,導致碼字的速度慢了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吐血四更,實在是盡力而為了,更不動了。大家給了那么多月票、訂閱還有打賞,讓我感動又有些慚愧!但是文章不一樣,碼字的速度就不一樣,各個人更新的情況也會不一樣。這本書我要用心來寫,不會馬虎草率。今天有一章不滿意,是直接刪掉重寫的。上架后,一般是一天保底兩更,早8點下午14點。若有存稿,節假日會爆,沖榜會爆。明天努力三更,回報大家的支持!)
  酒肆并不大,但位置很好,位于山寨東側,靠著東大門。
  東大門和北大門,是人流量最大的兩個寨門。因此每當午后,或者傍晚,酒肆的生意都會不錯。
  “少東家,您請坐。”一位老漢對方源點頭哈腰。
  幾個伙計將板凳和桌子都用力擦了擦,對這方源諂笑,一臉討好。
  方源搖搖頭,并沒有入座,而是在這家酒肆中,隨意漫步,四處打量。心中暗道:“這就是我的酒肆了。”
  這酒肆只有一層,但有地下酒窖。
  地面上鋪著大而方的青磚,擺著八張方桌,有兩張方桌靠著墻壁,其余六張桌子,都圍著四條長凳子。
  入了酒肆的門,就能看到一個暗棕色的長條柜臺。柜臺上擺著筆墨紙硯,還有算盤。柜臺后就是酒柜,上面擺著大大小小的酒壇。有的是黑陶的大酒壇,有的是亮瓷的小酒瓶。
  方源隨意地走著,老漢和幾個伙計當然不敢坐下,都亦步亦趨地跟著。
  他們都忐忑不安,酒肆易主的消息來得很突然。上一個東家古月凍土,精明似鬼,嚴苛刻薄,他們被壓得喘不過氣來。眼前這少年,居然能把酒肆從古月凍土的手中,硬生生地搶過來,這個手段可不得了。所以這些人望向方源的目光中,就帶著不安和畏懼。
  方源忽然停下腳步:“不錯,但就是這鋪子小了點。”
  老漢連忙上前,躬身答道:“是這樣的,少東家。每年到了夏天,我們都會在外門搭上棚子,再擺些桌凳。但現在這會冬風凜冽,搭了棚子也沒人坐,所以就撤了。”
  方源微微側身,掃了這老漢一眼:“你就是掌柜?”
  老漢腰彎得更低了,越加恭謹地道:“不敢當,不敢當。少東家這家酒肆是您的,您屬意誰當掌柜,誰就是掌柜。”
  方源點點頭,又掃了其他伙計一眼,看起來都是些精明能干的伙計。
  若是在地球上,他要擔心這掌柜和伙計聯合起來,欺瞞自己這個主人。但是在這個世界,蠱師高高在上,打殺凡人只是一念之間。就算是舅父舅母攛掇指使,這些凡人也絕不敢針對方源。
  “好了,去把賬簿拿來,再給我倒上一壺茶。”方源坐了下來。
  “是的,少東家。”掌柜和伙計都是一陣忙亂。
  賬簿足有十六冊,每一冊都用的竹紙,透著淡淡的綠意。拿在手中,比宣紙要脆硬許多,適合南疆這樣潮濕的氣候。
  方源隨手取出幾冊,稍微瀏覽了一些,問了一些問題。
  掌柜的連忙對答,不多時,就滿頭的大汗。
  方源前世創建血翼魔教,教眾數十萬,自然經驗豐富,目光老辣,區區賬簿別人看了或許一頭霧水,眼花繚亂。但在他眼中,什么疑點都是明察秋毫,洞若觀火。
  這酒肆是排在九葉生機草后,第二大進項,方源自然要牢牢抓著。
  這賬簿上的問題并不大,屬于一些錯漏。這些凡人還不敢放肆。
  只是方源翻了最后一頁,發現這個月的進賬都被古月凍土提走了。
  “少東家,這是上一位東家親自來提的,小的們也不敢違抗啊。”掌柜一邊回答,一邊擦著汗,他年邁的身軀,早已經在微微的顫抖,臉色蒼白得很。
  方源沉默不語,輕輕地把賬簿放在桌上,掃了掌柜的一眼。
  掌柜的頓時感到一股龐大的壓力,簡直是山一樣的壓來。他心驚膽戰,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。
  見掌柜的都跪了,其他幾位伙計也是精明伶俐的,旋即一個個都跪了下來。
  方源安然地坐著,轉過視線,掃視他們。
  伙計們頓感自己如置身冰天雪地當中,難以抵擋方源的氣場,俱都噤若寒蟬。
  酒肆的工作,對于他們這些凡人來講,不僅穩定而且安全,最為理想不過。所以他們都不想丟掉這份工作。
  方源見立威的效果已到,過猶不及,便緩緩開口:“過去的事情,就算了,我不計較。我看了賬簿,你們的工錢有些低了,今后伙計的工錢提高兩成,掌柜的提高四成。好好的干活,會有你們的好處的。”
  說完,方源起身,向門口走去。
  眾人跪在地上,楞了半晌,這才明白過來,各個淚水噴涌,在臉上橫流。
  “謝謝少東家的大恩大德啊!”
  “少東家仁慈寬厚,小的們一定全力干活!”
