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104 想買酒蟲

最終,方源沒有走下樓,弟弟也沒有主動登上去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兩方的堅持,上下樓的距離,似乎也預示著這兄弟倆之間的隔閡越來越大。
  交談并不愉快。
  “哥哥,你太過分了!想不到你竟然是這樣的人!”樓下,方正站著,眉頭緊皺,大聲呵斥。
  方源卻不動怒,反而輕笑:“哦,我是哪樣的人?”
  “哥哥!”方正長嘆一口氣,“我們爹娘死后,是舅父舅母收養的我們。他們對我們倆有養育之恩吶。想不到你卻如此不念舊情,恩將仇報,哥哥,你的心是鐵石做的嗎?”
  說到這里,方正的語調都在微微地顫抖。
  “真是奇怪,這些家產,本來就是我的,有什么恩將仇報之說呢。”方源淡淡地反駁一句。
  方正咬牙,點頭承認:“是!我知道,這些家產是雙親留下來的。但是你也不能全奪了去,總得留一些給舅父舅母養老吧!你這樣做,真是讓人寒心,讓我看不起你!”
  頓了一頓,他繼續道:“你有沒有回家看看,就看一眼他們兩位老人現在生活的樣子。家里現在連家奴都退了一大半,養不起了。哥哥,你怎么能如此絕情!”
  方正雙目通紅,捏緊了雙拳,對方源大聲質問。
  方源不由地冷笑一聲。他知道舅父舅母這些年來,掌管這些家產,必定有大量的錢財累積。就算是沒有,單憑酒肆月末的進賬,也定然能養得起那些家奴。他們之所以如此哭窮,無非是攛掇方正來這里鬧而已。
  方源用目光打量著方正,索性直接道:“我可愛的弟弟,如果我執意不還,那你又能怎樣呢?你雖然也是十六歲,但別忘了,你已經認了他們倆為父母,你已經喪失了繼承家產的資格。”
  “我知道!”方正雙目綻放出一抹神光,“所以我找你來斗蠱,我要對你下戰書。在擂臺上一決勝負,如果我贏了,請你把一部分的家產還給他們二老。”
  這個世界上的斗蠱,就如同地球武林中的比武、搭手。
  族人之間,如果有矛盾不可調和,就用這個方法解決問題。斗蠱也分許多種,有單斗雙斗,有文斗武斗,還有生死斗。
  當然,方源和方正之間,如果要斗蠱,不會嚴重到生死斗的程度。
  看著樓下神情堅決的弟弟,方源忽然笑了起來:“看來此行之前,舅父舅母都特意囑咐你了吧。不過,作為我的手下敗將,你這么有信心能贏得了我?”
  方正瞇了瞇眼,不由地想到不久前,擂臺上那屈辱的一幕。
  從那之后,他每次回想起來,心中都會涌起一股憤怒。這股憤怒,既是針對方源,又是針對自己。
  他恨自己不爭氣,臨戰慌亂,事實上,那場比斗他發揮失常了。氣勢被方源所奪,玉皮蠱到了最后關頭,才想到而使用出來。最后,他敗得很突然,也很憋屈。
  方正這種對自己的恨怒,更衍生出了強烈的不甘心。
  于是不可避免的,就有了這樣的想法——“如果事情能夠重來,我一定能表現得更好,擊敗哥哥的!”
  所以,當舅父舅母向他哭訴時,方正除了想替二老討回部分家產之外,還有想重新和方源當眾比試一場,重新證明自己的意思。
  “今時不同往日了,哥哥。”方正看著方源,雙眼中斗志如火,熊熊燃燒,“上一次我發揮失常,讓你得勝了。這一次,我已經成功地合煉出二轉蠱蟲月霓裳,你再也不能突破我的防御!”
  話音剛落,他的身體周圍,便浮現出一片朦朧的淡藍霧氣。
  這些霧氣包裹著他,在霧氣中,漸漸地凝練成一條修長飄蕩的綬帶。
  飄帶繞過腰背一圈,纏在他的雙臂上。綬帶中段,在他的腦后高高飄蕩,使方正不由地散發著一種飄逸神秘的仙氣。
  “果真是月霓裳,真是愚蠢啊,居然直接把底牌暴露出來。”方源站在樓上,看到如此情形,目光閃爍了一下。
  月霓裳是二階蠱蟲,防御類型。雖然在防御上,月霓裳比白玉蠱要差上一籌,但是它卻有能幫助其他人防御的能力,小組作戰時,對整個團隊的貢獻很大。
  方正有了這只蠱,方源的確不能再用雙拳打破他的防御。拳頭打過去,就像是打中厚棉絮一樣,完全喪失了爆發力。
  就算是用月光蠱也不行,除非是月芒蠱。所以方正真要下了戰術,約方源斗蠱,按照族規方源必須得接受。不能暴露白玉蠱的情況下,方源說不得還真的要輸。
  甲等資質畢竟是甲等,再加上族長的悉心栽培,方正成長的很快。如果說,在學堂,方源壓著方正,但是如今不得不承認,方正已經逐步綻放出了天才的光輝,漸漸對方源產生了威脅。
  “但是,你以為我沒有料到么?”方源俯視著樓下的弟弟,嘴角微微翹起。
  他對方正道:“我執著的弟弟,你要約斗我當然可以。但是你征求了你的組員同意了么?如果在約斗期間,你們小組剛巧要外出執行任務,你該如何抉擇呢?”
