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105 我會輸得很慘

和方源、方正一樣,古月青書也是孤兒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
  他的雙親,在童年之時,就都犧牲在狼潮之中。
  他被族長古月博親自撫養成人,測出乙等資質之后,又受到古月博的親自教導。他的資質優異,在乙等中算得上出類拔萃,幾乎可稱之為“偽甲等”,古月博一直將其作為族長候選人栽培。
  古月青書脾氣溫和,富有親和力,很受周圍族人的好評和歡迎。他對家族十分忠誠,方正的出現,斷絕了他繼承族長之位的希望,但是他反而高興,一心一意照看方正。
  這樣的人物,放在地球上,就是岳飛、魏征、包拯之流。
  可惜的是,在一年后的狼潮中,北大門失陷。他為了堵住這個缺口,保護族人不受傷害,挺身而出。最終,他以二轉修為強行催動三轉蠱蟲,一夫當關萬夫莫開,成功守住了山寨。
  但是他本人,也因此空竅損滅,最后化為一株樹人而亡。
  也因此,古月青書給方源留下了一個較為深刻的印象。
  古月青書見方源嘆氣,當然想不到方源正在回顧自己的死亡,還以為方源也在為酒蟲而苦惱。
  他微笑道:“想來方源你也早就清楚酒蟲的局限了。沒錯,酒蟲只是一轉蠱蟲,只能精煉一轉的青銅真元。而你已經是二轉蠱師,對于赤鐵真元酒蟲是沒有辦法精煉的。雖然你現在有了酒肆,可以更方便地喂養酒蟲,但是對自己沒有用處的東西,白白養著干什么呢?”
  接著他話鋒一轉:“但是,酒蟲對你無用,對其他的一轉蠱師卻有效果。尤其是明年春天開竅大典后,家族會涌現出的新一批的學員,酒蟲對他們的幫助會很大。所以不如將酒蟲賣給家族,給家族貢獻一份力量。”
  方源沉默不語。
  青書沉吟了一下,猜中了方源的心意:“我明白了,你是不舍得酒蟲,還想合煉它。如果我料得不錯,你應該是想走二轉白蟲繭,再走三轉蒙汗蝶的合煉路線吧。”
  “這個秘方,是流傳最廣,也是最實用的秘方。蒙汗蝶也是比較好的蠱蟲。但是白蟲繭卻毫無能力,對你而言,這個合煉的路線價值并不大。你是丙等資質,如今是二轉修為,而白蟲繭沒有任何能力,只是耗費食物喂養,對你來講沒有幫助。”
  “你晉升三轉的可能有多大呢?就算你成功晉升了三轉,恐怕已經到了中年了。你要一直喂養無用的白蟲繭數十年嗎?用喂養白蟲繭的這筆費用,還不如喂養其他蠱蟲,更加實用,對你更有幫助不是嗎?”
  “酒蟲的真正價值,在于精煉真元,提高一個小境界。你若是這樣合煉,只是將酒蟲當做一種材料,你不覺得可惜嗎?”
  任何一個蠱蟲,都只有一個能力。
  譬如春秋蟬,雖然高達六轉,但只有重生之能。
  合煉后的新蠱蟲,常常只能留取一只蠱蟲的能力,并加以強化。例如白玉蠱,就是把玉皮蠱的防御能力保留了下來,并強化,同時喪失了白豕蠱增強力量的效果。
  也就是說,如果有人得到白玉蠱,白玉蠱只會帶來防御上的幫助,不會提升蠱師的力量。
  青書說的不錯,酒蟲最有價值的地方,在于精煉真元,提升一個小境界。
  這對于蠱師來講,不啻于在另一種形式,增大了真元的儲備。同時對溫養空竅,推動修為有巨大幫助。
  如果按照“白蟲繭、蒙汗蝶”的這個路線,得到的蠱蟲,都沒有精煉真元的能力。的確是可惜。
  事實上,花酒行者就是采用的這個路線。他將酒蟲晉升為蒙汗蝶之后,隨身攜帶。多次將女性迷倒,實施惡行。只是后來他死了,蒙汗蝶沒有充足的食物來源,不斷退化,最終還原成酒蟲。
  見方源沒有說話,青書雙目一閃,又接著道:“其實,我族中還收錄了一個秘方。按照此等秘方,可將酒蟲晉升為二轉的邀月蠱,三轉的七香酒蟲。七香酒蟲,亦有精煉真元的能力。”
  “方源啊,如果你不想販賣酒蟲,那么我們可以換另一種交易方法。你將酒蟲賣給家族,家族若成功地合煉出了七香酒蟲,那么你就有五年的使用權。如果失敗,家族還會另給你一筆補償。你看如何?”
  按這法子,無疑就將合煉的風險完全轉嫁給了家族。這樣優越的條件,若是其他人,恐怕都要怦然心動,答應下來。
  但方源卻是心中冷笑。
  他有自知之明。
  以他四成四的丙等資質,晉升三轉,幾乎不可能。前世方源卡在這兒上百年,最終機緣巧合,得到了一只提升資質的蠱蟲,這才成了三轉蠱師。
  五年的使用權看似美好,其實對于方源來講,飄渺得如霧中花水中月。
  古月青書之所以這么說,也是看出來方源有沖擊三轉的野心,故意拋出這個甜頭,想讓方源上鉤。
  但是他從一開始,就失算了啊!