  “少東家您就是我們的再生父母,請您慢走。”
  身后傳來眾人感激涕零的聲音,還有不斷磕頭,額頭碰到青磚的響聲。
  恩威并施,不論哪個世界,都是上位者馭下的不二法門。這其中,威才是基礎,在威凌之下,任何一點點小小的恩惠,都會被放大千萬倍。
  沒有威的施恩,只會得到一個爛好人的名號。甚至久而久之,如此施恩,不僅不會引來感激,反而會引起覬覦和災禍。
  “不過這些御人的手段,都是些小道。放在地球上會被世人推崇,但在這里,唯有提高自身的力量,才是大道。不,就算是地球上,也是力量第一。”
  方源不禁想到紅朝赤祖。
  當年赤祖亦是歷經一番磨難,得出一個結論:槍桿子里出政權!
  這就是**裸的真理了——任何政權的基礎,都是力量。所謂的權利,不過是力量的附屬品罷了。
  事實上,不僅是權利,財富和美色,亦都是力量的衍生物。
  離開這間酒肆,方源又去了那三處竹樓。
  這三棟竹樓都被舅父舅母租了出去,幾乎住滿了人。
  這個世界,講究多生多育。對于日益龐大的人口,山寨的空間就顯得狹小了。
  家族中,都是大子繼承制,其他的子女就得自力更生。很多人就算是仗著家族政策,分了些微薄的家產,在外辛苦打拼,但終其一生,其積蓄也不夠買一棟竹樓。
  一來,養蠱消耗甚大。二來,山寨中空間有限,房價金貴。
  當然了山寨外,自然可以隨意搭建房屋,但是那很不安全。總會有野獸毒蛇出沒,闖入民宅。尤其是每次獸潮一過,不管寨外什么房屋,都會被摧毀沖垮。
  山寨擴建是唯一的解決之道。
  但是一旦擴建,外圍防御的地方就多了,獸潮襲來,以山寨的力量,根本就防御不住。再者,地方大了,若是有其他山寨的蠱師潛入,也難以警戒搜查。
  歷史上,古月山寨幾次擴建,都被獸潮摧垮。汲取了經驗教訓之后,現在的山寨已經是最大的規模。
  方源瀏覽了一遍,了解了一些情況后,心里就有數了。
  這三棟竹樓都被舅父舅母經營得很好,租金也定制得敲到好處,索性就照此發展。他算了一下,這三棟竹樓給他帶來的收益,雖然沒有酒肆的多,但也相差不了多少。
  總體情況,比方源原先料想的,要樂觀得多。
  就在前天,他還只是一個兩手空空,身上元石不足五塊的落魄窮小子。如今卻一下子躋身到族中小富豪的行列。
  那些租房的女房客,都是輾轉顛沛的二轉女蠱師,得知了方源的身份后,看向他的目光都帶著媚色。
  只要能傍上方源,嫁給方源,對于這些女蠱師來講,今后也就不用在外奔波,冒著死亡的危險,至此過上安穩的生活。
  這種生活,也是她們奮力拼搏,一直想追求的東西。
  也就是說,現在只要方源愿意,他甚至可以馬上退隱,過上舅父曾經享受的富足生活。
  他勾一勾手指頭,就會有許多的女蠱師蜂擁而至。
  “但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呀。”方源站在竹樓二層,任由女蠱師們火辣辣的視線落在自己的身上,他眉頭緊鎖,手扶欄桿遠望。
  遠處,青山連綿一片,宛若橫臥的巨人,把灰藍色的蒼穹當做被褥蓋在身上而酣睡。
  萬里江河,蒼莽大地,何時才能任我縱橫?
  風云變幻,龍蛇起陸,何時才能睥睨眾生?
  “重生以來,如無根浮萍,隨波漂流。如今竭心盡力,有了這家產,可稱基業,算得上成功自立,站住了腳跟。接下來,就是挖掘出花酒傳承,奮發圖強,修到三轉,闖蕩天下!”方源深黑的雙眸中,燃燒著火焰。
  青茅山,不過是南疆十萬大山的一座。而南疆,亦不過只是天下的一隅。
  太小了,太小了!這種地方怎么能承載住他的勃勃野心?
  和他的野心相比起來,這些許的家產,旁人爭得頭破血流,朝思暮想的東西,渺小得如同一粒塵埃。
  “哥哥,你下來,我有話跟你說。”不知何時,古月方正來到了竹樓下,仰著頭對方源喊道。
  “嗯?”方源被打斷了思緒,面目冷漠,看向樓下的方正。
  兄弟倆四目相對,一陣無言……
  弟弟方正站在樓下,被另一棟樓的陰影罩住,他仰起的臉龐上,眉頭緊皺,一雙眼睛閃爍著光。
  哥哥方源站在樓上,陽光沐浴著他,他微垂的眼簾下,瞳眸漆黑如夜。
  相似的面容,彼此倒映在相似的眼眸中。
  對于弟弟的出現,方源絲毫不覺得意外。方正就是舅父舅母爭奪家產的一件利器。
  然而,又能如何呢?
  方源居高臨下,俯視著方正,心中則發出一聲輕輕的嘆息:“甲等資質又如何,左右不過是顆棋子……真是渺小啊。”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