  方正頓時一愣,他的確沒有想過這個方面。
  他不得不承認,哥哥方源說的很有道理。小組自然要一齊行動,組員若要單獨行動,事先得要匯報。
  “所以,你不妨回去,找到你那組長古月青書,說一說這個情況。我在東門的酒肆等你們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方正稍稍猶豫了一下,最終咬咬牙:“哥哥,我這就去!不過我也得告訴你,拖延計策是沒有用的。”
  他來到古月青書的住處,自有家奴領他進門。
  古月青書正在練習用蠱。
  他的身影,在自家庭院的演武場上跳轉騰挪,矯健無比。
  “青藤蠱。”他輕喝一聲,右手掌心中呼的一下,冒出一條碧綠的藤條。藤條長達十五米,被青書順勢抓在手中,當做鞭子甩、劈、撩、掃。
  啪啪啪!
  鞭影縱橫,掃在地上,把一片片的青石方磚都打得開裂。
  “松針蠱。”他忽然收了藤鞭,順勢一甩青色的長發。
  頓時從散漫開來的長發中,咻咻咻地射出一陣密集如雨般的松針。
  一蓬松針打在不遠處的一具木人傀儡上,頓時將其全身都洞穿,造成密密麻麻的針眼。
  “月旋蠱。”緊接著,他左手平伸,掌心處有一片綠色月牙印記,忽然散發出盈盈的綠芒。
  青書緊接著一甩手,一片綠色的月刃就被甩飛了出去。
  不同于尋常月刃直線的攻擊,這片綠色月刃,弧度更彎,飛在空中,劃出一道彎彎的曲線,這無疑更令敵人難以防御。
  “青書前輩不愧是我們寨子里,二轉蠱師中的第一人!這樣的攻擊下,我連十個呼吸都撐不住吧。真的太強了。”方正看得目瞪口呆,一時間都忘了自己來到此處的目的。
  “哦?方正,你怎么來了。上一個任務剛剛結束,要多注意休息,勞逸結合喲。”古月青書發現了方正,便收了架勢,溫和地笑著。
  “青書前輩。”方正恭敬地向他行了一禮。
  這份恭敬發自方正的內心。因為從入組以來,方正就受到青書的細心關照,在方正眼中,青書就是他的哥哥。
  “方正啊,看來你是有什么事情來找我?”青書一邊拿著布巾擦著額頭的汗漬,一邊笑瞇瞇地走過來。
  “是這樣子的……”方正說明了來意,以及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。
  青書聽了,雙眉地微微揚起。事實上,他對方源了解很多,比起方正,他對方源更感興趣。
  “不妨會一會他。”
  念及于此,古月青書點點頭:“正好我也有事情要找你哥哥談呢,既然如此,那我們就一塊去吧。”
  方正大喜:“謝謝前輩!”
  “呵呵呵,謝什么,我們可是一組的。”青書拍拍方正的肩膀。
  方正頓時感到一股暖流涌動在心田,眼眶都不禁泛紅了。
  兩人來到酒肆門口,便有伙計早早地盼著,領著二人來到酒肆里面。
  一張靠著窗戶的方桌上,擺著幾碟小菜,兩個酒杯,一壇酒。
  方源坐在一側,看到古月青書,微微一笑,伸手示意:“請坐。”
  古月青書對方源點點頭,坐了下來,又對方正道:“方正,隨便逛逛去吧。我和你哥談一談。”
  他是個聰明人,看到只有兩個酒杯,就知道方源是想和自己單獨交談。
  事實上,他也正有此意。
  方正哦了一聲,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出了去。
  “我知道你,方源。”青書微笑著,自來熟地拍開酒壇,給方源倒了一杯,又自己倒了一杯。
  “你很有意思,是個聰明人。”接著,他把酒杯舉起來,遙遙對著方源。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,同樣舉杯相敬。
  兩人同時一飲而盡。
  青書又為方源斟酒,同時自己也斟了一杯。
  他一邊倒酒,一邊說道:“和聰明人講話,饒彎子沒有意思。我就直接說了,我想買你的酒蟲。不知道你要賣多少?”
  他沒有問方源,你賣不賣酒蟲。而是直接問——不知道你要賣多少。顯示出了強烈的信心。
  他是二轉蠱師第一人,年紀輕輕,修為以及達到二轉巔峰。將二轉高階的赤山以及漠顏,都壓在身下。
  他一出場,就反客為主,為方源斟酒,敬酒,占據主動。
  他的自信搭配上他溫和的笑容,形成一種獨特的氣質。不會咄咄逼人,讓人覺得反感,但又讓人覺出他的堅持。
  他一頭青色的長發,冬日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在他白皙的,線條柔和的臉龐。讓方源不由地聯想到明媚的春光。
  “是個人杰,不過可惜了。”方源心道。
  他對青書的反客為主毫不在意,帶著些微的欣賞,輕輕一嘆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