  合煉酒蟲的秘方,方源的記憶中就存有一個最佳的。
  先是晉升二轉四味酒蟲,再晉升三轉七香酒蟲。不管是四味酒蟲,還是七香酒蟲,都具有精煉真元的能力。
  只是要合煉成四味酒蟲,可不容易。
  首先,它的合煉需要兩只酒蟲,而方源現在手中只有一只。其次,合煉當中必須有四種美酒,這四種酒,分別要有酸甜苦辣四種味道。
  先不說酒蟲有價無市,難以購買。
  就說這四種酒吧。
  辣酒最常見,一般的白酒都是辣酒。酸酒可取楊梅酒,葡萄酒,那都是酸的。甜酒,可取糯米酒。但是苦酒,就要費思量了。
  就方源所知,只有一種綠色的苦酒,用艾草釀造,在艾家寨。可惜這艾家寨,遠在十萬八千里,怎么得?
  酒蟲一直被方源滯留在手中,并不是他待價而沽,想賣個高價。而是方源從一開始,就想走這條合煉晉升的路線,若換做其他路線,酒蟲也被糟蹋了。
  古月青書怎么可能料到方源的心中所想。
  他見方源始終沒有點頭,終于拋出殺手锏:“方源啊,如果你出售酒蟲,那么你和方正的關系我也可以稍作調解。至少不會讓他用家產的名義,來和你斗蠱。你也知道,按照家族之規定,一旦下達戰書,必須接受。哪怕是斗蠱的請求,得不到高層的批準,也得先接受下來。哪怕明知必敗無疑,不上擂臺,就直接認輸,還得先接受挑戰。”
  這個世界尚武,家族中不需要懦夫,一旦有戰書,蠱師就必須接受。接受了就證明你不是懦夫,哪怕在在大庭廣眾之下承認失敗,那也是勇氣的行徑。
  這在殘酷的自然環境的壓迫下,自然而然形成的價值觀。
  而家族高層會根據斗蠱的結果,做個仲裁,解決問題和糾紛。
  當然,斗蠱的前提是必須事出有因,挑戰方理直氣壯、合情合理,或者雙方達成了一致的類似賭約的協議,斗蠱才會得到批準。
  “方正的斗蠱請求,合情合理,應該會得到批準。這樣一來,不管結果如何,是輸是贏,都是家老評判。你覺得你和方正之間,家老會偏袒哪一個呢?”
  青書笑意越加濃厚,他目光灼灼地盯著方源,繼續向其施加壓力,“方源啊,你若贏了,也只是交還的家產少一點罷了。但是如果你將酒蟲賣給家族,就是對家族的貢獻。家族會記得你的。我在此保證,方正今后不會以家產的理由,來向你挑戰。”
  言外之意,就是方正仍舊會找方源斗蠱,只是會用不同的理由。
  這也是古月青書,以及古月博樂意看到的事情。他們當然希望方正能擊敗方源,從而驅散心中陰影,樹立自信。
  方源忽的一笑,從一開始就聽著古月青書喋喋不休的勸說,他這時才開口說話。
  “如果交戰,你覺得我會輸嗎?”方源問青書。
  青書也笑著,答道:“戰斗嘛,自然充滿了變數,誰也料不準。不過有必要提醒你一下,方正已經合煉成了二轉蠱蟲月霓裳,恐怕你的優勢不大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方源搖搖頭,臉上的笑容在擴大,“我會輸的,一定會輸的。”
  青書一愣。
  方源盯著他的雙眼,又繼續補充道:“我不僅輸,還會輸的很慘。雙親的遺產我將全部交出來,從此露宿街頭,在山寨中流浪乞討。”
  “你……”古月青書是個聰明人,他聽出了方源真正想要表達的意思,頓時面色一變,再無見面以來就一直保持的自信風采,神情變得很凝重。
  方源的話,是**裸的威脅。
  方正是作為下一代族長培養的,如果被爆出他重新認他人為父母,仗著修為和資質,欺壓親哥哥,奪走遺產的消息,將對方正的名譽將產生毀滅性的打擊。
  就算是在地球上,做出這種行為的人也會被世人不恥、鄙視。更何況這個世界里,親情的價值觀被提高到一種全新的高度。
  若是方正是做魔頭,那還罷了。要他做家族族長,正道領袖,那得維護道德,愛惜羽翼。
  一時間,古月青書怔怔地看著方源,他發現盡管自己已經很了解方源,但還是低估了他。
  從見面一來,他一句句話累積出來的優勢,在這一刻轟然崩塌。
  方源一針見血之語,已經直指古月青書的要害之處。
  若是換做另一個人,方源自然會換另一種說法。但是他古月青書,對家族無比的忠誠,前世寧愿犧牲自己,也要保存家族。因此方源的威脅,令他不得不顧忌。
  但他很快就鎮定下來,雙目緊緊地盯著方源,咬牙道:“但你不會這么做的。因為遺產一直就是你的目的,你放棄了這筆遺產,如何修行?”
  方源毫不畏懼,迎上青書的目光,嘴角上翹,笑著:“所以,我相信你也會放棄收購酒蟲的想法,同時勸說方正不要約斗我,不是嗎?”
  換做其他人,還真說服不了方正。但是他古月青書卻有這個能耐。
  這點方源毫不懷疑。
  場面一時間僵持住。
  片刻后,古月青書主動轉過視線,垂下眼簾。
  他盯著手中的酒杯好一會兒,忽然笑起來。
  “有意思,那就這么辦罷。”言語中帶著一股郁氣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